風流教師

第三章 神秘校長

獨孤尋歡2017-2-27 15:33:26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我和老婆們在床上「嘿咻、嘿咻」的時候,魏陽躺在床上,卻怎么也睡不著,他心中有一股浪濤在涌動,讓他的心安靜不下來,他的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白天的一幕來。

    下午的辦公室里,魏陽正在收拾東西準備回家,每天他都是在這個時候離開學校的,因為陳一丹辭職了,他一時沒有找到合適的助理,所以這一段時間以來他都一個人在忙。他忽然聽到外面的門被推開了,傳來一陣腳步聲,卻沒有人出聲,他不由得高聲問道:「誰呀?」

    來人還是沒有出聲,皮鞋踏在地板上的聲音顯得單調而枯燥,在寬敞的辦公室內聽來有些悚然的味道。

    「誰啊?」魏陽有些氣惱,聲音提高了很多,來人還是沒有出聲。

    「砰」的一聲,門被推開了,一個穿著一身黑色西服的男人走了進來,西服的料子很講究,但是看不到他的面目,因為他頭上戴著一頂黑色的禮帽,帽沿很低,把他大半個臉都遮住了,只露出嘴巴和下巴。

    「請問你是誰,找我有什么事?」魏陽看著眼前這個不認識的人問道,還是保持了應有的禮貌。

    「呵呵!小魏,不認識我了?」來人優雅地用右手摘下自己的禮帽,露出了一張飽經風霜的臉來,滄桑的臉上笑意盎然,顯得特別儒雅,讓人看了感到很親切。

    魏陽嘴巴張得大大的,驚呼了起來,說道:「啊!李校長!你什么時候回來的?怎么不早通知我,好讓我去接你?」

    原來這個儒雅的老人就是嘉誠實驗中學的創辦人——李世明,也是教育界和數學界的天才,十五年前他把管理學校的重任交給了當時年輕的魏陽,然后遠離嘉誠市,沒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沒有人能找到他,有人說他出家,然后去云游四海,有人說他在追尋一段神秘的愛情,有人說他一直躲在某個地方搞研究,人云亦云,他成為嘉誠市教育界一個神秘的傳奇,想不到十五年后他又神秘地出現了。

    「呵呵!我什么人也沒有通知,已經回來三、四天了,我來就是想看看你,你確實很能干,把學校管理得很好,和我十幾年前離開時相比變化好大。」李世明高興地說道。

    「走、走,我們到外面去吃點什么,一邊吃一邊聊。」魏陽拿起公事包興奮地邀請道。

    「好啊!好久沒有和你喝幾杯了,算算有十五年了吧!看看你,當年的帥小子現在都已經到中年了,而我變成老人了,哈哈……」李世明摸著有點花白的頭發爽朗地大笑道。

    「是啊!時間過得真快,歲月不饒人啊!」魏陽笑道。

    魏陽和李世明一邊說一邊走,把這些年來學校發生的事情一一告訴李世明,李世明不時地點頭微笑,神情甚是贊許,對魏陽做的每一個決定都非常滿意,為自己沒有選錯人而感到欣慰。

    兩人來到以前經常來的一家小酒館,要了一壺小酒館自釀的清酒和幾道小菜,你一杯我一杯地就著小菜和學校的故事喝了起來。

    「李校長,這次回來有什么打算,不走了吧?」魏陽趁著酒意問道。

    李世明端著酒杯,瞇著眼睛說道:「還不知道,有些事情沒有解決我是不會走的,聽說朱財死了,明天市里召開大會選舉新的局長,你對此有什么看法?」

    「他死得好慘,不過他也是罪有應得!至于新局長的選舉我沒有多大的興趣,市里組織部部長倒是找過我談話,但是你知道我的個性,并不合適當官,官場太復雜了。」魏陽搖頭道。

    「我覺得你當局長很好,你在教育界這么多年,威望也高,而且作風正派清廉,現在嘉誠市的教育界正需要有你這么一個務實的人來領導,你不是要獻身教育界嗎?現在嘉誠市的教育界群龍無首,你是最適合的人選,我看好你,希望你能夠勇敢地站出來,為嘉誠市的教育盡更大的責任!」李世明看著魏陽,放下酒杯,語重心長地說道。

    「這……」魏陽遲疑了,李世明是他今生最敬重的人,他嘆道:「這也不是我想做局長就能做的啊!再說我走了,學校誰來管理啊?」

    「你放心,有我的推薦,你當上局長是沒問題的,你不是也說組織部部長來找你談話了嗎?這說明他是看好你的,再說他是我的學生,我跟他打一聲招呼就可以了。你走了,學校確實比較麻煩,但是學校也不是不可以選出一個能挑大梁的人來頂替你的位置,有我在旁邊指點,學校這邊你可以放一百個心,你覺得學校里有這樣的人選嗎?」

    「呵呵!李校長真是太抬舉我了,我做局長真的行嗎?」魏陽被說得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了。

    「行,當然行啊!我看人是不會錯的!」李世明話聲一頓,接著又問道:

    「學校里有沒有適合當校長的人選?」

    「嗯……」魏陽想了一會兒后說道:「我覺得學校的中層領導以上的都不太適合領導學校,要嘛不正直、小家子氣,要嘛才干有限、保守得很,要嘛貪污**,都不足以擔此重任。」

    「我聽說學校有個年輕人叫黃強,挺能干。」李世明說道。

    「是啊!他這個人是很能干、有奇才、有魄力,去年才從嘉誠大學畢業,一來就把學校有名的問題班級管理得很妥當,一躍而成為學校最好的班級,不但學生成績是全校第一,而且課外興趣各方面都是榜首,他能文能武,是一個好小伙子。」魏陽一提起黃強,就滔滔不絕地講了起來,講得眉飛色舞。

    「那你覺得他可以接替你的位子嗎?」李世明耐心聽完魏陽滔滔不絕的話,然后問道。

    「啊!」魏陽很驚訝。

    「怎么?他的能力不夠嗎?」李世明問道。

    「不是,他雖然很愛護學生,很熱愛教育事業,而且教育方法也很好,可是他畢竟還年輕啊!他去年才大學畢業,讓他做校長,大家會服他嗎?他能擔當大任嗎?」魏陽想不到李世明竟然早已看好了黃強,不過他還是提出自己的疑慮。

    李世明說道:「他有那么多優點,欠缺的只是經驗而已,再說你也說他是很有魄力的人,相信他是能服眾的。年輕人有壓力才有動力,才能激發出他的潛能來。這樣吧!明天他來學校的時候你叫他到你的辦公室,我和他聊聊。」李世明對于黃強的故事很感興趣,對黃強的教育方法更是充滿了好奇。

    魏陽躺在床上,想到這里,心又年輕起來了,暗想道:「我當年也是這么被李校長看上而提拔起來的,不過可是經過了李校長的種種考驗才得以當上嘉誠實驗中學的第一副校長,不知道明天李校長會怎么考驗小強?」魏陽的嘴角不由得露出絲絲微笑,慢慢地睡了過去。

    *****

    昨晚我和羅梅通過電話,彼此互相報告了消息,一時并沒有什么頭緒,于是我告訴她我今天回學校上班,有什么事再打我手機。

    「老公,開慢點,啊!小心!」坐在副座上的姚瑤看到我把車開得飛快,不停地叫我慢點,時而尖叫出聲,以為要撞上前面的汽車了。

    「呵呵!放心,我的小寶貝,你老公我的技術可是一級棒啊!」看到姚瑤驚惶尖叫,我開心極了。

    「嚓……呲……啊……」寶馬車輪胎和水泥路面發生劇烈的摩擦,不時發出刺耳的聲音,副座上的姚瑤雖然系著安全帶,還是東倒西歪,劇烈地搖晃著,而她的尖叫聲也混雜在嘈雜的車水馬龍中。

    我一邊嬉笑,一邊盡力施展我的車技,在車水馬龍中左穿右插、見縫插針,時而超車,時而從旁邊的大貨車底部穿過到另外一條道路上,不到十分鐘,我們就到了通往學校的馬路上。這條馬路不大,只有三車道,可是此時正是擺攤的小販們占道經營的時候,馬路上人來人往,特別的繁榮。

    「老公,這里人多,開慢點。」姚瑤好心地提醒道。

    「沒事,我會注意的。」我一時興奮起來,車速并沒有減多少。

    前面不到五米的一條小道上一個老人忽然快速跑著橫穿馬路,根本沒有左右看看有沒有車輛。

    「啊!」姚瑤見狀掩嘴大叫起來。

    「嚓……呲……」我猛踩剎車,同時方向盤猛轉,馭女神功瞬間爆發出來,內力剎那間傳遍全身,并把姚瑤包裹住,下盤一沉,身子仿佛萬斤巨石一樣緊緊壓住寶馬車底座,寶馬車一偏,剛好在那個老人面前穩穩地停住了,由于寶馬車前部被我緊緊地壓在路上,寶馬車后部因為慣性而翹了起來,過了良久才「砰」地猛然落了下來。

    可是前面的那個老人卻突然飛了出去,從半空中落下,狠狠地砸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啊!出車禍了!」

    「死人了!」

    周圍的人們看到這殘忍的一幕,都嚇得尖叫起來。

    「老公,你撞死人了!」姚瑤看著那個老人的身軀在空中劃過完美的拋物線,嚇得哭了起來。

    「你在車上不要動,我下去看看。」我覺得很奇怪,我很清楚地知道我的寶馬車并沒有撞上老人的身體,只差了那么一厘米,我的車子早已停住了,可是那個老人怎么會飛那么遠呢?

    「快打112,呼叫救護車啊!」我一下車就大叫道,一個閃移,周圍的人只覺得眼睛一花,我已經來到老人身邊。

    老人倒在地上,可是卻沒有一點兒血流出來,照理說被撞得那么猛,而且摔得那么兇,應該是鮮血直流的,可是沒有,一點兒都沒有。

    我翻了一下老人的身體,也沒有看到他的傷痕,至少臉上是沒有。

    「怎么會這樣?」我心里納悶地想道。

    我把一根手指放到老人的鼻子下端,一點兒呼吸都沒有,再把手壓在他的胸膛上,也沒有起伏,完全沒有生命的跡象,老人確實死了,可是死得好離奇啊!

    我的右手握住老人的手,分出一股內力,通往他的身上,仔細探視他的身體,發現他的身體仿佛冬眠的蛇一樣,查不到什么生命跡象,內力在他的身上游走了一遍,徒勞無功,什么都沒有看出來。

    我搖了搖頭,非常的郁悶,最近碰到太多怪事了,魏書升死得那么離奇,現在又碰到一個更離奇的,即使死也不會死得這么快吧!才短短一分鐘不到就一點兒氣息都沒有,死得也太快了吧!

    救護車到了,車子一停穩,就從里面沖下幾個穿著白色大褂的醫生急匆匆地抬著擔架跑了過來,一個醫生拿出聽診器做胸聽,翻翻眼皮,看看瞳孔,胸音一點兒也沒有,瞳孔卻沒有放大,他大叫道:「拿點擊來!」

    一個護士急匆匆地跑到救護車上拿來電擊,就在這個時候,躺在地上的老人動了,只見他身子一轉,兩手向頭頂撐起,做了一個伸懶腰的動作,嘴巴蠕動了幾下,張開打了一個哈欠,接著睜開眼睛,看到周圍那么多人,驚奇地轉動著眼睛,問道:「你們圍在這里干什么?」老人盯著那些在他身上檢查的醫生,怒道:「你們在我身上干什么?我又沒病,還不放開你們的手?」他說著在眾人的驚奇注視中站了起來。

    「你沒死?」我一激動,沖上前去握住他的手問道。

    「你這個人怎么沒事咒我死?我和你無怨無仇的,真是的,神經病!」老人瞪了我一眼,沉著臉說道。

    「呵呵!沒死就好、沒死就好。」我傻笑著說道,然后又忍不住問道:「你身上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哪里痛什么的?」

    「沒有啊!我舒服得很,至于痛嘛……」老人笑吟吟地說著,突然尖叫起來:「啊!好痛!」

    「哪里痛?」我急了。

    「我的手啊!你不用抓得這么大力吧!」老人瞪著我說道。

    我連忙松開手,賠笑道:「不好意思,身上不痛嗎?」

    「別看我老了,我的身子骨硬得很呢!讓一下……」老人突然朝著我神秘地笑了笑,然后分開人群走了。

    那些醫生看著老人離去的背影,朝周圍的人罵了幾句「哪個無聊的人報假案」之類的話后也悻悻然地走了。

    「他為什么朝我笑呢?」我思忖著這個問題回到車上。

    「老公,怎么回事?那個老爺爺沒事吧?」姚瑤問道。

    「沒事,一點兒事都沒有,真是奇怪。」我說著發動寶馬車,緩緩地經過這段馬路,向學校駛去。

    *****

    「小強啊!上完課了吧?現在來我辦公室一趟。」我上完課就接到魏陽的電話,我把課本放回辦公室,和鄒海風打了招呼后就朝魏陽的辦公室走去。

    「進來,坐坐坐。」魏陽在他辦公室外面的接待室熱情地招呼我,還給我倒上一杯熱熱的香茗。

    「咦?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嗎?你怎么對我這么熱情?是不是有什么陰謀?」平時和魏陽玩笑慣了,我直接地問道。

    「哪有?難道我熱情招待、服務周到還有錯嗎?」魏陽裝作委屈的反問道。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還是老實說出來吧!」我說道。

    「唉……」魏陽看到我直直地盯著他,嘆了口氣說道:「你這個人真沒意思,一點兒都不幽默,還真的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他說到這里朝我瞄了一眼,繼續說道:「讓你管理一所學校,有沒有興趣啊?」

    「有啊!我早就想當校長了!」我激動地大叫起來,接著馬上心生警惕的問道:「你哪里來的學校給我管理啊?」

    「是這樣的,我可能很快就要到教育局做局長了,我想讓你來管理學校。」魏陽說道。

    「啊!你要做局長了?恭喜、恭喜,恭喜發財,紅包拿來,不拿紅包,打成熊貓。」我怪笑道。

    「少來了,怪腔怪調的,這可是一件苦差事啊!如果不是考慮到嘉誠市的教育,我才懶得在官場上混呢!」魏陽無奈地說道。

    「也是,依你的個性,在官場上肯定很辛苦,順便問一句,你怎么想到讓我來管理學校?學校里有那么多的領導者,按資歷、輩分也輪不到我啊!」我好奇地問道。

    「資歷、輩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愛護學生的心,你有很新穎獨到的教育理念和管理理念,而這個恰好是學校現在缺少的,學校目前比較保守落后,正需要新生力量來沖擊,以便取得更好的發展。」

    「可是那些副校長、主任們肯定不會同意的,光有你一人的支持,我還是做不了校長。」我嘆道。

    「這個你別管,只要你有興趣就可以了,我一個人支持當然不夠,可是只要有一個人的支持,那么校長的位置你是做定了。」魏陽說道。

    「誰?」我問道。

    「李校長,出來吧!」魏陽叫道。

    「李校長?我們學校沒有這號人物啊?」我心里納悶地想道,凝神靜聽,里面的辦公室果然有一個人在,現在正向這里走來。

    門一開,走出一個穿著講究的黑色西服、打著領帶、頭發梳得油光水滑、笑容滿面的老人來。

    「怎么這么眼熟?這不是剛才被我撞飛的老人嗎?」我看著老人,心里很納地想道。但是那個老人很老土,穿著也很普通,和眼前這個老人儒雅的氣質和講究的穿著實在相差太大了,我一時不敢確認兩人是不是同一個人。

    「你好,黃強,我是李世明。」李世明伸出手笑道。

    「啊!你是李博士、李校長!」我沒想到眼前的老人竟然是學校的創辦人,那個傳奇人物,我連忙站起來和他握手。

    這太奇怪了,生活總是不斷地給我驚奇。

    「坐。」李世明示意我坐下,然后說道:「是我支持魏陽去做教育局長的,嘉誠市的教育界需要他去領導,但是學校也是需要人領導的,我和小魏想來想去,覺得你是最適合接替這個位置的人選。」

    「可是我人微言輕,而且來學校工作還不到一年,我怕難以服眾。」我猶豫地說道。

    「不會的,你在這一年內做出來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的,你的能力也是大家看得到的,我和小魏都說你行,我想是沒人敢說你不行的,年輕人,我們看好你,相信你行的!」李世明笑道。

    「既然兩位這么看得起我,那我就豁出去了,這個校長便由我來做了,我一定不會辜負你們的期望,把嘉誠實驗中學辦成世界一流的學校!」我激動地站了起來,充滿豪氣地說道。

    「學校現在正是需要你這樣豪氣干云的人,學校的發展看你的了。」李世明和魏陽也站起來同聲說道。

    于是學校下午召開了全校教職員工大會,當李世明走上主席臺的時候,老職員都已經認出他來了,在下面興奮地議論著,有的甚至大叫著李世明的名字,那些不認識李世明的職員聽到他的名字也特別興奮,他可是教育界的奇人,嘉誠實驗中學的創辦人啊!

    魏陽主持會議,先是介紹了李世明的回來,等十幾分鐘如雷般的掌聲過后,魏陽才宣布他將離開學校的事情,說出這次召開大會的目的就是選拔一個接替他的人,接著他就提了我的名,果然下面的職員一聽到讓我當校長,迅速吵開了,不亞于剛才歡迎李世明的掌聲。

    李世明站了出來,會場立刻鴉雀無聲,李世明說這個主意是他想出來的,接著他就說明了我在嘉誠實驗中學所做的每一件事情。

    李世明說道:「黃強雖然還年輕,但是我相信他的理念、他的沖勁會帶領學校走向更輝煌的境界。他在這短短的一年內創辦了武術社,把一個問題班級變成最優秀的班級,光憑這兩點他就把我們學校的名望提高了很多,便有資格做學校的校長。他是一個奇特的人,行事不按常規,但是他的辦事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簡直可以用化腐朽為神奇來形容,所以請大家支持他吧!希望在座的同仁們能緊緊地團結在以黃強為核心的周圍,一起把嘉誠實驗中學創辦成世界一流的學校!」

    「好!」全場職員的情緒都被李世明的演講調動了起來,轟然應答。

    「我們就給黃強一年的時間考驗他,讓他先當代理校長,過段時間我會安排一個人對他進行監督,所以我懇請大家拭目以待吧!我是相信他的。」魏陽也站起來說道。

    我就這樣輕而易舉地做了嘉誠實驗中學的代理校長,而這也奠定了以后我的教育王國的基礎。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