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四章 鳳殺組

獨孤尋歡2017-2-27 15:33:53Ctrl+D 收藏本站

    鄒海風想不到今天能看見傳奇中的神秘校長李世明,更想不到的是我竟然被選為下任校長,她相當興奮激動,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跑上主席臺,抱著我狂熱地親吻著我,送給我最好的祝賀。

    大家都知道我早已有了陳一丹,卻想不到鄒海風也愛上了我,竟然當著全校職員的面和我親熱,于是都開始起哄。

    大會結束之后,我把消息告訴了每一個老婆,她們也都非常高興、興奮,相約晚上回家好好地替我慶祝,于是我打電話回家讓汪伯和吳阿姨做一頓豐盛的飯菜,而且我還把這個消息告訴了羅梅,邀請她也來參加。

    「恭喜你啊!想不到你這個大壞蛋也能當上校長。」羅梅在手機中笑道。

    我暗想道:「羅梅的話怎么有點酸溜溜的呢?」

    「嘻嘻!這說明我這個大壞蛋還是有很多人欣賞啊!晚上六點準時開飯,沒事的話早點來,順便給你介紹一下我那些老婆。」我微笑道。

    「好啊!我也想認識她們,看你都騙了哪些美麗的女人。」羅梅開玩笑道。

    然后我把姚瑤、賴惠顰和黃小倩叫到辦公室,把這個消息也告訴她們,她們三個激動地抱住我,靠在我身上大聲地歡呼著,鄒海風看著三個女生幸福開心的表情,也是感到十分幸福。

    *****

    下午放學后,我用車載著鄒海風、姚瑤、賴惠顰和黃小倩飛快地向家里駛去。等我們回到家里時,其他老婆都已經回來了,有的在打牌,有的在看電視,只有楊靜、孫雯和陳一丹在廚房幫吳姨做飯。

    姚瑤、賴惠顰和黃小倩看到所有的姐姐都在,更是興奮得像出籠的小鳥,這里走走,那里看看,不時還跑進廚房看楊靜她們做飯。

    過了一會兒,羅梅就打電話過來說她已經到達我家門口,可是竟然找不到門,我當然知道是因為我在外面布的陣法的緣故,于是我親自到門外接她進來,同時把進出的步法告訴她。

    「壞蛋,你究竟有多少個老婆啊?」羅梅透過窗戶看到里面人來人往、鶯歌燕語的好不熱鬧,不禁問道。

    「呵呵!你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我不置可否地說道。

    「那當然。」羅梅笑道。

    「哎!日本人的事調查得怎么樣了,有沒有什么進展?」我問道。

    「唉!說起這個就煩,到現在還是一點兒頭緒都沒有,昨晚的化工廠爆炸案、生物學工程師被殺,還有魏書升的離奇之死,根本沒有查到一點兒有用的線索,那些日本人藏得太好了,真恨不得滅了他們!」羅梅越說越激動。

    「今晚他們還會出來活動嗎?」我又問道。

    「難說,唉,壓力好大,市長和市委書記已經下了命令,要求我們在一個星期內破案,老百姓都有點驚惶了,我們警察局壓力好大。」羅梅皺著眉頭說道。

    「那也是,這幾起兇案已經給社會造成了極壞的影響,不過今晚來到這里就暫且把這些放到一邊,盡情地玩吧!」我拍著羅梅的肩膀說道。

    「也是,煩惱也沒用,呵呵!讓我看看你的老婆有多漂亮吧!」羅梅笑道。

    「哈哈!和你春蘭秋菊、各擅勝場。」我大笑道。

    我們一踏進大廳,我就高聲叫了起來:「老婆們,有貴客到了!」

    大廳內所有老婆們全都圍了過來,唧唧喳喳地說道:「歡迎,熱烈歡迎!」

    「哇!好漂亮啊!英氣逼人耶!」老婆們贊美道。

    「老公,她是不是你的新女朋友啊?」賴惠顰擠到我身邊大聲地問道。

    羅梅聽了臉都羞紅了,想不到我的老婆這么熱情,而這個小女孩這么直接大膽地問。

    「呵呵!聽到沒有,我的小老婆都這樣問了。」我大笑道。

    「去你的,等破了案再說。」羅梅羞紅著臉用手肘頂了我一下,低聲說道。

    「安靜,我來介紹一下,這是羅大警官,是嘉誠市國安局的羅大隊長。」我介紹道。

    「吃飯了,咦?什么事這么熱鬧?」楊靜端著菜從廚房里走出來,看到這種情況,不禁問道。

    「貴客來了,走走,吃飯去,邊吃邊聊。」我回答道。

    老婆們各自散開,洗干凈手都坐在座位上。楊靜、孫雯和陳一丹把菜都端上桌,也坐好了,大家都端著紅酒向我祝賀,于是熱熱鬧鬧的大餐開始了。

    宴席散后,老婆們又三五成群的各自玩了起來,而經過剛才的大餐會,羅梅很快地融入了老婆們的行列,此刻正在和丘心潔、曾寧她們玩紙牌。

    夜深了,我和老婆們全都進入我們的超大房間,準備**做的事,今晚大家都很高興,所以興致很高的要以**的形式來向我表示祝福。

    羅梅被安排在客房,可是正當她要入睡的時候,卻發現房子的另一角傳出驚天動地的**聲,是那么的陌生又那么的熟悉,那蕩人心魄的聲音讓她也春心蕩漾,輾轉反側怎么也睡不著,這晚她發現自己下面的水竟然是如此之多,那邊每傳來一次**的**,她的**就洶涌澎湃地流出來。

    *****

    當太陽開始變得金光燦爛的時候,嘉誠實驗中學的校門口出現了一個女人,她留著一頭飄逸的秀發,戴著墨鏡,看不清楚她的面容,但是一身緊身的運動服讓她顯得特別地有精神,身上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從她的穿著和散發出來的氣息來看,她絕對是百分百的美女。

    美女站在校門口喃喃自語了一會兒,臉上的神情顯得有些古怪,沒人知道她在說什么,突然她一甩秀發朝校園走了進去。

    這又酷又美的動作讓周圍的男人包括男學生看得目瞪口呆,癡癡地看著她那婀娜的身影,心中都不由得生出齷齪的想法。

    「黃校長,外面有個美女找你。」我剛下了課踏進辦公室,一個同事曖昧地笑著對我說道。雖然我已經做了校長,但是我堅持要上完這個學期的課,而且我的辦公室還是在高三老師的辦公室,只有沒課的時候我才會到校長辦公室去坐。

    「哦!是嗎?有多美?」我笑問道。

    「你當我是空氣嗎?」鄒海風突然站起來很快地捏著我的耳朵瞪著我問道。

    「哎喲!放手,你怎么會是空氣呢?我可不想每個人都可以呼吸到你這么漂亮的空氣,就是空氣也只能是我一個人的。」我連忙說道。

    「哼!算你會說道,這次就饒了你吧!」鄒海風被我逗笑了,放過了我。

    「你們看見了吧!找女人一定不要找這么兇的。」我兩手一攤,對著同事們無奈地說道。

    「哈哈哈哈……」同事們都大聲地笑了起來。

    「你說我兇啊!那我就再兇你一下。」鄒海風說著作勢又要來捏我耳朵。

    「你不兇、你不兇,我家的海風最溫柔了。」我說完連忙跑出辦公室,后面又傳來一陣哄堂大笑。

    我邊走邊想道:「是誰來找我呢?」我下了樓,遠遠的看到一個戴著墨鏡的酷女站在噴泉邊,我并不認識她,我在腦海中再次搜尋了一遍,還是沒印象。

    「你找我?」我走到美女身邊,非常疑惑地問道。

    「噗嗤!」美女看到我的表情,突然笑了出來,然后摘下墨鏡說道:「黃老師,你不認識我了?」美女摘下墨鏡,露出一張宜嗔宜喜的俏臉,巧笑倩兮的看著我,顯得頗為調皮。

    「你是靈兒的老師趙珊趙主任。」我恍然大悟地說道。

    「呵呵!難為你還記得我。」趙珊微笑道。

    「趙主任是一個大美女,我當然要過目不忘了,哈哈……」我大笑道。

    「你通常都是這么調戲美女的嗎?」趙珊笑問道。

    「呵呵……情不自禁。」我話鋒一轉,問道:「靈兒在那里過得好嗎?」

    「你都是這么招待美女的嗎?」趙珊挑起眉毛問道。

    「呵呵!不好意思,和美女一聊就昏了,走,先到我的辦公室坐坐,喝杯茶吧!」我說著帶領趙珊向校長辦公室走去。

    以前的校長辦公室因為李世明的離開而成了擺設,現在因為我這個新校長上任而特地騰出一間大房子做我的辦公室。我輕輕地推開門,發現李世明正坐在外面接待室的沙發上喝茶看報紙,十分悠閑。

    「啊!李校長,你在啊?」李世明忽然出現真是大出我的意料之外。

    「是啊!來看看你。」李世明微笑道。

    「你有客人啊?」趙珊在后面問道。

    「沒關系,進來吧!」我把門全部打開,讓趙珊進來。

    「啊!師父,你怎么在這里?」趙珊看到李世明,高興地大叫起來。

    「你們?」我用手指了指李世明,又指了指趙珊,一臉的迷惑,他們竟然認識,而且是師徒關系,竟然叫師父而不是老師,這說明不是一般的老師和學生的關系,這讓我感到十分的震驚,隱隱約約地感到他們之間有著十分神秘的關系。

    「你們到底是什么關系?」我問道。

    「好吧!珊兒你來說。」李世明看看我,然后對趙珊說道。

    「好的,師父。」趙珊走到沙發上坐下來,看了我一眼說道:「關好門。」然后她說出了一番令人驚訝而帶有傳奇色彩的話來。

    趙珊解釋道:「我和師父同屬于國家特勤部的『鳳殺』組,師父是我們鳳殺組的師父,我則是其中一個殺手,我們組織專門負責暗殺行動,當警察局和國安局不方便行動或者能力不夠的時候,就是我們特勤部出動的時候。鳳殺組是清一色的女人,按數字排列,我是最早進入組織的,所以我就是大姐,外號一鳳。除了我們鳳殺之外,特勤部還有個『龍殺』組,那里是清一色的男子。」

    趙珊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這次來到嘉誠市就是得到情報說日本人在此會有所動作,前陣子大量的日本間諜潛入嘉誠市,組織派遣我來這里調查,看是否能消滅這些日本間諜。」她說到這里頓了一下,又說道:「這是國家機密,希望止于你,不要外傳,即使是你那些女人。」

    「哦!」我終于恍然大悟,又追問道:「既然你們屬于暗殺組織,那么說你們把靈兒招進去不是為了讀書了?搞暗殺需要有很高的武功,靈兒可是沒什么武功基礎的,可以嗎?」

    「呵呵!可以這么說,我們身上的能力和你所說的武功有點區別,我們叫超能量,你不要小看了十妹,哦!十妹就是靈兒,她的超能量是我們鳳殺組中最厲害的,連我都比她略遜一籌,只是她的能力還沒有完全激發出來,她除了是一個電腦天才之外,還有役物的能力。」

    「超能量?」這又是一個新鮮的詞,我急忙追問道:「超能量是一種什么樣的能量?役物?靈兒能控制物體嗎?那你又有什么超能量?」

    李世明微微一笑,說道:「這個就讓我來說吧!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有的人天生就有一股超出了科學所認知的能量,我國特勤部有個超能量研究會,我就是現任的會長,專門負責研究如何激發人體所蘊含的超能量,我本身也是一個超能量者。」

    李世明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去年我發現靈兒身上蘊含著巨大的超能量,所以就讓珊兒來帶她走,經過這半年的訓練,靈兒的超能量巨大得驚人,現在她雖然只能控制使用她體內超能量的百分之五十,但是她身上的那股能量隨時都有可能被激發,她欠缺的只是實踐鍛煉。」

    「每個人的超能量作用都是不同的,我們三人有各自的作用,我們研究了這么多年都不能一窺全貌,你還記得上次你開車撞飛的老人吧?那就是我在試探你,你當時是不是一點兒都查不到我的生命跡象呢?」

    李世明看到我點頭,微笑了一下,顯得很開心的繼續說道:「那就是我的超能量的一種能力,我稱之為寂滅能,能將我全身的生命跡象完全掩蓋遮蔽起來,和武功中所說的龜息術有異曲同工之妙。」

    「是啊!一點兒都查不到,當時我就覺得太離奇了,原來是超能量啊!你害得我好苦,哎!那趙珊的超能量是什么?」我好奇地問道。

    趙珊微笑不語,左手隨手一指墻上掛著的月歷,月歷突然著火燃燒起來,然后她的右手輕輕一揮,月歷上空突然下起雨來了,就在火快要被淋滅的時候,她一揮左手,月歷頓時飄了起來,避開了雨,她的右手又指揮著雨去追逐月歷,一時之間,一小撮雨和一張起火的月歷在房里你追我趕,好不熱鬧。

    「好了。」李世明微笑地看著平時沉穩此時卻顯得頑皮的趙珊說道,然后看著我說道:「這個只是她的超能量的一部分,為了彌補超能量在對敵作戰時的不利因素,我們也研究了如何把超能量和武功結合起來,而珊兒是把兩者結合得最好的,因為她原本就有一定的武學基礎,兩者的結合使她防身作戰能力更強。」

    「哦!原來是這樣。」我點頭道,突然想起了魏書升的死,于是問道:「我想請教李校長一個問題,我見過一個人死得非常離奇,身上沒有一點兒傷痕,但是體內卻沒有任何血,而且瘦得非常驚人,原本高大的一個人只剩下一層皮包著骨頭,表情驚恐萬分,你可知道是什么能造成一個人這樣?」

    李世明回答道:「那是日本的一種邪術,叫『脫精吸陽功』,練有此功的女人透過**把男人身上的精血吸得一干二凈,非常陰毒殘忍,只有忍者才會去修煉,相傳此功就是在日本也被禁練,你是怎么知道的?難道嘉誠市出現過?」

    于是我把魏書升的事情說了出來。

    「看來得加緊找出日本間諜的巢穴,把他們一舉消滅,不然會有更多的傷害。」李世明沉重地說道。

    「會的,我們已經查到一點兒眉目了,很快就可以把他們一網打盡了。」我有自信地說道。

    *****

    早上,我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了什么變化,還沒有睜開眼睛我就能感受到身邊這些女人的呼吸聲,非常清晰,仿佛就在耳邊響起一樣,而且她們的呼吸各有不同,我能依她們的呼吸聲分辨出是誰,而且樓下的聲音一點兒不留地傳到我耳里,就連樓上的呼吸聲也是那么的清晰。

    我睜開眼睛,眼光似乎也銳利了許多,整個世界仿佛清楚許多,我的目光竟然可以穿透窗簾,我看到窗外樹上有一只黃色小鳥在枝頭歡快地鳴叫著。

    我一運功內視,竟然發現自己的任督二脈和奇經八脈都已經通了,丹田中的金丹,也就是那顆小珠子變得金燦燦的,格外的精純,閃耀著金光。

    我的功力又進步了,我高興得差點歡呼起來,可是我的巨龍還留在賴惠顰的花徑內,我不敢移動身體,怕驚醒了她。

    突然我心中一動,我竟然看到了,不,感覺到賴惠顰此刻正在做夢,正當我想捕捉她夢中的內容時,卻看不到了,盡管如此,我還是非常驚喜,因為我就快達到馭女神功的最高境界——靈欲交融,想不到昨晚和她們大戰,我竟然有如此大的收獲,她們真是寶啊!

    吃過早飯后,我把羅梅約了出去,介紹她給趙珊認識,既然大家的目的都是滅掉日本間諜,互相認識是非常有必要的,而趙珊的到來對羅梅絕對是極大的幫助。我把魏書升死于脫精吸陽功的事告訴了羅梅,然后讓她們商量怎么去查日本忍者。

    突然我的手機響了,是訓導處主任龔茹打來的,她說找我有急事,于是我就驅車回學校了。

    等我回到辦公室的時候,還沒推門我就已經感覺到龔茹在里面等我了,我輕輕地推開門,龔茹對著門在看一幅畫,那是一幅名叫《生命》的油畫,畫的是一個渾身肌肉的**男子,胯下的陽物被夸張地畫得又粗又長又大,這是我在一家畫廊買回來的,內容表現了中華民族對生命的崇拜敬畏,龔茹此刻正在專心致志地盯著那根粗大得變態的陽物看。

    「呵呵!看來這個老處女春心蕩漾了。」我心里暗笑著。

    說實話,龔茹雖然三十五、六歲了,但是因為還是一個處女,所以身材保持得非常好,**高聳挺拔,腰肢纖細,臀部也不肥,然而看起來又非常性感,我曾經想過要上她,嘗嘗老處女的滋味,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因為平時她的表情都很嚴肅,而且和她相處的時間也少,現在知道她也在想男人,我不由得暗自竊喜,現在我當上校長,接觸她的機會多了,肯定能把她搞上床,變成我的女人之一。

    我想到這里,裝作剛到的樣子,用力推開了門,龔茹立即轉過身來,笑著說道:「黃校長,你來了,我有一份緊急文件等著你簽名,不好意思啊!」

    「沒關系,是我不好意思才對,讓你久等了。」我說著抽出鋼筆在她遞過來的文件上一揮,把我的大名簽上了。

    「黃校長等一下還會在辦公室嗎?」龔茹優雅地合上文件,剛要走又回過頭來問我。

    「在,有什么事嗎?」我問道。

    「是這樣的,四月份馬上就要結束了,我們訓導處制定了一份高三最后沖刺的計劃,想給你看看。」龔茹說道。

    「好的,你拿過來吧!我會在辦公室,不會走的。」我微笑著。

    「謝謝,那我走了。」龔茹說完搖著性感嬌小的屁股走了出去。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