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六章 發現敵蹤

獨孤尋歡2017-2-27 15:34:47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是四月三十號,學生下午提前上完課就開始放假了。我在辦公室收拾東西,也準備回家,想到老婆們都在家里等我吃晚飯,我的內心感到無比溫暖。

    「老公,快點,風姐姐在樓下等我們。」姚瑤急不可耐地說道。

    「快好了。」我說著把辦公桌上的東西擺放好,拍拍手道:「可以了,我們走吧!」

    姚瑤高興地拉著我的手臂向外走,到了樓下,另外一只手拉著鄒海風的手,我們三人并排走在路上。

    回到家里時,所有的老婆都已經回來了,黃婉英也在,他爺爺黃遠樵上個星期過世了,她守靈守了一個星期,然后就搬到我這里。

    就在大家嚷嚷說要開飯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是羅梅打來的,我接了起來,聽見羅梅問道:「你在哪里?快來,本日公司舊部發現了敵蹤!」

    這是大事件,我顧不得吃飯,和老婆們打了聲招呼就奔出大門,她們只見一道影子從前面閃過,刮起一陣大風,吹得她們的衣服嘩啦作響,然后我就消失在屋內,接著便聽到寶馬車發動的聲音。

    「好快!」老婆們的嘴驚訝得大大的,好半晌才反應過來,感慨道。

    「想不到他的武功已經到了如此地步,真是想不到!」鄒海風、劉瓊等幾個知道我底細的人更是驚嘆不已。

    *****

    寶馬車飛速在夜色中奔馳,我很快就駛出市區,向位于郊區的本日公司舊部駛去,離本日公司舊部還有一公里的時候我就把寶馬車停在路邊,在夜色的掩護下展開輕功向目的地飛去,同時施展開天耳通的神功,一邊飛馳,一邊偵查周圍的動靜。

    我發現那邊有動靜,連續幾個飛躍,身子宛如流星般在夜空中滑過,倏地朝那個方向移去。

    遠遠的看到前面人影竄動,仔細聽著他們的談話,原來是在這里留守的員警,我懶得和他們打招呼,身形移動,朝另外一個方向飛去,已經能看見本日公司的高樓,黑壓壓的宛如猙獰惡鬼。

    我浮在夜空中,運功仔細辨認周圍的聲音,除了蟲子、蚊蚋的聲音和剛才偵查員警的聲音之外,竟然是萬籟寂靜。突然遠處人影一閃,一道纖細的黑影停在一棟高樓的樓頂,微微一頓,瞬間失去蹤影。

    我急忙移動身形,來到高樓上空中,這些高樓正是本日公司的,當初本日公司所有人員被消滅后,警察部門已經把這里查封了,正因為想到本日公司可能會留下很多我們不知道的東西,所以特地派人來這里蹲點偵查,前次出現的黑影恰好印證了我們的觀點是正確的,現在既然看到那道黑影,說明這里確實還藏有我們未知的東西,于是我決定下去探察一番。

    我的眼睛瞬間便在高樓里掃描了一遍,很快就搜索到剛才那個黑衣人的去向,于是我小心翼翼地向那個黑衣人追蹤而去,來到一個大廳我便停了下來,剛才那個黑衣人就是進了這里,但是我察覺到室內沒有人,天耳通也查不到,那天我進來過,知道里面沒有別的房間,也沒有和別的房子相連,怎么會沒有人?對方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外面忽然傳來兩個細微的女音說道:「快到了,他的氣息就在前面。」

    兩道人影隨即出現在這個大廳里,竟然是羅梅和趙珊。

    「咦?怎么消失了呢?」趙珊疑惑地說道。

    「啊!黃強,你也來了。」羅梅隨即說道。

    我嘻嘻一笑,看著她們說道:「我來一會兒了。」

    「你也是追蹤黑影到來的嗎?」趙珊問道。

    「是的,可是到了這里就查不到了。」我點頭道。

    「沒有我查不到的,你們稍等一會兒。」趙珊說著在大廳里到處轉悠,每一寸地板、墻壁都不漏掉。

    「沒用的,我剛才已經查過一遍的。」我搖頭道。

    趙珊不出聲,不時地抽動著鼻子聞著。

    「這也是她的超能量之一嗎?這不是獵狗嗎?」我見狀啞然失笑,心中暗想道。

    「這里,就是這里。」趙珊指著一處墻壁興奮地說道。

    我和羅梅跑了過去,可是墻壁光滑,一點兒縫隙都沒有,更不要說暗門了,我眼神一掃,看著墻壁下面的茶幾,心中一動,想要把茶幾搬開,出乎意料的是,茶幾竟然移不開,我知道有古怪,仔細一看,茶幾居然是生鐵鑄成的,而且連接在地板上,看著茶幾上放著的茶壺,我突然想起了機關學中提到的竅門,于是將雙手放在茶壺上,輕輕地一轉。

    一陣輕微的「轟隆」聲從后面傳來,我回頭一看,后面的墻壁突然無聲地向兩邊移了開來,露出一個黑漆漆的洞穴。

    我們三人相視而笑,心照不宣的跑向那里,里面黑漆漆的,有一條向下的階梯,很長,看不到通往哪里。我用天耳通一聽,隱隱約約能聽到里面的嘈雜聲,我高興地說道:「就是這里了,我先進去看看,你們兩個留在這里。」

    「不,我也要進去。」

    「我也要進去。」羅梅和趙珊都爭著要去。

    「現在還不知道里面的情況,我只是先進去察看一下,你們留在外面替我把風,羅梅你的武功比較差,有趙珊在你身邊,即使有敵人來了,你們也好有個照應。至于我,你們盡管放心,我的武功已臻化境,來去如風,就算打不過也可以逃,更何況他們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我說道。

    「那你要小心!」趙珊點頭道。

    「小心!」羅梅的眼睛閃閃發亮,竟然是充滿了關心。

    我心中暗想道:「呵呵!這個女人現在才露出對我的情意。」我微微一笑,身子突然化作一陣輕煙,閃電似的急速向階梯飛去,然后消失在黑暗中。

    *****

    高樓地下室是一個很大的實驗室,里面擺滿各式各樣的儀器,幾個身穿白色大褂的人正在室內忙碌著,靠墻的架子上插滿了試管,有的還飄著一絲絲各種顏色的氣體,一個身材中等的人正在拿架子上的試管調試著,這些人都帶著防護面具,手上是像橡膠一樣的防護手套,全身衣服外也包了一層塑膠似的防護罩衣。

    一個身材纖細的矮個子這時對架子前的人招了招手,架子前的人放下手里的試管,轉身出了這個實驗室,通過幾道嚴密隔開的玻璃門之后,這個人除去身上的裝束,進了旁邊一間屋子,屋子中間站著一個身材纖細的黑衣人,見這個人進來,立刻低頭彎腰,卻沒有說話。

    這個黑衣人正是我剛才追蹤的黑影,從實驗室過來的是一個身材中等的中年男人,微圓的臉上有著一雙閃閃發亮的眸子,唇上還留了八字胡,中年人對黑衣人點點頭,問道:「事情辦得怎么樣了?」

    黑衣人站直了身子,伸手摘下蒙面的黑紗,卸掉頭上的黑罩,一頭亮麗的長發頓時垂到肩背,微一擺頭,嬌艷的面容也露了出來,是一位風華絕代的佳人,房子里頓時顯得明亮起來,中年男人見狀急忙轉過頭去,不敢再看黑衣美女,黑衣美女微微一笑,甜甜地說道:「地點我們已經選好了,總共在五處地方放置了毒氣彈。」

    「很好,明天就讓這些支那人通通見鬼去,讓他們在地下過五一節了!」中年人說著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狂笑起來。

    這個中年人正是日本人派來嘉誠市搞破壞的間諜頭子——武田之助,他是一個生化學家,他來到嘉誠市后,一邊組織手下成立本日公司竊取商業機密,一邊在本日公司地下室組建了生化研究室,研究生化毒氣彈,準備在嘉誠市制造一場大混亂,最恐怖的就是這些研究都是用人體做實驗,自然有那些人渣漢奸像魏書升之類的為他們提供實驗用的活人和尸體。

    但是生化研究還不夠理想,提煉的毒氣殺傷力不夠大,所以武田之助一直沒有行動,可是隨著本日公司的覆滅,他不得不提前進行,而日本總部恰好又派遣了一批忍者殺手過來,于是他策劃了幾起報復行動,讓嘉誠市的員警忙碌了好多天。

    我們上次在這里圍殺本日公司的人員時,武田之助當時正在實驗室做實驗,等他得到消息回到地面的時候,看到羅梅等人全副武裝,還進到樓房里搜捕,所以他不敢出去,躲在實驗室直到羅梅等人離開。

    這個黑衣美女是日本另一大家族山本家的特級忍者,名叫山本月子,修煉的是一種很特別的忍術,稱作「媚心術」,是專門對付男人的功夫,威力非凡,即便是修為稍低的女人也無法抵擋,所以從她摘下頭罩、面紗開始,武田之助就把頭轉到一邊,不敢看她,怕被暗算。

    山本月子是上個星期隨山本家大小姐——山本美代來到嘉誠市的,山本月子和另外一個山本星子是從小被山本家收養的棄嬰,是和山本美代從小一起長大的,她們三人名義上是主仆,實則情同姐妹。

    武田之助和山本美代是一樣的地位,兩人同屬于日本最大組織——山口組,山口組是日本政府的親信組織,得到日本政府的幫助,專門在世界各地搞顛覆破壞。

    這次隨同山本美代一起來的還有一個山口組的副組長——渡邊二郎,全面指揮在嘉誠市的戰斗。按照任務的分配,武田之助日夜加班以提取更純、更多的毒氣,而山本美代就帶領忍者殺手按照上頭的命令實施暗殺活動。

    昨天武田之助說今天能做好毒氣彈,讓山本美代安排投放的地點,山本美代帶領山本月子和山本星子經過調查,終于確定了投放毒氣彈的地點,而且已經把毒氣彈放好了,只要明天一按總按鈕就能讓這些毒氣彈爆炸,山本月子來這里正是把這些消息告訴武田之助的。

    「在哪些地點投放了?明天中午十二點只要一按按鈕,哈哈!就會上演一場好戲了。」武田之助問道。

    「有五個地方,嘉誠實驗中學、春熙路步行街、龍湖地鐵入口、金湖國際會展中心、繁榮菜市場,這些地方人流量大,而且在嘉誠市有一定的影響力,在這些地方投放毒氣彈更能發揮作用,殺死更多的人。」山本月子說道。

    「好好好,放得很好!」武田之助稱贊道。

    「好了,沒事我走了,我得回去向小姐報告。」山本月子說道。

    「慢點,我還得告訴你一件事。」武田之助忽然說道。

    「什么事?」剛要轉身的山本月子停下了腳步。

    「十年前我來嘉誠市的時候,并不是一個人來的,還有一個叫朝藤蘭子的女人,只是她一來到嘉誠市時就被上級精神催眠了,忘掉了以往的記憶,被派往嘉誠實驗中學做老師,改中文名叫龔茹,腦中只記得專門收集嘉誠市學生的情況,好為我們研究生化藥,降低中國人的身體素質。」武田之助述說道。

    「那她現在還在嘉誠實驗中學嗎?」山本月子說道。

    「在,已經做到訓導處主任,她還是單身,每次我都是催眠她才能讀取她腦中的記憶,她有一身武功,但是沒有記憶,不會運用,所以我想能否請你們今晚把她綁出來,讓上級恢復她的記憶,畢竟她是我們的一分子。」武田之助說道。

    「好的,這個沒問題,我答應幫你的忙,會親自送她到你這里來,現在沒什么事了吧?那我走了。」山本月子說完就向出口走去。

    他們的這番對話我全部聽到了,我從階梯進去,很快就發現了他們的實驗室,為了怕他們發現我,我躲在遠遠的地方,用天耳通把他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越聽越驚訝,想不到日本人的野心如此大、如此壞,我氣得七竅生煙。

    「想我中華對你們友好,卻讓你們以為我們好欺負,我一定會把你們給滅了!」我在心中發誓道。

    還有一件讓我高興的事是終于知道了龔茹的真實身份,知道了她一身巨大能量的來源,好在她還沒有做出什么危險的事情,不算是敵人,要不然我就很難做人了。

    其實早在十年前,這個組織的一個研究所就已經針對中國人的基因特征培植出幾種傳染病毒,有直接讓人死亡的,有專門破壞人體生理結構,導致人體素質逐漸下降的,也有類似流感的疫病,可以在不知不覺中迅速傳染,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無法控制了,而這次他們投放的毒氣彈就是屬于破壞人體生理結構的病毒。

    如果明天毒氣彈成功爆炸的話,嘉誠市肯定會爆發一場病毒疫情,一場疫情下來,嘉誠市的政治、經濟肯定會受到嚴重的影響,加上別有用心的人再進行市場狙擊,推波助瀾,對嘉誠市來說,那簡直就是一場不亞于世界大戰的災難。

    我尾隨山本月子來到黑暗的階梯口時,我決定現身把她收拾掉,制止她們的瘋狂行為,不讓她們的奸計得逞。至于武田之助,我會讓羅梅來處理好的。

    山本月子看到我的第一眼就呆在那里,不是因為我長得英俊,而是我已經放開了身上的氣勢,山本月子自幼學習日本忍術,武功高強,身上的內力也到了一個很高的境界,我一放出氣息,她就感受到我身上強大的內力,她意識到我是一個她無法企及的人物,連她的家主——山本川成都沒有這么強大的內力,她根本就沒有反抗的想法,乖乖地站在那里,靜靜地等候我發落。

    「很好,我不會傷害你的。」我微笑道,伸手一指,一道內力從手指射出,點中了她的穴道,讓她不能說話也不能動彈。

    我一把抱起山本月子,身子一閃,飛出了地下室,回到入口,趙珊和羅梅還在那里,于是我把大概情況講了一遍,然后對羅梅說道:「你立刻通知生化專家前來這里清理這個實驗室。」

    「那里面的敵人呢?」羅梅問道。

    「我和趙珊下去把里面的人制伏,我想生化專家到來的時候我們應該控制住里面了。」我說道。

    「黃強,這個女的怎么處理?」羅梅又問道。

    「先別管,留著她的生命,還有很多用處。事不宜遲,你現在就打電話通知吧!我和趙珊下去了。」我說道。

    我一手牽著趙珊的手,展開身法,輕飄飄的馭風而下,飄動的衣袖宛如九天大仙下凡,看起來好像很慢,實則快如流星,只是一眨眼的時間,我們已經消失在階梯入口來到了實驗室大門。

    從外面望進去,武田之助還在里面的辦公室里,隔了幾道厚厚的玻璃墻,那些穿著防護罩衣的研究人員還在忙碌地工作著。

    我和趙珊商量了一下,為了防止敵人采取同歸于盡的打法,引爆里面的生化毒氣,我們要把里面的敵人全部引到玻璃墻外,而趙珊就負責誘引的工作。

    趙珊點點頭,微微一笑,手指一彈,外面堆放的雜物立刻燃燒起來,武田之助慌忙地從辦公室出來,拿著滅火器來滅火。

    趙珊對著我又是一笑,手指一彈,辦公室也燃燒起來了,她的手指不停,指到哪里哪里就燃燒起來,武田之助一個人根本忙不過來,只好大聲叫嚷著讓里面的所有人員跑出來幫忙滅火。

    我一個一個地數著,總共有九個研究人員,當他們全部跑出來時,我身子一動,化為輕煙,閃電般地移到玻璃墻那里,守住那里的大門,然后現身出來,大聲叫道:「停!」

    武田之助等人忽然聽到這個陌生的聲音,都停止了手中的工作轉頭看向我,這是我和趙珊約定的信號,只見她的小手一揮,原來燃燒的火焰立刻神奇地熄滅了,然后她也現身出來。

    武田之助等人一愣,想不到會有兩個陌生人闖了進來,很驚慌,武田之助在看見我的時候,立刻從原地消失了,空氣中連一絲波動也沒有,好像那里原本就沒有任何人一樣,其他穿著防護罩衣的研究人員也立即身形一晃,消失不見了。

    我微微一愣,我從來沒有見過日本忍術,想不到他們的忍術竟然已經到了如此厲害的地步,我怕趙珊受到傷害,立刻大叫一聲:「小心!」

    趙珊不慌不忙,微微一笑,手在腰帶一摸,手腕一抖,一把精光閃閃的長劍立刻握在手中,全神戒備,一點兒都沒有懼怕的意思。

    武田之助等人沒有進攻,整個大廳就只有我和趙珊在全神戒備,空氣中沒有一絲波動,他們隱藏得很深。

    我略一思索,立刻就明白了這種忍術的方法,當下冷笑道:「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面前賣弄!」我揚手一指點出,空氣中響起一聲銳嘯,武田之助從空中跌了下來,滿臉的驚恐中帶著一絲不信,軟倒在地上,呆呆地看著我。

    就在我出手的同時,趙珊嬌叱一聲,手中的長劍用力向虛空一劈,竟然是把劍當大刀使用,劍法犀利,靈動而兇狠,空氣中傳來一聲巨響,半截日本刀從空中掉落下來。趙珊一劈之后,身形馬上奔上前,長劍在日本刀掉落下來的位置橫揮,傳出一聲慘叫,一團鮮血射出,從空中掉下一具被斬成兩截的尸體。

    在趙珊揮劍劈中敵人的同時,我身形連轉,手指迅速點出,不斷地發出銳嘯聲,緊跟著每一聲銳嘯之后就是一個忍者從空中跌落下來,不能動彈,只一會兒的工夫,剩下的七個忍者就全部被我擊落下來。

    趙珊呆呆地看著手中的長劍,不相信自己只殺了一個人,而黃強卻已經制伏了這么多人,一直以來她都對自己的劍法非常有自信,現在看到和黃強的差距如此之大,對他高深莫測的武功更是佩服,她的美目忍不住對他射去一絲景仰和不明的情愫。

    我走過去拍了拍趙珊的肩膀,安慰了她一下,她很快就恢復過來,我馬上撥通羅梅的電話,讓她帶生化專家到來善后,我牽著趙珊的手走出去,然后把山本月子抱起來,施展輕功,在夜空中踏步而去。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