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七章 忍者為奴

獨孤尋歡2017-2-27 15:35:15Ctrl+D 收藏本站

    我和趙珊來到空曠處,遠處已經能聽到警車的鳴叫聲,想必是生化專家趕到了,我們從空中降落到地下,把山本月子放在地上,準備問她一些問題。/Www。QВ5。c0М

    「黃強,怎么停下了?是不是發現敵人了?」趙珊問道。

    「呵呵!你腦子里怎么老想到打打殺殺啊?」我說著俯身抱起山本月子,把她扶起靠在一棵樹上,然后在她的眉心點了一指,之前我只覺得山本月子非常艷麗,而我也被初得到的消息所震驚,所以并沒有仔細欣賞她的姿容,此時在近距離抱著她靠在樹上的過程中,才真正體會到山本月子絕世姿容的殺傷力,這還是在她暈迷之中,如果是在清醒的時候,恐怕連我也無法抵擋她的柔媚艷麗了,怪不得昨晚武田之助從她摘下頭罩、面紗開始,就把頭轉到一邊,始終不敢看她一眼。

    「當真是絕世尤物啊!」我心中感嘆道。

    我的鼻端還縈繞著山本月子身上若有若無的甜香,眼前晃動著她的絕美姿容,手上似乎還能感受到她的溫香柔軟,忍不住又向山本月子看了一眼,看她已經緩緩睜開眼睛,似乎在觀察著周圍的環境,我才慢慢靜下心來,對于自己剛才的感受和反應感到訝異不已。

    山本月子從地上站了起來,掃了我一眼,把目光凝在我身上,她看得出來,我就是那個制伏她的武功高手,她又看了看站在我旁邊的趙珊,憑她的感覺,她感覺到趙珊身上也有巨大的能量,但是又不是純粹的內力,她不禁多看了趙珊兩眼。

    趙珊也凝視著山本月子,她見過的美女不少,鳳殺組里那些女孩們就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可是這時當她面對山本月子的時候,也不禁被對方的艷麗嫵媚所震撼,世上竟然還有這么嬌媚的女人,當真是勾人心魄的尤物。

    趙珊輕聲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山本月子,是日本家族的特級忍者。」山本月子面無表情地答道。

    「能說說你們這次的目的嗎?把你所知道的事情全部說出來好嗎?」我輕聲問道,語調很溫柔。

    「這是機密,我不說。」山本月子還是面無表情地說道。

    「死也不說?」我眉毛一挑,問道。

    「忍者是不怕死的。」山本月子說道。

    「那你能帶我去見見你的老大嗎?我要和她談談。」我問道。

    「不能,沒經過小姐同意,我是沒有權力做任何事情的。」山本月子堅決地說道。

    「那你走吧!」我揮手道。

    山本月子以為自己聽錯了,心中暗想:「什么?他竟然不殺我還讓我走?」山本月子疑惑地看著我,臉上充滿了驚異。

    「沒什么,你們那點伎倆在我眼里不算什么,明天你們的陰謀也不會得逞的,既然你不想說,我又不想殺你,又不能把你帶在身邊養你,想來想去只好把你放了,你說是嗎?現在你就可以走了。」我淡淡地說道。

    「你怎么可以放她走呢?好不容易捉住一個,我不同意。」趙珊驚訝地看著我抗議道。

    「你沒聽到她剛才說死也不說嗎?留著有什么用,不如放她走。」我說道。

    「可是……」趙珊還想爭辯。

    「沒什么好可是了,就讓她走吧!」我說完向趙珊眨了一下眼睛。

    「不管你了,你愛怎么辦就怎么辦吧!」趙珊氣鼓鼓地說道,把頭別到一邊。

    「我真的可以走了嗎?」山本月子問道,她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從來也沒有企望過這兩個人會放了自己,只當這次不死也得終身監禁、受盡屈辱。

    我一皺眉,笑道:「我說的話就是板上的釘子,你現在可以走了。」

    山本月子暗中一運氣,沒有發現身上什么不妥之處,活動了一下筋骨,一言不發地朝夜色中奔跑過去,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了。

    趙珊看到我放走山本月子,急忙說道:「黃強,你真的放她走啊?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個,你不嚴刑逼供,怎么反倒放她走啊?」

    「呵呵!你真以為我放她走啊?你沒有看到她的樣子嗎?是一個寧死不從的人,再怎么嚴刑逼供也沒有用,日本忍者全部接受過特殊訓練,只順從主人,有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其實剛才我解開她的穴道的時候已經在她身上留下了一道內力,無論她走到哪里我都可以感應得到,即使她死了我也能感應,除非她的肉身沒了。」我微笑道。

    「這樣啊!我還以為你……呵呵!還是你考慮周到。」趙珊松了一口氣說道。

    「走,勞累了一個晚上,我們先回家休息一下,休息夠了再去看看山本月子會帶我們到什么地方。」我說道。

    「那我回飯店去。」趙珊說道。

    「飯店就不要去了,去我家里住吧!那里房間很多,夠讓你睡,大家在一起也好照應。」我建議道。

    「好吧!」趙珊點頭道。

    我牽起趙珊的手,展開身形,在夜空中如星丸跳躍般的一閃而沒。

    *****

    第二天,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多,我吃過早餐就出門了,本來趙珊要跟我去,我沒有答應,讓她去羅梅那里看看有什么可以幫忙的,我坐上寶馬車,感應著留在山本月子體內的那道內力追蹤而去。

    我很快就跟隨內力到了一棟高樓前,大門兩邊各站著兩個穿戴著黑衣、黑褲、黑墨鏡的保鏢,就連地下停車場也有兩個保全在守著,可謂是守衛森嚴了,很明顯是高級會所,除了會員能進出之外,閑雜人等根本進不了里面。我在高樓對面的一家咖啡廳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好方便竊聽高樓里面的情況。

    果然沒錯,這棟高樓里有不少日本間諜,而山本月子和她的小姐在十五樓的一間豪華套房里,從談話的聲音來判斷,里面有五個女人,我微微一笑,走出咖啡廳,來到高樓后面一個無人的地方,身子一閃,從五樓一扇開著的窗戶飛進去,然后偷偷摸到十五樓山本月子所在的那間套房。

    就在我隱好身形的時候,里面緩緩走出兩個女人,她們一出來就警覺地掃視了門口兩邊的情況,接著步出一位美麗女郎,身高有一米七左右,穿著一身純白的休閑裝,顯露出絕美的身段,一頭烏黑的長發沿著細白溫潤的脖頸垂到后腰,纖細白嫩的五指上掛著一串鑰匙,有著精致的五官和魔鬼般的身材,只是臉上冷冷的毫無表情,此人正是山本月子的小姐——山本美代。

    跟在山本美代后面的又是兩個女人,其中一個正是山本月子,兩女的容貌幾乎一模一樣,竟然是一對雙胞胎姐妹,兩女臉上都各有一個酒窩,我仔細辨認了一下,山本月子的酒窩在左邊,另外一個人的在右邊。

    我跟著山本美代一直來到她的臥室,前面兩個忍者先進去搜索了一番,然后出來守在臥室門口。

    不知道怎么的,我心中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想把山本美代收了,只要把她收了,不怕不能讓她們說出陰謀來,再說小姐都跟我了,其他四個女的肯定也會跟著我,何樂而不為呢?我為自己的想法感到高興,這五個女人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又是日本女人,該干的時候就是要干。

    在門口打坐的兩個忍者全身上下都包裹在黑布當中,只露出纖細修長的雙手和一雙亮晶晶的大眼睛,想來容貌不差。我突然出現在門口,兩個忍者的反應非常快,一看到我的身影就毫無征兆的從原地消失,絲毫沒有顯現出慌亂的樣子,看起來忍術似乎比武田之助還要高出不少。

    在兩個忍者消失的瞬間,我不由得愣了一下,沒想到這兩個忍者反應這么快,就在我失神的工夫,兩把薄刃分別從兩側向我刺來,仿佛空氣中突然冒出這兩把薄刃似的,無聲無息。我在原地微微一轉身,便躲過了刺殺,剛要伸手去抓兩把薄刃,兩把薄刃就失去了聲息,依舊毫無蹤影。

    這時臥室里忽然有了動靜,我不再猶豫,身形一晃,闖進山本美代的臥室。

    在進門的一剎那,我下意識地用腳后跟帶上房門,客廳里沒有人影,我掀開旁邊的簾子探頭一望,立刻定在那里,一動也不動。

    只見山本美代面紅耳赤的站在床前,渾身上下未著一縷,烏黑亮麗的秀發直垂到纖腰,五官精致絕美,肌膚白里透紅,在淡如遠山的柳眉下那雙亮如點漆的鳳眼泛著動人的秋波,紅潤的櫻唇讓人浮想聯翩。

    山本美代一身又白又嫩的肌膚滑膩光結,曲線優美的魔鬼身材一覽無遺,豐腴的玉臂肉感十足,豐滿的**怯生生的俏立著,宛如傲然挺立的山峰,峰頂的兩顆鮮紅葡萄如兩粒鮮艷動人的珍珠,雙峰之間形成一道深深的峽谷,下面是光滑柔軟的小腹,沒有一絲贅肉,迷人的盈盈細腰充滿嬌柔的魅力,相當性感。

    再往下看去,山本美代春蔥似的大腿粉雕玉琢、豐滿柔嫩,腿根處一團細草之間隱約可見柔嫩的鮮紅,仿佛沾了露水的桃花一樣,美艷絕倫,大腿下是精巧筆直的小腿以及柔嫩的玉足,泛著珍珠似的光澤,緊并在一起的纖纖腳趾上閃耀著一抹水晶紅的熒光,我只覺得山本美代修長勻稱的身體上下散發著處女特有的迷人芳香,絲絲縷縷的蕩漾在鼻腔之中,撩撥著我的心弦。

    兩把薄刃忽然毫無征兆地從我身側的空氣中刺了出來,在我一愣神的瞬間,同時刺向我兩側的背肋之處,冷風侵體,我頓時醒了過來,雙手伸向背后的虛空之中,雙手一抖一翻,隨著兩聲嬌吟,山本美代的兩個忍者保鏢跌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兩把薄刃收到我手中。

    說來話長,其實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我手中便多了兩把薄刃,地上多了兩個千嬌百媚的大美女,烏黑的長發已經披散下來,正是山本月子姐妹,露出勾魂攝魄的嬌容,兩人靜靜地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呆呆站在那里沒有動的山本美代忽然動了,**的身子從原地消失,同時我的額頭上方多出一把明晃晃的利刃,直向我的頭頂落下,帶著銳嘯,我眼中閃過一抹驚艷的目光,沒有管頭上的利刃,雙眼卻盯著忽然出現在眼前空中的山本美代,依然**的玉體漾著瑩白珠潤的光澤,散發著誘人的體香,秀美修長的軀體在眼前完全展開,這一瞬間竟然有著勾魂攝魄的魔刀。

    直到利刃帶起的刀風刺激到我的皮膚,我才反應過來,右手食指向上一彈,一道內力激射而出,不偏不倚地點在山本美代劈下的利刃上,響起「叮」的一聲清音,利刃被彈了開來。

    山本美代眼中閃過一絲訝色,身子毫不停頓,借著利刃上反彈的力量,竟然凌空頓住身形,緊接著一個后空翻,一對**在空中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瑩白豐滿的美臀映得我眼前白花花一片,烏黑柔順的長發發梢掃過我的鼻端,一縷清香鉆入鼻腔。

    我微微一笑,右手迅速伸出,撈住了她的幾根秀發,氣隨心發,一道內力沿著她的秀發侵入她的腦中,自創的內力催眠術已經被我練得爐火純青,內力一侵入她的腦中,立刻分成一紅一白兩道內力,在她的腦中盤旋飛繞。

    「叮當」一聲,一把利劍跌在地上,山本美代剛翻轉身子,準備再給我凌空一擊,現在卻突然心神受到控制,仿佛癡了一般,從空中跌落下來。

    我燦然一笑,身形一閃,伸出雙臂接住從空中掉落下來的山本美代,看到她癡呆而又絕美的臉蛋,我忍不住低頭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

    說來話長,其實所有的動作也就發生在兩分鐘內,就在這個時候,房門被撞了開來,守在門外的兩個忍者沖了進來,兩人想不到才一會兒的功夫,我竟然已經把里面的三個人都制伏了,不禁心神劇顫,兩人雙手握刀,斜斜地向我砍來,把我的左右路都封死了。

    我腳下一劃陰陽,展開太極步法,抱著山本美代從兩人的利刃中穿過,一個斜靠背,猛然撞中右邊的忍者,把她撞得跌向左邊的忍者。我一手攬住山本美代,空出的另一只手伸出兩只手指虛空連點,瞬間點了兩個忍者的穴道,兩人立刻倒地不起,睜著兩雙大大的眼睛看著我。

    看著五個嬌艷如花的異國美女,我心底突然泛起強烈的**,一發不可收拾,想要把她們五人全部就地正法,心里還在暗自得意,一次對付五個人間絕色,想不得意都不行啊!但是我忽然想到這里太危險了,隨時都有忍者沖過來,而且當前的首要任務是把她們五個收服了,才好繼續以后的工作,和她們交合也才更有意義。

    我想到這里,強自壓下心頭的**,雙掌互相摩擦了一會兒,雙掌馬上升起一股紅白相間的氤氳之氣,先走到山本美代身邊,山本美代美麗的雙目盡是驚恐之色,我微微一笑,說道:「放心,我是不會傷害你們的。」我說完雙掌一分,一掌按在她頭頂的百會穴,另一掌按在她胸口的膻中穴,內力一發,氤氳之氣透體而入,在她意識深處烙下我的印記,抹去剛才的記憶,她臉上閃現一絲痛苦,很快就暈死過去了。

    我依法炮制,把其他四個少女也抹去了剛才的記憶,在她們的意識深處烙下我的印記,讓她們知道我才是她們的主子,她們只是我的奴婢。

    山本美代首先清醒過來,微微一愣,隨即赤身**的拜倒在我身前,雙手平放,以額觸地,恭敬地說道:「奴婢山本美代叩拜主人,望主人垂憐!」她說完膝行幾步,爬到我跟前,雙手抱住我的小腿,抬起頭來,露出像小狗般的乞憐媚眼,眼巴巴地望著我,豐滿的**緊緊貼在我的腿上。

    接著其他四個少女也清醒過來,身上的禁制自動解開了,從地上爬了起來,裊裊娜娜地走到我身邊,山本月子一個大彎腰躬身說道:「奴婢山本月子拜見主子。」

    「奴婢山本星子拜見主子。」山本星子說道。

    「奴婢藤原香拜見主子。」藤原香說道。

    「奴婢柳明香拜見主子。」柳明香說道。

    我露出滿意的笑容,伸手拉起山本美代,左手摸著她的美臀,右手在豐乳上揉捏了兩把,捏著她那嫣紅的**問道:「舒不舒服啊?」

    「嗯……」山本美代粉臉酥紅,小嘴微張,不知道是回答我還是在呻吟。

    「好了,現在暫時沒空,等滅了那些日本間諜我再來和你……哈哈,你們一個也逃不掉。」我放開手,開心地笑道。

    山本美代臉上顯出羞喜的神色,其他四個少女也是又驚又喜,低下頭不說話。

    「我有事要問你們,希望你們能夠詳細地告訴我。」我臉色一正,嚴肅地問道。

    「主人請問,奴婢們會把所知道的全部說出來,絲毫不會隱瞞。」山本美代五人齊聲回答道。

    「那好,你們聽著,我想知道日本派來嘉誠市的間諜有多少,有什么陰謀。」我說道。

    「是這樣的,具體的原因我并不太清楚,我們在上個月接到總部,也就是山口組的命令,讓我帶領一些忍者潛入中國,為去年本日公司被毀滅報仇。前陣子我們接到命令,殺死了朱財和魏書升,還有炸掉一間化工廠,殺死一個生化專家。具體間諜有多少我并不太清楚,因為我們是忍者,只負責暗殺,不過我到過總部幾次,知道大概的情況,間諜大概有五十多個,忍者殺手有七、八十個,他們都聽從渡邊二郎的命令,前陣子我們做的事情也都是他下達的命令。」山本美代一口氣說了很多。

    山本美代抿了抿嘴唇,拿過杯子喝了一口水,繼續說道:「山口組是日本政府的親信組織,專門負責在海外搞破壞,所以我想嘉誠市這里有這么多間諜,說明日本政府是想在嘉誠市制造混亂,逐步瓦解,在本日公司舊部樓下有一個很大的地下研究室,那里是一個生化研究室,專門負責研究、制造一些生化病毒投放民間,讓人們染上一些慢性病,或者摧殘人們的身體,啊!主人,快,我們現在就去那里摧毀掉那個研究室。」山本美代似乎想起了什么急事,臉上神色大變,拉起我的手就要走。

    「快走,還有半個小時,我們還趕得上。」山本美代說道。

    「怎么了?」我問道。

    「我們昨天在嘉誠市幾個重要的地方放置了生化毒氣彈,還有一刻鐘生化研究室就將引爆那些炸彈,釋放生化病毒,我們快去制止這場混亂!」山本美代焦急地說道。

    「呵呵!沒事,那里已經被我們控制了,那些生化毒氣彈是不會爆炸的。」我笑道。

    「哦……」山本美代終于松了一口氣。

    「除了這個還有什么陰謀嗎?」我又問道。

    「好像沒有,這陣子要忙的事就是生化毒氣彈的事。」山本美代回答道。

    「好,那山口組在嘉誠市的分部在哪里?你帶我們去消滅他們。」我命令道。

    「沒問題,山口組在嘉誠市的分部是在山景大道邊的一棟大樓內,渡邊二郎現在就在那里,自從本日公司出了問題之后,嘉誠市所有的日本間諜、忍者殺手都在那里落腳,而渡邊現在肯定正等著我們引爆毒氣彈的好消息,應該所有人都在那里,正是一舉殲滅他們的好時機。」山本美代一點兒都沒有隱瞞,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既然這樣,那事不宜遲,我馬上打電話通知羅梅。」我說著拿出手機,剛要撥電話,馬上又放下,對著五個女人一揮手說道:「走,我們現在就去嘉誠市警察局。」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