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八章 最終殲滅

獨孤尋歡2017-2-27 15:37:23Ctrl+D 收藏本站

    我們六個人上了我的車,有點擠,但是沒辦法,她們都要和我坐同一輛車,我一踩油門,寶馬車發出歡快的轟鳴,如離弦之箭般的飛了出去。Www.qВ⑤、CoМ>
    山本美代她們第一次見識到這么棒的車技,不時發出尖叫,尤其是坐在后座上的山本月子四人,隨著寶馬車的左擺右晃、上下顛簸,她們或是擁抱成一團,或者和車窗玻璃來個親密接觸。

    十分鐘后,我的寶馬車穩穩當當地停在警察局大門口,我帶領五個女人如風一般的沖進警察局,值班員警看到我帶著的五個絕色美女都看呆了,不少人嘴巴流出了口水滴到地上還不知道。

    我直接沖進羅梅的辦公室,羅梅正趴在辦公桌上休息,聽到聲響抬起頭就看到我火速闖了進來,身后還跟著五個美女,睜著惺忪的睡眼罵道:「壞蛋,你干什么?打擾了我的好夢。」

    昨晚羅梅指揮生化專家把本日公司舊部地下的生化研究室里面的藥劑全部帶走,拿回去分析研究,然后把整個地下室炸了掩埋掉,徹底毀了那個地方。當她辦完這些事的時候已經快天亮了,回到警察局之后,她也懶得回家睡覺,就直接趴在辦公桌上睡了幾小時,接著白天又忙著處理一些大事,剛剛才能稍微休息一下,這時卻被黃強吵醒。

    「好消息,我知道日本人的分部在哪里了!」我大叫道。

    「什么?你說什么?再說一遍!」羅梅突然站了起來問道,頓時睡意全無。

    「現在不怪我打擾你睡覺了吧?呵呵……」我笑道,突然看到站起來的羅梅前襟大開,露出一大塊雪白的胸脯,顫巍巍的直晃,我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喃喃說道:「好白啊!」

    「什么好白?啊!壞蛋!」剛開始羅梅還不明白我在說什么,直到看見我色色的眼睛盯著她的胸脯看才發覺自己春光大泄,惱怒地嬌嗔道。

    旁邊的山本美代她們都笑了起來。

    「她們是誰?」羅梅這才注意到我身邊緊跟著五個絕色美女,于是問道。

    「她們是日本忍者,不過現在是我的老婆了。」我說著向旁邊的山本美代她們拋了一個飛眼,她們都害羞地低下頭,并不說話,我接著說道:「是她們報的料,而且現在嘉誠市所有的日本間諜和忍者殺手都在那里,正是一舉殲滅的大好機會,事不宜遲,趕快行動吧!」然后我把事情簡單地跟羅梅說了一下。

    「是嗎?太好了,我馬上布置。」羅梅扣好衣襟,拿起桌上的電話就撥了起來,接著聽到整棟警察局大樓似乎在震動,射日行動組的組員全部行動起來了。

    「那你帶著部隊后面趕來,我和她們先去探察。」我對羅梅說道。

    「好的,注意安全,小心為上!」羅梅叮嚀道。

    「你也一樣。」我微笑道,然后帶著山本美代五女離開。

    *****

    羅梅坐在指揮車里,透過黑色的車玻璃,眼光投注在遠處的高樓上。射日行動組的人開始悄悄地接近大樓,先從周邊開始肅清車輛人流,幾處必經的十字路口多了不少交通警察,設置了障礙,指揮車輛行人繞行,不到半個小時,大樓附近就冷清下來,高樓的周圍已經安排了十多個狙擊手,高樓全部在監控之中了。

    山本美代在這里有自己獨立的一間豪華套房,她和四個隨從先進到里面,然后我偷偷地從另外一棟高樓飛進她的房間的窗戶,此刻我們正趴在窗戶上看著羅梅部署,羅梅不愧是國安局的領隊,指揮部署井井有條、一絲不亂,頗有大將之風。

    我一邊觀看外面,一邊摟著山本美代和藤原春,伸手進她們的胸衣里抓著飽滿高挺的乳峰揉捏起來,她們受到我的挑逗,臉蛋紅紅的,舒服的呻吟道:「嗯……主人輕點。」

    「以后不要再叫我主人了,我不喜歡這樣的稱呼,以后你們就是我的老婆,比我大的叫我小強,比我小的可以叫我強哥,知道嗎?記住,叫錯了可要打屁股哦!」我笑道。

    「是的,強哥,我們聽你的。」山本美代果然改口了,繼續說道:「我們五個人就是我最大,二十一歲,月子、星子才十八歲,藤原春十九歲,柳明香十六歲,我們都比你小,得叫你強哥。」

    「這樣才乖,來,一個人親一個。」我笑著在每個人的臉上親了一下。

    「美代,你說羅梅她帶來的兵力夠嗎?」我看到對面的高樓上埋伏了不少狙擊手,把窗戶的窗簾拉上,只留下一點點縫隙,看著山本美代問道。

    「應該不夠,據我所知,這里大約有五十個中忍、二十個上忍、十個特忍,還不算其他兩百多個安全人員,羅隊長如果貿然攻擊,只怕會吃虧。」山本美代皺了皺眉說道。

    大樓前,羅梅已經完全部署完畢,可是想到黃強臨走時說的一番話,又覺得自己這邊武藝高強的人太少了,對方有幾十個忍者殺手,那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對付得了的,雖然她出發前已經向駐嘉誠市的軍隊借來了幾十個特種兵,但是還是覺得沒把握,更可氣的是,在這個關鍵時刻竟然打不通黃強的電話,而趙珊又說有點事耽擱,要過一會兒才來,真是氣死她了,她在大樓前走來走去,努力思考著。

    「不等了,再等就錯過時機了,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開打!」羅梅終于下定決心,走到廣播前,狠狠地命令道。

    圍在大樓前的員警們迅速沖向高樓大門,可是才剛一出動,對面大樓里的人就沖了出來,直接趴在樓前的假山、樹后,有的甚至就趴在地上向這邊開起火來,員警們也就地找到掩體,或者趴下向對方還擊,兩邊頓時上演一場槍戰。

    「這些日本人是不是腦袋壞掉了,怎么直接就沖出來打?」我透過窗戶看到樓下的情況,不由得奇怪地問道。

    「嘻嘻……」山本美代只是笑著并不回答。

    「星子你說。」我的右手摟著山本星子,手指在她的纖腰上捏了捏,示意她回答是怎么回事。

    山本星子「嚶嚀」了一聲,從被我摟在懷里開始,她的心就跳個不停,第一次接觸男人便被摟在懷里,不心慌才是怪事,我一捏她的軟腰,她身上立刻像過電一樣又麻又癢,忍不住就呻吟出來了。

    「小姐剛才進來的時候曾命令他們必須到樓外抵抗,否則就不用回去了。」山本星子從小就跟著山本美代,一直稱呼山本美代為小姐,所以沒有改口,接著又說道:「小姐說這樣可以幫到強哥。」

    我不由得對山本美代另眼相看,笑著說道:「這種辦法也想得出來,真是好美代,我該怎么獎賞你呢?」然后我就在山本星子和山本美代的臉上親了起來。

    「強哥,我們也要親。」其他三女也擠了過來,撒嬌要求道。

    我親著她們,她們也在親吻我,可是我卻突然有了很大的反應,巨龍跳躍、急速膨脹,心中的欲火直線上升,一點兒預兆都沒有,來得非常快,我這是怎么了,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我不知道是驚還是喜。

    「強哥,你想了嗎?」山本美代被我的巨龍頂到小腹,最先發現我的情況,于是問道。

    「不是,現在哪有時間想啊!我也不知道,和你們在一起我的**特別強烈。」我說道。

    「嘻嘻!是因為她們四人的緣故。」山本美代笑道。

    「她們怎么了?」我不解地問道。

    「她們四人練了特殊的忍術——媚心術,對男人有極大的吸引力。」山本美代解釋道。

    原來這樣啊!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她們四人都有一種相似的氣質,讓人忍不住怦然心動,原來都修習過這種專門對付男人的功夫,我不由得伸手在山本美代的柔腰上摸了一把,說道:「你可真會替我著想啊!」

    我突然想起魏書升的死,看著她們五人,問道:「那魏書升是你們弄死的嗎?」

    「不是我們,是另一個女忍者,她用一種更為殘忍的忍術——脫精吸陽功把魏書升的精血全部吸干了。」山本美代解釋道。

    「那你們會不會把我的精血吸干啊?哈哈……」我的手在她們五人身上揉捏著,開玩笑地問道。

    「嘻嘻……」我們六人鬧成一團。

    由于對方毫不設防地沖出來,這場槍戰立刻成了一邊倒的局勢,在員警的火力吸引下,埋伏在周圍的狙擊手展開了瘋狂的屠殺,大樓里的安全人員竟然是前赴后繼地沖出來,絲毫不理會慘烈的傷亡,執意在樓前展開決戰,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大樓前便出現數百具的尸體,而羅梅這邊只是付出區區數十人負傷的代價,便贏得了這場槍戰。

    隨著沖出大樓的人漸漸減少,槍聲終于稀落下來,直至全場安靜,大樓前的廣場上到處彌漫著強烈的血腥味和濃烈的硝煙味。

    就在這個時候,趙珊來了,跟隨她到來的還有八個女子,她們站在指揮車周圍,看著這一場莫名其妙的屠殺,簡直是嚇呆了,她們都屬于暗殺組織,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大規模的屠殺,這讓她們感覺到了戰爭的殘酷。

    「你來了,這些是……」羅梅看著趙珊等人,非常高興地說道。

    「這些是我的姐妹,才剛從北京趕到,我就是因為接她們而遲到了,鳳殺組聽過沒有?」趙珊說道。

    「鳳殺組,當然聽過啊!是我們國家最厲害的暗殺組織之一,和龍殺組齊名,難道她們就是……」羅梅失聲道。

    「對,我們就是屬于鳳殺組的成員。」趙珊說道。

    「太好了,有你們的到來,我想里面的忍者也反抗不了多久了。」羅梅非常高興地說道。

    員警們開始攻進大門,開始向前搜索,一直到大樓前面,都沒有再碰上一個活人,搜索到樓前的員警越來越多,樓里也沒有人出來,整棟大樓死氣沉沉的,沒有一絲氣息,樓前的員警頓時松了一口氣,以為戰斗已經結束,有的已經收起了槍。

    羅梅心里一直不明白這些日本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就這樣一起沖出來受死?

    怎么沒看見那些忍者?

    羅梅剛一想到忍者,連忙對耳麥里喊道:「樓前的人員馬上撤離,小心襲擊,狙擊手準備支援!」

    眾人都是一愣,還沒有明白過來,羅梅已經繼續命令道:「特種兵全部出動,掩護員警撤離!」然后她對著趙珊等人說道:「大家跟我來。」她說完當下展開武功急速向大樓前沖去,趙珊等人也緊隨而去。

    樓前的員警還在那里發呆,不明白為什么忽然命令撤退,大部分的人還在那里磨蹭,從指揮車到樓前只有短短一千米的距離,在武林高手和超能量者眼中,也就是一、兩分鐘的工夫,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羅梅下達命令的時候,樓前的空中突然爆出一團耀眼的光芒,空氣里忽然冒出無數的利刃,以光芒為中心,這些利刃緊隨著一片寒星之后爆裂開來,向四周激射,隨著一片亮晶晶寒星的擴散,樓前的人群立刻慘叫連連,倒下了一大片,有的甚至被撕扯成一團血霧。

    羅梅看著近在咫尺卻似遠在天邊的這些手下一一倒在血泊之中,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猛一頓足,嬌軀激射而出,身形挾著一抹寒光破空而起,穿過近千米的距離,沖入利刃當中,手中寒光連閃,隨即爆起一片寒芒,一聲慘叫之后,從空中跌落一只胳膊,鮮血四射。

    羅梅的嬌軀在空中連閃,靈活得像是在耍雜技,寒芒隨著身形在空中劃過,無堅不摧,不斷有斷刃從空中跌落,伴隨著一些殘肢斷臂和血雨,但是也就一眨眼的工夫,羅梅周圍的空氣里又冒出無數的薄刃,立刻就把她困在當中。

    趙珊嬌叱一聲,出現在羅梅身后,手中一把寶劍迎空劃過,「叮當」之聲不絕入耳,幾具全身蒙在黑布當中的尸體頓時從空中墜落到地上,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可見她出手之狠、之快了。羅梅的包圍圈才出現空缺,趙珊趁這個機會,凌空一個空翻,到了羅梅旁邊。

    隨著特種兵和鳳殺組成員的加入,員警才開始陸續退了下去,在周圍隱秘處埋伏的狙擊手從頭到尾一槍未發,也不能怪這些狙擊手,對方的忍者不但突然出手,而且極少顯露身形,又和自己的人攪在一起,狙擊手根本就無從下手。

    這些忍者極難對付,都是一擊就走,剛一接招便隱去身形,然后又從另一面冒了出來,而且還不斷有人從地下沖出來,令人防不勝防。

    羅梅已經殺得很瘋狂了,自從和黃強比武輸掉以后,她看到了自己與黃強的差距,一直非常努力地練習武功、修習內功,經過半年多來的努力,她的武功突飛猛進。

    此刻羅梅身上沾滿了鮮血,分不清是敵人的還是自己的,她早就已經氣瘋了,作為總指揮,那么多手下倒在眼前,心情可想而知,只見她雙手中的寒芒伸縮不定,也看不出拿的是什么兵器,不停地橫空穿越,竟然是絲毫不顧自己的生死,嬌艷如花的玉容上沾上不少鮮血,清澈的雙眸已經布滿血絲,每每出手都是同歸于盡的打法,要不是趙珊與她聯手,只怕已經香消玉隕了。

    忍者的人數本來就比羅梅帶來的高手多,加上羅梅這邊真正的高手只有幾個人,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與忍者對敵的經驗,所以優劣之勢越來越明顯,忍者的攻擊大部分都集中在羅梅和鳳殺組成員這里,因為她們才是真正的高手,能夠和忍者一搏,而且她們似乎能察覺忍者隱藏的身形,所以她們這里的戰況最慘烈。

    等我朝下一看,恰好看到羅梅橫斬了兩個忍者,趙珊攔在她身后替她抵擋后邊的攻擊,但是被羅梅斬倒的忍者臨死前卻拋出手里的一把薄刃,羅梅一個不注意,那把薄刃便刺入她的手臂。

    我頓時心膽俱裂,狂吼一聲,身子化作流星直接從窗戶撞了出去,火箭一般的朝羅梅沖過去。

    對面樓上的狙擊手一直找不到機會開槍,非常惱火,這個時候看到有人從高樓往下沖,都認為逮到了好機會,全部一起向我開火。

    「我靠,你們還真會幫倒忙啊!」我心中暗罵一聲,雙手揮舞,把射過來的子彈全部接到手中,然后大手一揮,將手中的子彈朝樓下的忍者射了過去,十余顆子彈帶著尖銳的呼嘯聲破空而去,比槍開得還快、還猛。

    樓下的忍者怎么也想不到有人在他們的上空偷襲,當場十余人被子彈擊中,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就跌落在地。

    樓上的那些狙擊手這才知道誤打好人了,同時全都驚訝了,想不到我連子彈都可以接得住,而且還能殺死十多個忍者。

    這段過程說起來很慢,其實不到三十秒的時間。山本美代等人看到我撲向樓下,也緊跟著我從樓上跳下,在空中就各自拿出自己的武器,向空中的忍者撲殺過去。

    變化驟生,忍者一下子慌了手腳,我們趁這個機會大肆砍殺,空中又跌落十多個忍者的尸體。鳳殺組成員看到我出現,更是激起了萬分勇氣,利劍猛揮,施盡全力,由于我們六個生猛力量的加入,而且又都是這些忍者的克星,場上的形勢終于逆轉過來。

    忍者怎么也想不到山本美代等五個特忍會刺向自己人,一時怒吼連連,大聲責問,山本美代等人默不出聲,利用這個機會猛揮手中的利刃,把這些忍者殺了個措手不及,損失慘重。

    我專挑這些忍者中武功最高的特忍施展神功,一會兒使出彈指神通,從手指射出內力擊中他們身上的要穴,一會兒揮手成刀,無堅不摧,將他們劈成兩半。

    突然一絲危險的感覺在我腦中閃現,我的身子一閃一晃,就在我剛移開身子的地方出現了一把雪白閃亮的彎刀,真是好險。

    這些忍者的偷襲也太難預防了,換作是另一個人早就被襲殺了,這個忍者能如此靠近我才被發現,說明是一個很厲害的忍者,更是該殺。

    剛才我的身子一閃一晃的時候,早已蓄勢待發,一看到彎刀出現就把蓄滿內力的右臂握拳轟了過來。

    「啊!」一聲慘叫,一個蓄著日本典型胡子的人從空中落了下來,慘白的臉上滿是痛苦的神色,他的右手拄著彎刀,身子連連后退,兇狠的三角眼射出怨毒的目光,完全不相信竟然一個照面就受傷。

    「可惡!」他咬牙切齒地罵道。

    「渡邊二郎!強哥,他就是渡邊二郎。」山本美代說道。

    「好,今天我就渡你到西方,讓你見鬼去!」我臉帶微笑的說道,一步一步朝渡邊二郎走去。

    強大的氣勢好像一股巨大的壓力把周圍的空氣吸收了,渡邊二郎感到呼吸困難,一股死亡的氣息緊緊纏繞著他,他仿佛已經看到死亡之神在向他招手,他站直身子,雙手緊握彎刀,青筋畢露,臉上冷汗直流。

    「如果不馬上發動進攻的話,也許我會被這股氣勢逼死,不能再退了。」渡邊二郎心里想道。

    「殺!」渡邊二郎雙手舉刀過頭,嘴里大叫道,同時向我沖了過來。

    我微微一笑,身子不退反進,如魚逆流而上一般的搖擺著身子,讓渡邊二郎摸不著我進攻的路線。

    渡邊二郎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線,雙手舉刀竟然不知道劈向何處,只覺得到處都是我的身影。

    就在渡邊二郎迷惑的這瞬間,我的雙手托著他的右手一扭一帶,他的刀已經橫向了自己的脖子,「嚓!」鋒利的刀刃摩擦骨頭的聲音在這混亂的場面聽來也是異常清晰。

    「砰」的一聲,渡邊二郎的彎刀掉在地面,接著他的腦袋從脖子上滾落下來,一股熱血沖天而起,好像高壓水龍頭一樣沖上了半空,周圍的人都被淋到了。

    正因為渡邊二郎的這場血雨,隱藏在空中的那些日本忍者都暴露出來,我邊的人這下子有了目標,把憋了很久的殺氣兇狠地放出來,對這些忍者展開拼命的廝殺。

    而忍者一下子現了身,突然感到有些驚慌,這正好給了我方機會,忍者被殺得措手不及,在這一瞬間死了很多忍者。

    我展開身形,不停地在忍者間穿梭,給敵人出其不意的突襲,渡邊二郎被殺加上我的突襲,讓剩下的忍者心里害怕,氣勢一落,就像綿羊一樣被我們這些猛虎斬殺,從我們六人出現到現在,不過短短的五分鐘,我們已經把剩下的幾十個忍者殺死了,周圍的員警看到我們驚人的武藝,都面帶崇敬之色。

    空氣中到處彌漫著血腥味道,廣場的血幾乎成河,流得到處都是,我扶著羅梅柔聲地問道:「身上的傷還好吧?」

    「還好你們及時出現,這點傷還死不了,哈哈……哎喲!」羅梅感激地看著我們大笑道,哪知道牽動了傷口,痛得她齜牙咧嘴。

    「我來給你揉揉。」我說完雙手一摩擦,掌上頓時冒出紫氣,然后輕輕地覆在羅梅的傷口上。

    羅梅感到傷口絲絲涼爽,不再疼了,她朝我感激地一笑,隨手打開了耳麥,語氣一沉,說道:「各組匯報傷亡情況,員警組織善后清理。」

    廣場上的清理善后工作緊張有序地進行著,傷患已經被駐軍的救護車帶走,地上的尸體也有專車處理,隨車的高壓水龍頭開始清洗地面上的血跡,特種兵和員警已經搜索完整棟大樓,沒有發現一個活人。

    至此,日本在嘉誠市的所有間諜和忍者都被殺死,沒有留下一個活口,終于把他們滅了,我心里由衷地感到高興,而這都多虧了我的五個忍者老婆。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