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九章 以一敵五

獨孤尋歡2017-2-27 15:37:49Ctrl+D 收藏本站

    我告別了羅梅,帶著山本美代五女回家,本來我邀請了趙珊等女一起回我家休息的,可是趙珊說她們還得去向李世明報告事情的經過,暫時不能和我一起回去,于是我便開著車帶著山本美代五女一起向家里馳去。//

    「強哥,你可知道那個羅梅在搜索總部的時候為什么沒找到山口組的錢?」半路上,山本美代突然問道。

    「不知道,也許是他們狡猾,把錢藏得太隱秘了吧!」我一時不明白她問話的含義,專心地開著車,隨口答道。

    「嘻嘻……猜不到吧!真是笨。」山本月子、山本星子異口同聲地說道。

    「是小姐搞的鬼啊!」藤原春忍不住泄底了。

    「是嗎?你把那些錢搞去哪里了?」我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

    「呵呵……」山本美代只是笑,并不回答。

    「小姐一心為你著想,她把總部的錢全部轉移到海外一個銀行的秘密帳戶,現金也被我們藏起來了。」柳明香脆生生地說道。

    「太好了,有多少?」我開心地問道。

    「可能有一百多億歐元吧!」山本星子插嘴道。

    「啊!這么多!太好了,還是老婆疼我,來,香一個。」我嘟著嘴在旁邊的山本美代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口。

    「我也要、我也要。」其他四女也爭吵起來。

    我伸過嘴去,讓她們每人都狠狠地親了一下,我淫笑著對她們說道:「這只是小獎賞,回到家還有更大的獎賞。」

    「還有什么更大的獎賞啊?」年紀最小的柳明香問道。

    「呵呵!就是把你們給吃了。」我一臉壞笑的說道,除了柳明香以外的四個女孩都臉紅起來,知道我說的是怎么回事。

    「強哥,你想怎么吃我們?你吞得下去嗎?」柳明香傻乎乎地問道。

    「哈哈……」我得意地大笑起來,說道:「這個回到家我就演示給你看,最后吃你。」

    「壞蛋,還說。」山本美代害羞地說道,粉拳輕輕捶到我的肩膀上。

    「強哥,你準備拿那些錢做什么?」山本星子問道。

    「你們難道不知道我是雪靈文教公司的老板嗎?當然是擴大公司了,我要把它做成全球最大的集團公司,超過美國的微軟,我要成為世界首富!」我大聲地說道。

    「哦!原來你就是雪靈文教公司的幕后老板啊!難怪雪靈文教公司在短短的半年內就發展得這么快,聽說它的兩家子公司校服工廠和制衣廠都是嘉誠市最大的,現在正準備走出嘉誠市擴張到整個廣東省了,強哥,你真的好厲害啊!」山本美代崇拜地說道,她對雪靈文教公司的底細知道得非常清楚。

    「呵呵!現在有了那一百多億歐元,我要擴大我的公司,辦雪靈文具廠、雪靈教育電視臺、雪靈教育報紙,還要辦雪靈學校,我要創立一個龐大的雪靈教育王國!」我開心地說道。

    山本美代五女都睜著大大的美目,崇敬地看著我,聽著我的宏偉目標。

    「呵呵!先不管這些了,還是快點回家給你們大大的獎賞。」我說著猛踩油門,寶馬車有如脫韁的野馬般沖了出去,很快就到家了。

    *****

    「強哥,一起嗎?」山本美代看到我把她們五個全部擁入一間超大的房間,知道我想要一吞五,美目閃了閃,訝異地問道。

    「是啊!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看到這張超大的床了嗎?這就是我和眾多老婆嘿咻的地方啊!」我淫笑道,兩手分別在山本月子和山本星子的**上揉搓著。

    山本美代臉上泛起紅暈,然后主動地脫下衣服。

    「小姐,為什么要脫衣服啊?」不懂事的柳明香傻傻地問道。

    「笨蛋,強哥要和我們**啊!」藤原春伸出中指點了柳明香的腦袋一下說道,然后也跟著脫下衣服,露出雪白姣好的**。

    柳明香臉上一紅,嬌羞萬分,她猶豫了一會兒才開始慢慢脫下身上的衣服,她是年紀最小的一個,剛發育好的身體白里透紅,**像饅頭一樣扣在胸前,雪白的顏色美極了。

    我放過山本月子姐妹,探頭張最含住山本美代的**,她的**最挺,乳暈大大的,非常誘人,含在嘴里,陣陣**飄入我的鼻子,沁人心脾,我的左右兩只手一探,分別握住藤原春和柳明香的一個**,手指輕摳,手掌揉搓。

    還是處女的她們怎么受得了我的魔爪呢?不約而同地呻吟起來,嬌體不停地扭動,似在迎合又似在婉拒。

    山本月子和山本星子剛才受到我的撫摸,心里欲火直升,下面花徑早已春水滾滾、一塌糊涂了,兩人在我空出手的時候也趕緊脫光衣服,露出了一模一樣的**,兩人不但相貌相似,就連身體也沒什么區別,一樣是渾圓碩大的**,不一樣的只是一人的乳暈大些,另一人的乳暈小些,但是那嫣紅欲滴的**卻毫無不同,相當嬌嫩。更奇怪的是兩人下體的芳草園形狀也都一樣,稀疏的芳草很漆黑,此刻上面都掛著晶瑩的春水,給芳草增添了無窮的魅力。

    此時山本月子姐妹的眼眸好似蒙上了一層水霧,裊裊地走過來幫我脫衣,我的衣服很快就和我分家了,露出古銅色的肌膚和精壯的身體,沒有一絲多余的脂肪,一塊塊肌肉鼓起,顯示著無窮的力量和魅力,胯下黑乎乎的雜草中向前伸出一根巨大粗長的標槍,威風凜凜、氣勢磅礴。

    「啊!好大啊!」五個女人看到我的巨龍無一例外地發出了驚嘆,臉上帶著欣喜,同時五只小手似乎約好似的伸了過來,緊緊地握著巨龍,零距離地感受著。

    「好燙啊!」她們又不約而同地發出感嘆。

    「哈哈!喜歡嗎?」我調笑道,此時我恨不得多生出幾只手來,十個美麗的乳峰,只有兩只手根本兼顧不了。

    「喜歡,好喜歡!」她們的小手不由自主地揉搓起來。

    「那我們先去洗澡,洗干凈身子再讓你們見識、見識它沖鋒陷陣的威力,哈哈……」我說完擁著她們走向超大的浴室。

    超大的浴室里有著超大的浴缸,我們六個人不是在洗澡,好像是在打水仗一般,她們幾個不時地撩水到另外一個人臉上,嘻嘻哈哈地享受著這肆無忌憚的放松。

    「好了,快洗好,小弟弟等不及了啊!」我喊道,用手輕輕地打了她們的屁股幾巴掌,然后彎腰抱起山本美代先走出去。

    我把山本美代平放在床上,只見山本美代那對豐盈堅挺、如溫玉般圓潤柔軟的**仿佛怒放的花朵,雪白豐滿的**中心,一對嬌小玲瓏、晶瑩可愛、嫣紅無比的柔嫩**羞答答的向我挺立著,我伸出手指輕輕地彈了一下那兩個柔嫩**,它們馬上搖曳生姿,立刻變硬變挺,就像一對鮮艷欲滴、柔媚多姿的花蕊,正羞答答的期待著我這只狂蜂浪蝶來羞花戲蕊,**周圍有著一圈如月芒般的紅暈,那嫣紅玉潤的乳暈正因為山本美代體內如火的欲焰而漸漸化成一片誘人的猩紅。

    實在太美了,我先用拇指和食指輕拈、揉捏山本美代可愛的**,然后伏下身子低頭張嘴含住一個**吸吮著、舔弄著,舌尖不時繞著乳珠打轉,漸漸地,她的乳珠在我的撫弄下變得更硬、更挺了。

    「啊……」胸口傳來的陣陣電流讓山本美代忍不住大聲地呻吟起來,幽谷花徑中涌出大量黏乎乎的**,她的雙手向下探,一把抓住我胯下的巨龍,用力地揉搓、套弄著,感受著從手上傳來的異樣舒服感。

    山本美代很快就兩眼迷離、**連連、淫**有如泉涌,腰肢扭動得像靈蛇一樣,不停地把幽谷花園朝我的胯下移過來,兩只纖纖玉手死命抓住我的巨龍,嘴里大聲地叫道:「強哥,我要、我要,插進來吧!快點插進來吧!」

    山本月子等四人在浴室里擦干了身子才走出來,就看到我低頭在山本美代的乳峰間來回地磨蹭吸吮,而平時很淑女的山本美代此刻變得淫蕩無比,纖纖玉手還在瘋狂套弄著我的巨龍,嘴里淫聲不斷,聽著就臉紅。她們看著這香艷刺激的一幕,感到身體馬上變得火熱滾燙起來,尤其是下體,似乎有水在流,她們不禁緊緊夾住了雙腿。

    前戲已經做夠,山本美代完全陷入**的旋渦之中了,該是進入主題的時候了,我跪坐在床上,用雙手掰開山本美代的雙腿,虎腰一挺,巨龍「噗滋」一聲直直地插進她那狹小的花徑中,正中紅心,一桿到底,順暢滑溜,就像我的巨龍和她的花徑生來就是配對的一樣,簡直是爽死了。

    「啊!痛死了!」山本美代的狹窄花徑突然受到如此粗魯的對待,那層象征貞潔的薄膜在我的猛力撞擊下裂開了,一股鮮血從她的花徑里流了出來,她感覺到火燒般的痛,身體仿佛被撐裂了一般,忍不住大聲地叫喊起來。

    我伏下身子,輕輕地吻住她的嘴唇,把我的舌頭塞進去,四處地掃蕩、肆虐著,然后含住她的香舌,緊緊地糾纏在一起,來回地吞吐著,吸吮著她嘴里香甜的津液,借此來緩解她的緊張,轉移她的注意力。

    慢慢地,山本美代的身子變得軟了,忘記了剛才的疼痛,香舌也不再被動,開始主動和我的舌頭糾纏著,她很快就覺得全身放松,兩只手慢慢地纏上來,緊緊箍著我的脖子,她開始覺得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從心里冒出來,然后向四肢蔓延。

    我感覺到山本美代因為緊張而暫時沒有**流出的花徑現在又開始潤滑了起來,慢慢流出大量的**,滋潤著我的巨龍。我緩緩地挺動身子,巨龍在她的花徑內開始抽動,山本美代明顯感覺到粗大的巨龍漸漸深入她的身體,一股令她頭暈目眩的強烈快感夾雜著些許的痛楚不斷從她的**內涌出,山本美代在我身下急促地呼吸著,不時婉轉嬌啼,欲拒還迎的完全接受我那已經被她的淫液弄得又濕又滑的粗大巨龍挺入她的幽徑中。

    我輕搖臀部,將大龍頭頂在山本美代的花心處打轉,龍頭清楚地感受到山本美代逐漸脹大的陰核在輕微地顫抖,一股股蜜汁不斷從花徑深處涌了出來,浸泡著粗壯的巨龍,讓我感覺飄飄欲仙。

    山本美代鼻腔里發出誘人的呻吟聲,她輕柔地叫著:「哦……真好,我受不了……我好脹……你好粗,撐得我下面好舒服……嗯……慢一點兒……哦……」

    我看著身下的山本美代媚眼微張,舌頭抵著上排牙齒,來回舔弄著自己的櫻唇,臉上盡是陶醉滿足的神情,淫蕩媚惑極了,我不由得興奮起來,開始狂抽猛插。

    「啊!」山本美代感受到花徑深處的花心被一個滾燙粗硬而又柔和的東西頂著,那種舒爽酥麻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大聲地尖叫起來,然后她就開始瘋狂地扭動屁股,前后聳動、左右搖動、上下擺動,腰肢快得像風車一樣,似乎要把我的巨龍徹底地吞掉。

    「啊!」坐在沙發上的山本月子四女也忍不住驚叫一聲,然后馬上伸出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當她們看到黃強在山本美代豐滿的乳峰上掃蕩肆虐的時候,她們心中那股欲火突然升高了不少,只覺得全身發熱,而且胸部脹脹的,乳峰上的**好像受到冷水刺激一樣慢慢地硬了起來,她們忍不住伸出雙手摸上自己的胸部。

    她們既害怕看到黃強的巨龍在山本美代的花徑里面**,又想要看到黃強在山本美代體內**,心里很矛盾,她們時而低頭,時而抬頭,總以為黃強那粗大的巨龍會對山本美代造成傷害,可是山本美代此刻的神情卻很明顯地告訴她們,她在享受!

    只見此刻山本美代主動地張開雙腿,露出黑漆漆的芳草園,芳草園中間的那條肉色小溪此時正汩汩地流出了大量**,在燈光下閃著晶瑩的光澤,就在這個時候巨龍對準山本美代的花徑洞口一下子插了進去,全根沒到底,山本美代尖聲大叫突然讓山本月子她們吃了一驚,以為她被插痛了,沒想到接下來她更加瘋狂地扭動著腰肢,更加興奮地狂叫呻吟,聽得她們渾身酥軟,下體花徑的春水猶如長江之水般汩汩涌出。

    她們只覺得下面好癢,好像有一群螞蟻在體內爬來爬去,每一次淫**流出,她們就忍不住挺動一下屁股,覺得下面好空虛,急切需要一個東西來填滿,她們的小手忍不住向下滑,輕輕把小手覆蓋住芳草園,用力地揉搓起來。

    我覺得是時候了,于是低吼一聲,全力抽出巨龍,隨之帶出一大股**,從巨龍身上往下滴落,然后我挺動屁股,巨龍重重地插進山本美代的桃源洞中,緊接著就是狂抽猛插,每一下都是力若萬鈞,每一下皆是直抵花心,巨大的沖擊把山本美代干得呻吟連連、**不已、雙腿直抖、嬌軀亂顫,快感如同一**巨浪瘋狂地沖擊著她的身體,她已經完全沉醉在**的快樂之中了。

    山本美代在我身下狂亂地嬌啼,鮮紅柔美、氣息香甜的小嘴急促地呼吸著,花徑一陣一陣強力收縮,用力地吸吮著我的巨龍,她嬌美地呻吟道:「哦……唔……好舒服……好脹……啊……」

    處于絕頂**的山本美代在錐心蝕骨的快感下,幾乎完全失去理智。

    火熱堅硬的巨龍在山本美代的**里進進出出,滾滾熱氣自她的下身不斷傳來,擴及全身,在山本美代雪白耀眼的美艷**上抹了一層紅霞,相當好看,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顫動,胸前豐滿高挺的**如波濤般起伏躍動,幻出了層層柔美洶涌的乳波,她身上滲出的香汗點點如雨,下體涌出的**中人欲醉、撩人心魄,以及口中的嬌吟**聲,這一切都混合成加速**狂潮的催化劑。

    「啊……我……」這時根本聽不清楚山本美代在說什么,只聽到含含糊糊的鼻音,她突然加速扭動纖腰,將濕透的花徑洞口急速地挺了十來下后,就緊緊頂住我的巨龍不動,口中叫著:「喔……不要動、不要動,就這樣……我全身都麻了……我要來了……」

    巨大的快感很快就把山本美代刺激得暈死過去,纏在我腰間的美腿像抽筋般不停地抖動著,這時我的龍頭與花心緊緊地抵在一起,感覺里面柔軟的肉壁不停揉動著我的龍頭,她的花徑忽然一陣緊密的收縮,嬌軀變得僵硬起來,一股又濃又燙的陰精由花心深處噴出,澆在我的龍頭上,陰氣滾滾而出,巨龍猛吸,好一會兒才把泄出的陰氣吸收完畢,我暫時把這些陰氣儲存起來,待戰爭結束后再行煉化。

    「現在輪到你們了,哪個先來啊?」我哈哈一笑,從山本美代體內抽出閃著晶瑩光澤的巨龍,大聲地問道。

    四女你推我我推你,雖然內心極度想要這根巨龍插進她們的下體,但是這個時候她們都不好意思說出口,反而謙讓起來了。

    「就月子先來吧!」我說完一把抱起山本月子將她放倒在床上,然后壓了上去。

    一絲不掛的山本月子身材凹凸有致,曲線極美,此時嬌嫩的臉蛋呈現緋紅色,充滿**的眼神中帶著一絲驚慌,還有一種期待。

    山本月子的瓊鼻小巧微翹,小嘴微張而吐著香氣,肌膚豐盈雪白,堅挺的**呈倒鐘形,白嫩圓滑的翹臀手感很好,美腿光滑細致,還有兩腿間那令男人發狂的未被發掘地帶,此時正被一層薄薄的黑色芳草遮蓋住,隱約可以看到那條粉紅色的小溪,真是一個天生尤物啊!

    我伏下身子和山本月子擁抱在一起,繼而大嘴一張,覆蓋住她的小嘴,給她深情的一吻,然后慢慢地伸出舌頭挑逗著她,和她的小舌互相追逐著、糾纏著,彼此的津液在我們的口腔中互相交換著。

    直到山本月子快喘不過氣來,我才轉移陣地,親吻她的臉頰,用舌頭舔弄著她的耳垂,當然兩只手也沒有閑著,在她那對高挺豐滿的**上盡情地撫摸、搓弄著。

    山本月子感覺到我的雙手襲上她的傲人雙峰,玉靨頓時羞紅一片,她緊緊閉著那雙媚眼,胸部卻主動地微微上挺,仿佛要讓我完全埋首在美麗的乳波里。此時一對飽滿而又柔軟的可愛**已經驕傲地完全彈挺而起,倒鐘型的椒乳是恰到好處的大小,粉嫩的**傲然挺立在**上,粉紅色的乳暈微微隆起,而**則因為動情而呈現鮮紅色。

    山本月子扭動著身體,使我們的下體相互磨擦,帶來陣陣快感,山本月子感覺自己的花園被一根粗大的鐵棒緊緊頂著,仿佛電擊一般,絲絲熱量從那根鐵棒傳到自己的花瓣內,大量的蜜汁像洪流一樣不斷從花徑中涌現,弄濕了自己的芳草,也弄濕了我的雜草。

    隨著大量蜜汁的流失,山本月子突然感到下體空虛,花徑深處空洞洞的,心中迫切地想要有一個東西塞進去,去充實。

    我感覺到巨龍被山本月子的蜜汁弄濕了,我將手從她的**上移開來,慢慢地向下伸去,越過平坦的小腹,來到幽谷花園,伸出中指在那條已經濕潤的小溪中摩擦起來……

    我感受到花瓣上方那顆小花蕾正慢慢地綻放,漸漸露出里面那粉紅鮮嫩的小紅豆,我把中指縮了回來,和食指一起輕輕地捏住它,揉弄著。

    「啊……哦……」那顆小紅豆可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沒有一個女人能經受得住不大聲叫喊的,山本月子放開喉嚨**起來,終于拋開了羞澀,大聲宣告她此刻的享受了。

    「強哥,我要……我要你插進來,我下面好癢……」山本月子含糊地呻吟著道。

    「啊……我要……強哥,求你給我吧!我要……」山本月子的哀求聲越來越低,**呻吟聲卻是越來越大,尤其是花徑中的蜜汁更是如噴泉一樣往外狂噴。

    「好了,我馬上就給你。」我看到時機成熟,不再挑逗了,開始了在她身下的第一次征程,此時她的雙腿早已自動張得大大的,露出濕潤的花瓣和那狹窄的洞口,蜜汁正從那個洞口大量地往外流著。

    我半跪著,用一只手扶著堅硬粗大的巨龍先在山本月子的洞口摩擦著,讓龍頭充分地吸收了她的蜜汁而變得晶瑩潤滑,在巨龍的摩擦下,她的洞口感覺到了什么,又稍微地張了張,比剛才又張大了一點兒。

    「強哥,快……快插進來,我……我受不了……」山本月子見我一直在洞口徘徊卻不插進去,忍不住大聲地哀求起來。

    「我來了!」我低吼一聲,虎腰一挺,巨龍迅速地從山本月子微張的洞口頂了進去,「噗滋!」隨著一聲輕微的好像裂帛的聲音,巨龍一下子就插到了她的花徑深處。

    「啊!」山本月子拼命地大叫一聲,下體好像被撕裂了一樣,前所未有的疼痛讓她哭喊起來,兩條美腿一下子縮了回來緊緊勾住我的腰部,渾身僵硬,柳眉緊皺,貝齒輕咬,一動也不敢動。

    鮮艷的處子象征順著我們兩人緊密結合的部位滴落在雪白的床單上,形成了一朵朵美麗的小紅花,兩滴晶瑩的淚水同時從山本月子的眼眶中奪眶而出,是痛苦也是幸福,或許是一種告別吧!

    在我火熱粗大的巨龍反復蹂躪下,山本月子感覺自己獲得了越來越多的快感,她**的身體情難自禁地在我身下蠕動著,不停呻吟、**著,一雙光滑的**時而高舉,時而平放,時而盤在我的腰后,渾圓飽滿的雙臀隨著巨龍的每一下插入抽出而緊夾輕抬。

    山本月子感覺自己的下身越來越濕潤,我的**也越來越狂野,巨龍野蠻地分開嬌嫩無比的花瓣,渾圓滾燙的龍頭粗暴地擠進她那嬌小緊窄的花徑洞口,深深刺入花徑的最深處,刺中那含羞綻放的嬌嫩花心,龍頭頂端的龍嘴剛好抵在上面,開始展開令她無比舒服的揉動,她禁不住從那里傳來的強烈刺激,不由得又是一陣急促的嬌啼狂喘。

    山本月子的頭部拼命往后仰,嬌艷的臉龐布滿了興奮的紅潮,此時的她媚眼如絲,鼻息急促而粗重,嬌喘道:「唔……輕一點兒……啊……哦……你插得太深……強哥,你太強……嗚嗚……輕些嘛……」

    處于極樂中的山本月子聲音又甜又膩,嬌滴滴的在我耳邊不停回響,只聽得我那顆狂跳的心臟幾乎要從胸腔里蹦出來了。

    「啊唔……嗯……喔……」隨著一聲聲**嬌啼,山本月子的花心深處突然再次緊緊箍夾住滾燙碩大的龍頭,她的腦袋一片暈眩,思維一片空白,花心深處噴射出大量的蜜汁,舒服得暈死過去,這時從花心深處釋放出大量的陰氣,我如法炮制,把她泄出的陰氣全部儲存在丹田中。

    接著我把山本星子也開苞了,帶著山本星子沖上**的顛峰后,我接著為藤原春開苞,最后才收拾柳明香。

    我強大的**能力讓五個女人全部沖上人生的**,而她們也帶給我無比的快樂,她們醒了之后又繼續和我**,五個女人輪番上場,為了以示公正,我在她們每人的花心深處都射出了生命的精華。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