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一章 收購富貴

獨孤尋歡2017-2-27 15:38:44Ctrl+D 收藏本站

    富貴服裝公司坐落在美麗的東莞虎門,在虎門服裝界可謂是首屈一指的大公司,也是龍頭老大,只是自從去年傳出公司原總裁貪污受賄被捕后,公司一些高層主管紛紛辭職跳槽,最要命的是銷售總監的辭職使得公司的銷售量受到很大的打擊,業績直線下降。\//

    而后來臨危要命的新上任領導團隊沒有得力的措施,并沒有扭轉乾坤,因此富貴服裝公司在很短的時可內就陷入了困境,銷售量上不去,生產的衣服大量積壓在倉庫,公司不得不裁減員工,減少產量。

    此刻的富貴服裝公司正如將死的老人一樣,正在極力掙扎,要想獲得新生,現在最迫切的是需要銀行的支援,可是卻沒有一家銀行愿意再貸款給他們,反而催著要他們還貸。

    「簡直就是落井下石,見死不救!」富貴服裝公司總裁——李慶和站在辦公室大發雷霆、氣急敗壞。

    剛才好幾群去和銀行談判貸款的人都陸續回來了,沒有一家銀行愿意借錢,李慶和氣得身子直發抖,連拿起桌面上的雪茄的手指都變得有些青白了。他費了好大的勁才把打火機的火打著點燃了煙,深深的吸了一口煙,稍微平復一下心情。

    其實李慶和也很無奈,臨時組成的領導團隊受不到信任,公司已經給員工造成了信任危機,就連銀行也不再信任公司,所以才會不但不借錢反而催著還貸款。

    「看來只有向外融資這條路可走了。」李慶和狠狠的吐出最后一口煙,用力在煙灰缸里熄滅了煙頭,終于下定決心。

    李慶和按通了秘書的電話,吩咐她去準備一下,下午在會議大廳召開新聞發布會。

    等美麗的秘書出去后,李慶和坐在大椅上,面對著一整片落地玻璃,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不由得又想起了昨天上午的一幕……

    「李總,有兩個女人說要見你,可是她們并沒有預約。」秘書在電話里如此說。

    「她們有說什么事嗎,一事庶和雖然心里煩惱,但是也覺得事情有蹊蹺。

    「她們說是來幫助公司的。」秘書說道。

    「那……讓她們進來吧!」李慶和想了一下,最終還是好奇占了上風,他倒想看看是什么樣的女人敢如此大言不慚。

    秘書帶著兩個漂亮的女人走了進來,這兩個女人都穿著高級的套裝,顯得既端莊又得體。

    「李總你好,我是丘心潔,是嘉誠市雪靈文教公司的副總經理,這是我的名片,這位是下屬服裝工廠的廠長摩雨。」丘心潔說著遞過自己的名片,摩雨也把自己的名片遞了過去。

    李慶和仔細看著手上的兩張名片,不由得很疑惑的想道:「雪靈文教公司?就是那間迅速崛起的公司,她們來找我千什么?要怎么幫助我的公司呢?」

    李慶和不由得抬起頭看著眼前這兩個女人,說實話,這兩個女人都非常漂亮,雖然臉上一直帶著笑容,但是從她們的談吐和不時一閃而過的銳利眼神便可以看出她們的精明強悍。

    「我想李總也是個直爽的人,我就開門見山吧!」丘心潔看著李慶和審視的眼光,直接的說道:「貴公司的近況我也很清楚,此時此刻貴公司最需要的就是得到一筆巨額資金的幫助,而我公司最近也想進軍到珠三角這邊來,所以想出巨資收購貴公司……」

    「什么?收購?」李慶和一聽到收購就坐不住了,生氣想道:「一間小小的公司也想收購我的公司,口氣也太狂妄了!」

    「是的,收購。」丘心潔早已料到他會有這樣的反應,很平靜的說道:「就是想做貴公司的大股東,把貴公司納入雪靈文教公司的旗下,作為我們占領廣東進而進軍全國的重要基地。」

    「你對我的公司了解多少?」李慶和差點要暴跳出來的心又平靜下來,想到新聞報導中有關雪靈文教公司總經理的那些奇怪事跡,不禁強抑了自己的心情。

    「摩雨,把你對富貴服裝公司的了解說一說吧!」丘心潔微笑著對摩雨說道。

    「富貴服裝公司原來只是一家鄉鎮制衣工廠,成立于一九七八年,開始只是作坊式的生產,連年虧損,后來李東在一九八五年當上廠長,立志革新,擴大生產,一年就扭虧為盈,五年之內使這家小工廠一躍而成為東莞最大的制衣工廠。十年前更是創立了富太和貴人這兩個高級的成衣品牌,遠銷海內外,年利潤在五億元左右,李東也因此成了富貴服裝公司傳奇式的人物。去年公司傳出李東責污受賄的事情后,對公司打擊非常大,李東也被捕,他的那些部下不是辭職就是受牽連,公司的業績便每況愈……」

    「夠了、夠了……」李慶和擺擺手說道:「這些就是你們的了解?呵!這些資料隨便哪里都可以查到。」

    「李總,你別急,聽我們講完好嗎?」丘心潔轉頭對摩雨說道:「挑一些重要的說。」

    「公司從去年到現在短短的一年之內,虧損達到百分之八十,工廠的生產線也從原來的十條減少到兩條,就連銀行也不再貸款給你們,而且還逼著你們還錢,如果公司再籌借不到錢的話,一個月內必定破產倒閉。」

    摩雨把最致命的要點說了出來。

    李慶和一下子軟在椅子上,公司目前正是處于這種狀況,這一個星期來,他的部下都在和各大銀行談判,力爭說服銀行貸款,可是形勢一點兒都不樂觀,明天就是談判的最后一天了,希望他們能帶來好消息,盡管如此的希望,他內心也知道希望非常的渺茫,但是只要還沒到最后一步,他還是相信樂觀的。

    「我已經請兩家權威的資產評估機協對貴公司進行過資產的評估,他們對貴公司的評估一是八億元,一是十億元,我想十億元已經是對貴公司最高的評估了,依照目前的情況繼續下去,不出一個月,五億元應該就是貴公司的財產評估了。」摩雨趁勝追擊,再給李慶和狠狠的一刀。

    「我們公司愿意出四億元投資貴公司,成為貴公司獨一無二的大股東,你應該對我們雪靈文教公司有所了解吧?我們的黃強總經理絕對有能力在今年內使富貴服裝公司重新恢復活力。」摩雨又說道。

    李慶和也非常清楚這些情況,但是他還得等到明天的談判結果出來再作決定,再說他也不想這么快就下決定,不能讓她們在氣勢上壓倒自己。

    「怎么樣?李總你表個態吧!我們公司開出的條件絕對比別人開出的要高,至少要多一億,收購貴公司絕對是你我雙贏的局面。」丘心潔趁李慶和思考的時候又進一步的進逼。

    「這……這也太快了吧!再說我們還需要經過大會討論才能作出決定。」李慶和推托道,此時他感覺到這兩個女人的不簡單了。

    丘心潔微笑道:「這樣吧!我們還需要到別的地方考察一下,我們的誠意我已經表達了,如果李總哪天感覺到我們的誠意的話,可以在這個星期之內打電話給我,希望李總能快速作出決定,不然過了一個星期,貴公司會貶值得更快。」

    「好的,不勞兩位關心,只要大會決定了我就會聯系你。」李慶和受不了丘心潔那咄咄逼人的語氣,心里氣得不得了,可是他也不好當面發火,只好來個緩兵之計,他抬起手來看看了表,說道:「真不好意思,待會我還要開會,今天就暫時說到這里吧!」

    「那我們就不打擾李總了。」丘心潔說完和摩雨走了出擊。

    「哼!就憑你們公司也想收購我的公司,真是不自量力,給你們還怕你們吞不下。」李慶和坐到大椅上,狠狠的說道。

    「丘副經理,那個李總好像很不高興,我們會不會做得太過火了?會不會影響我們的收購計劃?」摩雨有些擔心的問道。

    「放心,沒事的,沒有人會出比我們更高的價錢,他只能賣給我們了。」丘心潔信心滿滿的說道,仿佛富貴服裝公司就是她的囊中之物了。

    ××××××××××××

    電話忽然響起,是秘書送下午開新聞發布會的資料進來,李慶和從回憶中回到了現實,想到下午,他不禁感到非常沮喪。

    「那兩個女人真不簡單啊!」昨天李慶和已經感嘆過一次了,現在他又不由得開始感嘆。

    丘心潔和摩雨此刻正坐在富貴服裝公司總部對面的咖啡店里,一邊喝著咖啡聊著一邊不時的關注對面的富貴服裝公司的情況。

    「丘副經理,從剛才那些回來的人的表情來看,李慶和與銀行的談判應該沒戲唱了,輪到我們出場了。」摩雨抿了一口咖啡后興奮的說道。

    「昨天我們已經貿然上去了,今天再這樣沖上去不太好,我們先看看他下一步的動作是什么。」丘心潔一點兒都不急,顯得非常冷靜,經過這一年來的鍛鏈,她已經學會如何掌控局勢、如何把主控權抓在手里。

    ×××××××××××××

    在新聞發布會上,李慶和坐在主席臺上,眼睛不停的在大廳里梭巡,希望能看到那兩個女人的身影,可是令他失望的是那兩個女人并沒有出現,大廳里不斷亮起閃光燈,刺得他的眼睛微微發疼,這種場面他早已經歷了許多,只是今天發布的是不好的消息,連讓他覺得很沒面子,一直以來他在新聞發布會上都是意氣風發的,可是今天的他卻怎么看也是悲傷的。

    ×××××××××××××

    一夜之間,富貴服裝公司快要破產的消息便傳遍了整個中國,一個星期之內就不斷有投資公司或服裝公司來和李慶和接治談判,可是條件都非常苛刻低下,這讓李慶和很惱火,不由得想起雪靈文教公司的那兩個女人來,她們的條件相當優厚,比這些人開出的條件整整多了一億多元,可是自從那天她們沖上來之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李慶和坐在大椅上,一會兒拿起桌子上的電話聽筒,一會兒又放下,心里一直在猶豫著,打嘛,便是自己主動投降,不打嘛,又沒人愿意出四億元的高價,仿佛心里有兩個人在拉鋸子一樣,鋸得他非常難受。

    「認輸就認輸吧!」李慶和終于下定決心,撥通了丘心潔的電話號碼。

    「這肯定是李慶和打來的。」丘心潔聽到手機響,笑著對摩雨說道。

    丘心潔接起來說道:「啊!李總,你好。」

    李慶和說道:「這個……收購的事情,你什么時候有空,來我們公司談談怎么樣?」

    丘心潔笑道:「好的,今晚我會趕到虎門去,明天上午十點我去貴公司找你吧!」

    李慶和說道:「好的,就這么說定了。」然后便掛了電話。

    「丘副經理真厲害,這么快就讓李慶和這只老狐貍上鉤了。」摩雨由衷的稱贊道,眼里竟然已經有了崇拜的眼神。

    「不是我厲害,而是我們的錢厲害,他是看在四億元的份上才主動聯系我們的,說起來還是強哥厲害,否則誰都不會出這么高的價錢來收購富貴,這也說明了強哥對富貴是志在必得的,好在不辱使命,明天應該就可以拿下富貴了,呵呵!走,今晚我們去好好的預先慶祝一下。」丘心潔燦爛的笑道。

    「好啊!我要吃海鮮。」摩雨開心的說道。

    ×××××××××××××

    富貴服裝公司總部的高層會議室里,寬大的會議桌一邊坐著富貴服裝公司的大股東和高層主管們,一邊坐著雪靈文教公司的丘心潔和摩雨。

    「能得到你們的幫助,對我們公司來說真是莫大的榮幸,四億元真的是雪中送碳啊!」李慶和說著拿起已經準備好的收購合約簽上自己的大名,然后推到丘心潔面前,丘心潔也同樣把已經簽好名的合約推到他的面前,兩人都簽好名后,同時站起來,伸出手緊握著,都高興的說道:「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兩人坐下后,李慶和開口問道:「從今天開始,富貴服裝公司就成為雪靈文教公司旗下的一家子公司,不知道董事長一職由誰擔任?」

    「這個當然是我們雪靈文教公司的總經理黃強了,明天他就會飛到這里來,怎么也得和你們大家見見面吧!」丘心潔微笑著回答道。

    「我們都很期待黃董事長的到來,希望他能給我們指點迷津,他的到來應該可以刺激公司走出陰影,重新振作,你們說是不是啊?」李慶和對著公司的部下問道。

    「是……」眾人回答的聲音有氣無力、參差不齊,那些高層主管們都心不在焉,不知道往后的命運如何,不知道新來的董事長會不會撤換人選,他們心里無比擔憂,臉上憂心重重的。丘心潔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在心里祈禱黃強能快點到來,以安定人心。

    ×××××××××××××

    「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請各位乖客把手機、手提電腦等電子設備關閉。」隨著空姐甜美的聲音響起,大家都把電子產品關掉,然后飛機慢慢的在跑道上滑飛起來,越跑越快,然后脫離地面升入高空。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透過玻璃窗看到地面上的建筑越來越小,最終什么都看不到,只看到茫茫的云海,像棉花田一樣,在夕陽的照射下顯得格外漂亮,金燦燦的。

    今天下午我突然心血來潮,想要結丘心潔一個驚喜,便訂了機票偷偷的飛住廣州,當時已經沒有經濟艙了,只好買了商務艙,還好旁邊坐了一個美麗的少婦,非常有韻味,那種熟透了的味道保證每個男人看了都會口水直梳。出于禮貌,我并不敢直盯著她看,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掃了她幾下,但就是這幾眼已經夠讓我驚艷了。

    這時的太陽橘黃而大,只剩下半個,正在放射著它最后的光芒,給棉花糖似的云彩鍍上一層閃閃的金光,霞光萬丈,綿延無盡的云海顯得遼闊而深邃。

    「真美!」我旁邊忽然響起一聲贊嘆,如蘭似麝的氣息輕輕噓在我的脖子處,聲音柔和而具有滲透力,一下子就彌漫在我的身體里,柔柔的非常舒服。

    「是啊!好美,大自然真是神奇。」我緩慢的回應道,但是沒有回頭,繼續欣賞著窗外的云海,裝作漫不經心。

    美麗的東西總是稍縱即逝,隨著最后一縷霞光隱去,窗外突然暗了下來,什么也看不見了,一切美麗的景色都被黑暗吞噬了。

    我轉過頭來,旁邊的熟女也在這個時候把頭轉了過去,我意猶未盡的贊道:「第一次看見這么美的云海,身在高處果然能看到別樣的風景。」

    「你是第一次坐飛機嗎?我雖然經常坐飛機,但是也很少看到這么美的云海。」熟女微笑的回應道。

    「是的,我是第一次,真是幸運,要是有相機拍下來該多好啊!」我微笑道。

    「呵呵!貪心,能親眼目睹已經是一種幸福了,哪敢奢求這么多。」

    熟女的嘴角微微揚起,顯得嫵媚而又調皮。

    「說得對,目遇之而為色,耳得之而為聲,是我貪心了,一切美景領略過便應該知足。」我贊同的說道,頓了一下,我伸出手說道:「我叫黃強。」

    「我叫鄭秋嵐。」熟女也伸出了手,很大方的介紹。

    我微微握著她的手,觸感很柔軟,皮膚很嫩,非常均勻,顯然平時很注意保養。

    我輕輕松開她的手,然后從懷里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她說道:「這是我的名片。」然后趁機仔細打量一下她,只見她那一頭燙卷而微微染成亞麻色的頭發顯得非常有魅力,她上身穿著絲質的夏裝,僅這一件估計就不下萬元,而且肯定不是在國內買的,說不定是在巴黎、米蘭的時裝會上直接訂購的,她有著優雅的氣質,加上高級的服裝,打扮極有品味。

    鄭秋嵐用雙手接過我的名片,印刷得很精美,可是上面除了「黃強」兩個字和一行手機號碼之外,竟然一個多余的字都沒有,她很奇怪的翻了過來,背面也是潔白如雪,什么都沒有。她揚了揚名片,笑了,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說道:「這就是你的名片嗎?也未免太簡單了吧!」

    「簡單點不好嗎?」我也笑了,說道:「難不成你喜歡復雜的名片?我可不喜歡炫耀自己。」

    「也對,不過人之間的往來往往就是在炫耀自己,你能保持簡單,這樣很好,只是我們往往被外界左右而變得復雜了。」鄭秋嵐微笑道。

    「你說話總是這么有哲理嗎!呵呵……那給你看看我復雜的一面吧!」我說著從褲袋里掏出另外一張名片遞給她說道:「這張是我用來交際的,而剛剛那張是給朋友的。」

    「哦!有這種分法,挺有創意的。」鄭秋嵐接過第二張名片,上面密密麻麻的寫著各種身份:「嘉誠市實驗中學校長、雪靈文教公司總經理、嘉誠實驗中學武術社創始人、嘉誠大學跆拳道協會榮譽會長。」

    「想不到你年紀輕輕,還不到二十五歲吧?竟然已經這么厲害了,真是失敬。」鄭秋嵐眼中閃過一絲訝色,說道。

    「過獎、過獎。」我微笑道。

    「這是我的名片。」鄭秋嵐從隨身包包里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了我。

    鄭秋嵐的名片制作考究,我拿在手里一摸,便感覺到紙質的不同,名片上的內容也很簡單,印著「臺灣方圓集團,鄭秋嵐」幾個字樣。

    「呵呵!你的名片也很簡單啊!」我笑了笑,又說道:「原來你是寶島臺灣人啊!你的普通話很像大陸這邊的口音。」

    「我負責公司在國內的業務,這次到嘉誠是要辦點事,做完了就回廣州,你呢?到廣州玩還是……」鄭秋嵐問道。

    「哦!這次我是到東莞收購一家服裝公司,去和他們見見面。」我說道。

    「不錯嘛!把手從粵東伸到珠三角來了。」鄭秋嵐笑道。

    「哪里,珠三角是廣東的重心嘛!要想擴大企業就得占領珠三角市場。」我說道。

    我們聊得很投機,時間不知不覺就流逝了,一點兒都沒有感覺到旅途的煩悶。

    「各位旅客,我們的飛機很快就要到廣州新白云機場了,請大家再次扣好安全帶,飛機馬上就要著陸了。」空姐甜美的聲音又再次響起。

    很快的,飛機便降落在跑道上,快速的向前滑行,然后穩穩的停了下來。

    「時間過得真快,認識你很開心。」我起身從行李艙內拿出行李笑道。

    「我也是,很高興認識你,有空再見了。」鄭秋嵐說道。

    ××××××××××××

    從機場出來后,我直接坐機場巴士到了東莞,找到丘心潔和摩雨下榻的虎門大飯店,然后訂了一間房,叫了送餐的客房服務,吃完晚飯后,我撥通了心潔的手機。

    「老公,好想你哦!」丘心潔剛冼完澡出來,一看是我的電話就高興的接了起來,嬌聲說道。

    「是嗎?有多想啊?」我笑問道。

    「好想好想你,都有一個星期沒見到你了,人家好幾個晚上都夢到你愛我呢!」丘心潔說到最后聲音變得很小。

    「老婆,我也好想你,好想進入你的身體……」我忘情的說道。

    「老公,要是你現在就在我身邊多好啊!嗯!下面都流水了……」丘心潔嬌羞的說道。

    「那我馬上就到你身邊去,好好等著我啊!」我笑道。

    掛了電話后,我穿著一條短褲就出去了,丘心潔就住在我樓下,我早在訂房的時候便打聽好她的房間了。我匆匆跑到她的房前,按響了門鈴。

    「奇怪,這么晚了還有誰?不會是摩雨吧?」正沉浸在意淫中的丘心潔被吵醒,嘟囔著來到門前,問道:「誰啊?」

    「你老公啊!」我笑道。

    「啊!老公!」雖然隔著房門,丘心潔還是聽出了那熟悉且充滿磁性的聲音,忍不住激動得失聲尖叫,連忙打開房門,一把拉我進去,關上房門就迫不及待的抱著我親吻起來,丁香小舌急急忙忙的塞到了我的嘴巴里,雙手在我身上亂摸一通,然后探手進了我的短褲里面,雙手握著怒挺的巨龍撫摸起來。

    丘心潔只穿著一件紗質睡衣,近乎半透明的,雪白的**上兩點乳暈隱約可見,我的兩只大手立刻搭上她的乳峰揉搓起來。她的鼻息更加粗重了,身子宛如沒有骨頭一樣,又酥又軟的膩倒在我身上,雙手卻更加有力了,把我的短褲褪到膝蓋處,雙手握著更加堅挺粗壯的巨龍快速的運動著。

    我騰出右手從她的乳峰游了下來,直接到達她那最神秘的桃源,漆黑的芳草隔著睡衣依然清晰烏亮,手才剛到達那里,就發現那里早已濕潤不堪了,洶涌的**從那條暗河里六出,黏乎乎的。我手掌一攤,覆蓋住整個桃源,轉動著手掌摩娑起來。

    「嗯哼……」丘心潔緊緊吮吸著我的舌頭,不肯送開嘴,只能從鼻間喉可發出模糊的聲音。

    我右手中指滑到她的肉縫,輕輕一按,中指就滑溜的鉆進桃源洞口,里面溫暖濕潤,被嫩嫩的肉包圍著、緊箍著,于是我的中指便在里面展開了扣、摶、攪等十幾般武藝,里面的**流得更多了。

    「不、不行了,快進去……」丘心潔終于吐出了我的舌頭,喘息著說道。

    我二話不說,把她推在床上,將她的睡衣一掀,雙腳一抖,短褲已經掉到地上,然后我拉起她的雙腿,把怒挺的巨龍瞄準她的桃源洞口,屁股一挺,碩大的龍頭便刺進她的身體內,直搗黃龍。

    「啊……」丘心潔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把這幾天來的壓抑全部抒發出來,她終于又感受到了那堅硬與粗壯,把這幾天來的空虛全部都填滿,一種充實的愉悅從骨子里散發出來,讓她不由自主的瘋狂扭動著,迎合我如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丘心潔的花徑讓巨龍仿佛回到了家中一般,如魚得水,瘋狂的**穿行。

    不知道經過多少次的沖刺和迎合,丘心潔感到腹內仿佛痙攣了一般,似一股電流剎時傳遍四肢百骸,她的雙腳勾起纏著我的腰身,同時挺起上身,雙手緊緊的抱著我,仿佛八爪章魚一樣。

    「啊……」我心中一激動,低吼一聲,瞬間噴發出來……

    我們一夜貪歡,我貪婪的一次又一次以各種姿勢進入丘心潔的身體,仿佛要把這幾天的空虛一下子彌補過來,一次又一次的把她送上快樂的頂峰,直到天色泛白,我們才精疲力竭的睡去。

    「鈴鈴鈴……」門鈴響起了。

    「又是誰啊?」丘心潔很不情愿的睜開眼,看了看還在熟睡中的我,嘟囔著走到門前問道:「摩雨嗎?」

    「丘副經理,你還沒起來嗎?不是說十點去接黃總的機嗎?」果然是摩雨的聲音。

    「不用去了,黃總自己會過來的,我還要多睡一會兒,你去忙你的吧!」丘心潔說完又回到床上了。

    「哦!」摩雨轉身就走,心里卻在納悶,昨晚丘心潔的房間里傳出了一些奇怪的聲音,雖然不是特別的清晰,但是聽著卻也讓人怪難受的,她就是被這怪聲擾得睡不安穩,剛才起來便看到自己變成一只大熊貓了,擦了好多粉才稍稍遮掩過去。

    「難道丘副經理的房間有個男人?」摩雨心里突然冒出這么一個大膽的想法,這個想法讓她也感到驚奇。

    「對了,昨晚那怪聲就是**的聲音!黃總這么好,丘副經理怎么會去偷男人呢?不會的,丘副經理不是這樣的人。剛才她說不用去接機,難道是黃總昨晚就到了這里?應該是他了,要不然怎么能一晚上都在**呢?傳說黃總那方面特厲害,家中有十幾個女人。」摩雨想著猜著,眼前不由得浮現起那張年輕而俊朗的面容,淡淡的微笑讓人感到非常親切,一點兒都沒有領導者的架子,而這微笑總是讓她每次看了都心動不已、春心蕩漾。

    摩雨不由得沉浸在幻想中,露出了甜甜的微笑,輕輕的呢喃道:「黃強啊黃強,你知道我在想你嗎?你知道有個女人為你癡迷嗎?」

    摩雨躺在床上,輕輕的閉上眼睛,手不由自主的摸上自己的豐滿乳峰,腦中幻想著是黃強的手在自己的乳峰上拿捏,一種舒服感霎時彌漫在全身,她輕輕的呻吟著。

    ××××××××××××

    下午三點,在富貴服裝公司總部的會議室召開了被收購以來的第一次全體高層主管會議,按照各自分管的業務,各高層主管向我匯報了情況,大家都說完以后,我作了總結性發言,傳達了恢復聲譽、恢復生產、爭取一年內扭虧為盈的目標。

    我說道:「公司目前的情況其實很清楚,因為前總裁的原因,使得公司的聲譽下降、接連減產、銷售不利,必須針對這些情況,我們首先應該要讓社會知道公司已經換了后臺,憑藉雪靈文教公司良好的聲譽,讓社會對公司增強信心。接著我們應該召集員工恢復原來的生產量,只要前面兩點做到位了,銷售這塊我們再下點功夫應該不成問題。所以說我們盈利就是很簡單的事情,因為我們的產品在社會上的知名度是很高的,當然,要把去年以來的虧損補回來,恐怕還需要時間。」

    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這次來,更重要的是想向大家傳達另一件事情,雪靈文教公司是富貴的新大股東,而且是才剛剛起步的服裝公司,因此有些人心里可能會以為我會不會來一次領導團隊大換血,調一些我的親信過來,在這里我可以明白的告訴大家,原富貴的領導層,我不會更換任何一個人。當然,董事長換成我,這是由股份決定的,但是我不會干涉你們平常對公司的經營,公司的內部成員調整是你們自己的事,我是絕對相信你們的。富貴是我們收購的第一家服裝企業,是雪靈文教公司擴大規模的第一步,我們以后還會收購很多服裝企業,我們要把雪靈打造成為中國服裝行業的龍頭。我們相信透過在座諸位的支持,透過我們的群策群力,現有的領導層,也就是在座的各位,一定能把富貴經營好!」

    我的講話獲得了一片熱烈的掌聲,尤其是昨天那些忐忑不安的人巴掌拍得更是響亮,我現在安了他們的心。

    丘心潔以贊許的目光看著我,摩雨以崇敬和癡迷的眼光看著我,心里更是欣喜,我對著她們會心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中,因為我們都知道在這樣的時期,領導層的穩定比什么都重要。

    以后幾天,我一邊和管理層協商、溝通,解決一些具體問題,一邊又陸續召開了中層干部以上會議以及全體員工會議。

    在大小會議上,我都表達了上述的意思,即雪靈不是來改朝換代的,富貴服裝公司仍然將由自己的人員來經營,只是決策上要與雪靈文教公司總部保持一致,雪靈文教公司給所有人最大限度的信任,同時也希望得到最大的利潤回報。

    幾次會議下來,富貴服裝公司從上到下的人心得到了穩定,并且工作熱情得到激發,因為雪靈文教公司注資過來的四億元,公司的生產很快就恢復,大有一派建國初期全國人層齊心協力建設社會主義的景象。

    解決了生產上的主要問題之后,其余的細節就得靠管理層處理了,不過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步驟,就是我讓富貴服裝公司高調召開一個新聞發布會,犬肆宣揚富貴服裝公司已經被雪靈文教公司收購的事,公司名稱更是改名為「雪靈富貴服裝公司」。

    一時之間,富貴服裝公司再次成為人們爭相談論的焦點,不過這次是積極、正面的,富貴服裝公司的兩大品牌再次出現在人們的視線當中,當「富太」和「貴人」的新裝一上市,人們便爭相購買。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