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二章 熟女情懷

獨孤尋歡2017-2-27 15:39:10Ctrl+D 收藏本站

    「老公,這里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我們是不是明天就回去?」丘心潔一邊和我口舌糾纏,一邊問道。\

    「是。」我點頭道。

    「我們爭住一天好不好?」丘心潔嬌聲道。

    「不好,我們都離開公司這么久了,你應該回去看著公司。」我說道。

    「我們多住一天,就我們兩個在一起,好不好?我都還沒夠呢!」丘心潔膩在我懷里撒嬌道。

    「小色女,真是貪得無厭,你還想要啊?那我就再服侍你吧!」我笑道。

    說著我就把丘心潔推到在床上,身子壓了上去,掀起她的睡裙,便將頭埋在她的兩腿之間,然后隔著她下身的絲質內褲,一張嘴便覆蓋在凸起的花房之上。

    幾乎在一瞬間,丘心潔的**便流了出來,滲過了薄薄的真絲內褲泌進我的嘴里,與此同時,丘心潔身子陣顫抖,兩腿不由自主的收攏,夾緊我的頭部,嘴里長聲呻吟道:「老公……」

    從丘心潔出水的速度和流量來看,我深深理解了為什么她說還不夠,于是我便對著她的花口使勁吸,丘心潔顫抖得更是厲害,花口大強,**更是洶涌而出。

    「心潔,老公的小乖乖,老公今天好好服侍你,你要怎么樣都行。」

    我一邊說一邊剝下她的真絲內褲,上面已經液跡斑斑,已經全部濕透了。

    我再次用嘴吻上丘心潔早已汁液淋淋的花房,這次沒有衣物的阻隔,我更是**裸的直接親吻在花唇上,我將舌頭慢慢伸進兩片唇瓣之間,彈撥、逗弄起來。兩片花唇很快便自動的張開來,露出頂端那顆晶瑩紅亮的花珠,一時之間,我的口鼻中盡是丘心潔的甜蜜與芳香。

    刺激的愛撫、瘋狂的激情,丘心潔心中升起異樣的刺激,花房上傳來的刺激更是令她顫抖連連。丘心潔感受到我的舌頭對她的愛撫,一想到這異樣的親密,丘心潔只覺得難以自持,剎那間小腹中痙攣驟起,她死死的用雙手抱住我的腦袋,往自己的下體壓去,嘴里長長的呻吟起來:「啊啊啊……」

    即刻她便泄了一次,她忍住身子的顫抖,說道:「老公,我今晚要一百次、一千次,你今晚要讓我死,不然我不依。」

    「沒問題,今晚我就讓你好好的死一次。」我說著分開她那修長的雙腿,俯身壓了上去,我清晰的感到自己進入了熟悉的花徑之中。

    丘心潔此時一挺身迎接了我的刺入,感覺到巨龍格外的滾燙與堅硬,心里更是感覺到我濃濃的愛意,她輕哼一聲,咬住嘴唇承受這久違的酸、麻、酥、爽。

    這一夜,我讓丘心潔不停死了又活,活了又死,前半夜丘心潔就已經腰酸腿軟、精疲力竭,但是也許是饑渴了太久,她就像嘴饞的孩子一樣,仍然不知死活,一味的需索無度,直到后半夜,竟然在我的聳動下就睡著了,臨睡前還迷迷糊糊的呢喃著:「老公,不要拿出去……」

    我真是苦笑不得,進不是退也不是,我還第一次碰到在**的時候都能睡著的人。我輕輕的抽出巨龍,憐惜的把丘心潔摟在懷里,然后一起睡去。

    第二天丘心潔和摩雨便從廣州飛回嘉誠市,而我因為還有點事,便留在廣州。

    我來廣州前去見過大哥張云龍一面,他告訴我要在珠三角立足,一定要去拜訪一個人,而這個人就是他的兄弟林虎,林虎在整個珠三角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如果有林虎的出面,在東莞的生意就穩當了,絕沒有黑社會的滋擾等現象出現,這次我留下來就是為了去拜訪越位材虎,我們已經約好晚上在東方海鮮飯店吃個飯。

    林虎身材不高,但是很有老板派頭,一點兒都不像在黑道混的老大,他說一口廣東腔的普通話,見到我特別熱情,一番自我介紹后,知道他現在經營一些娛樂場所,和張云龍一樣,難道他也是洗手不干轉為正道生意的嗎?因為他看上去完全是一個生意人的樣子,一點兒都沒有那種道上人的架勢,總是笑嘻嘻的和善樣子。

    「黃總,張云龍大哥跟我提起過你,說你是他的結拜兄弟,而他也是我的結拜大哥,所以算來你我也是兄弟了。」林虎笑道。

    「林總好說,那我就高攀了,叫你一聲林大哥。」我爽朗的笑道。

    「果然豪爽,我就托大叫你一聲黃老弟了,哈哈怪不得大哥說你是個人才,將來前途不可限量,叫我好好的招待你,果然是個人物。」林虎大笑道。

    「林大哥客氣了,那是大哥夸獎我,也只是做點小生意而已。」我謙虛的說道。

    「那是你不了解大哥,他可不會輕易夸獎別人,即使你是他的結拜兄弟也不會,最多讓我好好照顧你,而不會說好好招待你了。」林虎說道。

    「呵呵……」這時我還能說什么呢?只好笑了,然后拿起酒杯喝酒。

    飯局完了,林虎安排人送我回酒店,我一時內急,便說先上洗手間,從洗手間出來,看見一個女人趴在外面洗手的臺子上,大概是喝得多了。

    我一邊洗手一邊打量著旁邊這個女人,發現這個女人的身形有點熟悉,仔細一看,居然是在飛機上遇到的鄭秋嵐。

    我輕拍一下她的肩膀說道:「鄭總嗎?」

    女人微微的抬了一下頭,果然是鄭秋嵐,只見她滿臉紅暈,十分嬌艷。她的眉梢一彎,露出一個嬌艷的笑靨,說道:「原來是你啊!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我和朋友剛吃完飯,正要回飯店,你怎么樣,現在回去嗎?你住什么飯店?我送你。」我詢問道。

    鄭秋嵐用水漱了漱口,想了想,才說道:「也好,我住在白天鵝飯店。」

    「這么巧,我也住在那里,剛好順路。」我說道。

    我扶著鄭秋嵐一起出門,對林虎解釋說她是住同一飯店的朋友,剛才碰巧遇上,正好一同返回。林虎連說沒問題,叫手下開自己的寶馬送我和鄭秋嵐一同返回飯店。

    鄭秋嵐喝得有點多,走路都有些搖晃,我扶著她進了電梯,她歪歪的斜靠著我,說在二十樓,我按了二十樓,她的身體蠻豐腴的,我能感覺得出她的肉感,柔軟而豐滿,有半邊的乳峰挨著我,柔轉而彈性十足,竟然讓我有了別樣的心動。

    出了電梯,我又扶著她到房間門口,她摸出房卡,開了門。

    「謝謝你,進來坐一會兒吧!」鄭秋嵐的頭腦還很清醒,見我停在房門口,便發出了邀請,態度大方,并無任何暖昧或挑逗的成分,她的態度令我也坦然了,便走進去。

    鄭秋嵐對我笑了笑,說道:「隨便坐啊!我得喝杯咖啡,你要不要來點,巴西的圣多斯咖啡。」

    「我來幫你吧!」我站起來說道,她也不客氣,指了指小桌子,示意咖啡在那里,然后自己在沙發上坐下。

    「真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鄭秋嵐接過我遞上的咖啡后說道。

    「社會就是這么復雜無奈,誰沒有酒醉的情況呢?」我微笑道。

    「你怎么跑到廣州來了,東莞那邊的收購完成了嗎?」她喝了一口咖啡問道。

    「非常順利,到廣州來是有點事,想不到竟然遇見了鄭總你,看來我們緣分不淺哪!」我說道。

    「也是,短短的幾天我們竟然又相遇了,看來我們是挺有緣的。」鄭秋嵐眉梢一彎,眼神似笑非笑,真是勾人魂魄。她又說道:「你也別叫我鄭總,我肯定比你大,你就叫我鄭姐吧!」

    「我早就有此想法了,又怕冒昧,鄭、鄭姐,」第一次叫還是有些不太熟練,我笑了笑,說道:「你就叫我小強吧!」

    鄭秋嵐喝了咖啡,精神明顯好多了,我們也熟絡多了。

    再聊了一會兒,我便起身告辭道:「時間也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能陪我出去兜兜風嗎?」鄭秋嵐不答反問道。

    「這……好吧!反正我也沒什么事,就陪陪鄭姐吧!」我想了想,便答應了。

    「謝謝你,小強。」鄭秋嵐的眼睛仿佛要滴出水來一樣,動人心魄。

    我們坐電梯直下到停車場,鄭秋嵐帶著我走到一輛藍色法拉利前面,說道:「怎么樣?這就是我們今晚兜風的工具。」

    我一看到這輛「藍色閃電」眼睛都直了,雙手撫摸著車身,型號六一二,可以發揮出五百四十馬力,價格高達近四百萬元,簡直就是完美,我忍不住高興的叫道:「太美了!」

    「要不要試試?今晚我當乖客。」鄭秋嵐把鑰匙吊在手上晃,微笑的看著我問道。

    「太好了,我們就去外環兜一圈吧!」我毫不客氣的接過她的鑰匙。

    法拉利是世界上最聞名的賽車和運動跑車的生產廠家,法拉利汽車大部分采用手工制造,因而產量很少,年產量只有四千輛左右,而這輛藍色閃電就是其中的極品,以前和李雄玩「極品賽車」、「暴力賽車」等賽車游戲時,我最喜歡駕駛這款跑車,它簡直就是我的最愛,現在有機會親自開著它,我當然是樂壞了。

    「隨便你。」鄭秋嵐爽快的答應了。

    開著法拉利的感覺就一個字——「爽」!

    夜已經很深了,外環基本上沒什么車了,我把車速開到每小時兩百五十公里,跑車就像藍色的閃電在夜空中閃過,周圍的一切都靜了下來,只有發動機的聲音和風刮起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著,世界已經消失在我眼前。

    鄭桃嵐不愧是見過世面的女人,處于風馳電掣中,她沒有流露出一絲驚慌和害怕,只是欣賞的看著我,享受著風揚起秀發的感覺,享受著風馳電掣的快感。

    「不錯,小強,你的車技很好。」鄭秋嵐迎著風大聲對我說道。

    「什么?」風太大了,我沒有聽清楚。

    「你的車技很好!」鄭秋嵐轉過身子把嘴湊在我耳邊大聲的說道。

    「呵呵……謝謝夸獎。」我一轉頭對著她說道,卻剛好和她剛離開我耳邊的嘴巴碰在一起。

    鄭秋嵐一愣,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薄薄的嘴唇上傳來一陣酥麻和雄性氣息,她不禁一陣迷醉,愣在當場。

    我也沒想到會這樣,甜蜜的氣息從她的嘴唇傳了過來,我貪婪的吸吮著。

    「滴……」前方傳來一聲尖厲的鳴笛。

    我這才清醒過來,轉頭一看,跑車正朝前方一輛大貨車飛馳而去。鄭秋嵐這時也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啊」的尖聲大叫,害怕的閉上眼睛不敢再看。

    我不慌不忙,猛打方向盤,車頭偏離出去,然后猛蒙踩剎車,就在跑車由于慣性而車尾掀起的剎那,我腳一送,猛踩油門,剛掀起的車尾一偏,偏離了原來的車道,落在路面,遠遠的避開飛馳而來的大貨車。

    「喲呼!」我不由得興奮的噓起口嘴。

    「啊!」鄭秋嵐并沒有聽到料想中的碰撞聲,一睜開眼就看到跑車跑得更快了,同時看到我青春飛揚的臉,不由得又是一聲大叫,卻是興奮的叫聲。

    「你的車技真好!」鄭秋嵐說完突然做了一個連她自己都吃驚的舉動,她突然斜過身子,雙手箍著我的脖子,猛然親在我的嘴上,丁香舌微吐,撬開我的牙關,伸進去吸吮著,糾纏著我的舌頭。

    我生澀的回應著她,專心的看著我的路,不敢有過多的動作。

    「小強,要不要我給你一點兒刺激的?」過了半響,鄭秋嵐吐出我的舌頭,湊在我的耳邊吐著熱氣問道。

    我還來不及回答,鄭秋嵐已經把手搭在我的褲檔處,剛才的**一吻讓我的巨龍蠢蠢欲動,她的玉手一放上去,巨龍便挺了起來,她的掌心撫摸著那堅硬的大頭,不由得心旌搖蕩,很想一試這根粗壯之物的硬度和熱度。

    「不錯,挺粗硬的。」鄭秋嵐臉上帶著含春的微笑夸獎著,手輕輕一拉便把我褲襠的拉鏈拉開了,然后又把我的內褲扒下,巨龍沒有束縛,猛然竄了出來,耀武揚威的怒挺著,猩紅澄亮的大頭閃著一種迷人的光澤。

    「真大、真長!」鄭秋嵐贊嘆道,雙手提著我的巨龍,輕輕的動起來,讓巨龍又堅硬粗壯了幾分。她的紅唇湊在我的耳邊,一股熱氣吹來,我的鼻間聞到她那膩膩的甜香。

    「好弟弟,讓姐姐給你飛一般的感覺。」鄭秋嵐話音剛落,雙手便瘋狂的揉搓起來,就像此刻飛馳的法拉利一樣。

    「舒服嗎?」鄭秋嵐湊近我的臉頰,伸出舌頭在我臉上舔著,陰靡的聲音再次響起,說道:「你挺厲害的嘛!這么久了還能不泄,姐姐好喜歡。」

    天知道我此刻的感受,如果不是我的馭女神功接近大成境界,恐怕此刻我早就大泄特泄了。我無力的看了鄭秋嵐一眼,她真是一個奇特的女人,一點兒都捉摸不透她,初次見面的端莊優雅,此刻的陰靡放蕩,都讓我有種說不出的舒服。

    我哼了一聲,說明了一切。

    鄭秋嵐展顏一笑,突然身子一伏,彎腰低頭埋在我的腿間,小嘴一張便含住了巨龍的大頭,我立刻感到自己的下體進入一個溫暖濕潤的空間,不由得呻吟了一聲。

    鄭秋嵐調整姿勢,以便更舒服的把頭埋在我的胯間吞吐,她埋頭上下起伏,同時雙手還配合著加速運動,這時候我只能看見她的秀發和一截白皙的脖頸。在飛馳的跑車中,一個端莊優雅的女人在幫你**,光想便很刺激,我兩眼看著前方,雙手緊握方向盤,想像著她在人前的優雅,我的沖動達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有一種女人謂之熟女,所謂的熟女,當然是指經歷過男人的女人,這里的「熟」字是指一種熟透了的意思,她們深諳男女之道,具有豐富的經驗,不論是男人和女人的身體,對她們而言都不再有任何秘密,她們懂得運用自己的身體,利用一切技巧和手段取悅男人和自己,她們沒有不必要的青澀和害羞,具有無與倫比的撩人風情,堪稱女人中的極品。

    鄭秋嵐的口舌技巧無與倫比,她口舌的每一個動作都讓我興奮到極點,讓我有種飄起來的快感,極度舒爽的我再也難以忍住。

    「啊啊啊啊……」我感覺即將噴射之前,大大的呻吟著。

    鄭秋嵐知道我已經到了最后關頭,雙手更是加緊運動,嘴巴猛然緊緊含著龍頭,用力的吮吸著,她雙頰凹陷,仿佛一個抽水機般緊緊吸著龍嘴。我的身子痙攣起來,忍不住抬起屁股,把巨龍緊緊頂在她的喉嚨深處,同時龍嘴大張,一股股滾燙的精裝洶涌澎湃、源源不絕的噴射出來。

    直到我覺得自己似乎被徹底抽干,鄭秋嵐才抬起頭來,口中已經了無痕跡,又是嫣然一笑,贊嘆道:「不錯,堅持了這么久才射出來,姐姐喜歡!」她說著還輕輕拍了拍尚未軟去的龍頭以示嘉賞。

    「這下舒服了吧?」鄭秋嵐問道,此時此刻她仍然顯得那樣有條不紊、嫻靜優雅,根本不像剛剛幫一個并不太熟悉的男人**,并且完全吞食了他的精漿。

    「舒服,真的很舒服!」我一臉的滿足神態,鄭秋嵐的口舌之技比我以前遇到過的任何一個女人都好太多了,即使是那些「天上人間」里的極品小姐也是大大的不如,她的**技術堪稱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