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三章 后庭花開

獨孤尋歡2017-2-27 15:39:37Ctrl+D 收藏本站

    鄭秋嵐坐直身子,用手整理了頭發,側頭甜甜的笑道:「它真是雄偉,是女人的寶貝!」說著她又用手在還豎起的巨龍頭上輕輕的拍了一下,她當真是愛上了這迷人的家伙。>
    「謝謝鄭姐。」我說道。

    「謝我什么?」鄭秋嵐疑惑的問道。

    「我沒想到鄭姐會、會……」我朝朝艾艾的,沒有說下去。

    「沒想到我會幫你**是嗎?」鄭秋嵐真是大膽豪爽,直接的說了出來,看到我的巨龍已經完全轉趴下去了,就彎腰用手把巨龍塞目我的內褲,幫我拉上內褲,然后又拉上褲鏈,一邊溫柔的說道:「你要E住,我也是個女人,一個有生理需要的正常女人,何況……」說到這里她又伸手過來拍了拍我的胯可,繼續說道:「它是那么的迷人,每一個女人看了都會忍不住喜歡上它的。」

    鄭秋嵐伸出舌尖在自己的昏上一舔,媚態橫生,看得我心中一跳,胯可又堅挺起來。

    鄭秋嵐已經看到了我胯可的反應,露出嫵媚的笑容說道:「吁」它又想了呢」它這么快就恢復了,真是好寶貝,姐姐愛死它了。」

    「嘿嘿……」我只能以笑面對。

    「姐姐做這些是要求目報的,你知道嗎?」鄭秋嵐又凄在我耳邊說道,語氣暖昧,充滿了**的味道,這陰靡的氣息讓我更是心跳加劇,巨龍越發堅挺,在胯可頂起了一頂高高的帳篷。

    我當然明白鄭秋嵐的意思,「嘿嘿一一笑,語氣也油措起來,說道:

    「鄭姐盡管吩咐,小弟弟萬死不辭。」

    「哼!油嘴滑舌。」鄭秋嵐嗔道,展顏一笑,風情萬種,顛倒眾生,此等熟女,此等尤物,若能一親芳澤,實在是男人的夢想。

    「嘿嘿……」我想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心中升起無比的興奮,腳下猛踩油門到底,法拉利宛如流星閃過,在路上留下一道藍色魅影。

    我們回到白天鵝飯店已經快凌晨了,我把車停放好,然后拉著鄭秋嵐的手飛快的跑向電梯,隨手按了二十樓,我追不及待的抱住她,把她按在墻壁上,在她臉上親吻起來,舌頭找到她的小嘴,然后發起進攻。哪知她早已大開城門,嚴陣以待,我的舌頭剛一入她嘴里,便遭到丁香小舌的攻擊,纏著我的舌頭攪和起來。

    「叮咚!」電梯到了,我們跑出電梯,她一邊跑一邊掏出了房卡,人一到門前,門就開了,我們閃進房里,關上房門就抱住彼此來了個長吻。

    想到剛才鄭秋嵐不但為我**服務,還把我的精元吞了下去,我心中就無比的興奮,覺得應該要好好的回報一下她。我離開她的香唇,把她推到墻壁上,然后矮下身子,蹲在她的兩腿間。

    鄭秋嵐似乎明白了我要做什么,眼睛仿佛蒙上一層水霧,雙手摩娑著我的頭發。我伸手解開她褲子的扣子,然后慢慢的褪了下來,我頓時眼睛一亮,她穿的竟然是一條丁字褲,紫色的絲質內褲,只在幽谷處有一塊絲布遮住,上面還畫了一朵花,能清楚的看見幽谷處的萋萋芳草,其他地方只是用一條帶子吊著。

    她的雙腿很自然的向兩邊移動,把腿張得大大的,丁字褲上那塊薄薄的絲布上已經有水滲出來了。

    我輕輕的往旁邊拉開她的丁字褲,把鼻子湊近那里深深的吸了一口,一股淡淡的甜腥味沁人心脾,我張開大嘴,一下子覆蓋住整個幽谷,用力的吮吸起來。

    「哦……」一聲長長的嬌吟從鄭秋嵐的嘴中發出,她的雙手一下子緊緊按住我的頭。

    我伸出舌頭貼著她的肉縫上下來回的舔著,花谷的淫**出得更兇了,不停的流到我嘴里,我一一喝掉。

    很快的,她的花苞便自動張開了,露出一顆晶瑩透紅的花珠,很大,像顆花生米一樣,閃著迷人的粉紅光彩,我伸出舌尖在花珠上輕輕的一舔,鄭秋嵐便顫抖起來,嘴里嬌喘不已。

    我用嘴覆蓋住她的桃源洞口,深深的一吸,洶涌而出的**便都涌進我的嘴里。

    「啊啊啊啊……」鄭秋嵐放聲呻吟,雙手把我的頭緊緊往她的下面按,我把舌頭伸進她的花徑里面,用力舔著她的花肉。

    鄭秋嵐感受到我的濃濃情意,心中大為激動,想不到我會以這種方式來滿足她,口中不由得呻吟道:「好弟弟、好弟弟,你弄得姐姐好舒服……」

    「姐姐你這里好香好甜哦!」我抬起頭對著正低頭看著我的鄭秋嵐燦爛一笑,濕漉漉的嘴唇沾滿了她的**,鄭秋嵐看到我陰靡的樣子又聽到挑逗的話語,只覺得小腹一熱,再也難以自持了,渾身顫抖起來,不由得大聲嬌哼道:「用力舔……啊啊……姐姐……姐姐要來了……」

    話聲未停,她的雙腿發抖起來,便酣暢淋漓的**了一回,渾身癱軟的靠在墻壁上直喘粗氣。

    「舒服嗎?」我站起身子問道。

    「舒服死了,姐姐愛死你了,好弟弟。」鄭秋嵐溫柔的笑道,抿了抿嘴,伸過小嘴來輕吻了我的嘴一下,媚聲道:「今晚姐姐就把自己交給你了,你愛怎么弄就怎么弄,我要你搞我千次萬次,我要你狠狠的搞我!」

    「我一定會讓你舒服死的!」我說著抱起鄭秋嵐移步到了床邊,把她丟到床上,然后我解開皮帶,快速的脫掉褲子,脫下內褲,露出成風凜凜的長槍,而同時她也把自己脫了個精光,此時此刻我才得以看清楚她的身體。

    雖然鄭秋嵐已經近四十歲了,可是歲月并沒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跡,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保養的,皮膚還是那么的嬌嫩有彈性,而且雪白晶瑩,胸前的**只有一點點下垂,而這個下垂也許和她的**大有關系,要用D罩杯才能罩住,紫紅的**大大的,像熟透了的紫葡萄。小腹也沒什么贅肉,平坦又光滑,芳草下面是兩片厚厚肥肥的花唇,正是極品中的極品。

    「姐姐好看嗎?」鄭秋嵐看到我看得發直的樣子,宛然一笑道。

    「好看、好看!」我機械的回答道,她的身材比起我家里那些年輕的女人也不遑多讓,尤其是她那又厚又肥的花唇更是令人感到無限誘惑。

    「你真迷人,尤其是下面。」我用手指了指她的花谷說道。

    「待會你可別辜負了這迷人的地方。」鄭秋嵐又媚笑道:「它才真的是雄偉呢!雄赳赳氣昂昂的,你做人也應該像它一樣才好呢!要不停的雄起雄起再雄起!」

    「你也不要辜負了它哦!」我笑道。

    「讓姐姐先給你舔舔,姐姐真是愛死它了。」鄭秋嵐嫵媚的笑道,隨即跪在床上把頭湊近我的胯間,一張嘴就把長槍吞了進去,舔、吮、吸、咋、裹、香、卷……十八般武藝一一施展。

    幾番吞吐后,鄭秋嵐終于忍不住下面的騷癢了,滿足的吐出了我的長槍,呻吟道:「進來吧!插進來吧!小妹妹要……」她一邊說一邊躺了下去,張開兩腿等待我的寵幸。

    「我來了!」我低吼一聲,立刻上床,伏身,兩手抓著她那對碩大的乳峰,下身緊緊的壓在她身上,狠狠的刺了進去。

    「緊,好緊!」這是我進入鄭秋嵐的花徑的第一感覺,不愧是極品,雖然她已經四十了,而且已經把她的兩腿分開,但是這狹窄而緊湊的花徑卻一點兒都不輸給處子,緊窄的花徑緊緊包裹著我的長槍,盡管**極多,非常濕潤,可是長槍還是第一次遇到了勁敵,不能一下子插到底。

    我緊緊的頂在她的花心,旋轉龍頭,鄭秋嵐也不甘示弱,旋轉臀部迎戰,花心深處傳來陣陣吸力,仿佛要把我的巨龍吸進去,要把我的體內的陽元也抽去。

    「極品啊極品!」我內心又是一陣感嘆,她比我想像中要厲害很多,我心中又是暗喜又是驚奇,于是加大功力,讓巨龍變得越發粗壯、堅硬、滾燙,把窄窄的花徑撐得大大的,隨即我增加了**的力量和速度,在她的花徑內瘋狂急速的抽出插進,插進抽出,極力沖殺。

    鄭秋嵐心中也是又是喜歡又是驚奇,她見識了我的雄偉和粗硬,想不到在她的迎戰下我還能做出如此瘋狂的動作,心中喜不自勝,要知道從來沒有一個男人能讓她這么舒服,能在她的花徑內如此長時間的停留,所以她也極力的配合起來。

    干了半個多小時,鄭秋嵐還是沒有泄身的跡象,這真是大大的超出我的意料,要知道我干過的女人中沒有誰能堅持這么長時間的,于是我拔出長槍,把她的身子翻了過來,讓她跪趴在床上翹起屁股,我要從后面進去。

    鄭秋嵐用仿佛能滴水的眼睛看著我,說道:「好弟弟,你真能干,姐姐快舒服死了。」然后她翹起兩瓣美麗而豐滿的白臀。

    「好姐姐,你也很厲害啊!」我說著貼近她的翹臀,挺槍進入她體內,直搗她的花心,兩只手也沒有閑著,分別從她的腰部兩側探過去,緊緊的抓住她的**抓揉起來。

    鄭秋嵐搖動臀部旋轉著,嘴里大聲呻吟道:「好弟弟……狠狠的干吧……把我操死……」

    她總是給我驚奇,從飛機上的賢淑端莊,到汽車上的瘋狂淫蕩,再到此刻的放縱持久,她總是讓我出乎意料,這更加增強了我的征服**,一定要讓她**,要讓她崇拜我的長槍。

    我急速的揮動長槍在她的體內沖刺著,越來越大力,越來越深入,到最后已經是每次都全部拔出,然后再狠狠的全根沒入花徑中,巨大的沖擊力使得她的花徑內發出驚人的響聲。

    又是半個小時過了,鄭秋嵐終于感覺到**要來臨了,叫得更大聲,別人如果不知情聽了肯定會覺得是在受虐待,她一邊瘋狂的叫著,一邊搖晃著腦袋,身子慢慢的開始顫抖起來,屁股也越來越用力的往后頂。

    我知道她已經到關鍵時刻了,更加賣力的沖刺著,我用兩手扶著她的腰,屁股挺動得如風車一般,只看到一道道灰色影子在她的花徑內一次又一次的進出。

    「啊啊啊啊啊啊……」在越來越快的沖撞下,鄭秋嵐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叫聲,隨即雙手一轉,整個腦袋靠在床上,**來臨的巨大快感讓她再也撐不住了。

    她的花徑急速的收縮著,花心深處也傳來巨大吸力,整個花徑蠕動著,越縮越緊,我猛力的沖刺十來下,終于忍不住心中那股沖動,巨龍猛跳,精關大開,一泄如注,一股股精裝噴射在她的花心深處。

    這時她體內一股洶涌而來的陰氣滾滾流出,竟然深厚無比,多得驚人,仿佛里面有一個氣田似的,好在這個時候的我功力早已達到了自動吸收陰氣的境界,那些陰氣一點兒也不剩的全部流向我體內,然后在我的丹田貯存起來。

    鄭秋嵐感受到體內有力的噴射,滾燙的精漿燙得她的花心又是一陣收縮,本來已經停止呻吟的她又忍不住「噢噢」的長長呻吟起來。

    我享受到從來沒有過的滿足,這一噴發仿佛把全部的精力都噴發出去了,我身子一倒,趴在鄭秋嵐身上,緊緊的抱著她,巨龍卻還停留在她體內。

    過了良久,我們才恢復過來,我半坐起靠在床上,鄭秋嵐偎依在我身邊,一只手抱著我的腰,把頭靠在我胸膛上。

    「小強,你好厲害!」鄭秋嵐輕輕咬著我的手臂說道。

    「是嗎?你也不賴,你那里好緊,我喜歡。」我溫柔的笑道。

    「嗯!我也好喜歡你的……」鄭秋嵐說著用手指輕點我的巨龍,此刻的鄭秋嵐臉上蕩漾著**后的余韻,呈現一片緋紅,竟然是無比的羞澀純情。

    「好姐姐,你保養得真好,比那些年輕女孩子有過之而無不及。」我邊說兩只手在她的身子不停游走。

    「那你要好好的滋補我,讓我保養得更好。」鄭桃嵐媚笑道。

    「那就來吧!」我說道。

    鄭秋嵐的挑逗讓我的巨龍又猛然一跳,立刻豎起,我低吼一聲,一翻身又壓在她身上,巨龍鉆進她那狹小的花徑內。

    鄭秋嵐心中大喜,挺身迎戰。

    過了許久,鄭秋嵐又在渾身痙攣中到達了歡愛的巔峰,可是這次我卻沒有泄身,我還在她體內兇狠的沖刺著。

    「好弟弟,歇一會兒吧,姐姐骨頭都快散了。」鄭秋嵐半瞇著眼睛乏力的說道。

    「可是我還沒有射的感覺呢!」我一邊在她體內沖刺,一邊撫摸著她的乳峰答道。

    「好弟弟,姐姐我快不行了,不行了,啊……」鄭私嵐說著身子又開始抽搐起來,短短的幾分鐘內她竟然又狠狠的泄了一次,這是她從未有過的**,如潮而至的快感讓她快要窒息了,她四肢亂顫,嘴里無力的呻吟著。

    「好弟弟,休息一下……侍會兒……姐姐給你驚喜……驚喜……」斷斷續續的話語顯示著鄭秋嵐的力不從心。

    「什么驚喜?」我保持著長槍貫穿她體內的姿勢停止了動作,問道。

    「現在不說,說出來就不是驚喜了。」鄭秋嵐低聲道。

    「那好吧!」我說完抽出長槍,「嘩啦」一聲帶出好多泛著白沫的**,巨大的槍頭上泛著進人的光亮,紫紅而濕潤,在鄭秋嵐的花徑內滋潤過,越發顯得粗壯堅硬。

    我靠在床頭,輕輕摟著鄭秋嵐問道:「舒服嗎?」

    「舒服死了,真想死在你身上,讓你水遠插在我里面。」鄭秋嵐陶醉的說道。

    「呵呵!可是你現在卻讓它退出來了。」我微笑道。

    「待會姐姐會補償你的,也會好好的補償它。」鄭秋嵐承諾道。

    「那我就期待你的驚喜了。」我點頭道。

    「讓姐姐好好的休息一下,恢復體力,和你**太耗體力了。」鄭秋嵐說道。

    「嗯!你就這樣趴在我身上休息吧!」我摸著她的身子說道。

    「我還要抓住它。」鄭私嵐燦然一笑,伸手抓著我的長槍然后閉上眼睛趴在我胸口上。

    我也趁機閉目養神,休息一下,把吸收過來的陰氣煉化,本來以我現在的功力已經可以自動吸收且自動煉化陰氣,但是我引導陰氣在經脈流走就可以加速陰氣的煉化速度。

    丹日里的金丹突然升起一道光芒,宛如一輪小太陽,顏色由瑩白而轉為金黃,然后在我體內急速旋轉起來,流到全身經脈的陰氣這時仿佛被金丹牽拉住一樣,急速的吸附在金丹上,閃著一團蒙蒙的金色霧氣,越聚越多,很快就把金丹遮掩住了,宛如一團星云一樣,圍繞著金丹旋轉。

    金丹越旋越多,星云越來越少,慢慢的金丹又露了出來,體積又比先前大了許多,已經有一個拳頭的大小,金燦燦的放射出萬丈光芒。

    這時誰都沒有注意到我的長槍突然一閃,一團金光從長槍發出,金光閃過之后,長槍仿佛被鍍上一層金色,閃著金光,從根部一直到槍頭都是金黃的,只停留了十來秒鐘,長槍又恢復了原來的顏色。

    如果這個時候我看到了的話肯定會大吃一驚,固為剛才的景象正是馳女神功中只有「金槍不倒」才會有的。

    金槍不倒不僅僅意味在床上戰無不勝、百戰不倒,還意味著這根金槍已經到了刀砍不斷、劍傷無痕的地步,是金剛不壞之身快要練成的征兆,雖然只停留了十來秒,但是只要勤加吸收陰氣,金槍不倒很快就能練成了,只是我和鄭秋嵐都沒有看到剛才那奇異的一幕。

    鄭秋嵐睜開眼睛,剛才睡得很香,好多年沒有睡過這么踏實的覺了,雖然只有不到半小時的時間,但是她卻覺得仿佛睡了一天一樣,渾身是勁,她不禁暗想道:「他真是一個寶貝,要是一輩子都能和他**該多好啊!」鄭私嵐心里想著,發現自己手中抓著的長槍依然昂首峭立,一點兒都沒有疲軟,心中更是驚嘆不已,暗想道:「這真是一個利器!」

    她看到我還閉著眼,于是輕輕的爬了起來,背對著我跨在我的胯間。

    她用手抓著我的長槍對準了她那一泓凹陷的地方,正是她的后庭花口。

    「這么大,不知道能不能塞進去?」鄭秋嵐有點害怕的想道,她從沒有試過讓這么粗大的東西進過那里。

    「你干什么?」這個時候我早已睜開了眼睛,暗自奇怪鄭秋嵐是不是被我搞傻了,怎么會把我的長槍往她的后門塞去?

    「結你驚喜,讓你嘗嘗姐姐的菊門……」鄭秋嵐細細膩膩的聲音夾雜著喘息傳來,真像一只發春的貓。

    「啊?」真的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長槍再度暴脹,更是粗大滾燙。

    鄭秋嵐的玉手一下子沒有抓住,長槍離手,她想不到我的長槍此刻還能變大變粗,臉色更是驚駭莫名。她再次抓住長槍往自己的菊門塞去,可是槍頭太大了,根本無法塞進去,反倒刺得她齜牙咧嘴的疼。

    「好弟弟,你的太大了,我塞不進去,要是能變小點就好了。」鄭秋嵐氣喘吁吁的說道,越是塞不進去,她心中反而更想了。

    「那我就讓它變小點。」我說道。

    「行嗎?」鄭秋嵐問道。

    我笑了笑,不再說話,默運神功,長槍馬上小了一號,鄭秋嵐也感覺到了手中的變化,又用槍頭在菊門那里比了一下,喜道:「再小點。」

    我又讓長槍小了一號,她再比一下,卻發現小了一點兒,又叫道:

    「再大點。」

    「真是麻煩,小的不是更容易塞進去嗎?」我暗想道,又稍微讓長槍粗壯了一點兒,問道:「這樣可以了吧?」

    「好了,正好。」鄭桃嵐用手抓著長槍頂住菊門,然后用力的往下坐。

    槍頭一點一點的擠進她的菊門,很緊,比她的花徑還緊,長槍在里面艱難的挺進,但是那種緊箍感卻讓我體會到了極度的快感,這是我第一次走后門,光想想就覺得瘋狂刺激,在心情激動之下,長槍暴脹,緊緊塞在她的后門里。

    「啊!」鄭秋嵐感受到我長槍的變化,一時之間覺得菊門里面火辣辣的疼痛,可是這種疼痛卻帶給她莫名的快感,真的叫做痛并快樂著,所以她還是使勁的往下坐。

    終于把長槍全部吞沒了,「呼……」鄭秋嵐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享受著后門緊脹的飽滿感,然后慢慢的開始扭動起屁股來,讓長槍在她的后門里搖擺轉動。

    真的很舒服,那種被緊緊裹夾的感覺真是難以形容。看著鄭桃嵐兩片肥厚的美臀在我眼前扭動,我大為激動,開始慢慢在她的菊門里挺動起來。

    感覺很干澀,里面沒有什么水可以潤滑,但是那種緊湊感卻會令你快感連連。奇怪的是,她的菊門也開始慢慢潤濕起來,不再像一開始那么干澀了。

    鄭桃嵐的雙手按著我的膝蓋,慢慢的聳動起來,一上一下,一起一伏,一邊聳動臀部一邊搖動身子,非常享受。

    這樣挺動一會兒后,我就讓鄭秋嵐跪趴在床上,我一挺長槍從后門再次緩緩的刺了進去,因為里面已經有些潤滑了,比較順利就全根沒入,然后我開始了奮力的廝殺,大開大合的在她的菊門干了起來。

    本來以為這樣狠干鄭秋嵐會疼痛難忍,可是并沒有,相反的,她已經非常享受,一邊大聲的嬌喘一邊搖晃著腦袋,而且還快速的聳動屁股迎戰。

    「真是****無比。」我心里贊嘆道,鄭秋嵐的菊門肯定不是第一次被插進去,所以她才會如此享受這個過程。

    我還在快速沖刺著的時候,毫無防備的,鄭秋嵐竟然比前面來得更是洶涌,她大聲**道:「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然后身子猛烈的顫抖痙攣,一下子癱軟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喘著粗氣,幾乎不成人形。

    我把鄭秋嵐翻了過來,不用愛撫,她的花谷已經濕潤不堪了,我不管她的死活,一下子把長槍刺進她的體內,深達花心。

    這一夜,鄭秋嵐在我身下都是一副癱軟如泥、不成人形的樣子,她不知道**了多少次,她已經記不起來,只記得那種刻骨銘心的快感,她以前可從來沒有享受過如此瘋狂、刺激的**,她知道自己是離不開這個小男人了,他擁有讓每個女人都為之瘋狂的利器,他的天賦異稟可以征服世上任何一個女人的身體,乃至心靈。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