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四章 聯考大捷

獨孤尋歡2017-2-27 15:40:4Ctrl+D 收藏本站

    公司的一切都非常順利,服裝廠生產的兩個牌子已經占據了嘉誠市十分之一的市場,而且也打入周邊的城市,即使是在服裝大省——福建也銷量不錯。/Www。Qb⑤。C0m

    而收購的雪靈富貴服裝公司也已經步入軌道,基本上恢復了以前的狀態,不出一個月就可以恢復到原有的水準,甚至更好。

    校服工廠已經打開了周圍的揭陽、潮州、梅州、汕尾等地的市場,這得歸功于廠長劉月婷,這段時間來,她在工廠成立了一個「外擴小組」,自己擔任組長,將一些員工分成幾個小組,讓他們奔赴各個城市去聯系學校,拓展業務。半個多月來,他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分別和一些學校簽訂了協定,光這些外市的訂貨量就達到了五百萬套,使得工廠的業績一下子提高了一倍不止,只要把這些周邊城市完全攻下,那么校服工廠進軍珠三角就指日可待了。

    從大學聯考完了到現在這段時間,賴惠顰和黃小情兩人都很乖,沒事就會跑來我這里住上幾天,畢竟她們現在的身分還是我的學生,不可能讓家長知道我們不正當的關系。她們和姚瑤本來商量說要去旅游,可是我前段時間很忙,沒空陪她們,就很少去管她們,她們也整天都不待在家里,很晚才回來,也不知道她們在干什么。

    這幾天她們倒是很乖,幾乎沒有怎么出去,即使出去了也很早就回來。

    我從姚瑤身上下來,她已經癱軟如泥、嬌喘不已,而賴惠顰和黃小情早就滿面潮紅,等待我的寵幸。

    我一把拉過賴惠顰,她的花谷早已春水泛濫,我伏身壓上她,巨龍馬上鉆進她的體內,直達花心深處,然后我便開始沖刺起來。很快的,她就**不已,身子痙攣起來,一泄如注,癱軟在床上而說不出話來。

    我才剛起身,黃小情便已經自動的鉆入我的胯下,主動用花口對著我的巨龍,我還沒有挺身,她便主動的向上聳起身子,她的花徑就已經容納了我的巨龍,可見她那里早已濕滑無比,才能如此順利的全根吞沒粗壯的巨龍。

    「既然你如此主動,那就讓你控制吧!」我心里想著,雙手抱著黃小情的身子一翻,她便和我換了位置,我躺在床上,她跨騎在我身上。

    黃小情最喜歡的就是這個姿勢,她的雙手按著我的胸口,開始大起大落的蹲坐起來。很快的,黃小情也到了快感的巔峰,她用雙手死死的按著我的胸口,緊緊坐在我身上,使盡全身力量往下擠,似乎要把我吞沒在她的花徑里,隨即身子如電擊一般的顫抖起來。我知道這是黃小情的最后關頭了,也使勁把長槍變粗、變長,把她的花徑撐得更緊、更滿。

    因為有好幾天沒有愛她們了,所以今晚我令她們好好的泄了幾次身,等她們喘息已定,稍微恢復過來,她們便全都爬到我身上來,姚瑤依偎在我右邊,黃小情依偎在我左邊,而賴惠顰無處可去,說道:「那我只好壓在你身上了。」說著就爬到我身上來。

    「你就不怕壓壞你老公啊?」我笑問道。

    「誰啊?你又不是我老公……」賴惠顰說道。

    「啪!」我一巴掌拍到她的屁股上。

    「哎喲!」賴惠顰不禁怪叫一聲。

    賴惠顰話聲未落,「啪、啪!」卻同時響起兩聲脆響。

    「你敢?」姚瑤和黃小情竟然異口同聲的說道。

    「哈哈!你看,連小情和瑤瑤都看不下去了,該打!」我大笑道。

    「你呀,只是我們的大情人!」賴惠顰依然嘴硬。

    「說的好像也對哦!」黃小情和姚瑤又同聲贊同道。

    「還說!」我說完突然狡黠的一笑,巨龍猛跳,一下子頂在賴惠顰的花谷洞口,屁股一聳,巨龍便鉆進她的花徑內。

    「噢……」賴惠顰被突襲,忍不住身子顫抖,吐出一聲長長的呻吟,然后呻吟道:「老公,不要……不要,我受不了啦!唔……我錯了,老公……」

    「哼!現在知道叫我老公了,就讓它停在你那里吧!」我說道。

    「唔!」賴惠顰還是忍不住心中的震撼,語不成聲。

    「老公,不要懲罰顰兒了。」姚瑤和黃小情搖著我的手臂求情道。

    「好了,這又不是懲罰,讓顰兒好好的享受吧!」我笑道,然后話聲一轉,問道:「今天你們三個怎么這么乖,沒有出去?」

    「明天就是大學聯考放榜日啊!我們當然得待在家里。」姚瑤乖巧的說道。

    「哦!大學聯考成績要明天下午才開始出來,你們就耐心的等吧!」我點頭道。

    每年的大學聯考成績都在六月底才會出來,今天就是大學聯考放榜日了,我早早的就來到學校,好多天沒有來學校了,連我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一直在學校和公司之間兩頭跑,有時我也會產生力不從心的感覺,好在公司有那些美麗的女人在管理,而學校也因為有了吳海燕的打理而讓我輕松許多。

    「黃校長,這是這段時間的一些檔案,你抽個空看看。」我剛坐下,吳海燕便拿了厚厚的一疊文件過來放在我桌上。

    「這么多啊?」看著眼前這一大堆文件,我不禁面有難色的說道。

    「你已經有快二十天沒有來學校了。」吳海燕笑道。

    「我不是說了學校的日常管理工作你都可以作主,作不了主的就和幾個副校長商量便可以了,我哪有時間看這么多啊?要不然以后你把這些檔案看了,然后一件一件大概說給我聽好了。」我說道。

    「如果這樣的話,還是我作主好了。」吳海燕點頭道。

    「嘿嘿!如果什么事都拿來煩我,我可就分身乏術了。」我暗想道。

    九點召開了學校的行政人員和高三班導師的會議,管教學的副校長講了下午查分數的有關情況,然后分配好班導師們的工作。

    下午五點的時候,省考試院終于開始傳成績了,于是高三的班導師就忙著開始查看成績,我就坐在旁邊,隨時聽取他們匯報的高分成績。

    「呀,有個總分六百五十分。」

    「有個國文一百三十九分。」

    「有個數學一百五十分,滿分!」

    「有個總分七百分。」

    我一邊聽一邊抑制不住的興奮起來,我心里真是樂極了,光從老師們匯報高分時那種驚喜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來,我們學校在今年的大學聯考中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

    六點半的時候,我們學校的成績終于傳完了,而老師們便開始忙碌的統計著各自班上的成績,我所帶的高三十班就由鄒海風在統計。

    七點的時候,整個學校學生的成績終于完全統計好了,高三共有考生五百人,上重點大學的學生有兩百零八個,上普通大學的有兩百八十八個,只有四個學生考上專科學校。

    總分超過七百分的有五十人,有個學生考了七百四十分,是高三一班的一個理科考生,是省狀元,而文科的考生只取得了全省第二名,僅僅比狀元少了一分,各個單科滿分的學生就有十二個,比起去年的大學聯考來,今年的大學聯考竟然是上了一個新臺階,有了歷史性的突破。

    老師們在小小的辦公室里高聲大笑、興高采烈。

    「我們班成績怎么樣?」看著鄒海風笑得像開了一朵花的臉,我知道肯定考得不錯。

    「很好,太大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鄒海風說著把手中的成績遞給我,繼續說道:「你自己看吧!」

    我雖然一直看好班上的學生,可是這也太讓我驚喜了,全班二十六個學生有十幾個上了重點大學,幾個上了普通大學,上重點大學的學生中就有十個總分超過七百分。

    讓人驚奇的是那些美術、音樂、體育專業的學生竟然各個都上了重點大學,而且成績都位居全校同專業學生的前列。

    我班上學生的總成績居然是全校最好的,要知道這是一開始就被學校放棄的「垃圾班級」,能混完高三就了不起,他們能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創造出了奇跡,確實厲害。

    「恭喜你,黃校長!」

    「想不到啊!想不到十班竟然……」

    「黃校長確實能化腐朽為神奇,點石成金啊!」

    一時之間,老師們又開始對我展開糖衣炮彈了,好話如潮水般的涌來,我只好哈哈笑著,說道:「同喜、同喜。」

    鄒海風在旁邊靜靜的看著黃強,心里也是非常興奮,就是這個男人,才剛加入學校不久的男人竟然把全校甚至全市都聞名的問題班級治理得井井有條,而且在大學聯考中考出了如此驕人的成績,怎能不讓人嘆為觀止呢?同時她也為自己能跟著他而感到驕傲自豪。

    除了鄒海風之外,還有一個女人也在旁邊靜靜的觀察黃強,她就是吳海燕,她來學校前魏陽就說過這些事情,她到了學校后也向同事們了解過,剛開始還以為黃強只是和學生年齡相仿而好相處從而感化學生,雖然月考時他班上的學生都考出了好成績,但是她一直不是非常肯定,而現在成績擺在面前,她不得不相信眼前這個年紀輕輕的校長確實有過人的本事和魅力。

    吳海燕看著在同事們的奉承下有點手足無措的黃強,突然覺得這個男人非常可愛,她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久違的發自內心的微笑,平靜的內心竟然出現了絲絲的波動,只是她還沉浸在這片崇敬和興奮的海洋中,并沒有察覺到自己內心這點細微的變化。

    「好了,學校取得了如此好的成績,放鞭炮慶祝去。」我被老師們奉承得有點頭暈了,趕緊向吳海燕招呼道。

    「是啊!昨天我就已經讓人買好了特大號鞭炮餅。」后勤主任連忙說道。

    「那還等什么!快點去啊!」我大叫道。

    學校大門口,工人已經豎起了一棍高高的鐵管,恐怕有三十米高,一串長長的鞭炮從頂端一直垂到了地面,所有參與查分數的行政人員和高三班導師們圍在一起,后勤主任拿著一棋已經燃燒起來的棍子遞給我說道:「黃校長,你來點。」

    我高興的接過來,對著他們笑道:「注意了,我開始點了啊!」

    「點吧!」老師們都鼓噪起來。

    「劈里啪啦……」我引燃鞭炮的導火線,很快的鞭炮便開始炸響了,在震天炸響中,一串串紅色的禮花從空中綻放,在滕朧的煙氣之下,顯得非常美麗,比煙火還美。

    我看著一朵朵從空中飄落的禮花,此刻心里又是興奮又是寧靜,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學校建設成世界一流的學校,要讓學校在明年的大學聯考中再上一個臺階,讓更多的學生在美術、音樂、體育等術科方面取得更好的成績,讓更多學生享受學習帶來的樂趣。

    「這次我們去郊游,大家說好不好?」班上的學生全都來了,我便問道。

    「好啊!我們去露營!」狄良高聲回應道。

    「太好了,黃老師真是好。」

    「反正待在家里也是無聊,就去玩玩啊!」

    「可是郊外露營很麻煩。」班上的學生開始議論紛紛。

    「大家靜一靜。」我揮手示意大家停止討論。

    因為在大學聯考前我就已經答應過學生,只要大家考得好,我便帶他們出去玩。昨天的放榜,他們都已經查到自己的分數,所以今天齊聚在學校,要求我遵守諾言。

    「那大家說一說有沒有好的去處?」我問道。

    「去海邊!」林娟提議道。

    「海邊有很多地方,哪里的海邊好玩呢?」葉春雨問道。

    「去龍奧島玩,那里很美。」姚瑤太聲說道。

    「哦!只聽說那是一個神秘的海島,你去過嗎?」一個學生問道。

    「去過,去年國慶的時候去過一次,漂亮極了,藍藍的天空藍藍的海,白白的云朵白白的沙,低飛的海鳥翻騰的浪花,而且那里好玩極了。」姚瑤陶醉的說道。

    「黃老師,我們就去龍奧島吧!」學生們欣喜的說道。

    「好,既然大家商量好了,我們就去龍奧島吧!至于有同學說到露營很麻煩,那就不露營,住旅店吧!現在你們回去準備好出門要帶的一切東西,比如衣服,女同學的防曬霜、面膜,后天八點半在學校大門口集合,然后準時出發,千萬不要遲到啊!還有一件事,我們要坐輪船,會暈船的同學還要帶一些暈船藥。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要記得帶上泳衣哦!那里沖浪很刺激,總之那里樂趣多多,同學們去了就知道。」接著我把一些出門要帶的必需品都寫在黑板上。

    「我想把我們家的管家也帶上。」夏添說道,他是一個公子哥,家里有的是錢,獨立能力比較差。

    「哈哈哈……」他的話引起學生們一陣哄堂大笑。

    「另外,我們班有二十六個人,你們自由分成五組,每組各五人,其中一個組就六個人。大家各自選你要好的同學分組,選出組長,然后由組長把名單交給我,每組最少要有一個男生,在野外是有一定危險的,大家得作好心理準備。」我吩咐道。

    臺下開始討論,平時喜歡聚在一起的學生很快就確定了小組成員,還有一些人在搖擺片刻后加入自己中意的小組,還有一些不太受女學生歡迎的男學生只有自己組成光棍組,因為這樣就出現了幾個純女生組。

    小組長們把各自的名單交給了我,我略微掃描了幾眼,問道:「怎么你們還是會出現純女生組?」

    「我們自己可以照顧好自己,老師你就放心吧!」女生組組長說道。

    我點頭道:「好吧!我就相信你們,大家也都不小了,應該要會照顧自己,那我加入哪組好呢?」

    「加入我們這組、加入我們這組。」

    「到我們組來、到我們組來。」

    學生們都非常興奮的大叫,熱情真是讓人感動啊!我心里非常高興,如此受人歡迎的老師能有幾個?在他們身上投入的熱情終于有了回報,這就是做一個老師最欣慰、最有成就感的事情了。

    「賴惠顰這組全都是女生,我就加入她們好了,組長由我來做。」其實我心中早就已經想好加入哪一組了,剛才的詢問只是掩人耳目。

    賴惠顰、姚瑤、黃小情三人對視一眼,會心的笑了,剛才她們組隊的時候便極力排斥男生,為的就是能方便我加入,剛才我一問,還真讓她們提心吊膽了一下,怕我會加入到其他組去。

    我向她們三個眨了眨眼,示意我早就已經看出了她們的意圖,她們這組除了她們三個之外,還有黃小情的好朋友林娟和姚瑤的好朋友柳園,林娟性格比較內向、孤僻,一向少與同學交往,而柳園是姚瑤的同桌,兩人是好姐妹。

    我再交代了各類事項后,便讓學生們各自回家了。

    我回到校長辦公室,想了想,便撥通了龍奧島海上漁村長老堂的電話,說道:「喂!我是黃強,你是齊長老嗎?」

    「啊!村長,我是齊澈。」齊澈說道。

    「這樣的,我后天要帶二十幾個學生去龍奧島玩,所以我想請村里替我們安排一下吃住,有沒有問題?」我詢問道。

    「沒問題,這點小事,村長你吩咐就是了。」齊澈連忙說道。

    「可是這會涉及到村里的財政開支……」我有點猶豫的說道。

    「哎喲!村長你就不用擔心了,這點錢村里還是有的,十萬以下的錢村長可以隨便使用,不用經過長老堂同意。」齊澈解釋道。

    「哦」!那我謝謝齊長老了。」我說道。

    「村長你放心好了,我會讓小唐安排好的,你們就放心的來吧!」齊澈拍拍胸膛說道。

    我掛了電話,靠在大椅上想想還有什么沒有搞定的,想到旅游車還沒訂,我按了一下內線電話,吳海燕很快便走了進來。

    「吳助理,后天我要帶我們班的學生出去游玩,你可以幫我請一輛旅游大巴士嗎?」我問道。

    「哦!有多少人?」吳海燕問道。

    「二十七個。」我答道。

    「一輛中型巴士就可以了,我馬上去安排。」吳海燕微笑道。

    「謝謝!」我說道。

    吳海燕出去了,說實在的,她辦事夠爽快俐落,而且精打細算,非常熟練老到,有她做助理,我的工作少了一大半,魏陽真是不錯,推薦了這么一個得力助手給我,哪天請他喝兩杯。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