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六章 椰林激情

獨孤尋歡2017-2-27 15:40:58Ctrl+D 收藏本站

    「強哥,我們去散散步好嗎?」晚飯過后,黃小倩來到我身邊輕輕的拉了拉我的衣袖說道。

    「好啊!」我點頭道。

    我剛要出聲叫姚瑤和賴惠顰,黃小倩噘著小嘴搖著我的手臂,眼里充滿渴求的目光,說道:「就我們兩人去,不要加上她們。」

    「好啦!走吧!不要讓她們知道。」我說著拉起黃小倩的手偷偷溜出餐廳。

    對黃小倩,我總覺得有點愧疚,她本來是高勇的女朋友,可是卻在陰差陽錯的情況下被我上了,上了就上了,她卻又愛上我,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好好的和她單獨在一起過,每次要不是賴惠顰在,就是姚瑤在,即使是**的時候我們也從來沒有單獨過,所以這次我爽快的答應了她的要求,單獨和她出去。

    夕陽西下,只剩下一點點還露在海平面上,給大海鍍上一層金燦和橘紅的顏色,非常艷麗。傍晚的海風很涼,把白天的一點點余熱都吹散了,只剩下柔柔的涼意。

    黃小倩溫柔的拉著我的手依偎在我身邊,海風吹起她那烏黑的秀發,美麗的臉龐籠罩著一層金黃的光,在夕陽的余暉下顯得特別幸福。

    她的**很大、很飽滿,緊緊挨著我的臂膀,有種異樣的感覺,怪舒服的。走在軟軟的金黃沙子上,細細的沙子摩娑著腳丫,好像被按摩一樣,加上美景在前,美女在旁,我的心情非常舒暢。

    「強哥,夕陽好美哦!」黃小倩溫柔的說道。

    「是呀!」我點頭道。

    「好希望能夠和你天天這樣散步,一直到老去。」黃小倩輕嘆道。

    「嗯!我也希望能和你這樣走一輩子,可是……」我突然想起了高勇,不由得遲疑了。

    「可是什么?你怎么不說了?」黃小倩連忙追問道。

    「沒什么,你最近和高勇有聯系嗎?」我小心的問道。

    「有啊!他在軍營里很好,每天都過得很開心。」黃小倩說道。

    「那你們……知道……我們……」我不知道怎么說下去了,真是頭疼。

    「強哥,你怕嗎?」黃小倩問道。

    「不是,我只是覺得搶了他的女朋友,有點不好意思。」我低聲說道。

    「哼!那是便宜你這個色狼老師,你還不好意思,我看你心里在偷笑吧!」黃小倩輕輕在我的手臂上扭了一下,嬌聲道:「只是現在我已經是你的女人了,我愛的是你。」

    「嘿嘿……」我突然下頭輕輕的吻了她的紅唇一下,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小倩,我也愛你!」

    「強哥,我好愛你!」黃小倩幸福得臉都紅了,把頭靠在我的懷里輕聲呢喃道。

    「高勇那邊我已經搞定了,我和他坦白了,他說他也習慣了軍營艱辛的生活,每天都在訓練,慢慢的也沒有心思和我談戀愛,所以我們早就分手了,只是我沒有對他提起我和你的事情。」

    「這樣好,要不然我心里總是會不安,哈哈!我心里的石頭終于落下了。」我想到得意處,不由得放懷大笑起來。

    「強哥,我們到椰林那邊去。」黃小倩柔柔的說道。

    此刻太陽早已落下去了,連最后一絲霞光也隱沒在天空,只剩下一點點幽藍的光在天邊。海上開始漲潮了,白色浪花不時沖刷著涌上沙灘,然后又退了下去,每次都會比前一次涌得更高。

    這里的椰林很密、很亂,海風吹拂著椰樹,發出陣陣響聲,椰林里的黑暗處不時可以看見一對對情侶在擁抱、親吻。

    月黑風高夜,正是情動時。

    「強哥,我們也找個沒人的地方。」黑暗中,黃小倩的眼睛發出幽幽的光芒。

    「嗯!」我拉著她的手,我們避開有人的地方,往椰林的深處走去。

    椰林越來越密,我們已經走得很遠了,一路走來都沒有再看到人。我們又穿過一排椰林,來到一片開闊的地方,此刻月亮開始升了起來,周圍沒有一絲云彩,它靜靜的掛在樹梢,散發出淡淡的月光,把周圍的一切都映得白白的,顯得非常靜謐。

    「強哥,我們就在這里坐下吧!」黃小倩拉著我坐下,軟軟的沙子坐上去很舒服。

    黃小倩坐在我前面,整個人都斜斜靠著我懷里,仰著頭靜靜的看著我,一對明亮的眼睛在黑夜里分外明亮,就如兩顆星星一樣。

    「強哥,這樣靠著你好幸福,要是時間靜止就好了。」黃小倩柔聲道。

    「小倩。」我的聲音低沉而顫抖,我伸出手指撫摸過她的秀發,手指輕輕滑過她的額頭、眼睛、嘴巴,她的臉就像是絲綢一樣輕柔。

    「強哥。」黃小倩把頭靠在我懷里,仰著頭直直的盯著我,慢慢的噘起了紅潤的嘴唇,閉上眼睛。

    我心一顫,緩緩的低下頭輕輕吻在她柔軟的紅唇上,她的嘴唇潤濕而熾熱,我的舌頭滑入她的嘴里,吮吮她嘴里的汁液。

    黃小倩反手勾住我的腦后,主動、激烈的與我口舌交纏,我竟然有一瞬間的暈眩,滋味美得像攀上了天堂的高峰,我猛烈的抱著黃小倩柔軟的身子,深深的、狠狠的在她的嘴里索求著,與她的丁香小舌你來我往的纏繞糾纏著。

    我們激烈的熱吻,像是要將黃小倩胸腔里的空氣都抽干一樣,她只覺眼前發黑、呼吸不暢,快要窒息了,不由得「嗚嗚」的直叫,反手捶打我的胸口。

    「你快把我悶死了。」黃小倩大口喘著粗氣,嬌嗔道。

    「嘿嘿……舒服嗎?」我笑問道。

    「舒服……」黃小倩說完翻過身來和我面對面,兩手又箍上我的脖子,眼睛直直的盯著我,然后又猛烈的吻上我的嘴唇、脖頸、耳垂……而且還一邊解開我的衣扣,一邊往下吻去,不過這次不是溫柔的親吻,而是近乎發瘋的啃咬。

    「輕點、輕點,小倩,好痛。」我想不到黃小倩竟然是如此瘋狂,忍不住叫道。

    黃小倩已經把我的褲子扒了開來,粗大的巨龍在黑夜里堅挺如槍,她一邊親吻我的身體,一邊用小手抓住巨龍,瘋狂的擼動起來。

    之前和黃小倩**從來沒見過她如此主動、如此瘋狂,她今天的異常舉動反而讓我感到莫名的刺激,心里大為激動,巨龍就越發粗壯,堅硬如鐵,滾燙似火。我的手再也忍不住了,一把覆在她豐滿的**上,盡情的揉搓。

    巨龍忽然進入一個溫熱濕潤的洞口,還有一條濕潤的小舌在巨龍身上舔來舔去,巨大的龍頭被緊緊含住,受到一股巨大的吮吸力,感覺異常舒服,彷佛全身的力氣都要被吸去,身上的快感卻越涌越快,一下子彌漫全身,我忍不住低吼一聲,雙手緊緊的按著黃小倩的腦袋,屁股用力往上頂,似乎要把巨龍全部塞進她的嘴里。

    我很清楚的感覺到巨龍已經深深的塞入她的喉嚨,龍頭頂著她的喉嚨,幾乎被頂彎了,那種感覺真是爽啊!

    黃小倩整個嘴巴都被我的巨龍緊緊塞住,突然被我用力的頂到喉嚨,一下子感覺呼吸困難起來,從來沒有如此深喉過,她感覺異常的刺激興奮,她想要出聲,卻被巨龍頂住了,只能「嗚嗚」的發出模糊的聲音,直到感覺自己再不呼吸就會死去,她才猛然往后仰頭,吐出我的巨龍,然后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雙手卻還握著我的巨龍套動著。

    我太興奮了,迅速的扒下黃小倩的衣服,然后把她緊緊的壓在身下,一張嘴含住她胸前一顆殷紅的乳珠,乳珠散發出陣陣**,柔嫩的乳珠在我嘴里迅速的堅硬挺立,我用牙齒輕輕咬著乳珠,舌頭在上面快速來回的舔著。

    另外一個**我也沒有讓它空閑,一只巨掌早已覆蓋上去,碩大豐滿的**在我的手里好似一團面粉一樣不停的變換著形狀,我的食指和中指微微張開,夾住了乳峰上的乳珠,快速的揉著,不停的作圓周運動。

    那種快感如潮涌一般刺激著黃小倩的每一根神經,極限的暈眩和如觸電般的微微帶著痛楚的快感充斥著她的每一個感官,刺激、興奮、情悅、酸癢、痛苦……各式各樣的微妙感覺一下子把她淹沒了。

    黃小倩忍不住張開小嘴,大聲的**呻哼起來:「好癢……老公,我……要,快……快進來,我要你……」

    我的右手向下探,越過黃小倩那平坦光滑的小腹,到達萋萋芳草地,入手黏滑濕潤,狹小的花縫早已溢滿**,我的中指一滑,自然的溜進她的花徑,里面**滿布,早已充分濕潤,騷癢難耐。

    我的身子一滑,小腹貼近黃小倩的小腹,巨龍滑過她的芳草,穿過兩片花唇,沾滿了她的**,然后順利的滑進狹小的花徑中,「噗滋」一聲,**四濺,一下子命中紅心,抵達她的花心深處,緊緊頂著嬌嫩的花心。

    「啊……」空虛的花徑一下子被充分的填滿,黃小倩感受著這種緊實的快感,長長的呻哼了起來。

    我熾熱的**進九黃小倩的體內,然后狂野的穿刺著她,在她的花徑內瘋狂的沖刺。沙子是柔軟的,黃小倩的身體在我的沖刺下,竟然慢慢的移動起來,她干脆勾起雙腳,緊緊勾著我的腰,我在她體內每沖刺一下,就移動一步,我們一邊**一邊在沙灘上移動起來,這種感覺太特別了。

    我們前面有個沙堆,我加大沖刺力度,黃小倩竟然順著沙坡滑到了沙堆頂上,可是沙堆過后馬上是一個下坡,我們剛沖上沙堆頂就往坡下跌落。由于我的身體較重,我們便翻了過來,變成了我在下面,我們兩個就這樣身體連著身體抱成一團往坡下滾去。

    每當黃小倩被壓在下面滾動的時候,巨龍便狠狠在她的花心猛撞一下,巨大的沖撞力、堅硬滾燙的龍頭使得嬌嫩花心彷佛被萬伏高壓電電了一下,黃小倩的身子便劇烈的顫抖痙攣起來,雙腳死死的夾緊我的腰,不停挺動著、迎戰著。

    我們還沒有滾到坡底,黃小倩便痛快淋漓的泄了一次。

    「啊啊啊……」不知道是**的快感還是被壓痛,黃小倩的叫聲驚天動地,把椰林里的海鳥都驚飛了起來,從椰樹上飛了起來。

    我們滾到坡底,剛好我被壓在底下,可是黃小倩才剛剛泄了身,她渾身無力的癱軟在我身上,一動也不動,我抱著她光滑的后背,屁股用力的往上頂,狠狠撞擊著她的花心,黃小倩無力的任我在她體內沖刺,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在我巨大的沖擊力下,黃小倩慢慢的退去**余韻,身體又起了反應,她的花徑內又如黃河泛濫一般春水狂涌,她慢慢的撐起身子,雙手按在我的胸膛,慢慢的翹起屁股,緩緩的起伏著、聳動著。

    過了良久,黃小倩在如潮的快感中又達到了生命的巔峰,淋漓盡致的泄身了。

    黃小倩無力的趴在沙灘上,她終于體會到了我的強悍,終于體會到了為什么每次都要好幾個女人才能和我**,到現在她已經**了四次,可是我卻還沒有泄身的跡象,而她已經渾身無力、至身酸痛了。

    黃小倩雙手一轉,整個上牛身靠在沙灘上,只把屁股翹得高高的,任我狂野的沖刺。

    我知道黃小倩已經達到體力的極限了,我不能再堅持下去,如果我還不泄身的話,黃小倩肯定會受到傷害,于是我放送身體,打開精關,很快的我便感覺那如波濤般的快感向我襲來,我狠狠的往她體內沖刺了幾下,小腹一陣痙攣,巨龍猛顫,一股滾燙的陽精便猛然噴了出來,狠狠的澆在她的花心。

    「嗅……」黃小倩宛如垂死的人被啟動一樣,又長長的呻哼了一聲,然后整個身子倒在沙灘上。

    我汗如雨下的趴在她身上粗喘著,巨龍還停留在她的身體里,熾熱的種子在她體內播灑著。

    黃小倩也拼命的喘著粗氣,輕輕呼喚著我的名字,不知道是真是假,好像在夢里一樣。

    我睜開眼睛,天色已經大亮,盡管隔著窗帝,陽光還是照射了進來,這一覺睡得可真香。

    姚瑤、賴惠顰兩人趴在我身上,此刻還睡得正熟,發出細微的呼吸聲,很可愛,胸脯微微起伏,壓在我的身上有種不一樣的舒服感。

    我們在海上樂園瘋玩了三天,那里什么可以玩、好玩的項目幾乎都被我們玩遍了。

    在這三天里,每個同學都盡情的玩,體力幾乎耗費殆盡,每個人臉上都滿是疲憊之色。

    昨天傍晚我們才回到漁村,吃過晚飯后大家就早早的回房休息了。黃小倩因為那晚在椰林里極盡享受,至今都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所以昨晚她和林娟睡同一個房間,只有姚瑤和賴惠顰賴在我這里,結果被我狠狠的摧殘了。

    我一看時間,已經是十一點,應該要起席了,按照計劃,吃過午飯就要帶學生們去參觀海上漁村,而參觀完漁村便可以自由活動。

    我的兩手在姚瑤和賴惠顰雪白的臀部上拍了拍,兩人痛得睜開眼睛,看到是我一臉的笑意,沒出聲又倒下去繼續睡。

    我再次拍了拍她們的美臀,說道:「起床了,都快吃午飯了。」

    「不吃,我還要睡。」

    「不吃,我好困。」兩人啃里嘟囔著就是不愿起來。

    「再不起來,好,那我們繼續**吧!」我眼珠一轉,打起了壞主意,說道。

    「不要、不要。」

    「我還是起來吧!」兩人不情不愿的睜開眼睛,慢吞吞的爬了起來。

    「呵呵……」我忍不住笑了,其實我只是嚇嚇她們而已,此時兩人美麗豐滿的**在我眼前晃動著,**四溢,乳珠殷紅,耀眼生花,我忍不住大吞口水,伸出魔掌在她們的香乳摸了一把。

    「老公……」兩人異口同聲的嬌嗔道。

    「好好,看看總可以吧!」我連忙舉手投降。

    「嘻嘻!這就叫『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姚瑤搖頭晃腦的說道。

    「孔子曰:『君子動眼不動手』。」賴惠顰一本正經的說道。

    「越是誰教她們的啊?真是師門不幸啊!可不要說她們是我的學生!」我內心暗想道。

    我收拾好出去一看,已經有些學生起來了,但是大部分學生還在睡,我便讓起來的學生去把他們都叫醒。

    吃過午飯后,我帶學生們去參觀海上漁村,學生們感受很大,以前他們大都生活在小皇帝似的生活里,根本不懂得珍惜生活,也不懂得珍惜眼前的幸福,雖然我的到來給他們帶來一些改變,但是此刻鐵一般的現實讓他們終于明白了生活中還有很多苦難,讓他們明白自己是多么幸福。

    「想不到漁民的生活是如此艱辛。」林娟揉著紅紅的眼睛說道。

    我語重心長的說道:「其實何止是漁民的生活艱辛呢?每個階層的人都是要付出巨大的艱辛,就像你的父母,做生意難道不苦嗎?起早摸黑,笑臉迎人,心中有再多的委屈也只能笑著對待顧客。就說賴惠顰的父親吧!雖然身為大富商,但是競爭的壓力不大嗎?不付出艱辛的努力能繼續成功下去嗎?也許同學們會說那些貪官不用付出努力,其實不是的,他們整天戰戰兢兢,害怕哪天東窗事發,提心吊膽的日子可也不好過。」

    我環視了圍上來的學生們一眼,頓了一下,繼續說道:「生活都是艱辛的,關鍵是我們要付出努力,只有付出努力得來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依靠別人的只能是一時、短暫的。你們現在已經是成人了,你們很快就要走進大學,希望你們在以后的學習、生活、工作上都能記住我今天說的話,努力生活才會活得精彩!」

    「啪啪啪……」熱烈的掌聲此起彼落,回響在漁船的上空。

    我看學生們現在都比較嚴肅,不由得笑了,轉換了一個輕松的話題,說道:「好了,我們去游泳吧!在村子東邊有個天然的海水浴場,特別適合游泳。」

    大家都歡呼起來,爭先恐后跑上了岸邊。

    「別急、別急,大家先回放換好泳衣,那個海水浴場是不對外開放的,所以沒有外人。」

    學生們紛紛跑回房里換泳衣,而像胡忠、狄良等一大群色狼激動得不行,老早就盼著這個時刻了!女孩子們一個接一個從房里跑了出來,他們就多興奮一分。

    「啊!丁美鳳出來了……連身綠色泳衣,還有小裙邊,好美的大腿啊!又修長又健美,看看,多白凈啊!」

    「啊!蘇丹紅,她的**形狀好堅挺啊!像術瓜一樣!」

    「啊!歐麗蕓,她的皮膚好白哦!圓圓的肚臍眼,纖細的蠻腰,好漂亮啊!」

    「啊!關月,她的粉色小褲邊上好像還露出了幾根毛毛!」

    男生心里都在吶喊。

    每一個女生都是那么高挑,身材堪比模特兒,曲绔玲瓏,胸部尺寸有大有小,不過都非常好看,無論是**還是椒乳,足可稱得上完美。

    我的眼睛睜得猶如銅鈴,生怕錯過每一個細節,這些活色生香的場景一個個擺在眼前,半遮半掩,比黃**電影要吸引人得多,和她們相處近一年,但是也沒有如此近距離的看清楚她們的身體,今天有幸看到這一切,真是不枉來此一趟!原來青春是可以這樣體現的,要是讓女強們都穿上比基尼就更過癮了,我不由得控制不住的開始意淫起來。

    那些男生都以百米沖刺的速度跑回房里換上短褲,然后又以百米沖刺的速度跑了出來,然后就屏住呼吸盯著那些跑出來的女孩,這些小妮子個個青春靚麗、非常美麗。

    看著各個被泳衣緊緊繃住的漂亮**,有些男生忍不住梳下口水,更有甚者已經在用手臂去抹鼻子了,手臂染得鮮紅。

    「吁!你看,胡霞……」胡忠用手臂碰了碰王鵬的手臂,色瞇瞇的說道。

    「好大的**啊!林娟,想不到她也夠豐滿的。」張耀興和徐華明說道。

    葉春雨突然走到我的面前,羞答答的說道:「黃老師,我穿得好不好看?」

    突然被一個人擋住我的視線,我暗想道:「哇!好大的胸部,大紅的泳衣也難以綁住,似乎要裂衣而出。」

    我的眼睛往上一看,原來是葉春雨笑瞇瞇的挺著胸部在我眼前晃。

    「嘿嘿!好看、好看。」我笑道。

    「哼!大色狼。」葉春雨嬌嗔道,不怒反喜,彷佛會滴水的眼睛瞟了我一眼,真是勾魂攝魄。

    「要是能摸摸才好呢!」我暗想道。

    不行!我還要做為老師的表率,于是我不敢再多看那一些耀眼的**,將目光眺望于遠處,故作清高,可是那片耀眼生花卻太具有吸引力了,正當我幻想的時候,卻不知道危險已經悄悄降臨。

    「啊!」我的屁股突然遭受襲擊,而且不止一下,兩邊屁股同時遭受了一下『掐指手』,不用回頭看,我已經知道是姚瑤和賴惠顰在身后偷襲我了。

    「嘿嘿!又在打其他女孩的主意了?」賴惠顰冷冷的說道。

    「嘻嘻!肯定是老公那根禍害又蠢蠢欲動了。」姚瑤總是嘻嘻哈哈的。

    我目頭一看,賴惠顰上面穿一件藍色泳衣,下面穿一條藍色泳褲,胸部綁得緊緊的,還是掩飾不了她的碩大豐滿,兩腿間的閉合處形狀明顯,鼓鼓的像個小饅頭,右臂上的刺青格外刺眼,剛脫下運動鞋的腳丫又白又嫩。

    姚瑤迎風解開馬尾辮,任由長發披肩,嫣然巧笑,小巧玲瓏的身材比例堪稱完美。

    兩人身上都散發出青春的氣息,雖然我早已非常熟悉她們的身體,但還是第一次看到她們穿泳衣的樣子,別有一番滋味。

    「好了,下水吧!」我連忙說道,此時不走,更待何時?我馬上往海水里跑去,然后一個魚躍,健美的身體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撲通!』一聲鉆進了大海里,姿勢優美、動作俐落,堪比專業運動員。

    「哇!老師跳得真是好看!」一群女生不由得驚嘆道。

    「老師真是一個怪才,想不到游泳也這么在行,運動員也不過如此。」男生們也在驚嘆道,驚嘆之余又是羨慕不已。

    「難怪老師把了這么多女人,要是我也能像他那樣多才多藝,怎么會把不到女孩呢?」每個男生心里都在想著如何把馬子。

    「這個大色狼,算你跑得快。」賴惠顰恨恨的罵道。

    「這個色狼倒是挺會游泳的,顰兒,你就別氣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公的脾性,就是不折不扣的大色狼啊!」姚瑤看得很開,開玩笑的說道。

    「別多想了,我們也去游泳吧!」姚瑤看著還在生氣的賴惠顰,拉著她的手跑向海水中。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