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七章 連番激情

獨孤尋歡2017-2-27 15:41:26Ctrl+D 收藏本站

    我鉆進海水里潛了好一會兒才露出頭來,引得學生們又一陣驚嘆,這一次潛水整整四分鐘,憋氣水準真高,此時我離原來的地方已經有三十多米。/w>
    我感覺很暢快,全身每一個細胞都舒展開來,享受無盡的涼爽。傍晚的海水還是挺涼的,我迎著海浪游去,就像一條逆水的劍魚一樣,我盡情享受屬于我一個人的空間,周圍的一切都被我暫時遺忘,眼里再也沒有美女了,我只是享受著被海浪沖刷撞擊的刺激。

    不知不覺我已經遠離了學生,偏離劃定的有用界線。那些學生因為有我剛才的警告,他們都規規矩矩的在劃定的游泳范圍內暢游,那里的海水深區也有兩米多,足夠那些游泳技術好的人戲水了。

    我踩著海水隨波浪不停的上下起伏,將內力布滿全身,盡力的放松身體,然后我緩緩的閉上眼睛,利用海浪的動力自然起伏,再也不用雙腳踩水了,讓大自然的力量幫助我熟悉內力、幫助我增強功力。

    突然我的內力產生一陣波動,應該有異物向我靠近,我微微睜開眼睛一看,竟然是賴惠顰,想不到她也是一個游泳高手,竟然敢不聽我的警告而獨自一人跑到這深水區域來,要知道這里的海水起碼有十來米深。

    「哼!這么不聽話,看我怎么懲罰你!」我想著突然惡作劇的笑了,想到了一個壞壞的主意,于是屏住呼吸,沉下水底,在水中不動聲色的向她游了過去。

    在水下我已經能清楚的看到她那雙白皙的**,我從底下游到她的后面,然后浮出水面,伸出雙手抓住她的雙腳用力的往我懷里一拉。

    「啊!」賴惠顰突然受到襲擊,驚叫出聲,被灌了一嘴的海水,咸咸澀澀的。

    賴惠顰本來看到遠處的黃強,就想游過去和他在一起,可是突然之間卻失了他的蹤影,剛才她還在納悶,現在突然遭受襲擊,心中大驚。

    我嘿嘿一笑,借助她弄出的水聲,一把抱住她的小蠻腰,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把她轉到我面前來,一低頭以吻封堵住了她的紅唇。

    在我吻下去前,賴惠顰一下子認出了我,本來掙扎的身體靜止下來,瞇著眼沉淪于我的激情之吻。

    一下子身上多了一個人的重量,我的身體馬上沉了下去,我立刻不慌不忙的運起內力護住我們兩人的身體,我們才又浮了上來。昨晚的激情大戰,此時此刻在此地重溫,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況且還有隨時會被別人發現的緊張感重疊,更覺得刺激不已。

    賴惠顰想不到我會在這種情況下給她激情,心中感到特別刺激,心跳更快,**更盛,也極力的迎合我,主動的伸出香舌纏繞著我的舌頭,還反攻到我嘴里去。

    我不斷用力揉捏賴惠顰的豐臀,索取她的唾香,釋放愛的野性。我一手抱著她,一手移動插進她的泳褲中,緩慢的把她的泳褲褪了下去。

    賴惠顰雙腳亂抖,把泳褲從雙腿中完全的褪了下去,下身馬上變得光潔溜溜,泳褲漂浮在海面上,輕輕的飄蕩著,賴惠顰的雙腳也漂浮起來,花谷間烏黑的芳草隨著海水的起伏而蕩漾著,美麗極了。

    我用手輕輕撫摸著她的花谷,能清楚的感受到花唇的張開,里面流出一股溫溫熱熱的溫泉。

    「呵呵!這個小妮子已經情動至極,那還等什么呢?」我暗想道,把賴惠顰的身體往下一按,順勢緊貼著我的小腹,我用力一頂,還在激吻的我們一起低哼一聲,我已經進入了賴惠顰的體內,長槍刺穿了她的花徑,我們馬上沉醉在愛的河流。

    我的雙手抱著賴惠顰豐美的臀部,輕輕的挺動起來,長槍在她多水而狹窄的花徑里緩緩的沖刺起來。有海水的浮力,抱著她并不辛苦,長槍每一次挺進都帶有一股海水的沖力,洗刷著她的花徑,而長槍每一次退出又把這股海水抽了出來,我們的身體又隨著海水的波浪而起伏,那種感覺真是說不出的刺激。

    「老公,這種感覺好美、好刺激哦!」賴惠顰享受這種不一樣的激情,美美的呻哼著、嬌喘著。

    「老公,你搞得我……好舒服……好舒服哦……」隨著我沖刺的速度加快,力度加大,賴惠顰身上感受到的刺激也越來越強烈,她已經忍不住大聲的**起來了。

    「哼!回去罰打你屁屁,叫你不要游到這邊來,你偏不聽,就不怕我擔心嗎?」我繼續在她體內挺動,輕輕的責問道。

    賴惠顰紅暈的臉讓我越看越迷戀,她氣若游絲的說道:「人家……知錯了嘛……老公你就盡情罰我吧!嗯嗯嗯……」

    我把賴惠顰翻過來背對著我,讓她的身體自然的漂浮在海面上,拉開她的雙腿,把她的花谷拉到水面以下靠近我的長槍,然后一挺,就這樣刺進她的花徑之內。

    「噢……」賴惠顰發出滿足的呻吟,我猛力的沖刺著,兩人**與**的撞擊使海水發出美妙的聲音,再加上賴惠顰的呻吟,這一切構成了此刻此地最美妙的音樂。

    夕陽西下時,大家都已經暢游夠了,紛紛回到旅館,沖洗好身體,換上干凈的衣服,因為晚飯過后,我們要舉行熱鬧的營火晚會。

    「強哥,下午游泳的時候你和顰兒躲到哪里去了?」吃完飯的時候,姚瑤拉著我的手臂,一臉壞笑的問道。

    「嘿嘿!佛祖說:『不可說、不可說』!」我微笑道。

    「哼!你們肯定去干什么壞事了吧?」姚瑤嗔道。

    「沒有。」我搖頭道。

    「你不說,我去問顰兒。」姚瑤說道。

    「那去問吧!」我揮手道。

    「晚上我再收拾你!哼……」姚瑤說完氣呼呼的甩手走了。

    我發現這些女人真的挺庥煩的,只有和她們在一起,她們才不會覺得我偏心,唉!男人真是難做啊!

    晚飯過后早已夜幕降臨,明月高高升起,為大地灑下一片清輝,不知名的蟲兒躲在草叢里鳴唱。

    用過晚餐的學生們陸續走到指定的地點,大家圍成一個圓圈,我讓眾人找來一大堆干柴,在月亮下燃起熊熊營火。

    火焰熊熊燃燒,映著學生們興奮的臉,大家都放開心懷的跳著、笑著,連平時非常孤僻內向的林娟也變得開朗起來。

    男生們都拿出酒精飲料,女生也有一些小零食,大家三三兩兩沿著大營火圍成一個圈,難以抑制的興奮。

    我站了起來,揮了揮手讓學生們安靜下來,高興的大聲說道:「好,我現在宣布,營火晚會正式開始,下面第一個節目由哪位同學出來表演?」

    學生們鬧哄哄的你推我我推你,就是不自主的站出來,大家都在推讓,多少有些羞澀。

    「怎么了?大家還害羞啊!呵呵!這可不是我們班的風格哦!」我的目光掃了一圈,學生們還是沒人主動站出來,我笑著說道:「那我就點兵了。」

    「那就鐘良石吧!」我用手指指著學生們轉了一圈,突然定在鐘良石身上。

    鐘良石被兩邊的同學推了出來,他扭扭捏捏的站起來,傻笑了幾下,搓著手說道:「嘿嘿……我也不太會什么表演,就讓我為大家唱一首歌吧!」

    「沒有麥克風找不到感覺啊!」鐘良石張開了喉嚨,卻老半天沒有唱出一個音來,轉頭看著我說道。

    「你還真多條件啊!這樣吧!你拿這個當麥克風。」我說著掃視了一眼,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遞給他。

    「那就委屈將就一下了。」有東西在手,鐘良石就落落大方起來,一下子找到了在臺上的感覺。

    「下面我就為同學們演唱一首東城衛的《夠愛》,來點掌聲吧!」鐘良石說完,等同學們鼓起了掌,他才放開喉嚨唱了起來,他的聲音粗曠難聽,加上走音,簡直如日本漫畫《多拉A夢》里的技安,所有人都暗暗皺眉,他自己倒是陶醉其中、自得其樂。

    一曲完畢,學生們都哇哇大叫,不過熱烈的掌聲也響起來了,大家正是青春無忌的年紀,此刻都非常興奮放縱,有誰喜歡那種所謂溫馨的營火晚會呢?待鐘良石把歌唱完,眾人都開始起哄了,你推我涌的搶著上來表演。

    徐飛虹、柳園、關月等幾個女生跳起了火辣的啦啦操,接著就是雷麟、胡忠、任晨文等幾個男生表演了精采的街舞,把晚會的氣氛推向了**。

    最后大家一致把我推了出來,沒辦法,我也只好高歌一曲陳興的《我真的喜歡你》,音調柔和、歌詞委婉,用我富有磁性的嗓音來演繹是再合適不過了,晚風的吹拂、椰林的陣響、海浪的潮涌,這一切都讓學生們躁動的心慢慢舒緩下來。

    不知不覺已經快到十二點了,一些學生開始覺得困,陸陸續續回旅館睡覺了。

    「強哥,我們要回去睡覺了,先走了。」黃小倩和賴惠顰兩人說完互相攙扶著向旅館走去。

    「瑤瑤,你困嗎?」我問道。

    「不困。」姚瑤搖頭道。

    「那我們出海去吧!」我提議道。

    「這么晚了,還出海干嘛?」姚瑤疑惑的問道。

    「就是晚才沒有人啊!我們兩人就可以裸泳啊!嘿嘿……」我笑道。

    「壞蛋!」姚瑤嬌羞的輕捶我幾下,說道:「那我們走吧!」

    姚瑤含情脈脈的凝視著我,臉上又是嬌羞又是興奮,芳心其實也有些意動了,如果能在大海上只有她和我兩個人,她倒真的想試試,畢竟和我獨處的誘惑對她來說實在是太強烈了。

    「可是我們怎么出海呢?」姚瑤問道。

    「嘿嘿!下午的時候我已經找好船了。」我笑道。

    「原來你早有預謀啊?」姚瑤呵呵的笑道。

    「嘿嘿……」我干笑一聲,代表默認。

    「那……好吧!」姚瑤點頭道。

    我拉著姚瑤的小手向那條小船跑去,和她跳上小船,然后向大海深處劃去。我力大如牛、揮槳如飛,把舢板劃得像箭一樣刺入了碧藍的大海上,背后的房子很快就變成了小小的黑點,融入黑暗中,最終消失在夜色里,再也看不見任何痕跡。

    天上只有一輪明晃晃的月亮高掛,給漆黑的大海灑上了一片乳白色的清輝,顯得非常浪漫幽靜。

    姚瑤有些擔心起來,說道:「強哥,夠遠了吧!我們不會找不到回陸地的方向吧?你看天這么黑。」

    我說道:「回不去最好,我就和你漂流到一座無人的荒島上居住,只有我們兩個人,那我們不就可以天天待在一起,雙宿雙棲嗎?」

    「討厭。」姚瑤甜甜一笑,把嬌軀倒入了我懷里,雙手抱著我的粗腰,把頭靠著我的寬闊胸膛。

    我拋下鐵錨把舢板泊住,伸手拍拍姚瑤的香臀,說道:「好了,就這里吧!我們脫衣服。」

    姚瑤的耳根馬上就紅了,雖然已經和我歡好很多次,可是這樣在空闊的地方脫衣服,還是讓她嬌羞不已。

    我卻沒有那么顧忌,馬上就把身上的衣服脫了個精光,露出一身惹眼的強壯肌肉來,自從練了馭女神功后,我的身體更加精壯強悍,全身沒有一絲多余的脂肪,肌肉成塊隆起,小腹仿佛被分割成幾個不規則的方塊,不過更強悍的是胯下那條巨龍,不用刺激現在已經是劍拔弩張、威風凜凜的堅挺,海風吹來,根部的黑纓隨風飄著,簡直就是一根鋒利無比、漆黑剛猛的長槍。

    姚瑤媚眼輕飄,情動至極的望著我強壯的雄軀,尤其是那棍威猛的長槍,她的氣息很快就變得粗重起來,尤其是我胯下那鼓鼓的一團和威風凜凜的長槍更是讓她感到面紅耳赤、心跳加速,眼睛都快滴出水來了,她伸出丁香小舌在自己的紅唇上舔著。

    「小寶貝,你怎么還不脫衣服?是不是需要我幫忙?」我說話時湊近姚瑤粉嫩的耳垂,灼熱氣息吹進她的耳廓,讓姚瑤越發情動如潮、媚眼如絲。

    她望著我,一雙小手已經放到腰間,輕輕解開腰際的絲帶,這本來是嬌羞不已的動作,看在我眼中,卻是充滿了無限的誘惑。

    這幾天要嘛和她們三個一起**,要嘛只和黃小情、賴惠顰單獨**過,就是沒有和姚瑤單獨做過,今天午飯的時候我注意到姚瑤已經有了醋意,才發現我的無心已經構成了對她的傷害,感到非常愧疚,所以我才安排現在這個行動,想要好好的彌補她一下,現在這股愧疚轉化成熊熊的欲火,我只想好好的疼愛她,進入她嬌嫩的身體,給她「性」福,讓她在我的胯下欲仙欲死。

    當姚瑤除下身上最后一件衣服的時候,一尊如漢白玉雕成的玉像便站在我的眼前,她的玉體雪白,毫無瑕疵,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沒有一絲多余的贅肉,簡直就是上天的杰作。

    雪白的**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潔白,兩粒殷紅的乳珠更加粉紅迷人,比剛認識她的時候更碩大堅挺了,胯可的花谷漆黑迷人,萋萋芳草隨風飄舞。

    我探臂一把就將姚瑤摟進懷里,姚瑤輕輕的嬌呼一聲,嬌軀先是一緊,然后很快就軟化下來,癱在我的懷里,緊緊摟抱著我的虎腰,用小腹摩擦著我的下體。

    我探出魔掌,覆在姚瑤堅挺的乳峰上,然后用力握緊,極度的揉捏帶來蝕骨的**,姚瑤的雙眼很快就變得迷離起來,令人血脈賁張的呻吟一聲接一聲的從她那微啟的櫻桃小嘴里送了出來我一手向下探,摸上了她的花谷,花谷春水泛濫、泉水四溢,早已濕潤不堪,想不到這個小妮子還是如此敏感,受不了我的一擊。

    姚瑤的雙手往下移,握住滾燙、堅硬如鐵的長槍,輕輕的擼動起來,越擼越快,越來越瘋狂,還一手下摸,把兩顆巨大的龍膽輕輕的在手中轉動,細嫩的手指、嬌嫩的皮膚,帶給我無上的感受。

    我沉重的喘息一聲,用力將姚瑤柔軟的嬌軀摟起,姚瑤有默契的分開修長的**,盤上我的虎腰,然后在我的雙手的扶持下,她緩緩的降下嬌軀,讓花徑洞口對準了我的槍頭,然后整個嬌軀猛然落下,直到花徑被完全充滿為止,才滿足的嘆息了一聲。

    她那里還是那么狹窄、緊湊,我忍不住低吼一聲,抱著她的嬌軀緩緩的抬動著,身體也前后挺動,在她的體內慢慢加速挺動著。

    一條小船在如鏡的海水中開始慢慢的晃動著,隨水飄蔣,茫茫無人的大海上響起一個女人幸福的呻吟**月亮害羞的看著這一切,這時一朵云彩飄移過來,它便躲藏起來。

    漆黑的夜晚,茫茫的大海,兩具光裸的**在一條小船上放縱的糾纏著……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