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九章 七一一行動

獨孤尋歡2017-2-27 15:42:29Ctrl+D 收藏本站

    警局里,值班員警又不停的接到交通警察的電話,有一輛寶馬車在街上瘋狂超速,交通警察們攔不住也追不上,還報告說這輛車正往警局方向開去。/Ww

    員警們相對一笑,作了一個無奈的表情,都已經猜到是誰這么猖狂了,除了「榮譽市民、優秀市民」——黃強之外還有誰呢?嘉誠市也只有他敢這樣了。

    「嚓嚓嚓……」汽車輪胎和水泥地面急速摩擦,發出刺耳的響聲,一輛寶馬車沖進警局停車大坪,員警們還沒有反應過來,我已經大開車口,從里面鉆了出來,然后跑進里面。

    羅梅聽到說有人狂速超車便知道是我了,所以早就站在大廳門口等我,看到我心急如焚的往里沖,根本無視交通法規,羅梅忍不住臭罵我一頓。

    「好了,下次不違反就是了,你說說顰兒被綁架是怎么回事?」我的雙手緊緊抓住羅梅的肩膀問道。

    「王伯早上打電話來報案,說賴惠顰今天早上出去買東西的時候被綁架了,是綁匪打電話告訴王伯要贖金三百萬,一天后再聯系,不能拖延,否則撕票。」羅梅說道。

    「那現在還沒有顰兒的消息嗎?」我著急的問道。

    「沒有,我一知道這個消息就馬上告訴你,才一會兒的事情,我們已經在緊急部署了,你別急。」羅梅安慰道。

    「我能不急嗎?我也要參加你們的行動。」我叫道。

    「這個……」羅梅思考了一會兒,點頭道:「好吧!我會向上級報告的。」

    警局馬上召開了緊急會議,商討如何制定方案,在會議上我才知道在賴惠顰被綁架之前已經發生過幾次綁架案了,綁匪非常惡劣,已經有幾起綁架案因為贖金遲交而發生了撕票的事件,警局非常重視,把這個案件命名為「七一一行動」,交給重案組處理,其他部門配合行動。

    然后重案組又召開了一次小會議,四個員警到賴惠顰家,隨時監聽綁匪的電話,看能否透過他們的來電查知他們的位置。

    十個員警化身為便衣,在今天早上賴惠顰可能到的地方去打聽消息,看能否查到蛛絲馬跡。

    分配好任務后,各組人馬都去做事了,而我當然選擇去賴惠顰家,因為那里才最有可能聽到賴惠顰的有關消息。

    賴惠顰家里只有老管家王伯夫婦倆和司機在,王伯看到我們進來,急忙迎了上來,焦急的說道:「你們總算來了,可把我急死了。黃老師,你怎么也來了?」

    「顰兒是我的學生,我當然要來。」我嘴里如此說,心里暗想道:「她可是我的老婆,我能不來嗎?」

    「謝謝你的關心,小姐有你這樣的老師真好。」王伯感動得手都顫抖了。

    「王伯,你通知賴總了嗎?」我握著王伯的手,對他問道。

    「早就通知了,老爺非常生氣,可是他還在美國,要明天下午才能趕回來,就是老爺讓我去報警的。」王伯說道。

    「顰兒不是隨時有保鏢跟隨嗎?」我提出這么一個疑問。

    「是啊!是小姐不要他們跟隨吧!她只是到不遠處的地方買點東西,唉!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呢?」王伯嘆道。

    「那這些保鏢現在呢?」我問道。

    「他們啊!早就出去尋找了,老爺肯定不會輕饒他們的,唉……」王伯說完長嘆一聲。

    「王伯你也不用太過擔憂,相信我們一定能救出顰兒的。」我拍了拍他的背部,故似輕松的安慰道。

    其實我內心是非常憂慮的,從員警說的前面幾起綁架案來判斷,這群匪徒都是窮兇極惡之輩,一發現有什么不對就撕票,根本不留活口。

    「王伯,贖金準備好了沒有?」我又問道。

    「早就準備好了,都已經裝好在手提箱里了。」王伯說道。

    在我們談話的時候,便衣員警早已在電話上安裝好竊**器,和電腦進行連接,只要匪徒打電話來,就會馬上知道他們所在的地方。

    大家都知道匪徒不會笨到用自己的手機或者固定電話打,但是只要他們用公用電話,就可以大致確定他們所在范圍,能減小搜索的范圍。

    守在屋里等待的時可是枯燥而單調的,這才真正叫度日如年,時間可以說是一秒一秒的走,屋子里靜極了,沒有人說話,彌漫著一股壓抑的氣氛,只有吊鐘上的秒針、分針「滴滴答答」游走的聲音。

    「鈴鈴鈴……」突然傳來一陣電話鈴聲,把在座的人全部驚醒。

    王伯急忙站了起來,連滾帶爬的跑到電話旁邊,一個員警叫道:「等一下,我叫你接你才接。」

    然后其他員警打開電腦,做好準備,那個員警做了一個「接」的手勢,王伯才顫抖著拿起話筒。

    「錢準備好了沒有?」經過聲音處理器傳來的聲音夸張而變聲,不過還是兇兇的。

    「準備好了,我要聽聽小姐的聲音……」王伯雖然緊張,但是見慣世面的他還算鎮定,頭腦清醒,要求道。

    「嘿嘿……」話筒中的笑聲讓人聽了心里極度不舒服,對方說道:「就讓你聽聽吧!」

    「王伯,救我、救我……」話筒那邊果然是賴惠顰的聲音,聽起來驚恐、害怕。

    「你們不準傷害她!」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搶過話筒怒吼道。

    「啊!強哥……」賴惠顰的聲音被打斷了,傳來剛才那個聲音,非常的憤怒緊張的問道:「你是誰?」

    「我是她的老師黃強。」我大聲答道。

    「不錯嘛!現在難得有這么好的老師了,是不是看上這個小妞啊?白白嫩嫩的,哈哈……」對方大笑道。

    「強哥、強哥……」話筒中傳來賴惠顰的聲音。

    「你們要是敢動她一根汗毛,我絕不放過你們!」我威脅道。

    「準備好錢,用手提箱裝著,隨時等候我們的電話!」對方說道。

    「你……」我剛要說話,那邊已經把電話掛了。

    「怎么樣?查到他們的位置了嗎?」我急忙問道。

    「查到了,他們的位置不確切,在鳳凰山附近。」一個員警說道。

    「這有什么用?鳳凰山方圓十幾公里,今天一下午怎么夠時間搜索?」我著急的說道。

    「我們已經報告上頭了,上頭讓我們繼續等待,他們已經派人到那邊去搜了。」員警說道。

    之后又是無盡的等待,廚娘已經做好很可口的午飯,可是大家都無心吃飯,隨便扒了幾口就放下碗筷。

    可是我不同,我反而大吃特吃,越是這種情況就越得保持充沛的體力,這樣才能與匪徒周旋到底。

    「多吃點,等待是很耗費精神的事情,如果不吃飽,怎么有精力守電話呢?」我一邊大吃特吃,一邊對他們勸道。

    「可是在這種情況下怎么吃得下去呢?」王伯難過的說道。

    「王伯,要化悲痛為力量,把悲痛一起吞進肚里去。」我說道。

    平時大家都覺得時間過得飛快,可是此刻在賴惠顰家里的所有人都覺得時間過得太慢了,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時可一秒一秒的過去,匪徒再也沒有打過電話來,不過警方那邊倒是傳來一個好消息,就是他們已經到鳳凰山附近展開搜查,最后確定五處可疑的地方,正在實施全方位的監控。

    這個消息倒是給我們帶來了一絲振奮,可是時可一長,大家又消沉了。

    五點多的時候,「鈴鈴鈴……」雖然不是午夜兇鈴,但是此刻聽來也不亞于兇鈴了。

    我馬上反應過來,一個箭步就竄到電話旁,等員警做好準備竊聽。

    「你盡量拖長時可,以便我們能更精確的定位匪徒的位置,好,接吧!」那個員警說完做了一個手勢。

    我連忙把話筒拿了起來,大聲問道:「顰兒。」

    「哈哈!你就是那個黃老師吧?我們打聽過了,你確實沒有騙我們,是他們學校的老師,想不到你們還真是師生情深啊!你們不會有一腿吧?哈哈……」變音處理后的聲音聽起來仿佛鋸子在鋸術頭一樣,難聽死了,尤其還是這么張狂囂張的笑聲。

    「我當然是顰兒的老師。」我說道。

    「哼!要是讓我知道你是條子假扮的,我就撕票!」匪徒威脅道。

    「別!我千真萬確是她的老師,你們既然調查過了,也就應該知道我的相貌,這個可是假扮不了的。」我連忙說道。

    「呵呵!那倒也是,想不到你還想得挺周到的。」匪徒冷笑道。

    「我們只想要顰兒安全回來,只要你不傷害顰兒,那三百萬我們一定會拱手相送。」我說道。

    「我們要的也只是錢,可不想殺人,只要你們好好合作,我們一定不會傷害她,我們是正規的綁架,只想賺錢,可不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這你可要相信我們。」匪徒說道。

    「那讓我聽聽顰兒的聲音。」我要求道。

    「給她說說話……」匪徒對其他人吩咐道。

    「混蛋!我不會放過你們的,我爸爸回來會殺光你們,強哥,救我!」賴惠顰的聲音還是中氣挺足的,看來不曾受到什么虐待,可是只聽到這些話就沒了,顯然匪徒又把她的嘴給封住了。

    「聽到了吧?只要你們帶夠錢,我一定會放人,我看你也算是有知識的文化人,修養比較高,明天就你帶錢過來吧!」匪徒說道。

    「我靠!如果讓我找到你們,一個個把你們給廢了!讓你們見識、見識我這個『文化人』的修養。」我在心里暗罵道。

    「過獎了,謝謝你們的信任,我也不喜歡打打殺殺,和氣生財多好啊!」為了拖延時間,我不得不說些肉麻的話。

    旁邊那些員警聽了我的話都對我豎起大拇指,直夸我高明,我只好報之以苦笑了。

    「這句話中聽,我喜歡!和氣生財嘛!對呀!我們現在就是在作生意,沒必要搞得死去活來的,我們要錢,你們要人,各取所需嘛!哈哈……我喜歡你!」匪徒大笑道。

    「那我們什么時候交易?越快越好,顰兒在你們手上爭待一天,你們就得管她一天的伙食不是嗎?免得夜長夢多啊!」我說著心里想道:「就是要讓你扯,你扯得越多越好。」

    「爽快,不愧是讀書人!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這個老師了,要不是站在今天的立場,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唉……」匪徒說完沉重的嘆息一聲。

    匪徒說道:「這樣吧!明天上午九點你帶著錢到建設路口那家郵局大門前,你到了自然會有人聯系你,你會開車吧?會就更好了,有人會給你一輛汽車的鑰匙,你上車后會發現里面有我們給你的手機,然后我們就用那只手機聯系,告訴你怎么走,你開車就是了,清楚嗎?」

    我看到員警們做了一個OK的手勢,就說道:「清楚了,我會記住。」

    「那明天見了,拜拜!」匪徒說完就掛掉電話了。

    「怎么樣?查到匪徒們的確切位置了嗎?」我掛了電話,急切的問道。

    「查到了,是在鳳凰山北麓的一個居民社區里,果然是那五個監視區中的一個,我們已經通知監視小組那邊了,多虧你拖了這么長時間,呵呵……」員警開心的笑道。

    「嘿嘿!那我先走了,我想趕到那個社區去看看監視的情況怎么樣。」我說道。

    「我們也要撤了,小彭,你留下繼續監視,看有沒有新情況。」員警們留下一個年輕人后也準備走了。

    「王伯,你們就好好的待在家里吧!我去那邊看能否幫上忙,你們放心,我一定會讓顰兒安全回來的。」我拉著兩位老人的手安慰道。

    「黃老師,你一定要讓小姐平安回來啊!」王伯緊緊拉著我的手說道。

    「放心,我走了。」我點頭道。

    本來羅梅不在重案組的,可是因為是賴惠顰的關系,她硬把自己安排到重案組,聽說我要去監視區,便由重案組的鐘隊長帶領我們去,化過妝的我們確信不會被人認出,才出發來到監視的地方。

    被監視的房子和我們隔了一條街,對面的房子是老式板樓,共九層,每個單元一梯兩戶的格局。嘉誠市這種舊樓一艙是原來的單位分居,真正的房主大多后來又有了新房,搬走了,舊房用于出租,等待以后拆遷,可以再得一筆拆遷費。

    鐘隊長昕了原有員警的報告,我才知道他們確定的嫌疑房間是四樓和五樓的四戶。

    我和羅梅的到來使得小小的房子里顯得擁擠,再說也不用這么多人在這里,而我堅持要守在監視器螢幕前面,羅梅只好陪我,鐘隊長便只留下一個員警,然后和其他員警一起回去休息了。

    第十章監視插曲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