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十章 監視插曲

獨孤尋歡2017-2-27 15:42:55Ctrl+D 收藏本站

    這時候天色暗了下來,夜幕開始降臨,樓上的住戶陸陸續續的回來了。//很快就排除了四樓的兩戶和五樓左邊的一戶,這三戶人家已經有人進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們應該是正常的住戶,只有五樓右邊的這戶沒有人進出,而且到現在也沒有開燈,難道匪徒就在這戶嗎?

    夜已深,這戶人家還是沒有動靜,我感到有些困意了,主要是悶在屋里呆呆的對著監視器螢幕太無聊,容易想睡,如果是在家,我和老婆們折騰一晚上也不會困。

    但是我還是堅持守候在螢幕前,皇天不員苦心人,大約牛夜一點左右,對面最后一個嫌疑房間,五樓右邊的那戶終于有人回來了。

    那是一男一女,中間還挾著一個男人進了房,中間的男人似乎昏了過去,進房后,那一對男女將他扔在沙發上,男人用手打沙發上男人的臉,女人走了過來,拉住男人的手,說了幾句,然后又端來一盆水,弄濕毛巾,放到沙發上的男人額頭上。

    一會兒后,沙發上的男人有點醒了,動了動,又過了一會兒,男人突然翻過身,由仰為俯,一張嘴,對著女人端來的水盆嘔吐起來,原來是喝醉了。

    這時另外那個清醒的男人坐在旁邊已經動手開始解女人的衣服,女人掙扎了一會兒,說了幾句,可是那個男人還是繼續解著她的扣子。不一會兒,女人胸前一對大白**就露了出來,男人低下頭,捧住雪白的大**吮吸了起來。

    那個喝醉的男人嘔吐干凈又靠在沙發上,顯然不知道身邊發生的事情。

    女人向后倒在沙發靠背上,身體顫抖,嘴巴張開,看情形應該是開始發出「哼哼」聲了。

    「靠!搞了半天,竟然看了一場春宮!」我心里暗想道。

    羅梅的臉早已紅了起來,輕輕罵道:「變態!」她臉生紅暈,嬌羞不已。

    「嘿嘿……」我看了羅梅一眼,說道:「正常啊!很刺激啊!」

    「你也是變態!」羅梅細聲啐道,用手在我的手臂上掐了一下。

    「嘿嘿……你看!」我輕喊道。

    螢幕上的圖像更刺激了,女人的身子突然下滑,雙手解開男人的褲襠拉鏈,將其堅硬的器官掏了出來,然后一低頭便一口將它含進嘴里,快速的上下吞吐起來。

    「變態!」羅梅又是一聲輕罵,臉色更紅,但是心中卻是莫名的感到新鮮刺激,她都沒有這樣含過黃強的,嘴里雖然罵著,眼睛卻舍不得離開螢幕。

    「看那個男人的表情,應該是很舒服,要是我這樣含著他的,他也會喜歡嗎?」羅梅心里想著,忍不住瞟向我的襠部。

    「啊!」羅梅輕呼一聲,她看到我的襠部早已高高頂起,搭起一座巨大的帳篷。

    羅梅不由得向上看,卻看到我神情迷醉,一臉的淫蕩相。她剛要出口開罵,卻發現我的一雙手伸了過來,隔著衣服抓住自己豐滿的**,此時此景,她不由得輕吟一聲,身子馬上軟了。

    我輕輕解開羅梅襯衣中間的幾顆扣子,伸了進去,把她的胸罩向上推起,一把抓住柔軟而又飽滿的**,兩粒乳珠很快就硬挺起來,圓圓的摸起來很舒服。

    看著眼前的螢幕,那對男女已經進入白熱化,女的依然在樂此不疲的吞吐舔咂著男人的下體,而男人也彎下身子在**女人的花谷。

    羅梅感到分外刺激,一下子解開我的褲鏈,雙手抓著我的長矛,一彎腰,低頭含住我的矛頭,堅硬、滾燙、粗大,她感到自己的小嘴被塞得滿滿的,連呼吸都覺得有點困難起來,心中更是快感連連、激動不已。

    這是羅梅第一次用嘴為我服務,我心中激動不已,快感更甚,一張嘴,含住了一顆殷紅的乳珠,用力的吮吸,用牙齒輕輕咬,用舌頭使勁舔,把她弄得身子亂顫,不時的停下動作而顫抖連連,用力壓住嘴唇,不讓自己**出來,越是壓抑越覺得舒服刺激,羅梅嘴巴的動作也變得瘋狂起來了。

    太舒服了,我受不了啦!好想進入羅梅的體內,于是我把羅梅抱了起來,讓她彎腰站在監視器螢幕前面,我把她的褲子扒了下來,一挺身,長矛準確的刺入她的體內。

    眼前活色生香,體內又被長矛刺入,羅梅感覺自己好像要飛起來一樣,忍不住呻吟出聲:「嗷……」

    壓抑的環境、緊張的氣氛,讓我莫名的瘋狂起來,在羅梅體內粗暴的**,長矛比平時更粗大堅硬,顯得特別神勇。

    羅梅就如風暴中的一葉扁舟,完全失去自主性,而她的身體下方與黃強的交接之處,正是這場風暴的暴風眼,她只能徹底的將身體、將一切都交給深扎在自己體內的男人,任由他掀起一場又一場風暴,把自己一次又一次推到浪尖。

    螢幕上的男人已經快到頂峰了,身子開始顫抖,屁股也聳得飛快,而含著他下體的女人也一邊瘋狂的用手擼動,一邊香進吐出,透過螢幕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臉頰兩邊都凹陷下去,非常用力吸吮。

    男人突然張大了嘴,頭高高揚起,下身亂顫,而女人則停止吸吮,張大嘴巴,很快就可以看到白白的精漿從她的嘴角流了出來,女人的喉嚨一陣蠕動,把嘴里的精漿全部吞了下去,待男人從她嘴中抽出來的時候,她還伸出舌頭把嘴角的也全部舔進嘴里面。

    羅梅看到這淫蕩的一幕,覺得自己也要**放蕩起來,心中的激情無以復加,一下子就達到了快感的巔峰,她再也忍不住的尖叫起來:「老公,我要死了。」

    我一下子吻住她的嘴,堵住了她的說話,同時長矛緊緊頂著她的花心深處,狠狠的噴射出來。

    一切都風平浪靜,房里顯得無比的寂靜。

    從羅梅身上吸收過來的陰氣在我體內自動流轉,馭女神功自動運轉,我全身顯得清醒無比,而天耳通也自動運轉,耳朵里能清楚的聽到隔壁那個員警的呼吸聲,周圍的一切聲音都入我耳,我突然福至心靈,想道:「為什么不用天耳通來聽周圍的動靜呢?」

    此時已經是深夜,很多人早就進入夢鄉,應該沒有什么特別的聲音,而對面正監視的那戶人家顯然不是我們要找的對象,我把天耳通極力運轉,以我為中心一圈一圈的向外探去。

    突然一陣「嗚嗚嗚」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顯然是嘴里被什么東西堵住而發出的含糊不清的聲音,是女孩子,聲音里透出驚恐與憤怒。

    「嘿嘿!這個小妞真是白嫩啊!」一個男人壓抑的淫蕩聲音響起。

    男人繼續說道:「真是可惜,只能看不能動,要是能一親芳澤該多好啊!」接著就是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老二,你干什么!」另外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

    「這個聲音怎么聽起來有點耳熟?好像在哪里聽過一樣,可是一時又想不起來。」我心中暗想道,于是把天耳通發揮到極致,側耳仔細聽了起來。

    「我……」原先那個男人害怕的支吾道。

    「你就是這個毛病改不了,我們是在做生意,只要拿到錢我們就放人,你為什么總是管不住胯下那個鳥呢?總有一天你會那個鳥害死!」另一個男人罵道。

    然后他說道:「賴小姐,對不起,我們真的是無意冒犯,還請多多見諒,你放心,只要我們明天拿到錢,絕對不會傷害你一棍寒毛,今晚的事情再也不會發生了,對不起。」

    「嗚嗚嗚……」

    「還不走,你再敢動賴小姐一根手指頭,我他媽的閹了你!」男人威脅道。

    沒錯,就是這些人!賴小姐就是賴惠顰,剛才那個熟悉的聲音就是和我在電話中通話的那個匪徒,絕對錯不了。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想不到監視處沒找到,竟然讓我無意中找到了,我心里無比激動,雖然現在還不能知道他們的確切位置,不過肯定離我這里不遠。

    我縮小搜昕范圍,慢慢的確定了匪徒的位置,原來匪徒不是在我們對街的那棟樓房,而是在我們監視的樓房后面一棟樓的第五層,員警們在確定位置的時候出了一點兒差錯,他們一直監視對面,卻不知道是在對面樓房的后面。

    「小梅,我找到匪徒的位置,我知道他們在哪里。」我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動,把我竊聽來的資訊全部陪訴羅梅。

    「啊!不會錯嗎?」羅梅還沉浸在**的余韻中,嬌聲問道。

    「你老公會錯嗎?」我說著又在她體內猛刺了一下。

    「啊……」羅梅又發出一聲長吟,反過身來捶了我幾拳,罵道:「壞蛋,你壞死了,那我馬上召集人馬。」

    「不用了,為免打草驚蛇,我們兩個就夠了,匪徒只有五個人,我們兩人對付他們綽綽有余。」我說道。

    「可是我……」羅梅欲言又止。

    「怎么了?」我問道。

    「我現在渾身無力,都是你剛才干的……」平時嬌蠻的羅梅現在卻是羞澀無比。

    「這樣啊!那我輸些功力給你吧!」我說著凝氣在手,握住她右手的脈門,一陣柔和的內力進入她的體內,在她身上大小周天游走了一遍,我才松手,輕輕笑道:「怎么樣?現在感到渾身是勁了吧?」

    「嗯!這么神奇啊!」羅梅一試果然渾身舒泰,說不出的神清氣爽。

    「那是當然,這可是你老公我獨創的,能不神奇嗎?」我驕傲的說道。

    「哼!就知道臭美,以后和你**后你用這個幫我恢復體力,這樣我便可以繼續**了,不就可以應付你這個貪得無厭的色狼了嗎?真是一個好辦法!呵呵!沒想到我這么聰明,這個辦法真是太絕了!」羅梅歪著腦袋笑嘻嘻的說道。

    我幾乎一頭栽倒在地,沒想到我的馭女神功內力竟然這樣被她糟蹋!

    「想不到你也是大色狼!」我說著用手指點了點羅梅的額頭,她嬉笑不語,像個花癡一樣。

    「好了,那我們走吧!」我從羅梅身上抽出長矛,**的帶出不少春水,剛要拿紙巾擦干凈時,羅梅卻止住了我,在我身前蹲了下來,一張嘴含住長矛,細細的舔食起來。

    「大色狼,不要啦!我們快點去救顰兒了。」我想不到羅梅竟然這么色,連忙出聲阻止。

    「壞蛋,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幫我的寶貝冼干凈身子,喏!現在不用紙巾擦,已經很干凈了。」羅梅站起身,用手背擦了擦嘴巴,嬌嗔道。

    「鬼想法真多。」我說著穿好褲子,等羅梅也整理好,然后輕輕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此地偏遠,又已經是深夜,街上根本沒有路燈,只有一彎新月斜斜掛在天邊,結無邊的夜色增添了一絲絲亮光。

    街上一個行人也沒有,對面的社區早就沒有人管理了,我和羅梅快速的穿過街道,竄進社區里面。整個社區非常寂靜,也沒有路燈,正適臺我們的行動,社區第二排樓第五層右邊的房間果然透出一絲絲黯淡的燈光。

    我對著羅梅一打手勢,羅梅拔出手槍,上膛,然后我們就著樓房的陰影摸到了樓房下面。

    羅梅從樓梯上去,我準備沿著水管爬上去,采取夾攻的辦法。

    我看著羅梅輕輕的向樓上摸去,我的雙手一摸水管,身子輕輕的飄起,無聲無息、輕而易舉的來到了五樓窗戶外面。

    我展開天耳通搜尋房里的情況,根據他們的呼吸聲,我大概掌握了里面的隋況,有兩個匪徒和賴惠顰待在一起,兩人小聲的說著什么,另外兩個匪徒在另一間房里睡覺,還有一個單獨在一間房里,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賴惠顰離我最遠,應該是在客廳,我要進入客廳就得穿過那個單獨睡了一個人的房間,要想不驚動他是做不到的。我心里大為焦急,算算時可,也快到我和羅梅約定的時間了。

    不管了,我右手運勁在窗戶上猛烈的擊了一掌,「啪」的一聲脆響,窗戶全部碎裂,露出一個大洞,我一縱身便跳了進去。

    黑暗中一道寒光閃過,一道黑影揮舞著匕首朝我刺來,我輕輕一閃,他的匕首立刻落空,我伸出手掌在他的臂彎一斬,「哎喲!」他痛呼一聲,手上的匕首便掉落在地,我再變掌成拳,狠狠擊在他的肚子上。

    「砰!」他撞倒很多東西然后飛了出去,又發出一聲慘烈的驚叫。

    我身子一閃,不再理會他,便向客廳沖去。

    一直守候在門外的羅梅聽到屋里的聲音,知道我開始動手了,于是狠狠的一腳把門踹開,沖了進去,高舉手槍,大聲的喊道:「不許動!」

    屋里的兩個匪徒聽到異響,剛操刀在手,便看到一個英姿勃勃的女警舉著手槍對準他們,兩個匪徒驚慌的定在那里,動也不是,定也不是。

    「放下武器,雙手抱頭,退到墻角。」羅梅一手舉槍,一手托著舉槍的手,命令道。

    兩個匪徒正想丟掉刀子,雖然他們很不甘心,雖然他們窮兇極惡,但是他們的手再快也快不過子彈,所以他們準備放棄抵抗。就在這時我從里面的房間沖了出來,由于速度太快,一下子撞到一個匪徒身上,他的手自然而然的舉刀就砍。

    我還沒看清客廳的情況,只覺得一道寒光向我襲來,不容我多想,腦袋一偏,抓住對方握刀的手腕一扭,然后反手一個肘撞,狠狠撞在他的胸口上。他手一松,刀子掉落地上,整個人后退倒地,撞在墻壁上,連痛叫都沒有出聲便昏了過去。

    就在這個混亂之際,另外一間房里的兩個匪徒拿著砍刀沖了出來,羅梅槍口一轉,大聲喊道:「不許動!」

    而在客廳的那個匪徒趁著這個間隙,揮刀向前面蒙著眼睛塞著嘴巴被綁在一張椅子上的賴惠顰砍去。

    賴惠顰本來快要睡著了,突然聽到吵鬧聲和劇烈的打斗聲,聰明的她意識到員警來解救了,高興的不敢出聲,心里默默的祈禱員警快點把匪徒們全部殺死。

    我剛打倒一個匪徒就看到這個匪徒正舉刀向賴惠顰砍去,刀鋒就快到**惠顰的頭部了,我要營救已經來不及,不由得心膽俱裂,渾身內力爆發,身子一閃,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閃到匪徒旁邊,一伸手擋在刀刃前面。

    「嚓!」鋒利的刀刃砍在我的右臂上,由于我的功力全部運用到身法方面,手臂的護體內力大減,一時血光大現,傷口深得幾乎見骨,但是刀刃也被巨大的反震力而震斷。

    我左手一伸,一掌狠狠印在匪徒的胸口上,「嚓嚓」幾聲,他的胸骨俱斷,身子如斷線的風箏一樣飛了出去,狠狠的撞在墻壁上再「砰」的掉了下來,臉上七竅梳血,顯然不能活了。

    「顰兒,你沒事吧?」我忍著劇痛撕下蒙著賴惠顰眼睛的布,然后把塞在她嘴里的毛巾拿了出來,緊張的問道。

    「嗚嗚……強哥,我沒事,你的手,啊!好多血!」賴惠顰聽到是我的聲音,一下子「哇」的哭了出來,待看到我的手臂滿是鮮血,不由得驚慌的大叫起來,身子掙扎著想要站起來。

    「你不要緊吧?」羅梅兩眼緊盯著眼前的兩個匪徒,待聽到賴惠顰的哭聲才知道我受傷了,用眼角的余光看到我的情況,關心的問道。

    「沒事,這么一點兒血沒什么。」我一邊說一邊用左手把綁在賴惠顰身上的繩子解開。

    賴惠顰含著眼淚看著我,直到繩子全部解開,一把撲在我身上,放聲大哭。

    「你打電話召集支援來。」羅梅小心翼翼的從口袋里掏出一只手機扔給我說道。

    支援部隊很快就來了,兩個匪徒被擒,那個砍我的匪徒早已死了,另外一個被我擊昏的也抓到了,可是搜遍整個房間,卻沒有抓到那個拿匕首刺我的匪徒,他許似趁我們剛才打斗的時候悄悄從窗戶溜走了。

    (第十集完)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