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一章 事有蹊蹺

獨孤尋歡2017-2-27 15:43:24Ctrl+D 收藏本站

    處理好一切后,天已經大亮,社區里的居民也早已醒了過來,圍在樓下指指點點,議論紛紛。\wWW。QΒ5.c0m\賴惠顰把自己的裙角撕下一長條給我包扎好傷口后,才停止了哭泣,依偎在我身邊走下樓,乘警車回了警局。我在路上給王伯打了電話,告訴他們不用擔心,賴惠顰已經解救出來了。到了警局,兩個警員給賴惠顰做完筆錄后,我們辭別羅梅,然后驅車回家了。本來賴惠擎堅持要回我們的別墅,但是我考慮到她父親賴時谷今天能趕到家.所以還是和她回了她的家里。

    「啊!小姐,回來了,顰回來就好、回來就好。」王伯夫妻倆親自到大門口迎接我們,看到賴惠顰安全回來,高興得聲音都顫抖了。「沒事了、沒事了,王伯,讓你們為我擔心了。」賴惠顰安慰道。

    「哎呀,黃老師,你受傷了?]王伯這才看到我右臂鮮血淋漓,纏著厚厚的布帶,驚訝的叫了起來:顰兒沒事、沒事,一點點小傷,不礙事的。」憑我的馭女真氣,這點傷應該是可以自我修復的,以往的多次受傷,都能輕易的修復而且不留一點痕跡。「真是過意不去,害老師受傷了。」王伯一臉的歉意

    我略一考慮也就答應了:「好吧,那就打擾了。

    「呵呵,沒事、沒事的,你們都俄了,小姐和老師先去洗澡吧,洗完了就可以吃早餐了。」進到大廳,王伯找了一套干凈的換洗衣服,然后帶著我去浴室了

    脫了衣服,拆掉布帶,小臂上的傷口雖然不流血了,可是并沒有一點愈合的跡象,傷口還是那么深,像咧開的嬰兒的嘴一樣,看著都有點恐怖。奇怪,照往常受傷的情況來看,傷口雖然不能完全好,但到現在至少有愈合的跡象。剛開始被刀砍傷的時候,我就已經運行馭女真氣在小臂上來回幾遍了,為什么傷口依然那樣深、那樣紅呢?我把馭女真氣運到極致,然后引導它們在右臂上來來回回的運行幾遍,傷痛果然好了點,不再那么鉆心的疼痛了。「也許這次傷口太深了吧,所以真氣的效果并不明顯。J我這樣想著,穿好衣服,王伯早已把家里的紗布繃帶放在旁邊了,我重新纏好傷口,然后走了出去。

    賴惠顰早已洗刷好了,正等我一起吃早餐呢。餐桌上,我問起賴惠擎到底如何被綁的事,她終于說出了當天被綁架的經過。

    昨天早上,賴惠顰吃過早餐想到一些衛生用品用完了,就和王伯打過招呼準備到附近的超市去買。本來日常生活用品都是管家去買的,但這是女孩家用的就不好意思和王伯說了。她從超市出來的時候,突然從停在超市門口的一輛面包車上沖出兩個彪形大漢,他們沖到面前一下子就架住她,賴惠顰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塞進車里了。動作非常之熟練,前后也就一分鐘的時間,她張開嘴巴大叫,但是很快就被緊緊梧住了嘴巴,隨之就被蒙上了眼睛,塞住了嘴巴,綁住了雙手,賴惠顰這才意識到被綁架了。

    照這么說,這些人應當是慣匪了,希望羅梅那邊能查出些什么來,可惜被那個老大逃走了,唉……J我握了握拳頭,指節r喀喀J作響,渾然忘記了右臂的傷。「哎喲!」肌肉的牽拉使得傷口又裂了開來,雪白的繃帶慢慢的被滲出血染紅了。

    [強哥,不要緊吧?」賴惠擎看到我疼得跳牙咧嘴,放下碗筷拉著我的手問道,看到鮮血更是芳心劇痛,「都怪我,要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傷成這樣了。」說著說著她的眼眶又紅了,演然欲泣。[乖,沒事的,現在不疼了。」我用左手摸著賴惠顰的腦袋安慰道,強自忍痛r等爸爸回來了,我一定要他給你報仇!」賴惠顰的眼中閃過一抹厲色。

    吃過早餐后,我用簡訊的群發功能把賴惠顰成功解救出來的消息發給了我的老婆們,然后和賴惠擎在聊天,知道她昨天并沒有吃多少苦頭,因為匪徒只是一心要錢,所以對她還是蠻好的,就是那個被叫做老二的想對她動手動腳,但也沒有如愿「鈴鈴……」電話突然響了,一直守候在電話旁邊的王伯急忙拿起電話,叫道「老爺嗎?」r嗯,擎兒怎么樣?」「老爺放心,擎兒回家了,安全的回到家了。」r好,我剛下飛機,我馬上到家。」

    王伯放下電話,高興的說道:到家了。」「小姐、黃老師,老爺已經下飛機了,很快就能

    「是嗎?太好了,我要讓爸爸查出那些壞蛋的下落,全部殺了他們!」賴惠顰果然是黑道出身的,口氣冷厲至極,一點都不像個學生。其實賴惠V自從跟了我之后,和以前比起來可以說是完全兩個樣,變得溫柔至極,現在又恢復了以前的那股狠勁了。、擴r老爺回來了。」王伯聽到了外面的汽車響聲,連忙跑了出去。賴惠顰也急忙站了起來,拉著我的手就向外跑:「走,去看看我爸爸。」

    「啊!」賴惠顰剛好抓到我的右手,劇烈的拉杜使得我的傷口又裂開了,比當初被刀砍到手臂上更疼,我忍不住慘叫起來。

    「啊!對不起,沒事吧?」賴惠IF沒想到會是這種結果,剛邁出的步伐又退了回來,一手重重的撐在我的右臂上。「啊啊啊!」我再次慘叫起來,殺豬的叫聲也不會比我的響,那種鉆心的痛讓我全身都顫抖起來,傷口上的鮮血急速的涌了出來,把整個紗布都染紅了。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賴惠顰看著我手臂上涌出的血,竟然急得哭了出來。丫

    「怎么了?怎么了?」這個時候,大廳門口沖進來一個人,大聲的急問道,正是賴惠顰的父親賴時谷,響當當的嘉城黑道老大,這個時候一點黑道老大的氣勢都沒有,完全是一個父親的角色了。

    顰兒沒事吧?」賴時谷向著我們沖了過來,待看到賴惠顰兩手是血,一把拉過她,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急得聲音都顫抖了。「哪里受傷了?快、快叫醫生!」他轉頭對隨從大聲的吼道。他的隨從被吼得一愣一愣的,急忙掏出手機打電話叫醫生了。「沒事,我沒事,是強哥……老師受傷了。J賴惠顰指著疼得跳牙咧嘴的我說道。「真的沒事嗎?」賴時谷不放心的又問道。「我真的沒事。」賴惠顰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黃老師,是你啊?你怎么受傷了?嗯,還傷得挺重的,出了這么多血。」賴時谷這才問起我的狀況。F沒事、沒事,就是有點疼,呵呵……J我想笑出來,結果比哭還難看。

    「老師是為了救我才受的傷。」賴惠顰解釋道。

    這到底怎么回事?顰兒給我說說。我想知道到底是誰這么大膽,竟然敢動我的女兒,我要讓他們知道惹我是沒有好下場的!J說到最后,聲音變得凌厲而冷,眼角飛揚,完全是黑道老大的口氣了。r黃老師,謝謝你,醫生很快就會到來。」最后對我說的話又完全是長者的口氣了,真是善變得很。F是這樣的……」賴惠顰于是把她如何被綁架,我和羅梅如何找到窩藏她的匪,我又是如何替她挨了一刀的這些事全部說了出來。「要不是老師檔了那一刀,我現在說不定就……」賴惠顰心有余悸的說道。酷的窩

    黃老師,謝謝你,如果不是你,顰兒現在肯定已經躺在醫院里了,謝謝你!」賴時谷緊緊的握著我的左手,用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臉上盡是感激的神色。

    大虎,你吩咐下去查一查,一定扒出那些是什么人。警局已經抓了三個,一定要找出他們幕后的老板來。」賴時谷轉頭對著他的手下吩咐道。「是。」大虎走了出去。F老爺,梁醫生來了。J王伯領著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人走了進來。很漂亮,應該有四十歲了吧,非常成熟的女人,很有韻味,有種特別的氣質。「賴總好。」她的聲音也很好聽、很平和,而且聽在耳朵里確實特別的舒服。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顰兒的老師—黃強,也是雪靈……公司,聽過吧?的老板,這是我的家庭醫生—梁秀,梁醫生。」賴時谷說道。

    「你好。」我禮貌地點頭打招呼。

    「你好。」她也微笑點頭。

    「梁醫生,給黃老師看看吧。」賴時谷趕緊又說道。

    「麻煩你了。」我看著她道。

    梁秀走到我身邊坐下,看了我一眼,眼中閃過一絲訝色,她也見過不少的帥哥,但是像我如此硬朗而帥氣的男人,她卻是第一次見到。應該才二十出頭吧,可是年輕的臉龐卻能看到成熟的氣質,青春活潑和成熟穩重竟如此奇特地結合在我身上,尤其的那雙眼睛,比梁朝偉的還迷人。但是她并沒有過多地表現出來,不動聲色地戴上薄薄的膠手套,小心翼翼地解開我手臂的繃帶,慢慢地把浸紅的紗布一層層地打開。

    「啊!」梁秀盡管行醫多年,見到這個傷口還是忍不住輕叫出聲。只見一條長達十寸且深得幾乎可以看見里面白白的骨頭的傷口大張著嘴,兩邊的肉外翻著,恐怖極了,像怪獸張開的血盆大口,此刻里面不停地涌出鮮血,鮮紅、鮮紅的。

    「這么大的傷口?」賴時谷也看到了這個可怕的傷口,皺了皺眉,差點倒抽冷氣,可見當時那一刀砍下去的力度是多么的大,要不是黃強這么一擋,哪還有命在?他不禁又看了自己女兒一眼,同時對黃強存有感激之外又多了一份敬重,而且心里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出兇手,找出幕后黑手。

    「咦?」梁秀用浸了消毒藥水的藥棉輕輕地幫我清洗傷口,突然發現我手臂流出的鮮血鮮紅中卻有一絲絲的灰色血絲,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

    「怎么了?」我有點不安地問道。

    「這個血好像有點問題,我要取一點來化驗一下。」梁秀說著就在我傷口取了一點血樣,接著又說道:「現在已經給你消毒清洗了,接著要幫你縫針了。」「縫針?不,我不要縫針!」想到以后傷口會留下像蜈蚣一樣的傷疤,我不禁大叫道。

    「這么大的傷口最好還是縫針,這樣才會好得快一點。」「不要,幫我包扎就好,等你的化驗結果出來再做打算。」「也好,明天就可以得出結果,到時再聯系你吧。」「這是我的名片,結果出來了就打我電話吧。」「好的。」梁秀拿起名片看了一下然后就放進了包里,親手用新的繃帶紗布仔細地再次幫我包扎好傷口,說道:「那就這樣吧,我先走了。」「再見。」梁秀走了之后,我坐了一會兒,覺得不大自在,再說賴惠顰的父親也回來了,便提出要回家一趟。

    「強哥,不要走,就留在這里養傷嘛。」賴惠顰拉著我的手不放。

    「小黃,顰兒喜歡和你待在一起,再說你現在有傷在身,回去了也徒讓家人擔心,我看你就留下吧,而且明天梁醫生就可以把化驗結果帶過來,順便再幫你看看。」賴時谷也勸道,理由講得非常的透徹,有情有理,我也就只好留下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許久都沒有入睡,一直在想傷口的事情,那些匪徒是何許人呢?一般的匪徒怎么會在刀刃上涂毒藥呢?這中間有很多不解的地方,也許不是簡單的綁架案,背后藏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心緒翻飛,右臂上的傷口一直在慢慢地滲出鮮血,連馭女真氣也沒有多大效果,這種毒藥的毒性不小,能阻止傷口凝結,讓人一直不斷地流血,好在我有馭女真氣的幫忙,否則也許我早就流光血而死了,實在是歹毒無比。

    突然,房間的門被輕輕地推開了,「是誰呢?」我腦中冒出這么一個疑問,并沒有出聲,靜靜地觀察著。

    「強哥,睡著了嗎?」賴惠顰出聲道。

    「原來是顰兒,她這么晚還進來干嘛呢?姑且嚇一嚇她。」我心中忽然冒出一個惡作劇的念頭。

    賴惠顰經受了一次劫難,晚上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著,翻來覆去的老想著被英勇的老公相救的情形,心中莫名地升起一股**,強烈而瘋狂的欲念。所以她悄悄地起來了,來到就住在她隔壁的黃強房里。

    她走進我的床前,透過窗外一點點的亮光,看到我睡得很香甜,呼吸細微而均勻,英俊的臉龐帶著淡淡的微笑,就彎下腰去想要親親這張自己魂牽夢縈的臉。

    「原來這個小妮子動春心了。」我心里偷笑著,突然從被窩下伸出左手一把攬住她的腰往我懷里帶,頭微微仰起,一下子吻住了她的小嘴,舌頭馬上伸出,在她還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叩開她的牙關,在她嘴里四處掠奪。

    不過賴惠顰也很快地反應過來了,丁香小舌和我的舌頭纏繞著,而且很快地攻進我的嘴里。

    我的左手從她的領口巧妙地鉆進了她的睡裙里面,在她傲人的雙峰處捏摸起來,飽滿嫩滑,仿佛在絲綢上面撫摸一樣。

    賴惠顰大聲地喘著粗氣,春情大動,身子仿佛有千萬只螞蟻在鉆一樣,難受死了。她雙手掀開我的被子,在我的胸膛上撫摸著,向下再向下,把手伸進了我的短褲里面,一把抓住了翹首以待的粗大巨龍,快速地套弄起來。

    我的左手從她的領口退了出來,從下面伸進了她的裙子里面,哇!連下身也是空的,她竟然連內褲都沒有穿,她現在真是變得越來越大膽了。

    我的手從后面繞到她的臀部,在兩瓣豐臀上來回地撫摸著,伸出中指往臀縫里滑去,哇,觸到了她的花徑洞口,濕潤黏滑,春水滾滾不斷。中指一用力就滑進了她的花徑里面,溫熱濕潤緊湊,那是讓我韻牽夢縈的地方,讓我神魂顛倒的世界。中指在里面扣挖,賴惠顰的身體也來回地扭動著,緊緊地夾著雙腿,享受著如潮的快感。

    賴惠顰大口地喘著粗氣,身子下滑,把我的短褲脫下,小嘴大張,一下子就把我的巨龍吞了進去,來了一個深喉。她讓巨龍在喉嚨深處頂了好一會兒,直到不能呼吸了再吐了出來,伸出丁香小舌在粗大的龍頭上來回地舔著、吮吸著。

    「太舒服了,上來吧,讓你的**吞沒它吧。」我喘著粗氣說道,賴惠顰的口技現在是越來越高超了。

    賴惠顰抬起頭,兩眼迷離,仿佛蒙上了一層水霧,風情萬種地看了我一眼,身子向著我的胸口爬了上來,跨坐在我小腹上,屁股微抬,小手從臀部后面扶著巨龍對著自己的**,接著身子往后一坐,「噗嗤」一聲,**四濺,濕潤的**快速地吞沒了巨龍。賴惠顰小嘴大張,吐出醉人的呻吟,雙手撐在我的胸口,搖晃著身子,劇烈地動了起來。

    一時之間,漆黑的夜晚,寂靜的房間充滿了無邊的春色和迷人的聲音,人類最原始的本能大戰火熱上演,男女之間最親密最瘋狂的大戰從古至今綿延不已。

    *****吃過早餐,我坐在意大利真皮沙發上和賴時谷在聊天,賴時谷優雅地喝著高級普洱茶,微笑著問道:「黃老師,昨晚睡得可好啊?」「還是叫我小強吧。」說得我都有點煩了,可是他就是不時地冒出一句「黃老師」來,我謙虛地笑著:「很好、很好,舒服極了,就像在家里一樣。」「傷勢怎么樣了,好點沒有?」賴時谷又問。

    「好像有點好轉了,傷口的血不再流了。」早上起床換紗布的時候,我看到傷口雖然沒什么變化,但是已經止住了流血,沒有血液流出來了,看來昨天梁秀開的藥還是有點效果。

    「報告。」門口突然傳來一道洪亮的聲音,是大虎來了,他走到賴時谷眼前,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

    我很識趣地站了起來,說道:「我出去走走,你們聊。」「沒事、沒事,黃老師在這里沒事的。大虎,你有什么情況就直說吧。」賴時谷抬起手阻止我,轉過頭對大虎說道。

    「是這樣的,這件事警局封鎖得很嚴,兄弟們很難查到是什么人。不過聽道上人說是飛龍幫做的,我也調查過了,飛龍幫的老大和老二這幾天都不在家,確實可疑,不過沒有確鑿的證據。」大虎臉色有點不好,顯然是昨晚熬夜了。

    「哦?」賴時谷一邊聽一邊喝茶,不時地點頭,臉上神色非常之平靜,聽完大虎的報告后,他放下茶杯,說道:「飛龍幫是在城北,那是張云龍的地盤,可是我和他一向和平相處,而且這幾年他也很少管事了,應該不會是他。不過既然是他的人做的事,他就脫不了關系。」「我也正有此懷疑,所以特地來向你稟報,如果確定是張云龍做的,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絕對找一天把他干掉!」大虎雙眼圓睜,殺氣騰騰。

    「不可能!」我脫口而出,心想:「張大哥是不會做這種事的,我不相信他會做出這種事。」「你怎么知道?」賴時谷和大虎同時瞪著眼睛看著我,臉上都是驚訝和不解,大虎還兇巴巴地問道。

    「這個……」我現在還不想說出我和張云龍的關系,眼睛一轉,說道,「現在都還不知道是不是飛龍幫的人做的,就下結論未免過早了點,再說了,即使是飛龍幫的人做的,也不一定就是張云龍指使的啊!」「既然是不一定,那也就是他做的也不一定啊!」大虎的腦子倒是挺聰明的,很快就回答上來了。

    「所以說嘛,我們現在應該是去查清楚是什么人綁架顰兒的。」我把話題又轉移到綁匪身上來了。

    「是呀,可是無從下手啊。」大虎嘆氣道。

    「這樣吧,我和負責這次破案的人有點熟,我打個電話去問問,看有什么情況吧。」「對,你也參加了警方的這次救援行動,應該記得那幾個匪徒的樣子吧。」賴時谷突然問道。

    「慚愧、慚愧,當時急于救人,而且光線也不太清楚,所以沒有看清,我還是打電話問一問吧。」「不了,我們直接去警局吧,關鍵是要拿到那幾個匪徒的相片。只要有他們的相片,我們就容易查了。」賴時谷拉著我拿電話的手,提議道。

    「那好吧,現在就去。」說著我當先走了出去。

    本來賴惠顰也要很著去的,她對那幾個綁架的匪徒恨得要死,一聽我們去警局可以見到那幾個匪徒,吵鬧著非得要去不可,好說歹說才把她勸留下來。

    在車上,我打了個電話給羅梅,簡單地講了一下,請她幫忙讓我們見到匪徒,她勉強答應了。很快我們就到了警局,是羅梅親自接待我們,本來按規定,外人是不能插手警局的事情,警局更不可能向外人泄露情報的,但是因為我的緣故,羅梅冒著犯錯答應我們了。

    「這是顰兒的父親賴總,這是警局的羅副局長。」我給他們簡單地介紹了一下,然后問道:「你們審問有什么結果沒有?」「有一些。」羅梅翻開了手中的檔案掃描了一下,回答道:「初步審訊結果他們是飛龍幫的,老大飛龍逃跑了,正在通緝中,被我們抓捕到的是老二毒龍和幫眾小白、黑蛇等三人,另外一個死去的匪徒叫瘋狗,也就是傷你的那個人。」說到這里,羅梅看我一眼停了下來,柔聲地問道:「右臂上的傷好些了嗎?」說著,她的手伸了過來。

    「沒事、沒事,好些了。」我可不用她擔心。

    「果真是飛龍幫的人,這些混蛋!」大虎咬牙切齒地說道。

    「羅副局長,能否帶我們去看看那些人?」賴時谷提議道。

    「可以,但是你們只能在門外看。」羅梅點頭。

    「好的,看一眼就可以了。」賴時谷答道。

    「跟我來吧。」羅梅說道。

    羅梅隨即在前面帶路,穿過幾扇鐵門,走過一條長長的走廊,羅梅帶我們來到了重點監察室,指了指,然后就退在一旁。

    透過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而里面卻看不到外面。狹窄的房子里空無一物,只有一個戴著手銬的人蹲坐在地板上,四十歲左右,兩只三角眼無神地看著墻壁,瘦小的個子,青白的臉色,蓬亂的頭發,這一切都說明他遭受過嚴重的刑罰。

    「認識他嗎?」賴時谷問道。

    「不認識。」大虎搖了搖頭。

    「他就是飛龍幫的老二毒龍。」羅梅說道。

    「是嗎?」大虎顯得很興奮。

    賴時谷朝大虎努了努嘴,大虎點點頭,從衣服里拿出一個微型相機,藉著賴時谷擋住羅梅的視線,連拍了幾張毒龍的照片。

    「隔壁兩間就是毒龍的手下小白和黑蛇了。」羅梅又帶我們看了另外兩間房。不錯,正是其中的兩個匪徒,大虎偷偷地也把這兩人拍了下來。

    「謝謝羅副局長,真是太感謝你了,希望你們警方能盡快破案,把那些混蛋全部緝拿歸案。」賴時谷對羅梅說道,表情很豐富,可以看得出是打從心底的感激。

    「要謝你就謝他吧。」羅梅微笑著指了指我,道:「再說顰兒也是我的好姐妹……好朋友,我們警方一定會盡快地把在逃的飛龍緝拿起來的。我們已經發出了通緝令了,賴叔叔你就放心吧。」「呵呵,原來你們……哈哈,那黃老師,我又欠你一個人情了。」賴時谷看看羅梅又看看我,會心地大笑起來。

    *****告別羅梅,我們三個走出了警局,一邊說話一邊向停車場走去,突然,賴時谷停了下來,轉頭對著大虎,面無表情地冷聲道:「全力追查飛龍,要活的,不惜一切代價!」「是!」大虎沉聲應道。

    「全力剿殺飛龍幫,直到幕后之人出現。」賴時谷是真的動怒了,聲音不帶一點感情,不怒而威,這次自己女兒的綁架事件讓他再次展開了廝殺的念頭。

    「這、這……不是有警方嗎?」賴時谷的命令可能會引起嘉誠市的黑道火拼呢!可是我又沒有好的理由阻止。

    這時,我的手機突然響了,掏出來一看,是梁秀打過來的,我連忙接了起來。

    「找到了、找到了。」梁秀的聲音特別的興奮。

    「找到什么了?」我有點摸不著頭緒。

    「找到解你中毒的方法了,傻瓜,快來我這里,我在實驗室。」梁秀還是非常的激動,有點口不擇詞了。

    「是嗎!你實驗室的地址是?……」想不到梁秀這么快就找到了我中的是何種毒,而且還找到了解毒的方法,我的聲音也激動起來了,恨不得馬上飛到她那里,讓她立刻為我解毒。

    我掛了電話,興奮地說道:「梁醫生說找到解藥了,我先走了。賴總,希望你能再三斟酌,以暴制暴不一定是最好的辦法。」「你去吧,我知道怎么處理是最好的辦法。」賴時谷朝我揮揮手,鉆進了小車里面。

    我急忙跑到大街上,攔了一輛計程車鉆了進去,大聲說道:「建設路五十八號,快!」司機一踩油門,車子疾馳而去。

    *****建設路,嘉市有名的研究實驗區,這里幾乎集中了嘉誠市大部分的研究機構,學術風氣十分的濃厚。一進入建設路,所看到的都是「某某研究院」、「某某實驗室」之類的牌匾,遠遠的我就看到了梁秀所說的「秀甲醫學實驗室」,那塊牌匾夠大,不銹鋼的匾身,燙金的大字,給人一種靜穆和崇高的感覺。

    按響門鈴,才一會兒就聽到里面「咚咚」的腳步聲,然后門像風吹一樣的被拉了開來,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人一把將我扯了進去,大聲說道:「快進來,給你看看!」房間算挺大的,到處擺滿了桌子和儀器,桌子上放著很多的試管和一些玻璃器皿,有股特別濃的醫院味道,不過還好的是房里很明亮,給人很干凈的感覺。

    我被梁秀拉到一個儀器面前,她興奮地說:「昨天回來我就馬上直奔這里,半夜才查出這是一種叫」敗血散「的毒藥,然后直到今天早上我才配出解藥來。

    你看,這是昨天從你身上抽出來的血樣……」說著她用試管滴了一滴我的血液在一塊玻璃片上。

    「怎么這么黑啊,我的血好像沒有這么黑吧?」我感到很驚訝。

    「笨蛋,這是經過了營養培育的,病毒數量多了很多,這樣才而已試驗。」梁秀說著又從另外一瓶藍色的試管上滴了一滴藍色的液體在血液上,道:「這是我早上培育的解毒液。」她把它們移到儀器面前,儀器的熒幕上馬上顯示出花花綠綠的圖案來,雖然看得不是很懂,但是也可以看出有一種細胞在不斷地吞噬另外一種細胞。

    「不懂。」我搖頭道。

    「這是你血液中的病毒,這是解藥中的細菌。」梁秀用手指著熒幕說。

    「哦。」我回道。

    幾分鐘的時間,這個吞噬過程就完了。

    「解毒完了。」梁秀說著拿出了那塊玻璃。

    果然,原來黑黑的血液變得十分清了,紅得很鮮艷。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毒,我分析了很久,才驗出這是一種名叫『敗血散』的毒藥,這種毒藥能破壞血小板的凝結從而阻止傷口的愈合,讓人流血不止,活生生忍痛看著血液流盡而死,曾經在黑市上非常流行,只是后來眾人都覺得這種毒藥太不人道了,各個國家就簽署了聯合聲明禁止了這種毒藥,想不到幾十年后的今天還能見到,那些匪徒真的太歹毒了!」梁秀顯得義憤填膺,說到后面已經是疾言厲色了,胸膛起伏不已。

    「我靠!」我忍不住大罵一聲,在桌子上用力地捶了一拳。難怪我的馭女真氣對傷口的作用不大,原來是如此歹毒的毒藥在作祟,我牙齒咬得「咯咯」響,我恨不得現在就把毒龍等人碎尸萬段!

    「那快點給我注射解藥吧。」我著急地說道。

    「對對對,來!」梁秀恍然大悟,微笑地拉著我來到另一張桌子前,說道:「拉起袖子來。」然后她把一個針筒里的藍色液體全部注射進入我的體內,她抽出針筒,笑著拍了拍我的手臂道:「現在好了,沒事了。你中的毒不深,病毒比較稀少,半個小時就可以見效了。」「謝謝!」我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非常感激地說道:「真是大感謝你了!」也許是我太興奮了,握了她的手還不夠,忽然一把抱住她,將她抱在懷里,在原地轉了好幾個圈。

    梁秀想不到我竟然做出如此動作,臉上一時紅云飛揚,心中生出一股羞澀,還帶有幾分甜蜜,「他的臂膀好有力啊!」她久已平靜的心田竟然泛起了一絲漣漪。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