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五章 意外風流

獨孤尋歡2017-2-27 15:44:45Ctrl+D 收藏本站

    這里是夜總會的背面,十幾米外一道圍墻將夜總會和后面的居民社區隔開。

    順著圍墻繞到夜總會前面,就可以到大街上,但是沿此路線離開的話,時間上肯定來不及了。別說大彪的人肯定也在一樓安排有人攔截,所以我只有翻墻而過時間上才來得及。

    看著自己對面的圍墻,不算太高,有三米多,墻頭有花形鐵制尖刺,有裝飾和防止翻越的雙重作用,三米高的墻一般人是翻越不了的啦。

    這時,一樓通往后面的門被打開了,又一群人揮舞著刀棍大喊大叫地向我沖來,來不及多想,我把飛龍從肩上放下,雙手抱起,運功于手,猛然向高墻那邊一拋,接著向前小跑,雙腳借力,身子騰空而起,趕上飛龍的身子,雙手一托一放,卸載了他的重量,然后輕輕地托住他,輕松地落在了地面。

    那些追趕而來的人目瞪口呆地看著我,仿佛回到了飛檐走壁的古時代,簡直不可思議的輕功就出現在眼前,一個個驚呆了,愣愣站在那里不知道反應。

    圍墻內的社區很大,從墻上落地后,我頭也不回地背著飛龍,往社區最深和最黑處奔了過去,很快便消失在黑暗中了。

    那些手下這才如夢初醒,反應過來,眼睜睜地看著我消失在社區中,他們大呼小叫的悻悻而回,那三米的高墻可不是他們能躍過去的。

    就在我越過高墻的時候,五樓KTV包廂里和大彪一起倒下的兩個手下醒了過來,看到大彪雙畝圓睜,額頭的鮮血往下直流,死不瞑目的恐怖樣子,驚恐的不由得大叫起來:「不好了!彪哥死了!彪哥死了!」那些擠在房里的手下無法從五樓跳下去,有些又都匆匆地退出房外,從樓梯跑下去追我,有些則趴在窗戶向下看。

    這時聽到那兩個人的叫聲,全都轉頭來看,只見大彪背靠墻壁,兩眼怒睜,似乎不相信自己會死。額頭一個圓孔,汩汩的鮮血正從那里流下,滿臉都是,死狀極其的恐怖。

    一個小頭目揮手讓大家靜了下來,老大死可不是一件小事,他仔細檢查了大彪的傷口,當看到子彈頭露在外面,翻過大彪的身體一看,后腦勺根本沒有傷口,眉頭一皺,喃喃自語道:「媽的,那個人是什么來頭?子彈怎么會倒退?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太讓人驚奇了!媽的,從五樓背著一個人跳下去都沒有受傷,還會飛,媽的什么該胎啊?」大彪的死狀成為兄弟會的一大奇案,沒人能理解為何子彈會倒退進入他的腦袋中。

    「嗡嗡嗡……」突然,一陣警笛聲由遠而近地從外面傳來。

    「快收拾好這里,不要露出一點破綻,條子來了。」小頭目馬上吩咐道。

    員警接到附近居民的通報,說天風海雨夜總會傳來槍聲,于是急急趕來,可是來了這里一點線索都沒有。里面的所有客人都說沒有聽到槍聲,只好離開。

    待員警離開后,那個小頭目馬上離開了夜總會,去向兄弟會的另外兩位大當家和二當家稟報去了。他首先找到的是二當家——小豹子,小豹子一聽三弟死了,連忙帶著他去找大當家——天虎。

    天虎的手下不敢去通報,因為天虎吩咐過不準打擾他,在小豹子的威脅下,那個手下才去敲天虎的房門,叫道:「虎哥……」天虎正在他情婦的身上努力地干著,聽到傳報,一聲怒吼:「你他媽的,你再吵我割了你的舌頭!」「操他媽的!害得老子差點交貨。」天虎說著又繼續趴在女人肚皮上狠狠地沖刺著。

    突然,「咚咚咚咚」又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天虎再度受到刺激,心情一緊張,身子哆嗦起來,怎么也控制不住的一泄如注。「我操你娘的……」他才剛罵了一句就聽到了自己的二弟的聲音:「大哥,是我,三弟死了!」「什么!」天虎身子巨震,連忙從女人身上翻下,拿起浴巾裹住下身,匆匆打開了房門,一把拖住小豹子,大聲問道:「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是他說的,三弟的手下灰熊說的。」小豹子指了指身后的灰熊道。

    「你快說,到底是怎么回事?」天虎激動地又問道。

    「是這樣的……」灰熊把他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而我這邊則是背著飛龍,在夜色掩映下,避過社區的保安,在黑暗中潛行。

    我一邊走一邊仔細觀察,看是否能找到一個避身之所。我在一棟樓前停了下來,環顧四周的情況,思量下一步該怎么辦。

    忽然,七樓的一個窗戶飄出了窗簾,深夜窗戶大開,應該是戶主不在家,就去那里躲一躲吧。我環顧四周,剛才槍聲引起的騷動早已平息,周圍不見人影。

    我扛起飛龍,用力一跺腳,身子便飛縱而起,一攀就是五米高,力道將盡,身子未落之際,我左腳一墊右腳,身子又再度攀高,連點幾下墻壁,終于跳上了七樓的那個窗戶。

    耳中傳來一陣女人的呻吟聲,我一看,床上一個女人正把右手放在自己的下體那里來回地抽動,竟然是在自慰。也許太過興奮忘我,她并沒有發現我。

    「嘿嘿……此女也許太久沒有舒服了,看她那身子亂扭,右手急顫,肯定是爽歪了,嘴里還嬌吟不斷,真是動人心魄。」我壞壞地想著。

    看來這家只有這個女人在家了,我輕輕地跳下窗戶,舒服中的女人這個時候剛好側身轉過來,正看到一個龐大的黑影從窗戶跳了進來,張嘴欲大聲呼喊,可是身子卻不聽使喚,本已經向**沖刺階段的她,由于驚嚇而迅速到達**的顛峰,身子痙攣,嘴里的呼叫沒有喊出來,卻變成了巨大的**呻吟。

    看到女人張嘴我就知道她已經看到我了,可是我雙腳還未接觸地面,正是無力可借的時候,想要掩住她的嘴巴已經來不及了,心想糟了!哪知卻聽到她絕美的**聲。我心中忍不住一笑,心情大快。

    女人長長的呻吟停止后,又要張嘴大叫,我連忙肩頭一甩,把背上的飛龍甩到地板上,隨即身子一晃,已經到了床上,我用手捂住女人的嘴巴,說道:「別出聲,我不會傷害你的。」女人臉上紅潮未退,瞪著驚恐的眼睛望著我這個不速之客。

    「我只是躲避壞人,暫時借你這里避一避,你放心,我是絕對不會傷害你的。希望你配合一點,如果你答應不出聲,我就松開手,好嗎?」我的眼睛輕柔地注視著她,用溫柔的聲音說道。

    女人連忙點頭答應。

    「謝謝!」說著我松開了手,繼續溫柔地說道:「剛才你也應該聽見了槍聲吧?就是壞人開的,不瞞你說,我是便衣員警,那個則是我抓來的犯人,從兄弟會手中抓來的。兄弟會現在肯定到處在追殺我,萬不得已我才來這里躲一躲,真是不好意思,打擾驚嚇你了,對此我感到萬分的抱歉!放心,我只待一會兒,很快就會走的。」「你惹了兄弟會?」女人現在的心情平靜了下來,見我說話也溫柔,長得也挺和氣的,膽子大了點,遂開口問道:「你膽子挺大的,在這里是沒人敢惹他們的,聽說他們連政府里都有人,后臺很硬。」「我是廣東嘉市那邊來的,這個人是我們那里的逃犯,我是特地來這里抓他回去的。」我開口大概說明了一下情況。

    「那些都是沒有人性的壞人,人人都是敢不不敢言。放心,你就安心在這里待著吧,等風聲過了你再走。」女人很善良。

    「謝謝你,剛才驚嚇到你真是不好意思。」我再次道歉。

    「……」女人臉色一紅,心中大羞,剛才緊張還不覺得什么,現在心里一放松,馬上想起剛才羞人的場面被一個陌生男人看到了,現在還赤身**的被一個男人抱著,她頓時羞得都說不出話來,身子動了動,想要和我隔開距離。

    「啊,不好意思!」女人臉上的表情我一一看在眼里,也馬上反應過來,連忙松開抱著她的手,十分尷尬。

    房里一時氣氛曖昧了起來,我們兩人誰也不說話。

    女人腦中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的念頭:「他的臂膀好有力,剛才被他抱著好舒服,他身上的味道真好聞,好有男人味道,要是他現在抱著我,我會怎么辦?拒絕還是接受呢?」說實話,女人很漂亮,身子很豐滿,露在外面的兩個**很白、很大,像兩只大白兔一樣,豐滿而結實。來廈門四、五天了,都沒有碰過女人,此時此地此景,我忍不住心猿意馬起來。回想剛才她**時候的那種情景,胯下的巨龍突然脹大了起來,把褲子頂得好高。

    「要是我現在撲過去,她會有什么反應呢?會不會大叫起來?」我轉過頭去看她,只見她也正轉頭來看我,兩雙曖昧的眼睛放射出**來,碰撞在一起,激起巨大的火花。我們都從彼此眼中看出了需要,我們馬上抱在了一起,她的小嘴瘋狂地在我臉上、脖子上親吻著,比我還熱烈,真是久曠的怨婦啊。

    一會兒,我們的四片嘴唇才碰到了一塊,然后就沒有分開了,緊緊相吸,舌頭緊緊纏繞,在彼此的嘴里來來回回,香津互換。

    我的手悄悄地爬上了她堅挺的乳峰,飽滿碩大,彈性十足,真是個極品。兩只手在上面揉搓著,捏住她的**輕輕地拉扯,**不大,但很堅挺,應該是還沒有生過小孩的。在上面過足了手癮后,右手悄然下滑,沿著綢緞般的軀體滑過圓圓的肚臍,到達一個神秘的地帶,沒有觸到芳草,還是光滑的肌膚,再向下,已經到達了那迷人的花唇,花唇很飽滿,厚厚的極有肉感。令我驚奇的是依然光滑,沒有一根芳草。

    哇,竟然是一只白虎!

    只在書上網上見過的白虎,此刻竟然讓我遇上,真是刺激啊!心情激動下,巨龍無比的歡快,膨脹得更是厲害,又粗又大,似乎馬上就要去見識、見識這傳說中的白虎妹妹。

    女人的小手此刻正隔著褲子摸著巨龍,隔著褲子她已經感覺到了我的粗大硬挺,誰知突然又發生了變化,變得更大更粗了,她情緒激動,知道遇見了極品,心情大悅,嘴上親吻得更瘋狂了。她的小手顫抖著拉開了褲鏈,扒下了內褲,親自握住了巨龍,粗大的龍身一只小手竟然握不過來!「哇,我喜歡,我就要這樣的插在我下面!」女人喜不自勝,小手飛快地在龍身上套弄著,表達了內心的喜愛。

    女人終于放棄了我的嘴,一翻身趴在了我的身上,兩手快速地把我的衣服脫掉,手忙腳亂地又把我的皮帶解開,連同內褲一起褪下,伏在我的下身,兩手握著我的長矛,還露出一個光亮的矛頭。她兩眼在黑暗中放射出食人的光,慢慢地湊近長矛,伸出舌頭輕輕地舔著矛頭,舌尖先在馬眼上轉,仿佛要鉆進去一樣,然后又在矛頭四周來回地舔著。

    「噢……」一聲長吟,太舒服了我。

    女人突然張大小嘴,一下子把矛頭吞了進去,我立刻感覺到矛頭進入了一個溫暖濕潤的空間。她空出一只手輕輕地撫摸著龍蛋,另一只手則快速地在矛身上套弄著。隨著她的套弄,我膨脹得更是厲害,把她的小嘴緊緊地塞滿了,她干脆撐在我大腿上,把頭埋在我下面來回地吞吐著。

    她的口舌技巧無與倫比,埋頭上下起伏,同時手上還配合著加速套弄。手法熟練至極,讓我舒服到了極點,極度舒爽的我覺得漸忍不住,我也不想忍住。毫無征兆地和她之間變成了目前這種狀態,除了**使然,沒有別的原因,既然如此,為什么還要壓抑這**呢?

    「我要射了!」感覺即將噴射之前,我叫了起來。女人也能夠感知我的狀況。她不但沒有避,反而加速地吞吐著,然后緊緊含住矛頭,用力吮吸起來。

    我能看見她雙頰凹陷,覺得像有一個抽水機接到了自己的出口上,令我立刻閘門大開,洶涌澎湃,源源不絕地噴射出來。直到我覺得自己似乎被徹底抽干,女人口中「咕咚」幾聲把我的精漿完全吞食完了才抬起頭來,嘴里已經了無痕跡。

    「舒服嗎?」她問道。

    「舒服!舒服死了!」一臉的滿足神態,我才知道口舌之交既然也能讓人達到這種舒爽程度,其實我是可以控制不射的,但是好幾天的無欲生活讓我極度地想射出來。

    「可是你都還沒有舒服呢!」我說。

    「沒事的,剛才我不是來了一次嗎?」女人羞澀地說道。

    「嘿……」「你的真大!」女人摸著雖然已經疲軟,但是粗長的長矛贊嘆道。

    「喜歡嗎?」「喜歡!」「那就讓它再大一次吧。」「你不要休息一會兒嗎?」「不用了,我身體壯得很。」女人不說話,又低頭把長矛含在嘴里,一邊用手快速地套弄,一邊緊緊地吸著、舔著。

    「不用這樣了,你剛才已經很累了吧?」「不累,喜歡吃它。」女人抬起頭對著我風情一笑。

    「你看,它自己會自動硬起來的。」我暗運馭女神功,長矛馬上堅挺起來,威風凜凜的像個將軍。

    「你這么厲害?」女人見了相當驚喜。

    「嘿……快讓它進入你的身體吧。」「好!」女人爬起身子跨在我上面,對準長矛慢慢地坐了下去。

    「好多水!她的洞口**的,全是**。好緊!長矛撐開她的肉壁,進入了花徑里面。」我在心里喊著。

    「噢……」她滿足地呻吟了一聲,緊緊地坐在上面不動,讓滾燙粗大的矛頭緊緊地頂著花心,感受著體內那粗大堅挺頂著的感覺。

    我突然屁股一動,往上一頂,「啊!」女人舒服得馬上大叫起來,接著身體亂顫,緊緊夾著長矛搖動起來。

    白虎就是白虎,**極強,戰斗能力也極強,在我強大的武器面前,她竟然毫不遜色地和我大戰了幾千來回,姿勢換了十來個,她依然強悍地享受著我的武力攻擊,嘴里的呻吟**顯示著她是多么的舒服,多么的HIGH。

    在這寧靜的凌晨,兩個彼此才剛見面的陌生人,上演了人類最原始也最享受的運動。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