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六章 真相大白

獨孤尋歡2017-2-27 15:45:14Ctrl+D 收藏本站

    「媽的,竟然有人敢在我的地盤鬧事。」天虎聽完灰熊的敘述,用力捶了一下桌子。

    「大哥,我覺得他可能是震天幫做的。」小豹子猜測道。

    「管他誰做的,吩咐我的命令下去,全城戒嚴,全力緝拿那個人。」天虎讓人傳令下去了。

    「大當局的,我覺得不會是震天幫做的,要不他怎么會帶了飛龍走呢?」灰熊分析道。

    「現在先不管這么多了,你馬上帶我去看看老三。」天虎說道。

    于是整個廈門有一半的黑幫都行動了起來,大街小巷到處是兄弟會的人。震天幫收到情報也開始戒嚴,以防不測。

    廈門警察局局長的電話更是半夜響個不停,局長深夜從床上爬了起來,各個副局長也爬了起來,廈門警政大樓徹夜燈光通明,局長親自主持召開了全局緊急會議。他們得知黑幫的行動,以為市內兩大幫派要發生火拼了,也傾其警力全城戒嚴,刑警大隊隊長更是直接向兩大黑幫發話:「你們不要亂來啊!我們隨時警戒的。」************就在廈門整個城市都鬧翻了的時候,我卻帶著滿足的笑容在一個陌生的女人家里,抱著陌生的女人在陌生的床上呼呼大睡。

    第二天我醒了過來,女人早已不在床上了,耳中卻聽到廚房把邊傳來了「叮叮當當」的聲音,猜她應該是做早餐去了。拿起電視遙控器打開電視,我想看看昨晚的事情有沒有上新聞。跳到廈門頻道,正是午間新聞時刻,美麗的女主播用甜美的聲音說道:「昨晚市內黑幫大混亂,遍布大街小巷似乎在搜尋什么,員警們嚴陣以待,緊密注視著黑幫的一舉一動。」接著電視出現了幾個黑幫在街上的畫面和刑警在街上巡邏的畫面。

    「嘿嘿,看來兄弟會并沒有公開大彪死亡的狀況,一定是在找我了。」看著電視上兄弟會混亂的局面,我心中直樂。又看了看還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飛龍,不禁思忖起來:「照這樣的局面要帶著飛龍離開廈門是比較困難的,可是一個星期的期限也快到了,要怎么才能帶上他返回嘉市呢?」「醒來了?起來吃早餐吧。」女人進來房間了,甜蜜的笑容蕩漾在臉上。

    「喔。」我機械地應道,卻還在思考。

    「想什么呢?這么深沉的樣子。」女人小鳥依人般的走到我床邊,坐在床沿,斜靠在我身上。

    「想怎么吃你啊,哈哈……」我回過神來,大笑著說道,作勢撲向她。

    「才不讓你吃呢!」女人驚叫一聲,快速逃離床邊,跑到門口不忘向我扮了一個鬼臉。

    「你跑不了的。」我從床上跳了起來,身子一晃已經到了門口,抱住了她在她臉上輕啄了一下。

    「你……」女人臉上霎時緋紅一片,甜蜜地看了我下身一眼,輕輕地說道:

    「快去梳洗吧,一起吃早餐。」「不準偷看喔!」我馬上發現自己還是**裸的光著身子,連忙用雙手掩住下身。

    「哈哈……我可是什么都看到了哦!」女人笑嘻嘻地轉身離開了,心想:

    「真是靦腆的男人,想到剛才他的表情,真是好可愛啊!」女人又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

    「哇,這么豐盛啊?」我感到十分驚訝。

    餐桌上擺著豆漿、煎蛋、油條、小米粥、切好的水果,每樣兩份,只是我面前的分量多一些,她的分量少一些。

    「昨晚辛苦了,要好好地慰勞慰勞你啊。」女人說著,自己都忍俊不禁了,像一朵花在綻放,好美。

    昨晚黑暗中不能好好地看清女人的容貌,雖然我的眼睛能夠夜視,也只是覺得她挺好看的,現在大白天的可以很清楚地打量了。

    二十五六歲的樣子,皮膚很白,像牛奶一樣的顏色。眼睛不大,但很有神,水汪汪的像兩顆寶石鑲嵌在恨潭中。蒜頭鼻下面是小巧的嘴巴,紅潤性感,烏黑的秀發披在肩上,有種古典的美。

    「你真美。」我忍不住說道。

    「你也很帥。」就在我打量她的時候,女人同時也在打量我。

    「我叫黃強,你可以叫我小強。」「小強?呵呵……我叫易米,你叫我小米吧。」女人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

    「呵呵,你做的就小小米粥啊。」「呵呵……」我們兩人友好地笑了起來,一份濃濃的情意在彼此之間散開來。

    「那個犯人你準備怎么處理啊?」吃過早餐后,易米問道。

    「我正在想辦法呢。」「那你好好想吧,我要去上班了,你會走嗎?」易米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

    「很想我走嗎?」「不、不是的。」易米急忙否認。

    「嘻嘻,那我就永遠留在這里了。」我突然嬉笑起來,調皮地說道。

    「壞,你壞死了!」易米舉拳要打我。

    「去上班吧,都快九點了。」「哎呀,我遲到了!都是你、都是你。」易米嬌嗔,別有一種風情。

    「去吧,路上小心。」送易米出門的時候,我突然在她臉上親了一下。

    她嬌羞地看了我一眼,非常快樂地去上班了,突然又轉頭吩咐道:「中午我不回來了,冰箱里有吃的。」「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關上門后,我笑了,心想:「呵呵,這個女人,該不會是愛上我了吧?還是愛上我的寶貝了?」搖搖頭,還是趕緊想想怎么處理飛龍比較好。想了想,還是先打個電話給大哥吧。拿出手機,撥通了張云龍的電話:「大哥,是我,小強。」「那邊的情況怎么樣了?找到飛龍沒有?」張云龍有些焦急地問道。

    「已經抓到了,可是我不能帶著他回去,要不你和賴叔過來一趟親自審問?」我提出了建議。

    「也好,我馬上和他一起趕過去。」張云龍一口答應。

    「那好,這個號碼是我的新號碼,你們到了這里再聯系我。」我回道。

    我把飛龍提到客廳,把他綁在一張椅子上,然后伸手在他額頭一點,一道馭女真氣輸入他的腦海,把他弄醒了。

    「你想怎么樣?」飛龍驚恐地問道。

    「沒怎么樣,只是負責抓你,不過現在我大哥和賴時谷已經往這邊趕過來了,他們要的是你的實話,只要你供出誰指使你綁架賴惠顰,我想,他們是不會和你計較的,畢竟你只是別人的棋子而已,你自己好好想想該怎么做吧。」我轉身離開,又回頭警告道:「我在這里,你不要有別的想法,你根本逃不出我手掌心的,否則……」我右手一揮,一道馭女真氣往他頭頂割去,幾綹頭發在他眼前落下。

    飛龍只覺得頭皮一陣發涼,就看到頭發飄落眼前,瞪著驚恐的眼睛看著我,暗想道:「他會魔法嗎?遠遠地用手一揮,怎么我感覺像一把刀剃過一樣啊?」他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心里直發毛。

    ************中午我在易米的冰箱里找了一鍋康師傅快食面,用火煮了一下再吃,這比用開水泡著吃,味道更好。下午一點左右的時候,手機響了,是大哥打來的,我急忙接了起來:「大哥嗎?是我。」「小強,我和賴社常已經下飛機了,你在什么地方?我們現在趕過去。」張云龍說道。

    「啊,不用急,你們還沒吃飯吧?可以吃了飯再過來。」我回道。

    「我們現在怎么吃得下飯啊!我們現在就要趕過去。」張云龍語氣很急促。

    「那你等等,我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我在房子里轉了轉,并沒有找到相關的資訊,只好說:「你們先到天風海雨夜總會好了,我就在夜總會后面的社區里面。」「這里應該是金鵬花園社區。」飛龍突然說道:「我對這一帶算是比較熟悉的。」「你等等,別掛啊!我在金鵬花園社區,我去看看多少棟。」我跑到窗戶朝外看,對面那棟樓寫的是第二十一棟,然后我又跑到陽臺上看,隔鄰標的是二十三棟,我趕緊又說道:「看到了,大哥,我在金鵬花園社區第二十二棟的七樓,七一五號房。」我轉頭看著飛龍,不解地問道:「你為什么幫我?」「我想了很久,想通了,覺得我確實做錯了,上了沈明遠的當,好好的飛龍幫幫主不做,好好地放著太平日子不過,偏要過混亂刀頭舔血的日子。所以我決定好好地配合你,把事情說出來。」飛龍語氣平靜地說道。

    「這就對了嘛!沈明遠惟恐天下不亂,所以他才會蓄意挑起風云會和天谷社的矛盾,想要制造嘉市的混亂血腥,大家相安無事,有錢一起賺不好嗎?」我沒好氣地說著。

    「唉,都怪我一時鬼迷心竅,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想想會長對我真的是不錯,我們這么一個小小的幫派他竟然沒有滅了我們,反而給了一家酒吧和一家娛樂城給我打理,我太對不起他了。」飛龍懊悔不已。

    ************半小時左右,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打開門一看,果然是張云龍和賴時谷到了,兩人身后各跟著一個手下。

    「飛龍那個鳥人呢?」張云龍一進來就大聲地問道,賴時谷更是二話不說就沖進來尋找。

    「你他媽的為什么綁架我女兒?誰指使你這么做的?」賴時谷在客廳看到飛龍,一個箭步上去就是左右開弓,一邊打一邊大聲地罵道。

    飛龍也不出聲,任憑賴時谷痛打,不到一會兒,他的臉就高高地腫起,鼻子、嘴邊都流出了鮮血。

    「好了,老賴,氣出完了吧?來,手雷了吧?休息一下。」張云龍出聲勸阻道。

    「你這個王八羔子,我的女兒你也敢綁架,要不是小強說你對她還不錯,我把你他媽的凌遲活剝。」賴時谷「呸」地吐了一口痰在飛龍身上。

    「對不起,是我錯了,該打!」飛龍低著頭,臉上盡是悔恨。

    「飛龍,我自問對你還不錯,你為何要害我?如果我有對不住你的地方,你盡管跟我說,為什么要做出如此之事來陷害我呢?」張云龍搬了一張椅子坐在飛龍的對面,很沉痛地問道:「你說,誰指使你這么做的?」「龍哥,是我對不住你!」飛龍抬起頭看了張云龍一眼,痛心地說道:「鬼哥有天找到我,問我想不想干一番大事業,我當然是想了。于是鬼哥就跟我說了他的計劃,當時真把我嚇傻了,我沒料到他竟然這么大膽,居然是要害你,我當時就害怕了,不想參加,但是鬼哥威脅我說已經把秘密告訴我了,如果不參加的話就要殺我全家。被逼之下我只好答應了,我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他指使我做的,我對不住你啊!龍哥。」「鬼刀的計劃是什么?」張云龍追問道。

    「鬼哥說你太不思進取了,滿足于現狀,他說綁架賴社長的女兒挑起你們之間的矛盾,然后趁機滅了天谷社……」飛龍繼續說道。

    「他敢!我操他媽的,原來都是他弄的鬼,我生扒了他!」賴時谷的眼睛兇光乍現,怒罵道。

    「他……他說有援手,保證可以在這次戰斗中勝利,他說龍哥你反正現在也是安于現狀,就讓你打理你的金海灣,他做龍頭老大,讓我……我坐第二把交椅。」飛龍感到賴時谷殺人的兇光,心里一寒,仿佛墜入冰窖當中,說話也不禁打哆嗦了。

    「他說的援手是什么?」張云龍想不到真的是自己的二弟搞的鬼,心中無比的凄涼,臉上盡顯滄桑之色,語調也變得遲緩了。

    「這個他沒有說。」飛龍搖了搖頭。

    「哼,他不會是勾結了**幫吧?」賴時谷鼻子一哼,疑惑道:「風云會加**幫想要滅掉我天谷社也不是容易的事呀,難道還有外人?」「他沒說,只是說援手很強。所以,我鬼迷心竅,同時也起了貪心,就答應了他,因此才會去綁架賴社長的千金。」飛龍回答道。

    「真是想不到,原來是我的兄弟在陷害我!罷了、罷了,我也不處罰你了,你們愛怎么處置就怎么處置吧。」張云龍真的有些心灰意冷了,臉色一暗,事情的真相是如此殘酷,他起身走開,站在窗陽臺上,眺望遠處的天空,靜穆不語。

    「謝謝龍哥不殺之恩!」飛龍感動了。

    真相往往不知道的時候想知道,可是知道了的時候,卻又傷害了自己。

    「既然云龍兄放過你,剛才我已經打了你,是出了心頭之氣,也算是處罰了你,就此放過你吧。」賴時谷看到張云龍似乎一下子老了許多,心中無比同情,也大人有大量的算了。

    「謝謝賴社長!」飛龍心中嘆道,這才是真正可以值得賣命的黑道老大,今天他才真正地懂得了什么樣的人才是黑道老大的風范,心中對張云龍和賴時谷無比的敬佩。

    「大哥和賴叔放過你,那是因為他們仁慈寬宏,可是我不能放了你,真是對不起,我答應過羅梅,要帶你回嘉市,親自交給她。」我答應過羅梅的,就一定為她做到。

    「我是罪有應得。」飛龍知道我口中的羅梅就是嘉市新上任不久的警察局副局長。

    可是怎么安全地帶飛龍回到嘉市呢?現在我成了廈門黑幫的眾矢之的,自己一人是完全可以離開的,帶著他卻目標太大,還是借助員警的力量吧。

    拿定主意,我拿出手機撥通了羅梅的電話:「阿梅,是我。」「怎么樣?這么多天沒有你的消息,好擔心你,你還是回來吧,抓捕犯人讓我們警察來做就好了。」羅梅的擔憂完全在話語中表達了,她是真的關心我。

    「放心,我沒事,我已經抓到飛龍了。」心中升起一股暖意,雖然平時羅梅對我總是兇巴巴,這看不慣,那看不順眼的,但是她,還是愛我的。

    「啊?真的?你受傷了沒有?」羅梅剛開始很高興,繼而變得關心。

    「嘿嘿,你也不是不知道你老公的厲害,有誰能傷得了我啊?」我不禁臭屁了起來。

    「哼!」羅梅心里確實喜滋滋的,相當開心。

    「梅……」我溫柔地喚道。

    「嗯……」羅梅現在完全是小女人了。

    「我想了一個辦法,就是透過你們員警的力量帶他回去,你現在馬上聯系廈門的警察局局長,說有一個重要的犯人請他們協助押送,我會把飛龍送到他們警察局的,你看行嗎?」我提議道。

    「我看行,這個辦法好。那我馬上聯系,聯系好了再通知你。」羅梅簡潔有力地說道。

    「好的。」我回應道。

    掛了電話,張云龍對著我說道:「我和時谷兄商量好了,我們現在就趕回嘉市去,我們是秘密地來這里的,怕老二知道我們都不在嘉市,會發生動亂,我們得馬上回去。你有事要辦,我們就不等你了,我得回去把這件事處理一下。」說到這里,他看了賴時谷一眼,繼續說道:「難得時谷兄相信我,不和我計較,讓我親自處理這件事,給足了我面子,我欠你一份人情啊!」「你我兄弟一場,不打不相識嘛!何必說這種話呢?」賴時谷握住張云龍的手,動情地說道。

    「呵呵,看到你們化干戈為玉帛,我心里真替你們高興,也不枉我辛苦為你們跑一趟了。」我打從心底感到高興,兩個黑道老大都是重情重義之人。之后我又說道:「那你們慢走,我就不送你們了,回去再找你們。」他們走了之后,羅梅來電話了,說已經聯系好這邊的警察局了,已經把飛龍的一切資料都傳真給他們,他們隨時等著我把飛龍送過去。

    為了避免嚇到易米,我把飛龍點暈,推到另外一間房里。五點左右,易米下班回家了,她提了一大袋食物回來,得意地說道:「你中午沒吃飽吧?你看,我買了好多這里的特色小吃,讒了吧?嘿嘿……流口水了吧?」「是啊,餓死我了,好想吃你……」我輕輕地吻了她一下,調笑道:「看到你我才流口水的。」說著打開了袋子,全都是廈門的特色小吃,有海蜊煎、燒肉粽,芭蕉肉粽……「貧嘴!」易米嫵媚地瞟了我一眼,嬌羞道:「現在先吃這些,晚上……晚上再讓你吃我。」說到最后,聲音已經低不可聞了,羞得紅到了耳根子,轉身去下廚準備晚飯了。

    「真是可愛的女人!」我心里贊嘆道,不知她能不能接受我已經有了那么多女人,我想我已經開始喜歡上她了。

    ************「白虎果然是絕世極品。」看著滿足睡去的易米,我不由得感嘆道。晚飯過后我們就上床大戰了,當然我讓她享受到了我的秘密武器,在馭女真氣的愛撫攻擊下,她整整爽了七、八次,每次都是**迭起,一波未平一波又來侵襲,今晚她就是快樂女王。我輕輕地撫摸著她光滑如綢的身子,她的花苞鼓鼓的像個饅頭一樣,花唇很厚,無論是觀感還是觸感都是享受,而且花徑很狹窄,**特多,插進去是種特別的享受。

    人們說女人由愛而性,男人由性而愛。我想我真的是愛上她了,由性而愛上了她。

    待易米熟睡之后,我悄悄地下了床,穿好了衣服,背上飛龍,悄悄地從窗戶翻上了樓頂。此時已經是凌晨三、四點了,正是黎明前最黑的那刻。

    站在樓頂,我辨明警政大樓的方向,施展開絕頂輕功,藉著夜幕的掩護,在樓層之間跳躍著,往警政大樓飛馳而去。夜色下,一個人有如星丸跳躍,宛如流星滑過夜空,極快無比。

    「流星,快許愿。」一對坐在樓頂的戀人高興地大叫,雙目緊閉,雙手緊握的許下了愛的愿望。

    我輕輕地從空中落下,看著在站崗的值班員警,心中暗暗一笑,把飛龍放下,一掌擊去,蓄含馭女真氣的掌力擊打在飛龍身上,飛龍身子飛起,恰到好處地飄落在員警的身前,而飛龍身上的禁制也適時地解除了。

    「誰?」員警一聲吆喝,非常快速地去看地上的飛龍。

    「飛龍送到了。」我哈哈一笑,身子一長,縱身而起,眨眼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是飛龍,快把他抓起來!」員警認出了飛龍,大聲地叫了起來。

    ************當飛機爬升上萬米高空的時候,我輕輕地說道:「別了,廈門。別了,小米。」看著窗外的云朵,我不由得回想起和易米分別的情景來。

    我告訴易米我要回去了,易米很傷心,緊緊地抱著我,不讓我走。我輕輕地用手拭去她眼角的淚滴,輕輕地吻著他的臉龐道:「傻瓜,不哭、不哭。等你有空可以來嘉市玩,我可以做三陪、四陪、五陪,天天陪著你。」「呵呵……」易米破涕為笑,梨花帶雨,嬌羞地說道:「誰要你陪了?」「如果你來了,我就不會讓你走的!」我堅定地說道。

    「就算你趕我,我也不會走的,我纏定你了。」易米的語氣也很堅定。

    我嘴角不由自主地一揚,心中暖暖的,易米真是個可愛的美麗女孩,和她在一起的一天多時間里,我真實地感受到溫馨。「你來了我就會天天陪你,不讓你走的。」我心中暗暗承諾。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