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七章 喜事不斷

獨孤尋歡2017-2-27 15:45:42Ctrl+D 收藏本站

    張云龍自從得悉自己的兄弟陷害自己后,整個人仿佛都變了,變得不想說話了。自從廈門回到嘉市后,他一個人鎖在金海灣娛樂城的房里沒有出過門,整整一天一夜,一種焦慮在他腦中盤旋,一種失望讓他痛苦,一種抉擇在吞噬著他的心。

    他的手下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個個人都緊張不安。第二天,當他打開房門的時候,所有的手下和員工都驚呆了,一夜之間,他已滿頭白發,形容枯槁,仿佛七十歲的老人。

    「龍哥!」金牌經理麗姐上前一步,心痛地叫道。這個男人雖入黑道,但沒有見過他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對員工對手下都非常的好,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是她知道他心里肯定是極其的痛苦,否則不會一夜白發。

    「沒事,我很好。」張云龍讀懂了麗姐眼中的含意,笑了笑安慰著,然后轉身對著手下揮手,說道:「大家忙去吧。」當手下人都散去的時候,張云龍對身邊的保鏢說道:「你把二當家的給我叫來,就說我有急事找他。」回到辦公室,張云龍又打了一通電話給賴時谷:「老賴啊,今天我要大義滅親了,你來不來?」兩人現在已經成了好朋友了。

    「那好,我去觀摩、觀摩也好。」賴時谷說道。

    張云龍在屋里走來走去,思考怎樣安排,然后又撥通了我的電話:「小強啊,你回來沒有?回來了,那你有空嗎?對,現在。那你也過來我這一趟吧。」接到大哥的電話,我急急忙忙地趕去他巴黎,我猜測應該是為沈明遠的事。

    走進金海灣娛樂城,麗姐遠遠地就向我打招呼了:「耶,強哥,你也來了。」「哈哈,麗姐,你就別損我了。」我笑道。

    「小強,龍哥現在心情很不好,你好好地勸勸他。」麗姐收起她的招牌笑容,正經地說道。

    「大哥怎么了?」我知道大哥是個重情重意之人,要對付自己的兄弟肯定是個極大的困難。

    「唉,你去看了就知道。」麗姐長長嘆了一口氣,突然臉色一變,又恢復了「媽咪」的神態,在我屁股上掐了一下,調笑道:「好久沒來了,身子越發壯實了,就不想姐姐嗎?」說著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扭著腰走了,還不停回頭道:

    「小冤家,要經常來看姐姐啊。」我真是哭笑不得,這個麗姐總是這樣,每次見到我都要吃我的豆腐,不過我發現她每次親我的眼神都有些迷離,難道是真情流露而不是逢場作戲?我和她接觸越多就越發地不能了解她。

    推開門,賴時谷已經坐在里面了,令我驚奇的是,大哥一頭烏黑的頭發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卻是雪白的頭發,我一時驚呆了,整個人愣在門口。

    「來啦,坐啊!發什么愣?」張云龍已經習慣了別人的驚訝,從容地笑著。

    「大哥,你……你怎么了?」我都有些結巴了。

    「呵呵,沒事,換個新形象也不錯啊,你看我比以前更酷了吧。」張云龍自嘲道。

    「嗯,是酷了很多,像電視上的武術宗師。」我也只好隨他意思,逗趣道。

    我坐下后,聊沒多久,鬼刀沈明遠就來了,當看到賴時谷也在的時候,他也是愣了愣,不過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高興地伸過手來道:「這不是天谷社的賴社長嗎?見到你真高興啊。」「哈哈,見到你,我也是高興得很啊。」賴時谷見到沈明遠就厭惡,手上端著茶杯,故意不去和他握手。

    沈明遠眼中閃過一絲狠毒,但很快就消失了,他略顯尷尬地防下手,問道:

    「大哥今天找我什么事啊?」轉過頭來卻看到張云龍滿頭白發,高興地大叫起來:「啊!大哥什么時候也學會跟時髦了,竟然學人染了白發,嗯,不過這樣看起來還挺酷的。」「二弟,你坐下,給你聽一段錄音。」張云龍微微一笑,看著眼前的這個二弟,心中一痛,宛如刀割,緩緩地說著,然后按了一下桌上的MP3按鈕,一段嘈雜但又清晰的錄音便在這房里播放著,就是我和飛龍見面時的錄音。

    沈明遠越聽越不自在,越聽屁股越坐不住了。他心里直發毛:「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房里冷氣很強,非常的涼爽,但是他的臉上確實汗流滾滾,他不停地用手擦去臉上的汗珠,可是擦了又流,他坐立不安了。

    張云龍將錄音放完后,緩緩地說道:「昨天我去過廈門了,也見到飛龍了。」「是……是嗎?那你怎么不帶他回來?」沈明遠假裝鎮定地問。

    「應該快回到嘉市了吧,飛龍什么都說了,難道你就不想說點什么嗎?」張云龍平靜地說道。

    「……」沈明遠完全說不出話來。

    「你說!你為什么要這么做?」張云龍接著質問道。

    「好,我說!」沈明遠突然爆發了:「我為什么這么做?這要問你自己!我們當初打天下的時候是怎么說的,可是你呢?自從簽訂那個什么狗屁和平協議后你就滿足現狀了,你就只顧著打理你的金海灣,把我們當初的誓言全都忘記了,我們是要稱霸嘉市而不是偏安一隅!可是你,你做了什么?這么多年了,看著你志氣越來越小,我就難過后悔,是這安定毀了你,所以我要破壞這安定,我要你重新振作起來,我們兄弟倆好一起去打拼!」「這么多年來,我苦于一直沒有機會,可是前陣子,機會終于來了,福建幫找到我,想把毒品打進嘉市的市場,所以我就設了一個局,只要我們和天谷社打起來,只要嘉市天下大亂,福建幫就會借人手給我,我就可以一統嘉市,可以稱霸嘉市!」他越說越激動,言語幾近瘋狂,他雙手揮舞,仿佛現在已經稱霸嘉市了。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飛龍這幫沒用的家伙竟然讓員警營救了人質,而你竟然和這老小子不打起來,我苦心設計的局竟然成了泡影,我恨啊!我恨你!」沈明遠幾乎失去了理智。

    張云龍痛心地說道:「我怎么會忘記我們當初的誓言呢?我們說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現在我們的生活已經過得很好了,為什么就一定要打打殺殺呢?

    過安定和平的日子有什么不好?想不到你現在竟然鬼迷心竅到了這種地步!都怪我只顧著打理生意!」「不用在這里說好話了,我告訴你,一天入黑道,就永遠是黑道!你不要想著漂白,你是洗不白的,黑道不打打殺殺,還是黑道嗎?」沈明遠叫囂著,把桌子上的東西用手全部掃落地面。

    「你瘋了!」張云龍想不到他竟然說出如此沒有人性的話來,大叫道:「快抓住他。」內房里沖出四個彪形大漢,撲向沈明遠。

    「不要過來,否則我宰了他。」沈明遠突然從身上掏出一把匕首握在手里,威脅道。

    「二弟,我看你還是回鄉下吧,這里已經不適合你了。」張云龍嘆一口氣,隨即命令道:「上!」沈明遠瘋狂地揮舞著匕首,鬼刀的確不是蓋的,否則也不會闖下如此名號了。一刀在手,近者退避,四個彪形大漢竟無一人能近得了身。張云龍也想不到這么些年來,沈明遠的技藝不但沒有減退,反而精進了不少,也許連他都打不過沈明遠了。只見張云龍臉色一沉,也想要加入戰圈。

    「大哥,還是我來吧。」我本不想干預他們的事,但如今沈明遠如一條瘋狗一樣,只有我才能制伏他了。凝氣于指,右手中指一彈,破空之聲響起,沈明遠的刀「匡啷」一聲掉地,中指再彈,又是一聲銳利的破空之聲,沈明遠「撲通」一聲,跪落地面。

    「彈指神通?」張云龍和賴時谷只是看到我中指像彈玻璃珠一樣,不由得驚訝大叫。

    「呵呵,微末之技、微末之技。」我笑道。

    ************沈明遠被張云龍親自送回到鄉下老家,他再也不能做惡了,因為他整天只會大喊:「我要稱霸、我要稱霸!」他已經瘋癲了。

    其實沈明遠之所以瘋癲,是因為我偷偷地用馭女真氣破壞了他腦中的中樞神經,我覺得這是他最好的結局了。要張云龍大義滅親是件很殘酷的事情,沈明遠的背叛對他的打擊已經夠大的了,我不想再讓他受刺激了。

    沈明遠的瘋癲是個大喜的局面,既懲罰了他,又保全了大哥的名聲,更重要的是嘉市的黑幫穩定了。

    就在沈明遠瘋癲的同時,廈門警察也安全地押送飛龍到了嘉市,并且安全地把他移交給嘉市警局了。自此,嘉市警局成功地破獲了「黑幫千金綁架」一案,羅梅又獲得了高層的嘉獎,而她在獲獎后,也終于答應做我的老婆了,搬來與我們同住了。

    沒多久,學校也開始放暑假了,學校的事情終于可以告一段落了,我心里感到輕松了不少,其實主要是得力于吳海燕助理的工作。

    公司的發展非常的順利,各個子公司的業績都提高了不少,雪靈文教公司的品牌也頻繁出現在省內各大報紙,在國內服裝界也開始嶄露頭角。

    龍奧島也迎來了歷史上的突破,兩家公司都取得了長足發展,財源滾滾,村民們的錢袋子比以前更鼓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反過來,精神爽也會碰到喜事吧?要不天上怎么會掉餡餅呢。

    我被手機鈴聲吵醒了。「誰這么早就打電話給我啊?」我嘟嚷著,眼睛都沒有睜開,昨晚太累了,連續作戰了七、八個小時,才把這些女人搞定。也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吧,這些女人的作戰能力也越來越強了,變得越來越淫蕩,需索無度起來,好在我有馭女神功,要不早就被她們榨干了。

    我用手摸到手機,迷糊中接聽了起來。

    「喂,黃先生嗎?我是證券公司的小葉啊。」「哦,這么早有什么事嗎?沒什么事我掛了,要睡覺。」「啊,對不起、對不起,打擾你了。現在都十一點了,不早了。不過我要恭喜你,你買的股票翻了十倍,已經漲到五億元了……」「什么?你再說一遍!」一點睡意都沒有了,我一下子翻身坐了起來,心情無比的激動。

    「你的股票漲到五億元了!」「是真的嗎?不要騙我啊!」我高興得有點不相信了。

    「你方便的話,可以來證券公司一趟啊。」掛了電話,我高興得連翻了幾個筋斗,真是財運來了,什么都擋不住。我急忙梳洗完畢,胡亂吃了早餐,直奔證券公司而去。

    ************從去年開始,中國的A股市場開始走紅,牛勁十足,中國一月之間幾乎全民皆股,老人、小孩、學生全都投身于股市浩浩蕩蕩的人流當中,國際的熱錢也紛紛涌入中國市場,把A股市場推向了更加牛勁的境地。而我當時已經開始創辦雪靈,東借西借才湊足了五千萬投入了股市的洪流中,基于我一不懂股市,二沒有時間,所以就找到一家證券公司,委托他們代我操作。

    天宇證券公司的基金經理小葉在門口笑容可掬地迎接我,請我進了貴賓室,然后詳細地給我講述了這近一年來如何操作,講到生動緊張處,手舞足蹈,仿佛在指揮一場戰爭一樣,儼然一副大將軍的樣子。

    「呵呵,小葉,真是辛苦你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高興地說道:「我不知道說什么才能表達我的謝意,這里有五十萬,就當作是你辛苦的酬勞吧。」說完,我掏出支票,「唰唰」地填寫了五十萬給他。

    「啊?」小葉想不到我出手這么大方,一時驚喜異常,雙手接過我的支票,高興得整個身子都顫抖起來,連連說道:「黃總,你、你你真好!」「呵呵,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我大笑起來,用錢的感覺真爽,接著我又吩咐道:「這是你用心工作的酬勞,該得的。這樣吧,我再匯給你一億,你好好地用心操盤就是了,為我多賺點,哈哈……」「會的、會的,你好我也好嘛。」小葉滿臉的笑容。

    「不錯、不錯,學得挺快的嘛。」我又笑了起來。

    ************晚上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女人們,她們紛紛歡呼起來,在屋里又是蹦又是跳的,隨即全家人一起出去,到最高、最豪華的「摘星樓」去慶祝。

    摘星樓是嘉市的最高建筑嘉市電視塔頂上的一個旋轉餐廳,在上面可以俯瞰全城景色,美麗的夜景盡在眼底,一邊吃飯一邊聊天一邊觀景,實在是人生一大快事。

    吃完飯后,大家又一起去了金海灣娛樂城,要了一個大大的包廂,在里面盡情地唱啊、跳啊。看到女人們開心快樂而瘋狂的樣子,我心里無比的自豪,男人不就是希望自己的女人是最開心的嗎?

    「小強,這些都是你的女朋友啊?」麗姐不知何時來到我的身邊。

    「呵呵,是啊,她們全都是我的女人。」我轉頭盯著她,兩眼朦朧。

    「啊?這么多?」麗姐雖然知道我風流,不止一個女人,可是怎么也想不到我擁有這么多個,而且每個都是那么的出色、那么的漂亮。

    「嘿嘿,要不你也做我的女人吧?」我戲謔地說道。

    「你休想!」麗姐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隔天早上,「鈴鈴鈴鈴……」手機又響了起來,一聽鈴聲就知道是陌生人打來的,我沒有去接,任它一直響著。鈴聲停了,才不過一秒,鈴聲又響了起來。

    「早晨兇鈴啊!」無奈,我只好伸手去接了起來。

    「小強嗎?你怎么不接我的電話啊?我是小米。」輕快活潑的聲音在那邊傳來。

    「哦,小米啊,這么早打我電話,你不睡覺嗎?」我應付道。

    「還在睡啊,豬。現在都十一點了,我到嘉誠了,剛下飛機。」易米開心地說道。

    「啊?」我馬上清醒了過來,接著說道:「那你在那里稍等一會兒,我馬上去接你。」掛了電話,迅速地解決好個人衛生,穿好衣服,連早餐也不吃,飛一樣地鉆進了汽車,朝機場直奔而去。

    又一個我的女人來了,來了就不會讓你走的了!

    第八章楊靜辭職楊靜氣沖沖地從電視臺大樓跑了出來,「太過分了!太過分了!」她心里不停地罵道:「這些該死的王八蛋,貪生怕死,只知道給上面掃地擦屁股,一點兒都沒有做媒體的良心和責任,與其受你們的鳥氣,老娘干脆不干了!」楊靜跑到電視臺大樓不遠的江邊,扶著欄桿,胸脯起伏不定,內心還是忿忿不平。看著江面上水鳥飛來飛去,她不由得回想起剛才的情景來。

    楊靜一大早就和節目組去采訪了,才剛回到電視臺大樓,坐在辦公室,準備喝杯咖啡提提神,心里還想著:「昨晚被我嚴重摧殘了,**迭起了七、八次,腰酸背疼的,不過**過后倒是一下子就睡著了。」可是楊靜才剛坐下,咖啡才喝了一口,臺長妖冶的女秘書就過來敲門了,嗲聲嗲氣地說:「你現在才來,臺長等你很久了,要你馬上去一趟。」說完扭著迷人的小腰,一搖一晃地走了。

    楊靜輕輕地在品了一口,無奈地放下手中的咖啡,用紙巾輕擦小嘴,用小手理了理頭發,然后關上門,朝樓上辦公室走去。她一貫都是如此優雅,無論遇到什么事,她都能坦然面對。她的姿態甚至成為電視臺的外在形象,臺里的女性紛紛效仿起她來,最有名的女性雜志《Femail》也曾專門采訪過她,精明能干而又不失女人的溫柔優雅,她的形象在嘉誠乃至省里都是婦女們學習的對象。

    「臺長,你有事找我?」楊靜在臺長——田兵巨大的辦公桌前坐下。

    「恭喜你!」田兵從辦公桌上抬起頭,露出一個自以為很迷人其實很惡心又令人作嘔的微笑,說道:「昨天接到上面通知,局里主要高層開會通過,一致認為你工作積極,勤勞肯干,是臺里的梁柱,所以決定提拔你,讓你做后勤部部長。」「這么突然啊?」楊靜隱約覺得不是好事,因為平時她雖然工作積極,主持的「一線出擊」節目擁有臺里最高的收視率,但是她正直敢言,經常得罪上層,所以臺里甚至局里的高層都不太欣賞她,不會是有什么陰謀吧?

    「你的工作績效是臺里有目共睹的啊!」田兵還是那副惡心的笑瞇瞇的樣子,繼續說道:「是有點突然,不過你也知道后勤部部長這個職位空缺了很久,一直是副職在開展工作。昨天局里來視察的時候,就這個事情批評了很久,然后召開會議才決定讓你來做,所以你今天就到后勤部上班吧,辦公室都已經打掃干凈了。」「不行,我在『一線出擊』那邊的工作還沒有完成呢。」天上掉餡餅的事,楊靜一直覺得餡餅就是陷阱,不能貪!她有所警覺地說道:「太突然了,我得回去好好考慮、考慮。」「那邊的工作,你也放了放吧。」田兵又說道。

    「不行,我們現在正在制作一個重要的節目,我走了恐怕不行。」楊靜語氣很堅決,「一線出擊」可是她的心血,是她一手創辦的,就像她的孩子一樣,有著很深的感情。

    「那我實話告訴你吧。」田兵有點惱羞成怒了,這個女人真他媽的強!他不再露出惡心的笑容,臉上呈現怒色,惡聲惡氣地說道:「昨天開會一致決定撤換『一線出擊』這個節目!」「為什么?」楊靜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可是臺里收視率最高的節目,曾經得到過國家金獎的節目啊!

    「不為什么,這是局里高層開會一致決定的。」田兵沒好臉色地說道。

    「這才是你們讓我做后勤部部長的真正目的吧?哼!」楊靜知道了,高層們提拔她就是想先封住她的口,然后好撤換這個節目。

    「是不是這個節目又得罪了哪個高層?值得你去為他掃門前雪?」楊靜毫不客氣地問道。

    「你!」田兵怒氣叢生,恨不得撕爛楊靜的嘴,只見他狂吼道:「你不要胡說八道、血口噴人!」「那你給我一個恰當的理由啊!」楊靜一推桌子,站了起來。

    「局里說這個節目擾亂百姓的視聽,造成人心的不穩,所以要把它撤換!」田兵也不爽的再次說道。

    「什么擾亂視聽?哈哈……這么卑劣的理由你們也想得出來!什么人心不穩,是怕節目講真話吧?是怕百姓知道真相吧?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撤掉這個節目,你們骯臟的勾當照樣會大白于天下的,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以前是,以后也是!」楊靜憤怒地吼道。

    「好了,不和你吵了。『一線出擊』撤掉是已定的事實了,后勤部部長隨你愛做不做,你不做,有很多人在等著這個職位呢!」田兵最怕的就是和楊靜這個女人吵架,她犀利的言辭總是讓他招架不住。

    「誰愛舔你的屁股誰舔去!」楊靜終于忍不住了,摔門而出,奪路而跑,她太氣憤了!

    臺里的員工都聽到了臺長辦公室里的爭吵,紛紛圍在一邊聽,看到楊靜奪門而出,他們心里在默默地同情她,為臺長的可恥行經而憤恨不已,同時也對楊靜肅然起敬,這是一個傳媒人真正的敬業,無愧于無冕之王的稱號啊!

    ************江風不停地吹,翻飛著楊靜烏黑的秀發。「算了,要撤掉就讓他們撤掉吧,反正我也不想待在那里干了,是時候該離開那個骯臟污穢的地方了。」楊靜整理好凌亂的頭發,也整理好了煩亂的心緒,慢慢地走回電視臺大樓,姿勢動作依然是那么的優雅,笑容依然是那么的甜美。

    回到辦公室,楊靜默默地收拾好自己的私人物品,放到一個紙盒子里。突然,「一線出擊」節目組的工作人員全部都擠到了她的辦公室門口。

    「靜姐,你要走了嗎?」語聲凄涼,無比的酸楚。

    「唉。」楊靜抬起頭來,看著這些一起并肩作戰、一起熬夜工作的同伴,心里也是無比的酸楚,她說道:「節目都沒有了,我還待在這里有什么意思?你們就留在這里吧,到其他節目做也是一樣的,記得做一個傳媒人的職責就行了。至于我嘛,暫時回家休息一陣子好了。」「那你將來有何打算?」有人問道。

    「呵呵,還不知道,慢慢再說吧,等我有了打算再告訴大家。」楊靜笑著說道。

    「一定要告訴我們喔,我們會想你的。」有幾個女孩子忍不住哭了起來。

    「散了吧,努力工作。」楊靜心里也酸酸的,連忙低頭收拾自己的東西。當員工們都散去的時候,她也忍不住落淚,畢竟這個地方她工作了五年,很多同事都是跟隨她一起打拼,才把當初一個默默無名的節目變成為金牌節目的。

    ************「咦,靜姐,你怎么回來了?」我剛起床,正一邊吃早餐一邊看當天的報紙,就看到楊靜推門回來。

    「累了,回來休息、休息。」楊靜想不到此時我還在家里,難掩倦色,強顏歡笑。

    「來來來,我給你按摩、按摩。」我把楊靜拉到我身邊坐下,輕輕地在她的肩膀拿捏,邊說道:「靜姐,工作不要這么拼命,身體要緊!工作是做不完的,身體卻容易消耗。」「還是你對我最好。」楊靜靠在我懷里,悠悠地說道:「遇見你真是天意的安排,讓我能在后半生有個知我、疼我的男人。」「傻瓜,怎么突然多愁善感起來了呢?這可不是你女強人的風格喔。」我笑道。

    「在你身邊我就是一個小女人,你的小女人。」楊靜撒嬌道。

    「嘿……對了,你剛才捧著盒子干什么呢?」「以后專心做你的小女人,要你養了。」「怎么,你辭職了?」「嚇到了嗎?哼,怕養我呀?」楊靜一下子反身過來,面對著我嬌嗔道。

    「是嚇到我了,但不是怕養你,難道我還養不起你嗎?只是不符合你做事的風格啊。不過我倒寧愿你在家,看你那么拼命工作我都心疼,你以后就專心做我的女人,好好地享受生活。」「哼,就知道你能說,油嘴滑舌的。」楊靜笑了,發自內心的笑了,在我臉上親吻了一下,所有的不快全都跑到九霄云外去了,臉上蕩漾著幸福的笑容。

    「晚上我告訴她們,我們一起去慶祝一下,慶祝你脫離苦海,不用再賣命了。」「慶你的頭!這種事有什么好慶祝的。」楊靜嬌笑不已,身子亂顫。

    「其實做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開心就夠了。」我把楊靜輕輕摟在懷里,撫慰道。

    楊靜幸福地靠在我懷里,閉上眼睛享受著我的濃濃情意,心里想著:「孤苦了這么久,想不到遇見比我小了十多歲的他,竟然能得此幸福,此生真是無憾了。」************晚上女人們陸續回來了,我把這件事告訴丘心潔和劉瓊她們,陳一丹走到楊靜身邊坐下,拉著楊靜的手道:「是該值得慶祝,我們都想放假出去玩呢,你現在有了大把時間,去各地散散心多好啊。」「唉,老了,哪里都不想去,就待在家里好好地休息一段時間吧。」楊靜平靜地說道。

    「就隨靜姐的心意去吧。」我出聲支持楊靜的決定。

    「你們放心好了,我不會有事的,你們忙去吧。」楊靜立刻保證道。

    ************時間過得很快,一下子就到了七月底,到了發放大學錄取通知書的時候了,前幾天學校就已經開始上班,行政高層和高三各個導師都陸陸續續來校察看錄取的情況。

    從聯考的情況來看,我們學校是取得了輝煌的成績,但是錄取情況也是很重要。

    記得我聯考那一年,母校的聯考成績也很不錯,但是學生錄取的學校卻很差,那是因為學生沒有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來報考,要嘛低估了自己,要嘛就高估了自己。

    不錯,今年的考生真的不錯,北大、清華、中央財政大學、復旦等國內一流大學的錄取通知書紛紛來到,港大、香港中文大學、澳門大學等港澳的大學也錄取了不少的學生,更有學生考取了國外大學的留學生計劃,今年真是一個豐收年。

    更讓我高興的是,我自己帶的高三十班也是戰績不俗。

    張耀興——中央美術學院狄良——清華大學胡忠——廣州體育學院賴惠顰、黃小倩、姚瑤——嘉誠大學林麗娟——中山大學何俊杰——北京大學……看著這份名單,我由衷地感到高興,這是我第一次帶高三畢業班就取得如此傲人的成績,不禁想起了某個大學老師說的話:「教育是良心工程,是學生人生路上的引導者、扶持者,一切為了學生的全面發展服務著。」今天我驕傲,因為我正是這樣做的,而且也做到了。

    學校辦公室辦了一次隆重的宣傳工作,把聯考錄取龍虎榜張貼在學校大門口,還請來了多家新聞媒體記者來報道。爆竹聲響,鑼鼓震天,人們的臉上蕩漾著開心自豪的笑容,過往的行人指點議論,紛紛說以后孩子就送來這所學校讀書。

    「黃校長,請你過目一下這張單據。」不知何時吳海燕來到我面前,打破我的遐想,遞給我一張單據。

    我拿起來一看,上面寫的是這次請來的各家媒體的記者,每位記者后面都有一個一千元的數字,我感到奇怪的問:「這是什么?」「是這樣的,辦公室請來的這些記者,我打算每人給他們一個一千元的紅包。」吳海燕解釋道。

    「為什么要給他們紅包?他們來報道不是可以完成報社的任務嗎?」我依舊不解。

    「呵,這你就有所不懂了,這是商業社會,給了他們紅包,他們就會寫得更好,等于無形幫我們做了更多的宣傳工作,這是一個老規則,現在的記者都是這樣的。」吳海燕笑了,耐心地為我解釋著。

    「那好,你看著辦吧。」大筆一揮,「唰唰」簽下了我的大名。吳海燕拿著單據到財務處領錢去了,我看著她的背影,想著剛才的事,不禁陷入了沉思。

    突然,一個好主意跳入我的腦海,我興奮得坐不住了,匆匆忙忙就往家里趕。楊靜一個人在家里看電視,我高興地走到她的面前坐下,靜靜地看著她。

    「怎么了?笑得像個傻子一樣。」楊靜用纖纖玉指點著我的額頭笑罵道。

    「喜歡看著你啊。」我到她旁邊坐下,攬著她道:「我們學校的錄取情況很理想,學生大都考上了理想的學校。」「恭喜你啊,你辦事我放心!」「辦公室請來很多記者報道,而且給了每個記者一千元紅包。」「這些記者真無恥!」「是的,正是因為這個,我想到了一個主意。」「嗯。」楊靜看著我,等我繼續說下去。

    「我看你休息了十多天,整天在家也不出去,肯定悶壞了吧?我知道你是個閑不住的人,所以我想出資創辦一個電視臺,這個臺長就由你來當,手下全部由你來選,這樣你就又可以重返你心愛的電視節目了,而且也可以講真話,沒人再來阻止你了!怎么樣?」楊靜呆呆地看著我,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心想:「這個小男人啊,真的很為我著想,跟著他真的值得。」「怎么了?不高興嗎?如果你不想工作就算了,當我沒說,別哭、別哭。」我一下子慌了,急忙用手擦去楊靜眼角的淚水。

    「我高興,我是高興得哭了。」楊靜一下子抱著我,抱得緊緊,說道:「老公,你對我真好,時時刻刻都在為我著想。」「呵,原來是這樣。」我虛驚一場,靜靜地任由楊靜抱著,享受這溫馨的一刻。

    「創辦一個電視頻道需要很多資金,而且手續很復雜,你真的想這樣做嗎?」「為了你,再多錢、再復雜我也會去做,資金應該沒什么問題,我炒股有四億元,公司效益好,再抽個六億元應該沒有問題,注資十億元夠了吧?」「傻瓜,夠了、夠了,有你的四億元就足夠了。」「我想既然辦了就要辦最好的,我們成立一個雪靈文化傳媒公司,下設電視臺、報紙、雜志、網絡……」「你胃口真大,一下子就想做那么多事。」「嘿嘿,胃口不大,怎么對付你們呀。」「壞蛋!你想到哪里去了。」「我都已經想好了,電視臺就叫『靜靈衛視』,這個名字好不好?」「你對我真好!」楊靜深情地看著我,又道:「這個名字有我和靈兒的名,很好。」「那行,晚上她們回來我就告訴她們,讓心潔明天就去注冊雪靈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至于電視臺的事就要辛苦你了,不過審批手續我會讓羅梅去幫忙打點一下的,她父親上面有熟人,容易辦。等審批下來后,你這個臺長就得親自去招聘你的手下了。」「那傳媒公司的經理由誰做呢?我可不想有人管著我。」「你已經做了臺長,如果要你兼任經理太辛苦,那干脆我來做好了,由我來管你好了。」「哼……」楊靜靠入我的懷里,一切盡在不言中。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