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一章 借殼上市

獨孤尋歡2017-2-27 15:46:38Ctrl+D 收藏本站

    夜已經很深了,此刻正是凌晨最黑的時候,萬籟俱寂,金海灣娛樂城也早已

    歇業了,整棟大樓陷入一片黑暗,勞累了一天的人們此刻正是睡得正香的時候。>
    麗姐轉動了一下身子,睜開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發現不是在自己的房間,同

    時感覺到腦袋靠著的不是枕頭,硬硬的,硌得腦袋生疼,好像是枕在大腿上,不

    由得一驚,馬上清醒過來,輕輕的轉頭一看,黑暗中辨不清楚,但男人的氣息確

    實那么的熟悉。是小強!麗姐聞到那人身上那股好聞的男人氣息后,確定了男人

    的身份,馬上安定了下來,同時快速的轉動腦筋,回想是怎么回事。

    想起來了,麗姐記得昨晚自己聽到父親去世的消息后,悲痛欲絕,躲到廁所

    里放聲痛哭。后來小強來了,自己抱著他,在他身上大哭,后來……后來的事情

    她就不知道了,不過可以推測是小強扶自己來這邊沙發上的,也真難為他了,在

    他腿上靠了一晚。麗姐看著黑暗中的他,心中涌起一股感激之情,同時也再次堅

    信自己的眼光沒錯,他真的是值得依托的男人。

    想著這些,麗姐輕輕的坐了起來,黑暗中伸手去撫摸我的臉。

    「你醒了?」黑暗中我突然開口問道。

    「啊?把你吵醒了?」麗姐聽到我的話,嚇了一跳,連忙從我臉上挪開手。

    「不,我自己醒的。」我伸手抓著她的手道。其實麗姐在我身上轉動的時候

    我就醒了,只是我一直沒有開口說話而已。

    麗姐手一動,想要從我手中抽出手來,但沒有成功,便放棄了。想了想,身

    子慢慢的向我身上靠了過來,柔聲的問道:「你的腿累不?」

    「不累不累。」我連忙答道。

    「在你腿上靠了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來,我給你揉揉。」麗姐抽出手在

    我大腿上按摩著。

    不按還好,這一按,我的大腿如觸電般哆嗦起來。被麗姐當枕頭靠了五六個

    小時,早已血流不暢而發麻了。

    「還說不累,都麻成這個樣子了。」麗姐嗔怪道,心中卻是甜蜜極了。

    「嘿嘿……」我只好干笑不語。

    黑暗中,麗姐柔軟的雙手在我大腿上捏著按著,慢慢的麻早已消去,只是感

    到非常的舒服,我不由得享受起來。麗姐的手法非常的好,雙手拿捏到位,力度

    適中,竟是一個深藏不露的按摩高手。

    「還麻不?」

    「嗯。」其實早已不麻了,只是我舍不得她的按摩。

    又過了好一會兒,麗姐又問道:「還麻不?」

    「嗯。」

    又過了好一會兒,麗姐雙手都按累了,又麻又酸的,身上已經微微出汗了,

    她用手臂微微的擦去額頭的細汗,道:「還麻呀?」

    「嘿嘿……」我一把握住她的雙手,笑道:「早不麻了,按摩得我好舒服,

    所以……嘿嘿……」

    「壞蛋,你欺負我。」麗姐嗔怪著抽出雙手往我身上捶。

    「呵呵,我就是喜歡欺負。」我嬉笑著,任由她在我胸膛上捶打。

    麗姐的雙拳力度是越來越小,最后完全的依偎在我懷里了。我輕輕的環抱著

    她的身體,黑暗中找到了她的雙唇,吻了上去。

    濕潤,她的雙唇好濕潤!吻著她的雙唇,大舌頭如靈蛇一般悄然滑出,深入

    了她的最里面,和她的小舌纏繞吸吮。

    麗姐也不甘示弱,熱情如火的回應著,大力的吸吮著,小舌也進入我嘴里四

    處掃蕩肆虐。

    良久,我吐出她的舌頭,大口的喘著粗氣,這一親吻幾乎耗掉我的氧氣。麗

    姐也是胸口急遽的起伏,大口大口的嬌喘著,黑暗中連她怦怦亂跳的心跳聲都清

    晰可聞。

    「喜歡我這樣欺負你嗎?」我喘著粗氣調笑道。

    「討厭。」黑暗中,麗姐嫵媚的嗔怪道,依偎在我懷里,用細如蚊蚋的聲音

    道:「去床上欺負我吧。」

    「說什么?」我裝作沒有聽到。

    「去床上欺負我吧。」麗姐的聲音稍微大了點,依然是嬌羞萬方。

    「哈哈……」我得意的大笑起來,雙手一把抱起她,高興的道:「遵旨。」

    然后走向一間有床的休息間。

    一進到房里,麗姐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雙手急速的把我的衣服扯掉,雙手

    托住我的巨龍就把玩起來,在她的擼動下,巨龍迅速的膨脹起來,威風凜凜的昂

    首翹頭。

    「真的好粗好大。」麗姐一聲贊嘆。

    「喜歡嗎?」

    「嗯。」

    我把她的衣服除盡之后,一手在她的豐翹的**上撫摸,一手探向她的幽密

    花谷。入手黏滑濕熱,盡沾春水,花谷早已是泥濘不堪了。

    「麗姐,讓我來服侍吧。」說著我讓她坐在床沿,我蹲在她的身前,分開她

    的雙腿,低頭在她胯間親吻起來。

    鮑魚似的花苞是女人中的極品,兩片肥厚的大花終于松弛張開,兩片小小的

    花瓣也張開了,頂上那顆花珠也現了出來,舌頭輕輕一舔一卷那顆花珠,麗姐就

    大聲呻吟起來,身子亂抖個不停。

    舌頭從上到下,劃過她的花瓣,最終到達了花徑洞口,伸長舌頭用力一挺,

    舌尖進入了一個濕潤多水的暗道,如潮的春水全部都涌進了我的嘴里,又甜又香。

    「啊……」麗姐身子向后仰起,胯間卻用力的向前挺起,同時她的雙手緊緊

    的按住我的頭部。

    好一會兒,麗姐的身子才軟了下來,大口大口的嬌喘,全身沒有一點力氣,

    彷剛才的**把全身的力氣都抽走了一樣,她癱在床上,移動也不動的,只有胸

    口在急遽的起伏。

    我從她的胯間抬起頭,滿臉的濕滑粘液,她剛才的**從花徑噴出了好多的

    春水,除了涌進我的嘴里外,還噴得我滿臉都是。

    「你真會搞,舔得我好像要飛起來一樣。」麗姐終于緩過氣來,夸獎道。

    「是嗎?」我把她的雙腿移進床上,然后俯身在她身上,金槍一挺,毫無征

    兆的刺進她的花穴中,全根沒入,直抵花心。

    「噢……」麗姐身子又是一顫,低吟起來。

    雖然說麗姐昨晚已經領教過我的厲害了,她知道我很厲害,但不知道我厲害

    到了這種地步,她已經記不清自己**多少次了,她覺得現在自己快要舒服得暈

    過去了,整個身子又是舒服又是興奮又是疲憊,全身的肌肉骨頭都徹底的放松了

    ,可是我卻還在她身上努力的耕耘,狠狠的沖刺著。

    「不行……我要死了……我要死了……」麗姐嬌吟,身子禁不住顫抖起來,

    渾身僵硬,她知道自己又快要達到**了。

    「我和你一起**吧。」我不忍心再摧殘下去了,既然已經讓她嘗到了欲仙

    欲死的滋味,就和她一起到達舒服的峰頂吧。

    隨著麗姐的放聲大叫,我也徹底的在她的體內放射出生命的精華,而麗姐也

    在如潮的快感中暈死了過去。

    悠悠醒來,麗姐趴在我的胸口,靜靜的享受著此刻的溫馨。窗外天色早已大

    亮,溫暖的朝陽照進房里來,給房間涂上了一層溫暖的金色。

    「小強,我有件事要告訴你。」看著朝陽的光線在房里一步一步的移動,麗

    姐終于下定決心說出心中的秘密。

    「嗯,說吧,我在聽著呢。」

    「我就是江海天失蹤的女兒江麗,姜麗只是我的假名。」

    「哦。」

    「你不感到驚奇嗎?」麗姐對我平淡的反應感到很驚奇。

    「我早已猜到了。」

    「你什么時候知道的?」

    「從你的名字姜麗以及聽到江海天去世后你的痛苦反應,再聯想到你的年齡

    以及失蹤的時間,這一切足夠讓我相信你就是江海天的女兒江麗。」

    「壞蛋,你怎么怎么聰明呢?」

    「呵呵,我就是一個聰明的壞蛋。只是不愿承認你的身份,想必有你的理由

    ,我也就沒必要去揭開來。」

    「謝謝你的理解。」麗姐為我的善解人意感到欣慰,又說道:「過去的事我

    也不想再提了。唉,小強,你說我現在應該怎么辦呢?」她睜著水汪汪的眼睛看

    著我,等待著我的回答。

    「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要離家出走,不過我想,也許你和家人以及父親鬧了矛

    盾吧,但是現在父親去世了,為人子女的再怎樣也應該回去看看吧。俗話說父子

    沒有隔夜仇,父親和女兒之間的矛盾應該是缺乏溝通理解造成的,但父女之間的

    那種愛是存在的、永恒的。所以我覺得你現在不該再躲避了,應該勇敢的站出來。你父親的公司也需要你站出來,續寫你父親創造的奇跡。我想你也不希望父親

    一手創下的廣東制衣集團倒閉走向滅亡吧?」

    「你真是個聰明的壞蛋,什么都被你猜中了。我當初是因為和父親鬧了矛盾

    ,一氣之下才離家出走,換了姓名來到嘉城,因為當初我學的是酒店管理,所以

    我才在龍哥這里找了這份工作,想不到這一干就是五年。」麗姐不勝感慨,用手

    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胸膛,繼續說道:「是的,我不應該再躲避了,很多人需要我

    站出來。」

    「那你打算什么時候回去呢?」

    「明天吧,今天我得向龍哥辭職,這么突然辭職,龍哥不知會不會責怪我。」

    「傻瓜,現在你是我的女人,大哥他怎么會責怪你呢?」我突然想到了一個

    問題,連忙問道:「麗姐,你知道我有很多女人,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嗎?」

    「傻瓜,當然愿意了。」麗姐嗔怪的用手指點了一下我的額頭,深情的道:

    「你這么優秀,**又那么厲害,不能只屬于一個女人,只要你是真心愛我的,

    只要我在你的心里有一點點的地位,我也是高興的。」

    「麗姐,你真好!」我深情的吻了一下的嘴唇,說道:「我明天陪你回去吧。」

    「嗯。」麗姐幸福的把頭埋進我懷里,緊緊的抱著我。

    「嘿……」我不由得笑了起來,說道:「廣東制衣集團不是懸賞嗎?我就說

    是我找到的,把那一百萬獎金領走。」

    「壞蛋,原來陪我回去是假,領賞金才是真。」麗姐從我懷里抬起頭,用拳

    頭狠狠的捶打我。

    「呵呵,我是想人財兩得嘛。」

    「哼,我不承認是你找到我的,一分錢你也領不到。」

    「啊?你這么狠心!」我大驚小怪道:「老婆大人,就當那一百萬是給我的

    零花嘛。」

    「嘴巴還挺甜的,嘿……這樣吧,看你的表現吧。」

    「我一頂會好好服侍老婆大人的。」

    ************

    第二天,我陪著江麗來到了廣東制衣集團公司總部,表明身份后,立刻被迎

    往貴賓室休息,接著公司董事會的各個董事帶著律師來了,然后她的兩個兄長江

    海和江湖也來了,大家一致確認麗姐就是江麗,雖然離開了五年,但是外貌上的

    變化并不會很大,況且江麗失蹤前本來就是在廣東制衣集團公司任職,認識她的

    人很多。但是為了慎重起見,董事們還是要求麗姐抽血做了DNA的鑒定。因為

    自從消息走漏之后,有太多的假江麗前來冒充了。

    DNA的鑒定結果幾個小時后就出來了,完全吻合,麗姐的身份終于得到了

    確認。江海天的遺囑也在律師的辦理下,麗姐完成了遺囑的交接,隨著她在遺囑

    檔上的簽字,她終于成了億萬富婆了。隨之她就被董事局接受為廣東制衣集團公

    司董事局主席,而我也領到了那一百萬的賞金。

    因為江麗,我暫時放下了嘉城那邊的工作,在廣州一直陪著她,我想在這個

    時候,她應該是最需要有人陪伴在身邊了。

    門鈴一響,我知道是麗姐下班了,急忙打開門,接過她手中的包包,關心的

    問道:「麗姐,怎么了,看你這幾天都精神不振的,有什么事嗎?」一連兩天都

    看到麗姐臉上的疲態,我很是心疼。

    「唉,一大堆的煩心事。」江麗一邊走一邊甩掉腳上的高跟鞋,把自己丟在

    沙發上,長吁短嘆起來。

    「才剛上班,又是這么重的擔子,當然會比較累了,慢慢適應吧。」我泡了

    一杯茶放在她身前的茶幾上。

    「公司的股票今天還是大跌,我對公司管理又一竅不通,什么都要重頭學,

    董事會那些老家伙又欺負我年輕,兩個哥哥又整天跟著我要錢要重新分家產……

    唉,煩死了。」江麗雙手抱著頭拼命的搖晃,似乎要把所有的煩惱都從腦袋中甩

    出去。

    「管理學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學到的,有空看看有關方面的書籍,有時多請

    教一些經驗豐富的老家伙。再說你是董事會主席,最重要的是學會用人。我想你

    辦事公正,對那些老家伙謙虛敬重,他們也會敬重你的。至于兩個哥哥的事根本

    不用理他們,讓公司保安不要放他們進來就可以了。公司的股票情況倒是不大清

    楚,這兩天我都沒有上網。」我坐在她的旁邊,一邊給她松骨按摩,一邊寬慰她。

    「唉,一提股票我就煩。自從父親去世的消息公布后,公司的股票是一跌再

    跌,接著又是我的事情,一連串的打擊使得公司的股票連續一個星期跌停,現在

    已經跌到二十塊了。可是我接管公司后股票還是未見起色,照理說,這些都是公

    司的好消息,而且現在公司也步入了正常秩序,但是股票還是一直在跌,真是煩

    死了。」江麗還是不停的長吁短嘆。

    「股票我也不是很懂,不過我想股民們對你還是不太放心,所以才會不停的

    拋售公司的股票,如果此刻能有一家名聲很好的公司能注入一些資金到公司,也

    許會重新喚起股民對公司的信任。」

    「也許吧,不過此刻能有哪家公司會有大量資金注入呢?」

    突然,一絲靈光在腦中閃過,一個大膽的想法在心中升起,我有些激動,頭

    腦快速的運轉,一個初步設想漸漸的形成,我高興的道:「我有個主意,不知可

    以不可以?」

    「什么主意?你說。」

    「我想用雪靈公司的名義向公司注入五十億元資金,分為五期,每期資金十

    億元,這樣我們可以達到雙贏的局面。如此一來,雪靈公司可以借公司殼而上市

    面上,從而達到融資的目的。而公司呢,也可以借助雪靈公司良好的聲譽重新振

    作起來,贏得股民的信任,進而讓股票再度翻紅,覺得怎么樣?」

    「太好了,這個方法不錯。」江麗興奮的從沙發上坐了起來,說道:「還是

    你這個壞蛋聰明!」她抱著我的臉狠狠地親了一口,又說:「雖然這個主意有點

    壞,但是目前也應該是最好的辦法了。」

    「嘿嘿……誰叫我是聰明的壞蛋呢?」我奸笑了幾聲,接著說道:「你是我

    的女人啊,雪靈公司和廣東制衣公司的聯姻不就代表著我們的結合嗎?以后雪靈

    公司和廣東制衣公司就是一家人了,不是嗎?」

    「哼,就知道你壞!」江麗嬌羞的投入我的懷里。

    「是嗎?那我就壞到底。」我伸手摸入她的衣服里面,推開胸罩,握住了她

    兩個豐滿翹挺的**。

    「嗯……」一聲低吟,江麗的身體對著我的撫摸非常的敏感,身體馬上變得

    火熱起來。伸手在我的襠部撫摸起來。

    江麗的嬌吟聽得我熱血沸騰,扒下她的套裙,露出紫色的丁字褲,一小片略

    微遮擋著花谷,顯出春水濕透的痕跡。

    我讓她翹起屁股跪趴在沙發上,挺起長槍,偏過丁字褲后面的那條帶子,從

    后面刺了進去。

    ************

    廣東制衣集團公司召開董事會,我跟隨江麗參加了會議。會議上,江麗提出

    了和雪靈公司合作的建議,同時向董事們介紹了我,董事們回響熱烈,紛紛討論

    ,然后我在會議上大談彼此合作的雙贏。經過了昨天一天的討論和修改,合作的

    想法更趨完善,除了幾個董事反對外,絕對大部分董事都贊成,于是雪靈和廣東

    制衣公司合作事宜初步議定,至于具體如何合作的事項則在后來的幾天通過談判

    決定。

    借殼上市是指一間私人公司透過把資產注入一間市值較低的已上市公司,得

    到該公司一定程度的控股權,利用其上市公司地位,使母公司的資產得以上市,

    通常該殼公司會被改名。

    借殼公司是一種對上市公司「殼」資源進行重新配置的活動,是為了實現間

    接上市,借殼上市的企業已經擁有了對上市公司的控制權,從具體操作的角度看

    ,當非上市公司準備進行借殼上市時,首先碰到的問題便是如何挑選理想的「殼」公司。一般來說,「殼」公司具有這樣一些特征,即所處行業大多為夕陽行業

    ,其主營業務增長緩慢,盈利水準微薄甚至虧損;此外,公司的股權結構較為單

    一,以利于對其進行收購控股。

    在實施手段上,借殼上市的一般作法是:第一步,集團公司先剝離一塊優質

    資產上市;第二步,通過上市公司大比例的配股籌集資金,將集團公司的重點專

    案注入到上市公司中去;第三步,再通過配股將集團公司的非重點專案注入進上

    市公司實現借殼上市。與借殼上市略有不同,買殼上市可分為買殼、借殼兩步走

    ,即先收購控股一家上市公司,然后利用這家上市公司,將買殼者的其他資產通

    過配股、收購等機會注入進去。

    美國自一九三四年已開始實行借殼上市,由于成本較低及成功率甚高,所以

    越來越受歡迎。在經濟衰退時期,有不少上市公司的收入減少,市值大幅下跌,

    這造就了機會讓其他私人公司利用這個「殼」得以上市。

    雪靈公司的上市我早已設想過,但是雪靈公司起步晚,難獲中國證監會的批

    準,一直就想找一家公司進行借殼上市或者買殼上市,現在廣東制衣集團恰好給

    了我這個機會,我當然會牢牢抓住了。

    下午,廣東制衣集團召開了新聞發布會,高調宣布和雪靈公司合作。在這一

    利好的消息刺激下,廣東制衣集團的股票立刻上揚,在三點收盤前漲停。

    接下來的幾天,我讓丘心潔帶領劉瓊、陳一丹、曾寧、劉月婷和廖雨等,組

    成了龐大的談判團來到廣州和廣東制衣集團進行談判,商洽具體的合作事項。隨

    著這一消息的散播,廣東制衣集團的股票一路翻紅飆升。

    經過五天的辛苦討價還價,談判結果終于下來了,雪靈公司向廣東制衣集團

    注資五十億元,分為五期,每月一期,每期十億元,并且和廣東制衣集團進行股

    權置換,這樣一來,雪靈公司占廣東制衣集團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成為廣東制

    衣集團的第一大股東,而廣東制衣集團則占雪靈公司百分之四十六的股份,廣東

    制衣集團則暫時不改名。

    這個結果我們雙方都滿意,然后雪靈公司和廣東制衣公司聯合召開了新聞發

    布會,會上高調稱贊這次愉快的雙贏,而廣東制衣的股票也直線上升,一度漲停。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