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二章 菲菲回國

獨孤尋歡2017-2-27 15:47:4Ctrl+D 收藏本站

    接下來的幾次,雪靈和廣東制衣加班努力整理出此次合作重組的相關文檔,

    然后提交給中國證監會,希望得到證監會的批準,只要證監會一批準,那么,雪

    靈集團就算正式成功借殼上市。>
    這兩間公司調查,只有當這一切都符合條件,他們才會批準。所以,這段時間我

    們只能等待。

    在劉瓊的辦公室內,我坐在她的大班椅上,而她則依偎在我懷里,臉上蕩漾

    著**后的紅暈,她雙手在我結實的胸肌上畫著圈圈,問道:「強哥,你說證監

    會的批準要多久才能批準下來呢?」

    我雙手把玩著她胸前的兩個殷紅的乳珠,說道:「應該會很快吧,我們和廣

    東制衣公司之間的合作完全是合法的,一切都非常透明,并沒有欺騙股民,而且

    我們雪靈公司的聲譽如此良好,證監會沒有理由不批準。沒聽到剛走的證監會的

    調查小組的高度評價嗎?我想幾天內就可以批下來了。」

    「還是強哥厲害,就像它一樣。」劉瓊用手指著我的巨龍,贊嘆道:「日盛

    其德,越來越堅強,越來越厲害。」

    「這都離不開你們的功勞,是你們的滋潤讓我越來越自信,越來越厲害。」

    我低頭親吻了一下她的**道。

    「嗯,不要……」劉瓊渾身顫抖,用手推開我的腦袋,拒絕道:「我們已經

    做了三次了,你再來今天我就沒法工作了。」

    「嘿嘿……難道這個不是工作嗎?」

    「討厭,我得穿衣服了。」劉瓊嬌羞的起身穿衣,說道:「今天的事情都沒

    有忙完呢。」

    突然,手機響了,我掏出手機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00209……

    這是一個曾經我很想看到,而現在卻又是最害怕看到的號碼。我遲疑了,我

    不知道該不該接這個電話。

    「喂……」我還是接了。

    「在做什么呢?」對方的聲音還是和一年前一樣,就連關心的語氣也一模一

    樣,盡管我不知道這是真的關心還是已經變成了習慣,或者甚至是寒暄。

    「喂,怎么不說話呀?」她催促著,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忘記了說話。

    「哦,我……我在朋友這。」

    「又和大雄他們在一起。」她和我一樣熟悉李雄。

    「嗯。」我不置可否,并不想讓她知道我現在的情況,反問道:「有什么事

    情嗎?」

    「是這樣的,這個周末,也就是星期日,我要回國了。嗯,我的意思是如果

    你方便……你能不能來接我一下?」

    「他呢?」我盡量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聲音。

    我說的他,是她離開我后和她一起生活的那個男人,一個和李雄一樣的紈褲

    ,甚至比李雄還紈褲的陳富貴。

    「他……我聯系不到他。前段時間他說要出國談生意,可能在國外吧。」對

    方的聲音有點尷尬。

    國外?聯系不到?我意識到他們之間可能出了一些問題,但是沒有根據就不

    隨便說了。突然我感覺我和她之間的距離好遠,變得好陌生。

    「哦,如果你不方便就算了。」她或許察覺到什么,聲音一下子變得很失落。

    「嗯,到時候告訴我航班和時間,我過來接。」

    「太好了,謝謝你!」

    「誰啊?」劉瓊已經穿好衣服了,看到我的表情,不由得問了一句。

    「菲菲要回國了。」

    「她還有臉要你去接她啊?」劉瓊一聽到這個名字就來氣,一下子激動起來

    ,罵道:「當初她拋下你跟著別人跑了,現在回來卻想你去接她,她的臉皮還真

    厚。」

    「別說了,怎么說也是同學一場吧,去接一下機沒什么的。」

    ************

    兩天后,證監會的批文下來了,雪靈集團公司正式借殼上市,上市當天就成

    功融資達五百億元之巨,創造了中國上市公司的一個奇跡,才剛成立一年的雪靈

    公司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是大家都料想不到,大家紛紛搶購雪靈股票,雪靈股

    開盤就直線飆紅,到收盤的時候比開盤整整多了兩倍多。

    周末,我去接菲菲。心情決定了接機的人的里外順序,急切想看到對方的人

    一般都擠在前面,而且后面的人大多都想擠到前面。我不想和他們一樣,所以我

    站得比較靠后。這并不是說我特別不愿意來接菲菲,而是我心里竟然有一點擔心

    ,莫名的擔心。

    菲菲,我看到了菲菲了,從人群里面我看到一個穿連衣短裙的女人,依舊是

    那么的美麗,只是臉色蒼白了很多,也許是在飛機上坐了十幾個小時的緣故吧,

    但那就是菲菲,一個曾經和我在一起三年的女人。

    顯然在如此多的人當中菲菲并沒有看到我,她正不停的尋找著那個或許曾經

    是她最熟悉的身影。遺憾的是盡管她的目光掃過了我在的區域兩次,卻依舊沒有

    發現我,或許我真的站得太后面了。

    「菲菲……」我向她走去,一切都顯得這樣平靜。

    菲菲終于看到了我,拖著行李快步走來,不停向我招手。菲菲走到我的身邊

    ,我突然覺得沒有什么話說。

    「這么長時間不見,難道你沒有話要對我說嗎?」菲菲笑著說。

    「哦,不是,只是看你變化挺大的。嗯,你瘦了很多。」菲菲確實瘦了很多

    ,美國加州濕潤的氣候也沒有給菲菲的皮膚什么滋潤。

    「累啊,我們走吧,我現在只想躺下睡覺。」菲菲向我示意了一下行李箱,

    我接過了她的行李,就向出口走去。

    「我送去哪里?」車子離開機場的時候,我問道。

    「去哪里?」菲菲驚訝的轉過來看著我,接著神色一黯,輕聲的說:「飯店。」

    「什么?飯店!」并不是我沒聽清楚菲菲的話,而是我不明白菲菲為什么要

    住飯店。

    「嗯,飯店。」菲菲低下頭,說道:「隨便什么飯店,你決定吧。」

    「我……我可以在你那里住幾天嗎?」菲菲突然又說。

    「哦,可是不是很方便。」我果決的答道。

    我瞥到菲菲驚訝的轉過身來盯著我看,我知道是因為我的回答出乎了她的意

    料。

    「這樣吧,我在學校附近有個地方,我帶去那里住吧。」說著我加快了車子

    的速度,向以前學校租給我的那間三房兩廳的房子奔去。

    停好車子后,我幫她把行李提上了房里,然后把房間的鑰匙給了她,準備回

    去了,我道:「好好休息吧。」

    「你陪我吃個晚飯吧。」菲菲走到我身邊,輕輕拉起我的手,我感覺到她的

    手冰涼,我想并不全是車子里面空調的原因。

    「我……」我想說些什么,但是當我看著菲菲已經微微有點濕潤的眼睛,我

    承認我心軟了,遂回道:「好吧。」

    這頓晚飯吃得既形式又乏味,確切的說我還是第一次感到和菲菲一起吃飯時

    間過得如此之慢,我想這是我近年來過得最無奈的周末了。

    「時間不早了,今天你也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沒有想到菲菲在我把她

    送回房間后會下逐客令,這使我感到很意外,當然的也更樂意接受。

    「嗯,好。我想坐了一天的飛機,你也很累了,你也早點休息。」說著我站

    起來就走。

    回到家里還挺早,女人們都已經吃過晚飯了,因為晚飯我吃的并不飽,所以

    吩咐廚娘重新替我煮了點冷凍水餃給我吃。劉瓊坐在我身邊,小聲的問道:「沒

    有和菲菲姐一起吃晚飯嗎?」

    「吃了,只是沒有胃口,吃不下。」我如實的回答道。

    第二天,我去了學校上班,聽了吳海燕的一些匯報,吳海燕說為了提升學校

    的聲譽,準備搞一個和貧困落后地區的學校結對子的事情,讓學生和學生、老師

    和老師來一個「一幫一」的結對子活動,幫助落后貧困學校的學生和老師。我充

    分肯定了她的提議,并讓她把詳細的實施步驟寫好,然后在校長會議上討論。

    突然,手機響了,是個陌生的電話,我遲疑了一下,還是接了起來。

    「是我。」菲菲的聲音幽幽的,感覺沒有任何生氣。

    「有事情嗎?」

    「沒什么事情……」菲菲沉默。

    面對這樣的電話我是最頭疼的,對方打來又不說話,真不知道什么意思,于

    是我也選擇沉默。

    吳海燕在旁邊很奇怪的看著我拿著電話卻又不說話,我朝她笑了笑。

    「其實我……我是想跟你借點錢……」菲菲還是先開口了。

    「借錢?」無論我怎么想也絕對想不到她會提出這樣的要求,那個陳富貴可

    是有錢的主啊,我問道:「遇到麻煩了嗎?」

    菲菲在那頭不說話了,好久才輕聲的說:「如果你不方便就算了。」

    「哦,我沒有其他意思,需要多少?」我覺得菲菲一定是遇到了一些尷尬的

    事情,依照我對菲菲的了解,不到沒有退路她是不會向別人借錢的,哪怕是我。

    「我還不知道具體需要多少,先借我一萬元可以嗎?」菲菲小聲的說。

    「可以,什么時候要呢?」一萬元對我來說并不算多,只是奇怪她剛回國就

    要這么多錢。

    吳海燕退出之后,我一直在思考菲菲到底為什么會向我借錢。菲菲的突然回

    國,還是獨自回來,回來后又向我借這么多錢,這使我覺得很奇怪。

    我的電話響了,是李雄。

    「你知道菲菲回來了嗎?」他的聲音很急。

    「知道,還是我去接的機呢。」

    「那她向你借錢了嗎?」

    「她向我借一萬元,耶,你怎么知道她向我借錢了?」我對他知道菲菲向我

    借錢感到奇怪。

    「因為她剛才向我借錢了,要借一萬元,你知道以前的菲菲不是這樣的,所

    以我猜測是不是她也向你借錢了。」

    「看來確實有問題。」我抽出一根菸,點了起來。

    「你有辦法弄清楚嗎?我直接問她可能不太方便。」

    「要不晚上叫上菲菲,我們一起吃個飯吧。」李雄提議道。

    「好吧,等她下午打電話來的時候我約她。」

    下午菲菲果然打了電話過來,我趁機提出晚上聚會的事情,順便也可以把錢

    給她,她很高興的答應了,并且告知現在的號碼就是她剛買的手機號碼。

    我打了電話通知劉瓊和莫飛,晚上在君臨飯店聚會。劉瓊和莫飛雖然比我們

    低一屆,但是菲菲對他們還是很熟悉的。

    「你和小強在一起了?」菲菲見到劉瓊和我一起來,第一句就這樣問她道。

    「嗯,我和強哥住在一起了。」劉瓊臉上盡是驕傲與自豪。

    這天晚上盡管李雄點了豐富而又不同口味的菜,但是晚餐的氣氛始終沒有一

    年前大家聚餐的感覺,彼此甚至有些拘謹。我在喝了杯紅酒后就推辭說還要開車

    ,雖然大家反對,但是我還是堅持向服務生要了杯綠茶。吃完飯后,我們來到了

    旁邊的名典咖啡店。夜色已經降臨這個城市,透過旁邊的玻璃,可以看到馬路上

    熙熙攘攘、車來車往,好一個太平盛世。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間。」菲菲提著手袋出去了。

    「我也去一下洗手間。」劉瓊也進了洗手間。

    我突然莫名其妙的想像如果菲菲和劉瓊在洗手間里面碰到,會有什么反應,

    真是無聊至極。不一會兒,倒是劉瓊先回來了,無意間我的目光掠過劉瓊的時候

    ,發現劉瓊正用奇怪的目光盯著我。我和劉瓊對視,并略微揚了揚眉,示意劉瓊

    是否有什么話要和我說。劉瓊張嘴欲說,卻沒有說出來,低下頭,淺嘗了一口咖

    啡。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菲菲這時候才回來,身上的香水味道更濃了。我

    這才明白為什么菲菲去了這么久,原來是在洗手間里補妝。

    這次聚會在晚上十點半的時候結束了。因為順路,所以回去的時候由李雄送

    菲菲回去,莫飛則自己搭車回去。

    回到家,丘心潔和陳一丹她們涌上來迎接我們,圍繞著劉瓊,七嘴八舌的向

    她打聽聚會的情況。因為她們已經知道我的前女友回來了,今晚就是和她一起聚

    餐。

    女人就是女人,總是這么無聊八卦,我無奈的笑了笑,獨自一人坐在沙發上

    看電視。劉瓊費了好大勁才擺脫她們,然后坐在我旁邊和我一起看電視。

    「小瓊,剛才你想和我說什么?」我對坐在旁邊卻一直沒有說話的劉瓊道。

    「其實也沒有什么。」劉瓊看起來十分平靜,緩緩的說著:「我只是覺得奇

    怪,我在洗手間里發現菲菲在抽菸,你知道她以前最拍的就是菸味了。」

    「什么!」菲菲以前對菸可是非常的敏感,有一絲絲的菸味她都會不舒服。

    「是啊,我那時候真的覺得很奇怪。因為你以前和我說過菲菲很討厭香菸的

    味道,但是我確實可以肯定她在洗手間抽菸了。」

    「看到了?」

    「我沒有看到,但是洗手間里面就兩個位置。我進去的時候就發現里面有股

    香菸的味道,而且我隔壁的位置上面還有煙冒出來。我想當時洗手間里面就我和

    菲菲吧。」劉瓊分析得很有道理。

    難怪菲菲去了洗手間這么長時間,聞到她當時身上濃重的香水味道還以為她

    是補妝了,看來并不是我所想像的那樣,她濃重的香水味道是為了掩飾她身上的

    菸味。

    我只是奇怪菲菲為什么要躲到洗手間去抽菸,其實我并不反對女人抽菸,在

    當今的社會,女人抽菸已經非常的普遍了。

    毒品!其實這時我很不愿意去猜測卻又自然猜測得到的結果,我聯想到了菲

    菲向我和李雄借錢,以及我看到她從飛機下來時候蒼白的臉色。真是不愿意去接

    受這個事實,幸好現在并不是事實,只是我的猜測。但是難道這樣的猜測真的沒

    有根據嗎?才去美國一年,應該不會有這樣大的菸癮。越想我就越感到不安,甚

    至有點彷徨。

    「強哥,你怎么了?」我想當時我的臉色一定很難看,因為我看到劉瓊用兩

    只手拉住我的手臂用力的搖,顯然我當時一定是呆掉了。

    「感覺不是很好。」我點起一支菸,說道:「我猜想,可能菲菲在國外染上

    毒品了。」

    「不可能吧?」劉瓊驚呼,不相信的用手掩蓋住張大的嘴巴。

    「好了,不說了,今天很累,大家早點休息吧。」張了張嘴,打了一連串哈

    欠,雖然不想菲菲的回來破壞我現在的處境,但是現在她已經影響到了我的生活

    了,今晚我破天荒的沒有在大房里和女兒們一起,單獨睡在了另外一間房里。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