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四章 殺毒 上

獨孤尋歡2017-2-27 15:48:2Ctrl+D 收藏本站

    我來到學校前腳剛進辦公室,吳海燕就風風火火的后腳跟了進來,我剛要開

    口調笑她幾句,她卻搶先開口了。/

    「黃校長,學校發生了大事。」

    「什么大事啊,值得你如此驚慌失措的。」我慢條斯理地來到我的辦公桌前

    坐下。

    「我們學校有學生吸毒!」

    「什么?」

    「有學生吸毒!」吳海燕看到我驚訝得張大的嘴巴,再次大聲地重復一遍。

    「嗯,你說說詳細的情況吧。」真是想不到在我的學校竟然有學生吸毒,不

    過仔細想想,作為嘉市最多貴族子弟讀書的學校,不免有些紈绔子弟亂搞。

    「是這樣的,昨天晚上訓導處主任丁洋夜巡的時候,發現有幾個學生在天樓

    抽煙,當場就把他們抓到了訓導處訓示,卻發現他們一個個都精神亢奮,神情有

    異,不像是抽一般香煙會有的情況。于是進行了嚴審,可是那些學生打死都不招

    供,只說是一般的香煙。后來丁洋再返回到天樓,把學生丟在地上的煙頭撿了回

    來,就是這些。」說著,吳海燕從檔案夾里拿出一個薄膜袋子遞給我,里面裝有

    三根還沒有完全燒完的香煙。

    她繼續說道:「他懷疑這些學生是在吸毒。我聞過這些煙頭,嗅不出什么味

    道,但是丁洋說這些煙頭燃燒的時候卻有那么一點點臭味,和一般香煙的味道不

    同。他昨晚跟我說了這個情況,我覺得事情很重大,所以有必要和你稟報一

    下。」

    我打開袋子,拿出一根香煙放在鼻尖聞了聞,確實只是一般的香煙味道,用

    打火機點著了,散發的煙味隱隱有些不一樣的味道,若有如無,非常之淡。如果

    不是有吳海燕先說在前,我也是聞不出來的。若非多年的「煙槍」,一般人是絕

    對聞不出來,我不禁佩服丁洋的細心與老到。

    「你聞得出來嗎?」吳海燕緊張地問道。

    「是有那么一點,很淡很淡。」我滅掉煙頭,捏碎煙頭,仔細查看煙末,果

    然,細碎的煙草末中有那么的一點白色粉末,很少,不是有心看的話很容易忽視

    掉。

    「應該是香煙中混入了海洛因之類的毒品,你仔細看,這些白色粉末應該就

    是毒品了。」我撥開煙草,指給吳海燕看。

    「黃校長,那我們報警吧。」

    「別急。我想那幾個學生只是受害者,報警抓住他們也沒什么用。直覺告訴

    我,應該是有人在學生中販賣毒品,能賣給學生毒品的一定是學生,所以我們先

    不要打草驚蛇,暗中調查,看能否揪出在學生中販毒的人來。」

    「可是……」吳海燕還是覺得有些不妥,販毒吸毒已經是違法的事情了,她

    覺得還是讓警方介入比較好。

    「不用可是了,我們一定要揪出害群之馬來,否則僅僅抓走那幾個學生根本

    不管用,只要有人在學生中販毒,就會有學生吸毒,我們一定要斬掉那只販毒的

    黑手,永絕后患!」

    「由警方審問,一定會問出是誰在校園里販毒的,到時不就可以斬掉那只黑

    手嗎?」吳海燕據理力爭。

    「如果事事都靠警方的話,嘉誠就不會有人販毒了!」看著吳海燕微微有些

    泛紅的臉,我微笑道:「警方也有很多的顧慮,校園中有人販毒說明是社會上的

    黑幫把手伸進來了,他們發展學生成為他們在校園販毒的幫手,所以,我們要做

    的就是查清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把那個敢把販毒黑手伸進我們學校的黑幫揪出

    來。」

    「可是,警方都做不了的事情,我們能做得到嗎?再說了,黑社會都是殺人

    不眨眼的,你豆得過他們嗎?你就不怕丟了性命嗎?」吳海燕顯得有些擔心憂慮

    起來。

    「嘿嘿,黑幫……」我冷笑幾聲,兇狠地說道:「黑幫看到我也怕!」

    「你……」吳海燕看到我突然變得嚴峻的臉冰冷得可怕,失色的說不出來。

    「好了,我已經決定了。你把我的話轉達給丁洋,說讓他不要打草驚蛇,盡

    快在短時間內掌握全校學生吸毒的情況,如果能調查出是哪些學生在販毒就更好

    了,其他的事情就由我來處理好了。」

    「好吧。」吳海燕見我這么堅持,知道再勸阻也沒有用了,嘆了口氣退了出

    去。

    我一直以為不會和毒品沾身,可是面前剛有菲菲的戒毒,現在卻又出現了學

    生吸毒的事情,由此可見毒品對社會的危害了。嘉誠市黑幫都由風云會、天谷社

    和**幫控制,風云會和天谷社這些年都盡量向白道轉型,也就只有城南的**

    幫還做些見不得人的事情,應該就是他們了。不過為求小心,我覺得還是有必要

    找大哥張云龍商量商量。

    找大哥之前,我帶上煙頭驅車前往「戒毒康復療養中心」,一是去看看菲

    菲,已經有三四天沒有去看她了;另外則是想讓凱西莫多博士鑒定一下煙頭里面

    的白色粉末究竟是不是毒品,是的話,又是哪種毒品。

    菲菲戒毒進展不錯,臉色紅潤了不少,人也精神了許多,往日光彩照人的菲

    菲相信不久就可以看到了。菲菲一面積極配合醫生的治療,一面在積極地看書學

    習,積極備考公務員的考試。

    走之前我去了凱西莫多醫生的辦公室,詳細地詢問了菲菲戒毒的情況,凱西

    莫多醫生很高興,不停地贊美菲菲,說她意志很堅強,人很聰明,恢復得非常之

    好,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這就好這就好,幸虧有博士您的治療。真是萬分感謝!」我從口袋里掏出

    那兩根煙頭放在桌子上推到他的面前,接著說道:「凱西莫多博士,我還有個忙

    想請你幫一幫,我懷疑這些煙頭含有毒品成分,能幫我分析一下嗎?」

    「OK,沒問題,小事一樁,很快就能分析出來了。」凱西莫多博士很高興

    地說道:「你稍等一會兒。」說完就把煙頭拿到鼻尖聞了一下,然后又捏碎一根

    煙頭,撥弄著煙絲,把白色粉末放到嘴里嘗了一下,皺起眉頭道:「這應該是冰

    毒,純度很高。」

    他把煙絲掃到一張玻璃疊片上,然后轉身放在了一臺儀器里,開動儀器,進

    行化驗分析。一會兒,他轉身過來,嚴肅地說道:「黃先生,這些煙頭里面的毒

    品就是冰毒,純度達百分之九十,你是哪里得來的?」從他臉上的表情看,非常

    的驚詫。

    「是從學生手中得來的,希望博士先生能替我保守這個秘密。」我如實告訴

    他。

    「啊?現在的學生!」凱西莫多博士搖著腦袋嘆息,不過他也承諾道:「會

    的,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報告警方。」

    「謝謝,那我走了。」

    從療養中心出來后,我先打了一通電話給大哥張云龍,然后驅車直奔金海灣

    娛樂城。

    ************

    「小強,什么事情?看你急的。」張云龍笑著問道。

    「是這樣的。」于是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仔細向他講了。

    「你的懷疑沒錯,應該就是**幫做的事了,嘉誠三大黑幫就只有**幫會

    搞販毒的事。而你們學校位于城南和城東的交界處,處于沒人管的地方,所以六

    合幫才會把毒品賣到那里。」張云龍仔細地分析。

    「哼,想害我的學生,沒門!」我目光一閃,殺氣立現。

    張云龍從未看到我如此憤怒過,臉上的霸氣就仿佛君臨天下一般,讓人從心

    底冒出一股寒氣。

    「要不要我幫你知會一聲?」

    「謝謝大哥,暫時不用了。我想我還是親自去會一會**幫。」我婉言謝絕

    了張云龍的好意,接著又說道:「不過,大哥可以給我**幫的一些詳細資料

    嗎?」

    拿著張云龍大哥給的資料,我離開了金海灣。

    **幫,屹立于嘉誠市南部,只要和黑沾邊的事情無所不干,色情、賭博、

    毒品、走私……統統都來,因此**幫財勢很大,上面有很多人罩著,警察局在

    多次的行動中都被人通風報信走漏風聲而奈何不了。幫主——沙通天,五十多

    歲,為人陰險狠毒,手段毒辣兇殘,只要敢于冒犯他的人,無不被他害死,總部

    在城南的**娛樂城。

    當我在停車場找到汽車時,**幫的資料已經完全熟記在我的腦海里了,我

    決定冒險去見沙通天一面,讓他撒手,把毒品從學校完全地消失。

    **娛樂城,坐落在繁華的金葉大道旁,二十一層高,可見這個娛樂城是多

    么的大,是嘉誠第一大的娛樂城,里面什么都有,KTV、酒吧、博彩、舞場、

    游戲城,應有盡有。本來這樣的場所是禁止未成年人進入的,可是我進到一樓的

    游戲城,卻發現有不少穿著校服的學生進進出出,發的果然是黑心錢。

    心頭的一點怒火在慢慢地燃燒,我突然做出一個決定,把這里的學生全部趕

    出去。我走到幾個正在玩游戲的學生面前,一拳砸在游戲機上,游戲機立刻「嗚

    嗚嗚」的幾聲不停,壞了。

    「滾,回學校去!」我臉色一寒,嚴厲地說道。

    「我靠……」那個學生留著長發,染成五顏六色,一看就是不學好的學生,

    他還沒看清是誰,立刻就罵出口。

    「啪!」一聲清脆的耳光狠狠地甩在他臉上,馬上顯出五個清晰的指印。不

    待他反應過來,我又一腳踹去,他立即向后跌倒,把他旁邊的同學撞得人仰馬

    翻,我上前一步,一腳踩在他臉上,狠聲道:「滾不滾?」

    「滾,我滾!」他被打得莫名其妙,但是他卻不敢不求饒。

    「以后見到你們再敢來這種地方,我見一次打一次!」我指著那些學生罵

    道:「滾!」

    我腳一抬,他們立即從地上爬了起來,灰溜溜地跑了。

    這邊發生打架,立即轟動了游戲城,很多人不玩游戲都跑過來看熱鬧了,我

    指著周圍的人大聲地說:「是學生的立即給我滾出去,以后都不得再來,否則我

    見到一個打一個,見到一次打一次!」

    「瘋子!」

    「瘋子!」

    圍觀的人紛紛地低聲罵道。

    「你,還不走?」我突然上前一步,指著一個穿著校服的學生罵道,同時一

    腳踹去,正中他的肚子,他慘叫一聲,跌出幾米遠。圍觀的人群中有幾個學生見

    我來真的,連忙退了出去,拔腿就跑出游戲城。

    「干什么,你干什么!」幾個穿著保安制服的壯漢推開人群,走了進來。

    「兄弟,如果你是來玩樂的,請盡量玩。但是如果你來是搗亂,我勸你還是

    別惹事的好!」幾個壯漢圍在我身邊,虎視耽耽地盯著我。

    「哈哈,來得好,兄弟我來是想找你們幫主沙通天聊聊!」我毫無畏懼,根

    本沒有把他們幾個放在眼里。

    「我們幫主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見得到的!」

    「是嗎?我今天還真非見他不可呢!」話聲未落,我雙拳一左一右擊出,正

    中兩個壯漢的鼻子,他們捂著鼻子慘叫著蹲下。我身子一矮,以左腳為圓心,右

    腿橫掃一圈,「撲通撲通」的幾個壯漢全部慘叫倒地,一個個爬不起來。

    「哈哈,你們說我今天見得到他嗎?快去給我通報,否則的話……」我站起

    身,拍了拍手,作勢又要動手。

    「我們這就去,這就去。」幾個壯漢連爬帶滾的跑了。

    圍觀的人群見我一個人敢力挑**幫都驚訝得不得了,紛紛搖頭說我死定

    了,見好戲散去,他們也都各自散開了。

    在游戲城里隨便轉一圈,果然再沒有看到有穿校服的學生了,對此我感到很

    滿意。先前的一個壯漢找到我,遠遠地就對我喊道:「喂,我們幫主要見你!」

    我含笑走到他面前,嘲笑了一下:「我說過你們幫主會見我吧!走,前面帶

    路吧。」

    電梯帶我們到了二樓,壯漢把我帶到一個穿著黑色西服的人面前,把我交給

    他,然后退下去了。那個人又帶我乘電梯到了十四樓,引我穿過一道長廊,來到

    一扇有兩個大漢守護的門前,兩個大漢在我身上搜查了一下,沒有發現我攜帶武

    器,然后推開門,放我們進去了。

    巨大的落地玻璃前面是一張辦公桌,一個人此刻正面對這玻璃背對門口坐在

    那里,他的辦公桌前旁邊各有一個大漢站在一旁,想必就是沙通天了。引我進來

    的人上前一步,畢恭畢敬地彎腰道:「報告幫主,人已經帶到。」

    「你要找我聊天,有什么事嗎?」沙通天并沒有轉身。

    「我是想來和你商量一件事。」

    「哦,你想商量什么事啊?」語調不急不躁,非常的平穩。

    「我是嘉誠實驗中學的校長黃強,我發現學生中有人吸毒,這是我不想看到

    的事情,所以我希望你能否約束你的手下,以后不要再供貨給我的學生,能否從

    我的學校中撤出?」

    「哈哈……」沙通天大笑起來,許久才緩緩地說道:「你很坦白,很有膽

    量,從來沒有一個人敢跟我這樣說話。我很佩服你的勇氣,為了學生敢冒死前來

    見我,但是……」突然他語調一沉,威嚴地說道:「這是我的生意,要我撤走是

    不可能的!」

    他突然一轉,面對著我道:「老師我向來是很敬佩的,鑒于你為學生的精神

    可嘉,這次我放過你,你可以走了,以后都不要來了。如果你敢再有今天的行

    為,那就別怪我不空氣了。送客!」說完,他又轉身面對落地玻璃了。

    「沙幫主,請你三思!」我語調一沉,毫不畏懼他的威勢。

    「走吧。」引我進來的人推著我催我走。

    「沙通天,你會后悔你今天的決定的!」說完我轉身就走。

    「哈哈,有趣有趣,想不到一個老師也敢威脅我。小子啊,我還從來不知道

    什么是后悔,就等你這個老師教教我吧。」

    「我會教會你的!」

    走出**娛樂城,天色已黑,華燈初上,看著街上匆忙的人流,我仰頭望

    天,心里暗暗下決心,一定要把**幫搞垮,讓它灰飛湮滅,從嘉誠消失。

    ************

    今天一大早我就來到了學校,學校的老師破天荒地看到我這么早到校,都覺

    得非常奇怪,要知道自從當上校長后,我可都是很晚才會來學校看一看的。

    坐在辦公室里,我首先打了通電話給丁洋,讓他立即到我這里來。五分鐘,

    丁洋就跑著來到我辦公室,他首先遞給我一張紙,上面寫著一些學生的名字,想

    必就是吸毒學生的名單了。

    「黃校長,這些就是吸毒學生的名單了,總共有三十四個學生。」

    「就這么一些嗎?調查清楚沒有?」

    「應該不止這些吧,上面這些名單是我這幾天調查的情況,情況相當嚴重

    啊。」丁洋搖搖頭,很沉痛地說道。

    「販毒的學生查出來沒有?」

    「暫時還沒有,也許是怕遭到報復,他們都不敢承認。」

    「行,你辦得很好,繼續調查,挖出更多吸毒的學生來。你把第一次抓到的

    那三個學生帶到我這里來,我要親自問問他們。」

    「是。」丁洋退出去了。

    我仔細地查看那張名單,上面寫得很清楚,學生的名字、班級、家庭情況一

    一都表明了,丁洋辦事果然非常的細心周到。

    ************

    十多分鐘后,丁洋帶著三個學生進來了,一看就是不學好的學生,耳朵上戴

    著耳環,穿著哈韓的寬長T恤衫和牛仔褲,頭發染成黃色紅色的亂七八糟。

    「老丁,你去忙你的吧。」

    丁洋走后,我問道:「你們叫什么名字?」

    「徐永華。」

    「劉志堅。」

    「鐘亮傳。」

    哼,都是有錢人家的子弟,一個是嘉誠市人民銀行副行長的兒子,一個是嘉

    誠市煙草專賣局局長的兒子,一個是嘉誠洋酒洋煙批發中心老板的兒子。他們三

    個派在名單的前面,資料上寫得明明白白的家世。

    「聽說你們在吸毒,是嗎?」

    「沒有,只是香煙而已。」

    「說,誰賣給你們的?」

    「就在外面的商店里買的。」

    「你們還想騙我?我拿著你們抽剩的煙頭去化驗過了,里面含有冰毒的成

    分,如果沒有十足的證據我也不敢這么說。」我一邊說一邊走到他們的前面,繼

    續說道:「現在你們無須狡辯,我給你們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三分鐘內只要你

    們說出是誰賣毒品給你們,我就既往不咎,否則我一個個踢你們出學校!」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了一陣子,都沉默不說話。

    「好,三分鐘已過。你們要罰酒也不要敬酒,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突

    然一個轉身,右手一揮,「啪啪啪」三聲清脆的響聲,三人的左臉上立刻顯現五

    道指印,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之前,我左手一揮,又是三聲脆響,三人的右臉立

    刻顯現五道指印。

    「我操你們老媽的,告訴你們,今天你們不說出是誰賣毒品,我就不放你們

    走。你們別以為你們是在講義氣,狗屁!與其讓別人把你們害死,倒不如我先打

    死你們!」罵聲中,我一臂橫掃,三人馬上慘叫著飛了出去,撞到墻壁然后跌落

    地面。

    我上前一步,抓著徐永華的衣領將他提了起來,一拳打在他的小腹,然后將

    他扔到其他兩人身上。

    「嗷……」徐永華將隔夜飯菜都嘔了出來,全部吐到了劉志堅和鐘亮傳身

    上,臭不可聞。

    我一腳踩在劉志堅腦袋上,說道:「別以為你們家里有錢,你們就像二世祖

    一樣胡作非為,在我的學校,你們都一樣,沒有優待,犯了錯就會得到懲罰。只

    要你們說出是誰,我可以向你們保證,沒人知道是你們說的。」

    「要是他們知道是我們說的,我們會被活活打死的。」鐘亮傳哭著道。

    「我可以向你們保證,沒人能傷害到你們!」

    「他們可是有黑社會的人罩著,我們怕。」劉志堅一邊慘叫一邊說道。

    「實話告訴你們,黑社會的人也怕我!你們說的黑社會不就是指**幫嗎?

    只要你們肯與我合作,我保證讓**幫短時間內在嘉誠消失!」

    「切,你就吹吧。」徐永華想笑,卻笑得比哭還難看。

    「不信?」我退后一步,離他們三個一米之遠,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然后

    我以指為劍,虛空對著他們左劃劃右劃劃。

    三個人像看傻瓜似的看著我,「不會是被氣傻了吧?」三人你看我,我看

    你,也顧不得身上的疼痛,咧嘴笑了起來。

    一分鐘不到,我就表演完畢,說道:「傻笑什么,站起來吧。」

    三人莫名其妙地看著我,以為我肯定是大腦某根神經短路了。

    「啊!」三人突然發現身上的所有衣服都碎成碎片了,仿佛一只只蝴蝶從身

    上飛走了,連內褲也成了碎片,一下子變成了**全身了。三人羞得馬上矮下身

    子,用手遮住襠部,看著我的眼神也馬上不同了。

    我哈哈大笑:「現在看到我的厲害了吧?只要我用手指隔空在你們脖子上一

    劃,你們的腦袋立刻就得搬家,你們看。」我一指點向他們,他們些得哇哇大哭

    起來,頓時木屑飛揚,他們身后的木門立即穿了一個洞。

    「現在你們還堅持不說嗎?」我嚴肅地問道。

    三人再次你看我,我看你,眼睛中有了不同的神采,一點頭,徐永華堅定地

    說道:「我們說!」

    「林出新!」我牢牢記住了這個名字,高一五班的學生,就是他在學校販賣

    毒品,他手下還有兩個跟班,成永明和盧賢,分別是高一一班和高一十二班的學

    生。

    「校長,你就收我們為徒吧,我們也想學你的武功。」三人突然像黏皮糖一

    樣黏著我,想學武功了。

    「這得看你們的表現了,往后你們表現好的話,說不定我還會考慮一下,否

    則連做夢都別想了。」

    三人還想說什么,光著身子來纏我,我突然板著臉道:「這成何體統?你們

    可以走了。」

    「你叫我們怎么走啊?就這樣?我們可不敢。」

    「呵呵,我都忘了,你們打電話回家叫家人送一套衣服來吧。」

    ************

    徐永華三人走了之后,我讓吳海燕送了林出新、成永明和盧賢三人的檔案過

    來。

    林出新,嘉誠市副市長林藍的兒子;成永明,父母長期在外打工,是留守少

    年,長期無人管教;盧賢,金鵬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老總盧明的兒子。這三人除

    了盧賢國中不是在本校就讀的外,其他兩人都是從本校國中考上高中,對學校的

    情況熟悉。

    看著這些檔案,我陷入了沉思,在思考如何展開雷霆計劃,徐永華三人答應

    做臥底,把林出新的情況隨時報告給我。一旦掌握了林出新的活動,我就可以出

    手人贓并獲。

    突然,手機響了。我一看號碼,是羅梅打來的,開心地接起:「喂,老婆,

    想我了嗎?」

    「想你的頭!」羅梅惡狠狠地罵道:「你快來警察局,你的學生出問題

    了。」

    「怎么回事?」我緊張地問道。

    「搶劫,具體情況等你來了再說。」

    真是一波未平,一撥又起啊!這些學生還真不好好學習,也不知道今年怎么

    收了這么多不良少年,看來因為我的管理出了問題,導致那些主管亂收好處費亂

    收學生,以后得整治整治這個問題了。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