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五章 殺毒 下

獨孤尋歡2017-2-27 15:48:29Ctrl+D 收藏本站

    驅車直奔警局,警局已經成了我最常去的地方,連守門的老伯、掃地的阿姨

    都認識我了,見到我進來,紛紛和我打招呼。\

    進了警局,我朝羅梅的辦公室走去。見到我進來,羅梅板著臉說:「你教的

    都是些什么學生啊?就知道攔路搶劫。」

    「先別說這些,先親熱一下吧。」走到她面前,我抱著她就是一陣狂吻。

    「討厭。」氣喘吁吁的羅梅輕聲罵道。

    「真甜。」我伸出舌頭在嘴唇邊舔了舔,笑道:「想不到你罵了人之后嘴更

    甜了,呵呵……你說說什么情況。」

    「早上我們的巡警在一條小巷子里抓到兩個學生正在搶劫一個女人,把他們

    帶回警局一審問,竟然是你們學校的學生,調查過他們的家世,竟然都不窮,所

    以對他們搶劫的目的作了仔細的調查審問,發現他們竟然在吸毒,家里的零用錢

    用光了又不敢向家人要,所以鋌而走險去搶劫了。」

    「這些兔崽子!還問出了什么情況沒有?」

    「他們供出了是你們學校的學生在校園里面賣毒品,局里對在后果案件非常

    重視,準備成立專案小組展開調查。」

    「是不是林出新、成永明和盧賢三人在賣毒品?」

    「咦,你知道啊?」

    「我也是來這之前才知道的,正在思考如何利用這三人揪出幕后的黑手。你

    知道嗎,嘉誠唯一販毒的就是黑幫**幫,昨天我已經向**幫幫主沙通天下了

    戰書,發誓要讓**幫消失在嘉誠。現在既然你們警方也有意介入此事,我想我

    們可以合作,力爭在短時間內掌握**幫販毒的事件,然后將他們一網打盡。」

    「好,我們夫妻再次合作,夫妻齊心,其利斷金!」羅梅對此提法非常的肯

    定。

    「好一句夫妻齊心,其利斷金!」我贊嘆道:「這樣吧,你們警局先在社會

    上搜集**幫的證據,我呢就在學校收集**幫勾結學生在學校販賣毒品的消

    息。」

    「就這么干!走,去看看你的學生吧。」

    ************

    在審訊室里,看到那兩個學生,我真是氣得發抖,當著羅梅的面狠狠地教訓

    了他們一頓,直打得他們哭爹喊娘,直到他們答應不再購買毒品,發誓不說出今

    天這件事后,我才把他們保釋了出去,領回了學校。

    ************

    幾天后,徐永華把林出新等人的行蹤調查清楚后向我稟報情況,我決定親自

    跟蹤調查林出新。這天,我化了妝,戴了一副大大的墨鏡,還有一頂大大的帽

    子,把帽子壓得低低的守在學校門口。

    出來了!林出新大搖大擺地走出校門,兩個跟班成永明和盧賢背著書包跟在

    他后面,三人一出來就立即叼起一根煙,非常**的樣子。我遠遠地跟在他們后

    面,看他們要做什么。

    離開校園沒多遠,突然從旁邊的一間小商店竄出一個長毛青年,摟住了林出

    新的肩膀。林出新激動地叫道:「長毛哥,你來了。」成永明和盧賢兩人也是非

    常的高興,非常興奮地叫道:「長毛哥!」

    「這個星期成績如何啊?」長毛問道。

    「很好,賣出了五百多根,收入五萬多元。」林出新稟報道。

    「這樣也叫好?你還得多多努力爭取一個星期賣到一千根。」長毛伸出巴掌

    拍了幾下林出新的腦袋訓斥道。

    「是是是!」林出新怕是見到自己的父親也沒有這么聽話。

    「最近我又拿到了一批貨,先給你一千根,好好干,哥哥我是不會虧待你

    的。」長毛拍了拍林出新的肩膀,顯得非常的親熱。

    「長毛哥,你什么時候介紹我入幫啊?」林出新問道。

    「等你賣夠了一萬根我就介紹你加入**幫,吃香的喝辣的。」

    「靠,原來這小子是想加入黑社會,而長毛就正是利用這點緊緊套牢他。

    唉,真是無知得可憐啊!」我在心里感嘆道。

    長毛把林出新拿來的五萬元放進懷里,然后轉頭四處瞅瞅,迅速地從懷里掏

    出一個袋子,塞進了林出新的書包里,壓低了聲音道:「這是一千根煙,等你賣

    完這一千根煙就夠一萬根了,我就正式介紹你入幫。」

    「謝謝長毛哥!」林出新的語氣十分興奮。

    走到一處街口,剛好一輛公車停站,長毛哥迅速地挑上公車。我決定繼續跟

    蹤長毛,于是也緊跑幾步,跳上了公車。過了幾個站點,長毛下車了,我又跟著

    他下了車,也許是高興吧,長毛哼著小調搖晃著腦袋拐進了一條小巷子。巷子里

    都是一些破舊的樓房,人來人往的,頗為熱鬧,人們說著南腔北調的話,應該都

    是外來打工的人居住的地方吧。

    長毛走進了一棟房子,一搖三晃的。我小心地跟在他后面,不急不慢。樓道

    非常的狹窄、潮濕、陰暗。突然,長毛在一間房子前停了下來,掏出鑰匙開了

    門,走了進去。我一個箭步,仿佛一陣風刮過,在他的房門還剩一條縫的當口來

    到了他的門前,手用力一推,門開了,一個閃身進了屋里。

    「啊!」長毛剛要張口呼喊,我一手捂住了他的嘴巴,腳一拐房門,門關上

    了,然后我松開了捂住他嘴巴的手。

    「你要干什么!」長毛兇狠地問道,手在褲兜里一摸,亮出一把匕首。

    「不干什么,只是想找你聊聊。」我摘下墨鏡,脫下帽子,露出了真實的面

    目,說道:「我是嘉實中學的校長……」

    「不關我的事,是你的學生自找的。」長毛一聽就知道我來找他的目的,松

    了一口氣,說話的語氣也變得蠻橫起來。

    「你們**幫肯定不只在我的學校賣毒品吧?」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你走吧。」長毛說著就要拉開門請我走。

    「別急,今天你不告訴我,我還不打算走了呢。」我一手按在門框上,長毛

    怎么也拉不開門,我又開口問道:「你還是老實地告訴我實情吧,免得多吃苦

    頭。」

    「我**的,你想找死啊?」長毛突然兇相畢露,揚起手中的匕首朝我刺

    來。

    「有話好好說嘛,何必動刀動槍呢?」我手臂一伸,手掌從刀光中切入他的

    身前,玄之又玄,一掌擊在他拿刀的右臂上,手掌一晃,往他脖子切去。

    臂骨仿佛斷裂一般的疼痛,長毛痛呼一聲,匕首「哐啷」落地,他身子急

    退,驚駭地看著我詭異又厲害的手掌。

    我手掌一晃,「啪啪」兩聲,賞了他兩個耳光,打得他鼻血口血都流了出

    來。

    「哼,就你這兩下子,我可以像捏死一只螞蟻一般那么容易地捏死你。」我

    冷笑兩聲,像變魔術般,手掌在他的面前晃來晃去,無論他怎么閃躲,甚至用雙

    手捂住臉都無法讓我的手掌不甩他兩個耳光。

    「我說我說還不行嗎?」長毛突然跪了下來,臉上的神情驚駭欲絕,兩只大

    大的眼睛瞪著我,仿佛我不是人,而是地獄來的魔鬼一般。

    「那好,把臉擦一擦吧。」我停下動作,從口袋里掏出一包紙巾丟給他,然

    后坐到沙發上,拿出手機,按下了錄音鍵,靜靜地等待長毛說話。

    長毛擦干凈了臉上的污血,坐在我對面一五一十地交代道:「九月份的時

    候,幫中接到了一大批貨,可是市面上已經處于飽和狀態,一時難以出手,后來

    軍師想出了一個好主意,就是把這些冰毒混合在香煙中販賣,一來隱蔽,二來也

    便于儲藏。后來呢,幫主又想到了既然市面上已經處于飽和狀態,為什么不發展

    新的對象呢?于是就想到了學生身上。」

    「學生也得要有錢的學生才有錢抽啊,于是幫住便派了五十個兄弟挑選了五

    十所比較多有錢人的孩子讀書的學校作為發展的對象,而我則負責嘉實中學。剛

    開始沒有學生買,后來拉攏了林出新,他一心想加入黑社會,我便利用他,讓他

    代我把煙賣出去,一根香煙一百元。林出新非常的賣力,二十天的時間已經差不

    多賣了一千根……」長毛沒有喘氣的一次說完。

    「你知道是哪五十所學校嗎?拿一張紙寫出來。」

    「知道是知道,不過我記不了這么多,只記得一些。」

    「那你把你記得的寫出來。」

    長毛拿過一張紙把他知道的學校全部寫了出來,寫出了近二十所中學,還有

    嘉誠大學,嘉誠師大等五所高校,我把紙張放好,道:「那你繼續說。」

    「都說完了。」

    「那批貨總共制作了多少根香煙?**幫除了這件事外,還有些什么大事?

    把你知道**幫那些骯臟的勾當全部說出來。」

    「這……」長毛遲疑了,如果幫中知道他今天說的這些事,他死十次都不

    夠,一想到幫中對待叛徒的那些酷刑,他是身子就禁不住地顫抖起來。

    「說吧,這是你將功贖罪的好機會。說出來,我可以保證你的人身安全,否

    則……」我眉毛一揚,嚴厲兇光立現,出聲道:「就像這墻一樣!」右臂一伸握

    拳,一縮一伸,馭女真氣擊打在對面的墻壁上,「轟」的一聲響,屋里仿佛丟了

    顆炸彈一樣,對面的墻壁被我的拳勁轟出了一個大洞。

    「……」長毛看著對面的墻壁,嘴巴久久合攏不上,像看外星人一樣的看著

    我,心里震撼極了,怎么像http://

    武俠小說里的人物一樣?簡直匪夷所思!

    「那好!」長毛下決心的道:「我就把我知道**幫的事情全說了吧。」

    「待到破了案,滅了**幫的時候,我會替員警說情,減免你的罪刑的。」

    「謝謝!」

    把長毛說的全部錄音完后,我拍著長毛的肩膀道:「謝謝你的合作,我希望

    你繼續留在**幫,當我的線人,有情況就向我稟報。明天你多帶點貨到學校,

    我會按數給你錢,希望沙通天能把你提拔起來,好為我提供更多的情報。」

    「好,我把命就賣給你了!」

    「**幫的覆滅就看你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說著我伸指在長毛的額

    頭一點,馭女真氣注入他的腦中,將他催眠。把我是他的主人這樣的資訊灌注他

    的腦中,這樣一來,我就不怕他不忠誠于我了。

    做完這些工作,我已經累得微微出汗了,我把長毛叫醒:「好好干,我走

    了,記得這是我的號碼,有事就打這個號碼找我。」

    「是,主人!」長毛畢恭畢敬地送我到門口。

    ************

    從長毛家出來,我驅車往警局駛去。見了羅梅之后,我把這一情況給她講

    了,并且把錄音放給了她聽。

    「真想不到,**幫居然如此喪盡天良,把魔爪伸向未成年人!沙通天真該

    讓老天劈了他!」羅梅氣得胸口急遽起伏。

    「呵呵,讓老天劈他不如讓老公我來劈他更現實點!」我伸手攬住她的細

    腰,臉頰貼住她的臉蛋道:「你生氣的樣子真美!」

    「少不正經的。」羅梅嫵媚地瞟了我一眼,嗔怪道:「現在在說正經事呢。

    你說該怎么辦呢?五十所學校,那么多,怎么顧得過來啊?」

    「別急,你千萬不要派人去這些學校,否則就打草驚蛇了。」

    「可是,可是那些都還是孩子啊,怎么能讓他們繼續受此毒害呢?」羅梅的

    心非常的柔軟,想到那些孩子正在受毒品的危害,她的心就痛得厲害。

    我輕輕地抱著羅梅,安慰她道:「沒辦法了,為了一舉消滅**幫是要有一

    些犧牲了。再說那些吸毒的多半都不是認真讀書的紈绔子弟,你就不要太過難過

    了。現在我們盼望的就是長毛能夠早點提供有用的情報,最好就是大宗毒品買賣

    的,這樣就可以一舉把他們滅掉!」

    「看來目前也只能如此了。」羅梅無奈地點頭。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要放長錢釣大魚就只能這樣了。」我抱了抱她。

    ************

    中午和羅梅在外面吃了午飯,午飯過后我就趕往學校,我要把林出新抓住,

    將中午長毛給他的那一千根香煙攔截。

    回到學校,還沒開始上課,學生陸陸續續地來到學校。停好車子,我立刻打

    電話給訓導處主任丁洋,要他馬上打電話給林出新等三人的班導師,讓他們一來

    到學校就立刻帶來我這里。

    十多分鐘后,高一一班、五班、十二班的班導師帶著林出新、成永明和盧賢

    來到我的辦公室。

    「你們三人干了什么好事?」我突然大喝一聲問道,三個班導師都嚇了一大

    跳,他們從來沒有聽到過我如此恐怖的聲音。

    三個學生也是突然嚇了一跳,不過馬上就反應過來,裝得非常的鎮定,斜著

    眼睛看著我,流里流氣地問道:「校長,你說什么?」

    我突然走上前去,來到他們中間,右臂一伸,五指大山橫掃三張臉,在他們

    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五指大山又橫掃回來,三人立刻嘴角流血。

    「校長,你?」三個班導師被我的舉動嚇傻了,三人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

    的暴力行為。

    「我操!你敢打我!」林出新吐出一口血水,嘴里罵著就向我撲過來,成永

    明和盧賢也隨既反應過來,狠狠地揮拳向我打來。

    「夠**!」我決心讓他們吃點苦頭,狠狠地教訓他們一頓。右腳抬起一踹,

    狠狠地踢在林出新的小腹,「啪」的一聲,他重重地摔倒在地,下巴重重地撞在

    地板上,嘴里血水四濺。說時遲那時快,我右腿急閃,快速絕倫地向左右踢出兩

    腳,狠狠地踢在成永明和盧賢二人的小腿上,兩人腳上一痛,慘叫出聲。我雙手

    齊出,抓住兩人的頭發往中間一碰,兩人的腦袋猛力撞在一起,瞬間兩人同時跌

    倒出去,久久爬不起來。

    三個班導師剛要開口說話,我手掌一伸,攔住他們道:「你們先不要出聲,

    站著看我怎么修理他們!」

    林出新大聲吼道:「我操……」

    我手掌隔空一揮,「啪啪」兩聲又賞了他兩個耳光,接著順便把成永明和盧

    賢也打了兩個耳光。

    「誰打我?誰打我?」林出新明明看到我隔他幾尺遠,只見我揮了揮手,他

    就被打了兩個耳光,一股寒意從心底冒出來。

    「還能有誰,當然是我打你了。」我微笑地看著他,一揮手,又賞了他兩個

    耳光。

    「我要告訴我爸,讓他槍斃你!」

    「好啊,搬出你爸爸來了,如果他來了,我照樣賞他幾個耳光。」

    「你為什么打我?」

    「為什么?哼,你問你自己。」我冷笑幾聲,聲音仿佛從地獄冒出來一樣:

    「你敢在學校販賣毒品,你以為沒人知道嗎?長毛把一切都告訴我了。昨天他給

    你的貨呢?好好地交出來,今天我就放了你,否則……嘿嘿……」

    「你怎么知道?」三人一聽我說出長毛的名字就知道事情敗露了。

    「別管我怎么知道,你們把貨給我交出來,少一根煙都別怪我狠心。」

    「在我們的書包里。」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終于老實交代了。

    「你們去把他們的書包帶過來。」我對三個班導師說。

    「你們還能動吧,那就把你們怎么接觸毒品,如何販賣毒品,一共販賣了多

    少毒品,賣過給哪些同學,把這些事情一五一十地給我寫出來。」我丟給三人一

    支筆和一個本子,讓他們趴在地上寫。

    將他們的毒品收繳上來,然后把他們寫的販毒情況也收了上來,我說道:

    「現在我給你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如果你們今后的表現良好,不再沾染毒

    品,我就繼續讓你們在學校念書,否則我不但要把你們踢出學校,還要上報警察

    局,讓你們蹲幾年牢房。好了,你們可以走了。」

    三人立刻發下毒誓說以后會好好改正,千感謝萬感謝的走了。

    學校的毒品事件終于可以告一段落了,這幾天一直在為這個事件傷神,也沒

    有好好休息,讓三個目瞪口呆的班導師走后,我也打算回家好好地睡一覺了。

    ************

    回到家里,竟然發現楊靜也在家,這讓我感到奇怪了,楊靜可是一個工作

    狂,怎么會在上班時間在家呢?一問,原來楊靜這幾天也是跑新聞趕制新聞,上

    午終于制作好了,所以也趁下午回家好好休息休息。

    「小強,看你臉色好差,趕快上去睡一覺吧。」楊靜心疼地說道。

    「靜姐,我要和你一起睡,都好久沒有和你一起睡了。」我攬著她的腰,聞

    著她身上的香味道。

    「哪里有好久?也就兩天而已啊。」

    「嘿嘿,一日就如隔三秋,兩天就六秋了。來嘛,我要抱著你一起睡。」我

    撒嬌道。

    「好好好,就讓你抱著睡,不過你可不能亂來哦。」說完,她自己的臉倒先

    紅了。

    「嗯,我答應你。」

    一會兒后,「靜姐,你的皮膚還是那么的光滑,**又是那么的堅挺。」我

    一邊在楊靜身上沖刺,一邊撫摸著她的**贊嘆道。

    「你……你干得我好舒服……太爽了……」楊靜一邊晃動著身子迎合我的抽

    插,一邊**道。

    「噢……噢……我要來了……」楊靜在我的全力沖刺下,身子突然變得僵硬

    起來,嘴里的**更加的大聲,身子也顫抖得更加厲害,不停地抽搐著。

    良久,楊靜滿身汗水的趴在我身上,手指在我胸口畫著圈圈,靜靜地聽著我

    的心跳聲。

    「靜姐,有件事也許你會感興趣。」于是我把發生在學校的毒品事件詳細地

    告訴了她,最后提出建議:「我希望你能制作一期禁毒的電視節目,宣傳毒品的

    危害。」

    「這是一個好的新聞題材,我會制作出來的。」

    「還有就是,近期我們就要對**幫采取行動了,我只告訴你,希望你的電

    視臺能隨時跟進,獲得獨家新聞報道。」

    「是嗎?那真要感謝你了。如果能成功獨家轉播**幫覆滅的事件,那我們

    靜靈衛視的知名度肯定能提升很多。之前鳳凰衛視臺就是因為一次獨家新聞而出

    名的。」楊靜喜孜孜地展望未來。

    ************

    這天是菲菲出院的日子,李雄上午很早就打電話約我去接菲菲回來。九點李

    雄在學校門口等我,我們兩人兩車一起向戒毒康復中心出發。

    來到醫院門口,凱西莫多博士和菲菲在樓下等我們,看到我和李雄,菲菲高

    興地跳了起來,大聲歡呼。凱西莫多博士也高興地和我們打招呼,也許是往日住

    怕了這個地方吧,菲菲催促李雄和她一起把行李搬上汽車,我則向凱西莫多博士

    詢問菲菲的情況。凱西莫多博士說菲菲治療的情況非常理想,最艱難的過程已經

    過去,現在只要回家按時吃藥就可以了。

    菲菲回到住所,放下行李,然后我們一起去吃午飯,慶祝她獲得了新生。菲

    菲又重新回到了以前,健康開朗,樂觀自信,美麗漂亮。看到菲菲談笑風聲的樣

    子,我由衷地為她感到高興。

    「為菲菲回來干杯!」李雄端起酒杯。

    「干杯!」

    「干杯!」

    突然,我的手機響了,是長毛打來的,我起身走到一邊接聽起來:「喂,我

    是008。」008是我和長毛約好的暗號。

    「沙通天后天會有一批貨到,他會親自去接貨。接貨的地點在龍門碼頭三號

    碼頭,正確時間我會再通知你,掛了。」

    送菲菲回家后,我急忙趕到警局,把這個重要消息告訴了羅梅。羅梅立即召

    開緊急會議,部署了這一次「殺毒行動」。

    ************

    兩天后,依靠長毛的情報,殺毒行動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龍門碼頭警方和

    匪徒展開了激烈的槍戰,警方以五傷的細微代價擊斃十來個匪徒,把送貨和接貨

    的雙方全部抓獲,無一漏網,并且繳獲了一百公斤的冰毒和五千萬元的毒款。

    沙通天在這一役也被擊傷了右腿,當沙通天被員警押著走過我面前的時候,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沙幫主,還記得我嗎?」

    「……」沙通天抬起頭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搖搖頭,最終沒有說話,垂

    著頭如喪家之犬。

    「我說過你會后悔的,現在后悔了吧?」我用手拍打了幾下他的臉,接著又

    說道:「我說過會讓**幫消失的,我做到了吧?」

    「再次告訴你,犯我者,雖遠必誅!」我突然狠狠地賞了他一個耳光,道:

    「你就好好地在監牢里度過余生吧,嗯,應該會吃花生米吧?哈哈,真想看到你

    吃花生米的那天!」

    隨著這里戰斗的打響,城里的戰斗也拉開了序幕。**幫的所有產業都出現

    了員警,把**幫的幫眾全部抓了起來。就在這一夜,嘉誠**幫的所有產業都

    被警方接管,**幫在一夜之間覆滅。

    而緊隨報道這一事件的靜靈衛視全程直播,讓嘉誠的廣大市民全程了解警方

    的這次殺毒行動。當看到**幫覆滅的結局,嘉誠的百姓全都歡呼起來,高興得

    比過春節還熱鬧。而靜靈衛視也從這一夜開始聲名大噪,全國電視頻道包括中央

    電視也紛紛轉載這一消息,靜靈衛視取得了空前的成功。

    嘉誠警察局也趁機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向嘉誠市民通報了**幫的所有罪刑

    以及這次行動的輝煌成果。

    后來有市民向市政府寫信提議把這一天定為嘉市的節日,不過這是后話了。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