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七集 楊靈歸來

獨孤尋歡2017-2-27 15:49:22Ctrl+D 收藏本站

    昨天從貴州看望鄒海風回來,此刻我正靠在辦公桌上睡覺,突然,手機響了。好夢被擾,真是煩不勝煩。有時覺得人真是被手機奴役了,本來手機是為了方

    便聯系而發明的,可是很多時候我們的一些事情都被手機干擾。正如有個人說的

    ,人生睡覺第一個十年是被母親吵醒的,第二個十年是被鬧鐘吵醒的,第三個十

    年是被手機吵醒的。很不情愿的,我接了手機。

    「小強,是我,菲菲呀,今晚有空嗎?我請你吃飯啊。」菲菲的聲音聽起來

    很激動。

    「哦,好的,在什么地方?」我問她。有好一陣子沒有和她聯系了,不知她

    近況如何。

    「就在小島飯店吧,五點鐘,不要遲到了。」菲菲嬌美的聲音,聽起來完全

    的恢復了。

    「好,那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在外面呢。」

    四點半的時候我驅車前往小島飯店,很想知道她今天有什么高興的事情,又

    是大笑又是請客的。到了小島飯店,我打了電話給菲菲,問道:「在什么地方?

    我到了。」

    「我馬上就到。」

    十分鐘后,菲菲氣喘吁吁的提了包東西跑了過來,神色煞是興奮,語氣急促

    的說道:「不好意思,剛才我在多又好商場逛,買了一雙皮鞋。」她指了指旁邊

    的商場,又提了提袋子。

    「走,我們先上去喝點東西吧。」之后菲菲又立刻說道。

    「有什么高興的事嗎?」我坐下,點了一杯藍山咖啡。

    「你猜,嘻嘻!」久違了的菲菲的招牌笑聲。她今天穿得很正式,涂了淡淡

    的口紅。

    「呵呵,我怎么知道?」我微笑著看著她,其實心里早就有了想法。

    「今天我的公務員考試成績出來了。」菲菲興奮的攪拌這面前的咖啡,緩緩

    說道:「筆試和面試都第一。」

    「真是恭喜了,來,干杯!」我舉起了咖啡杯。

    「哪有人家拿咖啡干杯的?」菲菲白了我一眼,心中的歡喜確實不言而喻的

    ,又說道:「能不能被錄取還不知道呢。」

    「我相信你會被錄取的,不用擔心。」

    「嗯。我還邀請了李雄和莫飛,好長時間大家都沒有聚聚了。」

    「應該的,這么號的喜事是應該告訴他們的。」

    不到一會兒,李雄也來了,可是莫飛卻還沒有到。

    李雄不耐煩的說道:「這個鳥人干什么去了,過了半個小時都還沒到,不會

    是泡妞去了吧?」

    「就你整天想著泡妞,也許有什么事耽擱了吧。」我回道。

    「我也只是想想而已,哪像你,都付諸行動了。」李雄反駁道。

    「別吵了,我打個電話問問。」菲菲撥了莫飛的手機,通了卻沒有人接。

    「不等他了吧,我肚子都快餓扁了,我們先上去吧。」李雄摸著肚子抱怨道。

    「也好,我們先去上面等吧。」當下菲菲結了賬,帶領我們來到預定好的包

    廂里。

    我們坐下沒多久,就傳來莫飛氣喘吁吁的聲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

    遲到了!」只見他喘著粗氣從門口向我們跑來。

    李雄大聲嚷嚷道:「怎么回事啊你?都遲到半個小時了,要罰三杯!」

    「不好意思,自罰三杯就自罰三杯!」莫飛拿起桌上的酒瓶,仰頭就喝。

    「好了好了,今天菲菲公務員考試得了第一,以后就是公務員了,大家應該

    高興才是,你們兩個就別鬧了。」我勸止了一直猛灌酒的莫飛。

    「恭喜菲菲找到了新工作,我敬一杯,先干為敬。」莫飛端起酒杯,然后一

    飲而盡。

    「謝謝!」菲菲喜笑顏開,小抿一口道:「我酒量淺,就不干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我發現莫飛總是在不停的喝酒,總覺得他有心事,眼

    看他又要一杯酒落肚,我連忙出手阻止道:「阿飛,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怎么

    老是一個人在喝悶酒啊!」

    「沒有沒有。」說完,他又是一飲而盡。

    「這里大家都是好朋友,有什么事就不能對我們說嗎?」我奪過他的酒杯,

    放在我旁邊,勸道:「說出來總比你一個人悶在心里好啊。」

    「是啊是啊。」李雄捶了莫飛一拳,笑道:「我說你這小子今天怎么這么豪

    爽,一杯接一杯的,原來是有心事啊,哈哈……」

    「今天菲菲姐找到工作了,而我卻沒了工作啦。」莫飛張了幾次嘴巴,最后

    沮喪的說道。

    「怎么回事啊?」八月份的時候我就聽說莫飛進了嘉誠供電局工作,那是一

    份很好的工作,供電局看中的就是莫飛出神入化的籃球技術。

    「別提了。這段時間是市里機關事業單位的籃球聯賽,今天下午我們單位輸

    給了煙草公司,都怪我們局長的兒子,草包一個,卻愛出風頭,以為籃球是他一

    個人的事,不打配合,我們才輸了的,作為籃球隊長的我賽周說了他幾句,他就

    跟我打了起來。別人怕他,我才不怕他呢!當場把他揍趴下,打斷了他的狗腿,

    讓他再不能上籃球場了。局長護短,只批評了我一個,我不服頂撞了他幾句,他

    就說要辭掉我,我也不是好惹的主,干脆把他也揍了一頓,打缺了他一顆門牙,

    所以我才會遲到這么久。」莫飛越說越興奮,說到打架這部分,手舞足蹈,再現

    當時的英勇風采,讓人聽了十分投入。

    「哎,我以為什么大不了的,不就丟了一份工嗎,再找就是了,何必唉聲嘆

    氣呢!」李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阿飛,要不來我們學校工作吧?反正你不是也在我們學校的武社當教練嗎?干脆把兼職業務改成專職好了,你看怎么樣?」我詢問道。

    「給我時間考慮一下好嗎?」莫非看著我回道。

    「考慮個卵,跟著小強有什么不好的。」李雄大剌剌的,連臟話都說了出來。

    「是啊,去小強學校做個老師應該不錯的,待遇不會比供電局差啊。」菲菲

    也勸道。

    「好,我就跟著強哥干了。」莫飛有了大家的鼓勵,信心大增。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我伸手握住莫飛的手,說道:「歡迎你加入嘉實

    這個大家庭!」

    第二天,莫飛很早就到了學校,我寫了一張同意接收的簽條給莫飛,讓他到

    人事處辦好各種手續,莫飛正式成為嘉實中學的一員,也是學校聘任的第一個武

    社專職教師。

    晚上回到家里,山本美代很乖巧的接過我的公事包,然后又走到我后面給我

    捶背,柔聲問道:「老公,累了吧?美代給你放松放松。」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我閉上眼睛享受著,已經感覺到星子、月子、藤原

    春和柳明香悄悄的躲在一邊察看,我暫不開口,靜觀其變。

    「老公……」山本美代欲言又止,吞吞吐吐。

    「怎么了,美代,有什么話就對老公說。」等舒服了,我才開口問道。

    「我們在家待得很煩,想要……想要……」

    「想要什么?想要回日本嗎?」

    「不是不是。」山本美代急忙否認,說道:「我們怎么舍得離開老公你呢?」

    「那是……」

    「我和星子她們整天在家沒事干,公司的事我們幫不上忙,學校的事我們更

    幫不上忙,我們悶得慌,閑得都快生病了,所以我們想你能否給我們安排點工作。」山本美代終于一吐為快了。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