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八章 久別的激情

獨孤尋歡2017-2-27 15:49:49Ctrl+D 收藏本站

    (上)

    「小強,這次我們回來除了陪同靈兒外,還有一個任務。\Ww>
    一眼,接著說道:「我們想邀請你加入我們的特勤組!」

    這讓我驚訝不已,大叫道:「我?你開玩笑吧?你們特勤組都是異能者,而

    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一邊說,我還一邊連連擺手拒絕。

    「五月劫殺日本間諜的時候,我們都已經見識過你的能力了,雖然你不是異

    能者,但是你的武功并不亞于我們異能者,甚至比異能者更厲害!我們回去后商

    量了好一陣子,師父也完全贊成,并且也是他在主席面前大力推薦你。因為有師

    父的推薦,主席已經批準了,你是第一個不用通過試驗而可以加入特勤組的人!」趙珊說道。

    「你太抬舉我了,再說你們鳳殺組都是些女的,我一個男人加入破壞規矩可

    不好吧。」我感到有些為難。

    「呵呵,這個你更加不用擔心了,我們鳳殺也正想引入一些男性隊員,剛好

    我們十鳳都見過你,都同意你加入!只要你加入我們鳳殺,你就是鳳殺的領導人

    ,我們十鳳都以你為尊!」趙珊什么都想好了。

    「可是我不愿離開這個地方,這里有我的事業,有我的家人……」我還是相

    當猶豫。

    「你加入我們鳳殺并不需要離開這里,你還是可以干你的事業,你還是可以

    陪你的家人,只是有任務要你執行的時候你需要離開,是特勤組里最自由的人!」趙珊微笑著一一解釋。

    「條件這么優厚?」我感到十分驚訝。

    這個時候,李世明開口插嘴道:「因為我們都覺得你是不世出的天才,你能

    加入鳳殺,能大大提高鳳殺的戰斗能力,能為我們這個國家多做點事。你知道,

    隨著這幾年中國的崛起,很多國家都散布中國威脅論,都想打壓我們國家,而且

    很多國家都實行霸權主義,充當世界警察的任務,到處去欺負別國,干涉別國的

    內政。我們的特勤組就是要以牙還牙,不能明來,就暗來。還有因為國內某些制

    度的不夠完善健全,出現了很多貪官,而法律又不能懲罰他們,就只能靠我們來

    懲罰他們了。」

    「謝謝你們對我的抬舉,不過可以讓我考慮一下嗎?」李世明的話激起了我

    內心的一腔熱血,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既然我有一身的好武藝,為何不能為國

    家多出一份力呢?但是我心中還是不能馬上作出決定。

    「好吧,我們等你的答復。」趙珊的回答有些無奈。

    李世明提出要參觀參觀學校,我就陪他和趙珊在學校四周轉了轉。而楊靈是

    一下飛機就直奔學校而來,所以她現在要趕著去見媽媽,先走一步了。

    晚上,女人們都回來了,看到楊靈都非常的高興,她們都非常喜歡這個靜靈

    古怪又可愛的小妹妹,當然也免不了介紹一些楊靈走后才來的女人。難得一家人

    全部都在,免不了又出去外面大吃一頓。看著這些如此團結、相處又融洽的女人

    ,我心里感到無比的自豪。齊人有二妻,旁人羨煞,如今我卻擁有一群美嬌娘,

    真是天佑我啊!

    大家玩到很晚才睡覺,女人們都非常的自覺,一個個彷約好似的都回到了大

    房,楊靈也跟著她們走,我拉了拉她的手,她傻乎乎的說道:「我困了,想睡覺。」

    「今晚和我睡了。」我輕聲說道。

    「嗯。」楊靈很自然的回答道。

    女人們都走光了,我一把抱起楊靈,親吻著她的臉蛋問道:「想老公了沒有?」

    「想,好想你。」楊靈說著就動情的和我親吻起來。

    「靈兒,能不能用異能把我們從這里轉移到三樓啊?」突然我想起了她的異

    能,便試探的問道。

    「我試試吧。」說著楊靈就閉起雙眼,臉蛋漲得通紅,忽然大喊一聲:「移!」

    只覺得耳邊響起一陣風聲,周圍的環境已經不同,我環顧一下,發現已經不

    在客廳了,可是卻還只在二樓。

    「這是二樓。」我說道。

    「看來我功力還是不夠,還得多多修煉。」楊靈有些遺憾的說。

    「那我陪你一起修煉,來個雙修**。」

    「你壞,哪有人這樣練功的?」

    「不知道你的異能能不能這樣,我們的武功就可以這樣練的。」

    「是嗎?那我們今晚試試,不就知道了嗎?」楊靈笑嘻嘻的說道。

    因為剛才的瘋狂,出了一身大汗,我想和楊靈一起去洗澡,但是她卻突然羞

    澀起來,把我推倒在床,一個人去了,還從里面把浴室的門反鎖了。

    聽著里面的水流聲,想象著楊靈光溜溜的身體,我不禁有些沖動了。就在我

    遐想的時候,她洗完了出來,我一看,女孩子浴后確實是水靈靈的誘人,睡裙領

    口被水打濕了一小塊,脖子上還掛著沒擦干的水珠,批復越發的白嫩,腳上沒有

    絲襪,光腳穿著一雙拖鞋,看著她楚楚動人的樣子,我的下體有點發脹。

    「該你去了。嘻嘻……」楊靈見到我呆頭鵝的模樣,媚笑著推了我一把,我

    如夢方醒的趕快跑進了浴室。

    我洗完澡出來,楊靈正端著水杯坐在床看電視,我走過去,把她的水杯拿過

    來一口氣喝光,放到床頭柜上,然后坐在她身邊,一把攬著她的腰,把她攬到我

    懷里,低頭吻住了她的紅唇。

    楊靈馬上呼吸急促起來,慌亂的閉上了眼睛,我趁機又吻住了她濕潤的嘴巴。雖然她有過**經驗,但時隔一年之久,因此她還顯得有些拘謹,不大會回應

    我的親吻,我伸出舌頭撬開她的牙齒,慢慢的侵入到里面挑逗纏繞她的舌頭,慢

    慢的,他的舌頭會迎接我了,一會兒還試著伸出舌頭來找我,和我的舌頭緊緊的

    纏繞著。

    我左手在她脖子后面輕輕拉開睡裙的拉鏈,裙子一下子就松開了,露出了肩

    膀,然后伸進去從背后解開她的胸罩,右手把裙擺撩起來,從裙子下面伸進去,

    一把握住了**。楊靈的**酥軟而有彈性,**挺挺的,已經發硬了。她下身

    穿著一條米色的內褲,大腿夾得緊緊的。她在我懷里閉著眼睛,我繼續吻著她,

    手不停的揉捏著她的**,能摸到她心口「咚咚」跳個不停。

    我就勢壓在她身上,順勢把一條腿放在她兩腿之間,使她的大腿合不到一起。接著我脫下她的裙子和胸罩,只剩下一條內褲。這時她白皙的胸脯、堅挺的雙

    乳完全暴露在我面前,比以前豐滿圓潤了許多,迷人的兩點殷紅點綴在雪白的乳

    峰上,彷雪山上的兩朵紅花,異常的迷人。

    我低頭繼續親吻著她,從嘴、脖子到**,楊靈浴后的身體散發著迷人的氣

    息。我的手撫摸這她圓潤的雙肩、酥軟的**、光滑的小腹,最后往下伸進內褲

    ,摸到了她長滿芳草的花谷,鼓鼓脹脹的。

    (中)

    楊靈渾身一震,本能的想合攏雙腿,可是被我的腿架住了,大腿合不攏。她

    的花谷已經全濕了,毛茸茸熱乎乎的。我上面親吻著她的**,下面手指輕柔的

    撥弄著她溫濕的肉縫,楊靈在我的上下夾攻下,已經神情迷離,一句話也說不出

    來了,只是不停的嬌喘呻吟,蜜汁從花徑里滾滾流出,沾了我一手。

    于是我慢慢拉下她的內褲,她自覺的微曲雙腿,讓我徹底褪下了內褲。終于

    ,楊靈一絲不掛的橫陳在我面前,她雙眼緊閉,兩頰緋紅,雪白的胸脯起伏不止

    ,酥軟的**挺立著,**脹得紅紫紅紫,平坦的校服,細細的腰肢,光滑修長

    的大腿,兩腿之間花苞豐滿聳起,上面芳草不是很濃密,但烏黑油亮,閃著誘人

    的光澤。

    這時我脫光自己的衣褲,分開她的大腿,讓她的花苞徹底呈現在我眼前,雖

    然早已被我破處了,但是整個花苞依然保持鮮嫩的粉紅色,早已經水淋淋濕漉漉

    的了。她的花苞很豐滿,芳草上部分較濃密,往下尖尖稀疏,延伸到大花兩側,

    兩片鮮嫩的小花緊閉,只見緊閉的花徑口浸沒在清澈透明的蜜汁中。

    我俯下頭,先對著花苞吹了幾口氣,只見她花苞一緊一縮,又一股蜜汁涌了

    出來,我伸出舌頭,輕輕舔住花苞,用舌頭分開兩片小花,剝出花珠,用嘴含住

    花珠輕輕的吮弄,滿嘴清香。

    我埋頭在楊靈兩腿中間,舌頭從花珠到小花、花徑口,忽輕忽重、忽探忽舔

    、忽攪忽卷、忽頂忽揉……楊靈哪曾受過這個,被我弄得她下身不停的扭動,兩

    腿一會兒打開,一會兒夾住我的頭,嘴里竟發出嚶嚶的哼聲。

    突然,楊靈身子僵硬起來,兩腿緊緊夾住我的頭,氣息急促,身體顫抖,花

    徑中一股熱熱的蜜汁洶涌而出,她被我弄得達到了第一次**。

    我翻身把楊靈抱在懷里,這時的她渾身軟得像一灘泥一樣,我在她耳邊說:

    「我進來了,要不要我進來啊?」

    她只是不停的喘著粗氣,閉著眼不說話,雙臂勾住我脖子,光溜溜的身體緊

    緊貼著我。我知道實際差不多了,而這時我的金槍早已是傲然挺立了,躍躍欲試

    了。金槍堅硬發熱,槍頭紅紫發亮,威風凜凜的像個將軍一樣。

    我把楊靈放平在床上,將她大腿向兩邊分開,這時她的花苞內外全是滑膩膩

    的蜜汁,非常的潤滑了,我用手指撥開花口,將槍頭對準花徑洞口,輕輕往里頂

    了頂,頂進了半個槍頭,非常的緊。雖然她早已承受過我的金槍,但是對我的金

    槍來說,還是顯得狹窄無比。于是我讓她兩只腳舉起來,從我身后勾住架在我腰

    上,這樣可以把花苞打得最開,我金槍頂住花徑口,身體半壓在她身上,腰部往

    下一用力,槍頭往前一挺,「哧」的一下穿過狹窄的花徑,金槍插進去了一大半。

    楊靈「啊」的一聲大叫,感覺到了疼痛,身體一哆嗦,勾著我脖子的雙手一

    下子緊緊摟住我,我一鼓作氣,下身再一用力,一下把我的金槍整根插到她花徑

    里,一沒到底。

    我只覺得楊靈的花徑又緊又熱,花徑壁肉緊緊的包裹著我的金槍,槍頭部位

    被花心嫩肉緊緊的擠擁住,妙不可言。她的花徑還彷當初處女般又緊又窄,我足

    足有五六分鐘沒有抽動,只是為了好好感受楊靈花徑的美妙。

    楊靈雖然有過一次破瓜之痛,但是時隔一年后的這次**竟然讓她有再次破

    瓜的感覺,只覺得渾身都彷要散架一般,下體火辣辣的疼痛,不過比起第一次要

    復雜得多,除了疼痛外還有麻、癢……五味雜陳。

    因為我插著她沒動,慢慢的,楊靈的眉頭舒展了點,氣息稍平,開眼看我一

    下,我不停的吻著她,她的舌頭也回應著我,不再笨拙,竟還帶著點渴望了。我

    沒有玩什么花樣,只是慢慢抽動金槍,退出一半,又緩緩插進,槍頭在狹小的花

    徑中擠開嫩肉,每次都將金槍插到她的最深處,一直頂到她溫熱的花心上,頂得

    楊靈身體顫抖,嘴里不住的絲絲吸氣。剛開始幾下,我看楊靈疼得不時皺眉頭,

    很快就好多了,花徑又緊又熱,里面蜜汁越來越多,我整根金槍還有體毛上都是

    她的蜜汁,黏黏的晶瑩透亮。

    不一會兒,我金槍感覺到楊靈的花苞開始一陣陣收縮,我知道她又要到**

    了,于是將金槍一插到底,緊緊頂住她肉心,她被我頂得不住的扭動著屁股,嘴

    里忘情的**著,氣息又急促起來,伸出舌頭開始尋找我的嘴,我馬上低頭吻住

    她,上下齊動,把她送到**。

    楊靈閉著眼睛,嘴里只有出得氣沒有進的氣了,嬌喘良久,楊靈睜開迷離的

    眼睛看著我,深情的看著我,然后抱住我吻起來,我回應著她的親吻,兩手摩挲

    著她的**,她的**是漂亮的半球形,酥軟又有彈性,手感和口感都很好,我

    用嘴和手玩弄著她的**,下面金槍依然堅硬的插在花徑中,我緩緩送腰,挺金

    槍頻頻頂她的花心,連帶**上下顫動。

    她感覺到了我的又一波進攻,羞澀的對著我嫣然一笑,大腿卻是更加張開了

    點,勾在我腰上,兩手抱住我的屁股,似乎想要我的金槍往身體里再插深一點,

    看來她已經苦盡甘來,開始嘗到了**的美味了。

    于是我加長了**的行程,每一下都抽至花徑口正好含住我的槍頭,然后又

    狠狠的直插到底,頂住花心揉三揉,旋轉三圈。如此反復,頻率慢慢加快,一口

    氣插了兩百下,每一下都插得楊靈**亂顫,揉得她浪態四溢,嬌喘連聲,蜜汁

    流了一屁股。

    我把她的大腿舉起來,向她身體兩側分開,這樣她豐滿的花苞更加向上聳起

    ,我可以插得更深,她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挺動屁股把花苞挺上來迎接我的插

    入。

    我一口氣用力又插了一百來下,突然楊靈的花苞中又是一陣發熱一陣收縮,

    緊緊裹住我的金槍,嘴里的**開始急促起來,身子開始痙攣抽搐起來。我知道

    她又要**了,于是我腰部用力,加快了**的速度,只覺得我的金槍在她花苞

    里開始發熱怒脹,一股酥麻的感覺從腰眼里發出,沿著金槍瞬間直達槍頭,我在

    她耳邊說:「好妹妹抱緊我。」接著深吸一口氣,猛插十來下,突然我屁股往下

    一壓,最后一下直插她花苞的深處,頂住花心,只覺得槍頭一癢,金槍一陣突突

    跳動,一股股滾熱的精漿直沖而出,狠狠的射在她花心上。

    金槍不停的跳動,每跳一下,金槍就射出一股精漿,楊靈便渾身一抖,我的

    金槍在楊靈花苞中跳了十幾下,射了好多精漿,最后終于安靜下來……

    射完后,我壓著她,楊靈在我身下軟得像沒有骨頭一癢,我們兩人緊緊擁抱

    著,我仍插在她里面,讓金槍在她花徑中慢慢變軟。楊靈一句話也不說,閉著眼

    吻著我的嘴、臉、脖子。我雙手溫柔的撫摸著楊靈的全身,在我的安撫下,她的

    氣息慢慢平靜下來。

    (下)

    我坐起身,把軟了的金槍從楊靈花徑中退出來,只見她花徑外蜜汁四溢,粉

    紅色的小花張開著,原本緊閉的花徑口,被我插得有點紅腫,在我金槍抽走后還

    沒來得及合上,露出里面粉紅鮮嫩的肉,花徑里面灌了我乳白色的精漿,此刻正

    慢慢的溢出花徑口,順著屁股溝流了下來。

    這時,已經是半夜了,我們一起洗了個澡,然后我們兩人上床光著身體相擁

    在一起,被窩里,她偎在我身邊,我則抱著她,雙手玩弄這她的**和花苞。她

    則用手握著我的金槍,我們相擁著一起進入了夢鄉。

    就在我們一起進入夢鄉的時候,我丹田內的金丹突然飄浮起來懸在丹田里,

    發出閃閃的金光,彷就是一個中午的太陽一般,光芒萬丈。丹田一飄浮起來就不

    停的旋轉,越旋越快,越旋越急,光芒更甚。突然「轟」的一下,金丹爆炸,整

    個金丹化成片片碎片從丹田上空落下。我的身體突然渾身發亮,開始是白光,慢

    慢的變成了金光,比中午的太陽還亮,穿過被子把整間房子照得金黃一片,彷鍍

    上了一層金子。然后光芒又慢慢變淡慢慢消失,彷不曾出現過一樣。

    就在房子光芒消失的同時,我丹田內又有了新的變化,一個光潔溜溜的嬰兒

    在丹田內出現,開始是乳白色的,慢慢的就變成了金色嬰兒,五官俱全,就連下

    體也有一桿威風凜凜的金槍。慢慢的,他睜開了眼睛,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周圍的

    環境,在丹田內翻了幾個跟頭,然后就雙眼緊閉,跌坐在丹田內,雙手合圓抱在

    小腹前。

    突然,天地間的元氣滾滾的向我的房間飛聚而來,穿過窗戶,透過被子,全

    部化成一線進入了我丹田內的嬰孩體內,然后又從嬰孩體內出來,變成了馭女真

    氣在我全身經脈里運行。

    由于昨晚的大戰,我和楊靈都有點累了,一覺睡到第二天上午十點多,我朦

    朧中覺得有個柔軟滑膩身體在磨蹭著我,睜眼一看,天已大亮,雖然拉著窗簾,

    外面看不見房里,但房里很明亮,楊靈先醒了,她偎在我身邊,雙手摟著我脖子

    ,雪白渾圓的**緊壓著我身體,呵呵,是她在弄我。

    突然,我發現自己精神充沛,渾身真氣滾滾,比以前充沛了許多。內視一下

    ,我發現丹田里的金丹竟然不見了,卻出現了元嬰。

    「啊哈哈……」我一下子從被窩里跳了起來,抱起楊靈又親又吻,在床上跳

    來跳去。

    「怎么了?」楊靈不明所以。

    「我練成元嬰了,我練成元嬰了!」我興奮的大叫起來。

    「什么是元嬰啊?」楊靈還是一頭霧水。

    「元嬰就是……哎呀,我也說不太清楚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的武

    道大成了,有了元嬰,以后我就是一天二十四消失都在練功,因為不需要我練了

    ,元嬰會自動幫我練。」

    「那豈不是天下無敵了?」

    「嘿嘿……會的會的。」

    「老公,你就答應珊姐,加入我們鳳殺吧。」

    「……好吧,以后就陪著你一起瘋狂吧。」

    「老公真好!」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我也要為國家的復興盡一份力!」

    「老公,你加入我們鳳殺,我會幫你把其他姐妹都收了。」楊靈笑嘻嘻的說

    著。

    「……小壞蛋一個,我現在就把你收了……」我一把將她抱在懷里,她雙唇

    迎上來,我們又熱吻在一起,一邊接著吻,我的手捉住她的**,輕輕的揉捏起

    來,她的身體緊緊貼著我,微閉著眼享受我的撫弄。我的手順著她的胸脯、小腹

    ,滑向她兩腿之間的芳草之地,她感覺到了,抬起一條腿架在我身上,打開了大

    腿,我手一摸她花苞,呵,已經水淋淋了,年輕女孩子就是敏感,才揉了幾下乳

    房,一摸就出水了。

    我的金槍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我拉過楊靈的手放在我金槍上,她小心的抓

    住我的金槍說:「這么粗這么硬啊!」

    我逗她說:「我要是不粗不硬,怎么讓你舒服啊?」

    她趴在我耳邊說:「昨晚……一開始覺得痛……后來就好舒服,你弄得我舒

    服極了。」

    我進一步逗她:「那現在想不想我再弄?」

    聽了我的話,她握我金槍的手用了一下力,吻了我一下說:「你好壞,我里

    面癢了。」

    聽她這么一說,我的金槍越發硬了,再摸她花苞,蜜汁已經泛濫了。我翻身

    壓在她身上,楊靈心領神會的雙腿勾上我的腰,把花苞呈送到我金槍面前,我的

    金槍找到她花苞口,屁股一推,整根金槍直插如花苞中,楊靈舒服的發出一聲嬌

    哼,緊密濕滑的花苞又一次含住了我的金槍,裹得我愜意無比,我抬臀送腰,徐

    徐**起來。

    我由緩到快,由淺到深的**著楊靈的花苞,先是直進直出的插了一百多下

    ,止止她的癢,楊靈兒舒服的嬌哼著,身體隨著我的**有節奏的迎送,帶動雪

    白的**上下顫動,浪態飛揚。我插了不到兩百下,她就**了。她歪頭在床上

    喘息著,享受著**的快感。我雙手握住她的**,下面金槍再戰嫩*,這次我

    快進慢出、九淺一深的插起來,用槍頭在花徑口時而撥弄花珠,時而發弄小花,

    再三搔弄后,一下長驅直入到底,然后緩緩抽出,在花苞口又是幾番搔弄后一插

    到底……

    「啊……啊……好癢,癢死我了……哦……哦……好舒服……」楊靈從來沒

    有被這么玩過,喘息著語無倫次了。

    我被她的浪態刺激得也是無比興奮,金槍越戰越勇,半個多小時過去,楊靈

    已經三次**,我還挺立未射。楊靈在我身下,又一次長發紛亂,星眼迷離,雙

    乳活跳,嬌喘連連,渾身軟得像一灘肉泥。

    我把楊靈的雙腿舉起,架在我肩膀上,她的花苞再次展現在我眼前,由于興

    奮和充血,大花越發飽滿鮮嫩,兩片小花脹得嬌艷欲滴,看得我金槍腫脹難忍,

    我加快了**的速度和深度,看著自己的金槍沐浴著楊靈的蜜汁,卷帶著小花在

    花苞中插進翻出,我興奮到了極點,我也快**了,最后我捧起楊靈的屁股,將

    金槍狠狠的一插到底,槍頭深深的鉆入花心嫩肉,這時的楊靈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喘息著將我的頭埋在她**中……

    終于,我的金槍再次在楊靈的身體中噴發了,將濃濃的精漿一滴不漏的射在

    她的花苞深處……這場肉搏戰,我們盡興釋放。我插著楊靈,讓金槍在她身體中

    慢慢變軟,再看楊靈,慵懶的躺在我臂彎里,鼻尖上一層細汗,雪白的胸脯起伏

    著,豐乳微顫,我慢慢抽出沾滿她蜜汁的金槍,她懶洋洋撇著雪白的大腿一動也

    不動,濕漉漉的花苞大張著,任由精漿混著蜜汁溢出花徑……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